唯老婆是命 第十章 作者 : 季雨凉

第三医院,VIP病房。

路棠娅躺在病床上,白色被子下是微凸的肚子。

雷少霆正勾着她的下巴,细细的看着脖颈上微紫的癖痕。虽然刚才几乎在第一时间他就把Rose李扔了出去,可就在那几十秒里她发狠的手劲还是让路棠娅娇嫩的脖子上留下了痕迹,不

过幸好没有伤到胎儿,路棠娅除了嗓子痛外,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病状,可雷少霆还是坚持让她在医院观察一夜。

他抬眸,说:“说句话给我听听。”

路棠娅吞了吞口水,一张口,“……咳咳。”

雷少霆拧眉,[嗓子还是疼?会不会伤到声带了……]

路棠娅摇头,“我刚才被口水呛到了而己……真的没事了。”

雷少霆这才坐回到病床边的椅子上,大手轻轻的抚上她的肚子,“吓到了吧?”

路棠娅点了点头,“有一点。”

她摸了摸雷少霆的手指,犹豫了一下,[Rose她是假怀孕吗?」

雷少霆皱眉,一提她满眼都是厌恶,“当然了。”

路棠娅“哦”了一声,来回摆弄着他的手指,“你们……”

雷少霆反握住她不安分的小手,“想知道我和她的事?”

其实上一次为这件事争吵的时候就该说清楚他们的关系。可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就觉得不必要,而现在,就好想全部都告诉她,只要她不再胡思乱想、只要她相信他,那么他可以把所能

记得的所有枝微末节全部都告诉她。

听他这样说,路棠娅点了点头。

雷少霆捉紧了她的小手,“在你之前,我确实有过几个女人,她就是其中之一。那时候她还是公关公司的一个小职员,我都忘记怎么和她认识的了,总之,那时候她还不是现在这样,我

们交往了一段日子,后来就分开了。”

路棠娅眨了眨眼,[为什么?]

雷少霆目光一闪,“我不喜欢她。”

路棠娅没有说话,但那不解的神情明显就是在问不喜欢为什么还要在一起?

雷少霆覆在她肚子上的手心突然被轻轻的一踢,他眸子一颤,知道那是儿子在踢他。

他眉心皱了皱,转而看向路棠娅的脸,她的目光澄澈,望向自己的时候充满了依赖……她是他的妻子,她爱他,她还怀了他的孩子。那一瞬间,雷少霆突然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她,那

些心结、那些过往、那些怯懦,全部都说给她听。

“在说她之前,要告诉你另外一件事。”

“嗯,什么事?”

“一直没有告诉你,收养你的雷夫人……”雷少霆将她的手拉到唇边抵着,

“并不是我的亲生母亲。”

路棠娅眸子一睁,却没有说话,安静的等雷少霆继续说下去。她感觉到雷少霆的手有些颤抖,萦绕在自己指间的呼吸也是颤抖的。

雷少霆死死的抓着她的手,像是抓着回忆浪潮里的一根浮木,“我的生母在我十岁那年和人私奔了,那个男人是爸的好朋友……我曾经,曾经在房间里看到过他们两个…她不让我说,说

那样我们都会死。”

路棠娅捂住唇,被他握着的手下意识的反握。

雷少霆慢慢的说:“她说她很爱爸,很爱我,让我原谅她。我信了,所以什么都没说,可几个月以后,她还是拿走了家里所有的现金,和那个男人走了。”

他停下了,拉着路棠娅的手抵着自己的额头,隔了好久才说:“她爱我,她爱爸,可她愿意带走的只有钱。”他抬起头,无奈的笑了笑,“这就是我离开Rose的理由,不止她,我离开了

很多女人,因为我发现自己没办法轻易去爱,也没办法轻易接受爱。”

看到路棠娅苍白下来的脸色,他一阵心痛。

知道自己吓到她了,可他不得不说,因为路棠娅有权知道,自己的丈夫其实胆小又懦弱。

雷少霆继续把故事说完:“我所交往过的女人中,Rose是最难缠的一个,我们分手后,她爬上了公关公司CEO的位置,然后散播各种我的绯闻,捏造我和女星的照片,拼命抹黑我,藉此

来威胁我回到她身边。”他松了口气,这就是全部的事情了。」

路棠娅静了静,突然说:“我明白了。”

她明白他为什么会说生母的故事……他要让她知道,无法轻易接受她的爱。可他的理由让她好心疼,心疼他经历的那些过去,心疼他发现自己没法爱人时的痛苦,当她发现这个男人其实

没有看起来那么坚强的时候,她突然觉得两个人的距离近了很多。

没办法轻易接受爱,不代表不接受,不是吗?

