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经纶 第七章 作者 : 煓梓

用餐结束后,大家各自解散。申梦时留下来跟申兆侑讨论茶农今年的栽种情形,申梦意和尤玲珑夫妻两人联手挑战申开义有关方程上的一个疑义,申经纬则是回到房间去做西洋实验,大家都有自己的事做,只有柴忆贝最为悠闲。

“忆贝,你一定吓着了吧!”

说她悠闲,她其实也挺忙碌,必须陪尹荷香散步。

“荷香阿姨,您是指……”

“经纶。”尹荷香说道。“他突然间大发雷霆,把我们都吓坏了。”她微笑。“经纶不是一个容易生气的孩子,可他今天明显压抑不了情绪,大概是压力太大了,十天的确嫌短了些,他怕自己完成不了任务,耽误你的婚事。”

“对不起,荷香阿姨,给您添麻烦了。”柴忆贝觉得很不好意思,当初她父亲若是说清楚,现在就不会搞得这么尴尬。

“你这么说就太见外了。”尹荷香摇头。“以我跟你爹的交情,这个忙我是非帮不可,我也希望你能风风光光的嫁人哪!”

“其实我一点也不希望嫁入官家。”柴忆贝无奈回道。“我爹和我娘也没指望我真的能嫁给尚书大人的二公子,只求我不要丢柴家的脸,他们两人便心满意足。”

“做父母的都一样,都希望儿女幸福。”尹荷香感慨颇深。“我原本也期望经纶能找到一个好姑娘,两人幸福快乐的过日子,不过看样子我这期望怕是要落空了,他这辈子打定主意要跟那一屋子书成亲,我只能转而指望他弟弟。”

说是这么说,但经纬也没比经纶好多少,一样怪——不,是更怪,成天搞些奇怪的西洋实验,做些奇怪的东西,房间时不时传出爆炸的声音,她已经开始考虑将他的院落移到最偏远的角落,省得殃及无辜。

“他真的是很喜欢念书。”柴忆贝回忆十四年前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一直强调他在读书,希望她们不要打扰他,结果被痛揍一顿。

“是啊!”尹荷香的头都快痛死,生了两个怪胎。“不过当我知道他这么一个只喜欢念书的怪胎,心里头竟然也有牵挂时,可真是吓了一跳。”

“申经纶有喜欢的人了?”柴忆贝也被吓着,原来书呆子也有心动的时候,小看他了。

“就是你啊!”尹荷香取笑她没资格跟人吃惊。

“我?”柴忆贝瞪大眼睛,无论如何都不相信。

“你们小时候不是吵了一架吗?”尹荷香提醒她。

“唔……”

“之后他就一直问你什么时候还要再来麒麟山庄,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吵架,只说人被他吓哭了,你以后不来了!他听了以后一脸失望,后来就不再提起,我也跟着忘了有这回事,直到现在才想起来。”

什么嘛,她还以为他真的有喜欢的人,害她的心白白狂跳了一场。

“他可能觉得不甘心吧!”被她摔坏了这么多宝贝,想找她赔偿。

“可我看他的表情比较像懊恼,也许他想向你道歉。”尹荷香试探性地看着柴忆贝,她愣了一下,思索这个可能性。

……不,不可能!他是那么讨厌她,同时又那么自大,才不会想跟她道歉。

“啊,走着走着,竟走到这儿来了!”两人边聊天边散步,不知不觉来到大槐树下。

柴忆贝仰头望向树顶,天黑看不清楚,只看到无数黑影,想必那是树枝和树叶,像道楼梯往天际延伸,雄伟强壮同时又神秘。

“你知道吗?我们私底下偷偷把它叫做『爱情树』,灵得很呢!”尹荷香伸手摸大槐树的树干,虽然有些部分已经中空,但它对申家人的庇护却从来没遗漏过,总是尽心尽力的守护着麒麟山庄。

“好美的名字。”柴忆贝一脸羡慕的看着大槐树,好想城里的家也种上一棵,闲来无事还可以坐在树下乘凉。

“光名字美没有用,最重要的是它很灵验。”尹荷香对她眨眼。“我们申家女人只要和喜欢的男人爬上树顶,一定有好结果,无一例外。”

多少轰轰烈烈的爱情都在这棵树上产生,不只是她和梦时,梦意和玲珑也爬过这棵树,甚至梦心和行云也在树上定情,这棵树可说是申家的媒人,申家子女的婚姻能如此幸福美满全靠它。

“真的吗?”被尹荷香这么一说,柴忆贝反而不敢靠近,怕破坏树上附着的灵气。

“真的。”尹荷香笑着点头。“不相信的话,改天你也找个喜欢的男人一起爬上去试试看,就知道荷香阿姨有没有骗人。”

“荷香阿姨真爱跟我开玩笑,我上哪儿找人?”柴忆贝踮高脚尖,试着看树有多高,只看到黑压压一片,其余什么也看不到。

尹荷香但笑不语,和她一起仰望槐树,纳闷它到底什么时候才要开花?等它开满了花,枝头一片乳白色,那会是多么美丽的景色?一如爱情,绚丽中带着纯洁,散发出浓浓的情怀。

隔日,申经纶依旧板着脸,好像她欠了他多少钱没还,可怕的是他竟搬了一叠书,重重的放在她面前。

砰!

他脸上的表情甚至比那一叠书还要沉重,看得柴忆贝频频咽口水。

她最害怕的东西终于来了吗?

柴忆贝敬畏的看着那叠书,明知道那是圣人先贤的心血结晶,但在她眼里却好像毒蛇猛兽,伸手就会被咬伤。

对申经纶来说,柴忆贝和毒蛇也没什么两样,瞧他多少次因为她而失控,她总能挑起他的情绪,无论是好是坏,昨晚就是一个最明显的例子。

“你的程度差到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从头教起已经不可能,现在只能临时抱佛脚。”申经纶决定回归初衷,做他应做的事,至于她能不能顺利出嫁,不关他的事,也轮不到他操心。

“临阵磨枪,不利也光,你只要教我一些粗浅的东西,到时候我自然会想办法应付。”柴忆贝本来就没指望短短十天能学到多少,是他自己夸下海口说要把她变成才女,她一气之下才跟他斗嘴,其实根本没把他的话当一回事。

“你书念不好,倒挺会记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还不利也光呢!用词就不能更文雅些吗?这样要如何通过面试?

“抱歉,这是我的长处。”她就不喜欢读圣贤书,就喜欢钻旁门左