她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轻轻的揽住雷少霆的脖子,将他拉进自己的怀中,然后抱紧了他。

就在他们在病房中一言不发的拥抱时,Rose李己经坐上了警车。她之所以会这么疯狂失态,全是因为突然一边倒的舆论。在很久之前,就己经有舆论向雷少霆那边倾,但为数不多,所以

她一直没有把这当回事,可就在这几天,突然有周刊爆出了自己大量的艳照!

不堪入目的照片竟有上百张!

其中有一张的男主角曾经是她的上司,于是便有人开始质疑她是如何爬到现在这个位置上的。一夜之间,所有关于她负面新闻的证据都跑了出来,甚至还有一段她去医院开假怀孕证明的

录音!最后还有一个脸部打了马赛克的男人出面,称自己是她雇来的高手,专门将雷少霆和其他女星凑到一起来抹黑他。

就这样,真相大白……几家出版社出版的杂志同时攻击Rose李,令她根本没有再翻身的可能。

她知道这一切都是雷少霆做的,可她却不知道,之前仅仅是没法翻身,可今夜过后,她的整个人生可能就完了。坐在警车上,回想着刚才雷少霆把自己扔出去时的恐怖神情,Rose李终于

感觉到害怕了……警车缓缓停下,竟然是停在了医院门口。

她被员警带到了二十四楼的VIP病房外。

几分钟后,雷少霆从病房里走了出来,Rose李看到他后浑身一颤。

他关好病房门,走上前一把揪住Rose的衣领,把她拖到了不远处的一个转角,松开衣领后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根本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他把Rose抵在墙壁上,鹰眸中爆出一股令

人毛骨惊然的杀意,“你知不知道,今天你碰了不该碰的人。”

求生的欲望让她按住他的手拼命挣扎。

雷少霆不动如山,咬着牙根,“我己经给了你很多次的机会。”

在Rose的脸色由红己经变白,双眼开始翻白的时候,雷少霆才松手。她无力的瘫倒下去,捂着脖子断断续续的咳嗽,连气息都弱了。

雷少霆直起身来,居高临下的晚着她,“我之前的忍耐,就当是对抛弃你的补偿。这次,是你自己自寻死路。”

[路棠娅,不是你能碰的人,知道吗?」

“去精神病院里,好好的忏悔吧。”

Rose仓皇的爬过去揪住雷少霆的裤管,吓得浑身颤抖,但嗓子却只能发出干哑的字句。

雷少霆甩开她,优雅的后退了几步,然后看着员警将Rose架起来拖出去。她像是尸体一样被拖着往外走,但还是不死心的回头乞求的看着雷少霆。

他面无表情,唇角甚至还带着一丝冷笑。

Rose的心那一刻真的跌落到了谷底……

路棠娅……路棠娅……你是恶魔的珍宝吗?

“ose李事件过后,雷少霆似乎变得忙碌了起来。

他陪伴路棠娅的时间少了起来,每天早出晚归,所以他请了一个保姆和一个厨师来照顾路棠娅,保姆负责清扫、负责陪她散步,厨师则是负责她每天各种进补的汤汤水水,以保证肚中宝

宝有充分的营养可以吸收。

路棠娅觉得自己又胖了一圈,雷少霆说这是为了让宝宝有足够的「空间”运动一下……

雷少霆忙碌却不曾疏忽她。

而她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爱胡思乱想了,雷少霆和她说明了一切,倒让她有了希望。因为她触碰到了雷少霆的心,她知道他的过去,知道他不相信爱情也是逼不得己的。就像是原本高高在

上的人突然站在了自己的眼前,心贴近了,一切就都有了希望。

路棠娅摸了摸自己那让她看不见脚尖的大肚子,“宝宝,妈妈会用爱来解救爸爸的。”

她的爱不够,还有宝宝的。

她会用一个家庭的爱来给他安全感,让他重新相信爱情。

散步回来后回到卧室,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挂在衣架上的两件情侣装。

路棠娅从桌上拿了原子笔,在两件衣服上的领口上分别写了“雷小鸡”和“路小鸡”,然后把后面的男装袖子插在了女装的口袋里,两件衣服,好像两个人一样拥抱。她后退了几步,看(第一@中文)着两件拥抱的衣服呢喃:“雷少霆,我爱你。”

“雷少霆,我爱你。”这句话,路棠娅每天都要说上好几次。

在雷少霆刚刚结束的通话中,她还说了一次。

雷少霆拿着手机,看着眼前己经完工大半的墙壁,又开始陷入了沉思……她直接而热忱热沈的奉上自己的爱,毫不保留。这份爱的温度令他幸福得浑身发热,可他却还在因为过去的心结

而迈不出那一步。

他为她做这么多事,为什么就不能说上那一句话?

雷少霆拧眉,重新拿起画笔,开始给墙壁上的画进行最后的上色。

画上最后一笔的时候,他突然对一边同样在忙碌的林河野说:“只做不说,也算是爱吗?”

林河野抬头,“从理论上说,是的。”他实在不是什么爱情专家,可这个老板总是没头没脑的跟他说这些话,所以他早有准备。

林河野从旁边的书包里抽出了一本“爱情,百分百中招”,随便翻了几页,随便选了句,“有一种接纳,也是爱。”

雷少霆愣了愣,说:“再说一次。”

林河野挠了挠头,“哪一句来着……啊,这里,有一种接纳,也是爱。”

雷少霆想了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己经完全接纳了路棠娅呢?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生活己经不能没有她了?他会对她莫名其妙的就产生欲望,他会对她的流产而痛苦愧疚,他强硬的不离婚,他霸道的禁锢她,又想尽办法的挽回她。

为了她,他做尽了自己曾经想都没想过的事情。

每一件事,不都代表了一句话吗?他为什么就一直不明白?

他不肯承认自己爱,可却早己接受了路棠娅纯挚的真心。雷少霆知道自己的思路很混乱,只是征怔的看着自己手里拿着的笔……他傻傻的做了这么多事,还不能证明一件事吗?

其实他的心结早己打开,在遇上她之后,在和她坦白过去之后。

不知不觉中,她早己经解救了自己。

雷少霆看着手中的画笔,突然就笑了起来,[是啊,我爱她,我怎么可能不爱她?」

林河野看着他傻笑,再度觉得这个老板的头脑一定有点什么问题。

还有两个月就生产的时候,路棠娅被车子接回了雷家别墅.

她比其他八个月的孕妇看起来都要轻巧很多,不显得十分笨拙。而自从肚子大起来之后,路棠娅突然萌生了一种十分诡异的虚荣心,就是走到哪里都要显示自己的“轻巧”,都要表示虽然己经八个月了,但对她来说根本没有什么!所以回到别墅后,她坚持自己上楼梯,被她拒绝搀扶的雷少霆,只能跟在她身后,小心翼翼地张着双手,准备随时扶她。

路棠娅不满他的小心,“我不会滚下去的……啊!”

雷少霆迅速上前一步,接住滑了一跤的路棠娅。

她的孕妇重量结结实实的压在了他怀中,撞得雷少霆忍不住闷哼了一声。路棠娅吓得缩在一起,发觉自己在雷少霆怀里后,赶忙自己站好,回头抱歉的看他,小心的吐了吐舌头,“有没有压痛你?”

“没有,亲爱的!你轻巧得很……”

“你……嘲笑我?”

“我不敢。”雷少霆笑着搂住她,上了几个台阶来到二楼。

“咦……还没装修完?”路棠娅看到了依旧挡在走廊口的大布帘。

“装修好了,要不要去看看?”

“嗯,好啊。”路棠娅有些好奇,不知道这一层这么多房间,除了客房还能改成什么。

“小心。”雷少霆走过去,轻轻的扯下了硕大的布帘。

布帘后的走廊幽深狭长,却明亮无比。走廊上面的水晶吊灯变成了一只贴在顶上的蓝色大鲸鱼,散发出柔和不刺眼的光芒。地毯和壁毯也全部换成了卡通样式,壁毯上的卡通竟是一个完整的故事!

路棠娅吸了口气,然后转过头去看着雷少霆,对方只是笑了笑,“进去看看。”

路棠娅的心跳得飞快,踩上去的脚都是颤抖的。

她紧抓着双手,小心翼翼的走进了第一个房间……这是一个婴儿房,粉色的婴儿床,可爱的吊饰,应该是个女婴的房间。紧挨着的第二个房间以蓝色为主色调,婴儿床造型别致,地毯上还摆着玩具气车。第三个房间是幼儿房,墙上画着粉色的汽船和蓝色的沙丁鱼。

第四间、第五间、第六间……

路棠娅一间一间的看下来,早己感动得泪流满面。

雷少霆居然把整个二楼都装饰成了孩子的房间,一个年龄分成两间,一间给男孩、一间给女孩……每个房间的墙壁都画着一个可爱又满是幻想的故事。路棠娅在每一个房间里都要待很久,把每一个角落都要看够才可以。

雷少霆始终默默的跟着她,看着她微笑。路棠娅哭了又笑,笑了又哭,一直看完了走廊两侧所有的房间。

只剩下走廊尽头的最后一间了,只有这一间的房门是关着的。

路棠娅抹了抹脸,看了眼雷少霆,他不说话,只是以动作示意她打开看看。她嚷泣了几下,轻轻的转开了门把,房门缓缓的打开,一个全然不同的房间展现在眼前……

这是一间卧室。

硕大的双人床上铺着碎花床单,两个柔软的碎花枕头靠在一起。

床头灯的灯罩也是碎花的,床头柜上摆着一个还没放进照片的相框,相框下……是一副老花眼镜,另一边的床头柜上摆着一支老人用的拐杖。

路棠娅似乎明白了什么,眼泪瞬间就涌了出来,几乎泣不成声……落地窗旁摆了两张沙发,一大一小、一高一矮,沙发间摆着小桌,桌上是精致的盆栽,盆栽旁是一个很小的喷水壶。

窗外的日光照进来,室内一片温暖……

这是一间老人房。

路棠娅捂住嘴,抽泣得几乎无法呼吸。

雷少霆靠上来从后面抱住她,轻轻地说:“我们会生好多好多的孩子,然后一点点把他们养大,等他们离家之后我们就老了。不过没关系,我们可以住在这个房间,看着孩子们的房间回忆以前的事……这么大的别墅只有我们两个人,可一点都不无聊,我可以给你念报纸,你可以帮我擦老花眼镜……最后当我老得再也握不住拐杖的时候,却还是可以抓紧你的手;最后你会擦擦我

嘴边的口水,说:

「老头子你真邋遢……”。」

雷少霆轻轻握住路棠娅的手。

在哭得泣不成声的她耳边,轻轻的说:

“路棠娅,我爱你。”

路棠娅“哇”的一声大哭出来,转身把脸埋进雷少霆的胸口,“我……]

雷少霆楼着她,眼眶不自觉的也湿润了,「现在发现还不算晚,路棠娅我爱你,我好爱你。”

那天,他对她说了无数个我爱你。

那天,在那个温馨到令人落泪的老人房里,两个紧紧拥抱的人虽然还很年轻,却好像己经能看到彼此幸福一生,携手白头的样子了。

可是他们的故事还有很长……他们的孩子很快就要出生,路棠娅的书马上就要出版,雷少霆将产业扩展的更大,路棠娅也会成为炙手可热的作家……他们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这一天,是新的开始。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唯老婆是命最新章节 | 唯老婆是命全文阅读 | 唯老婆是命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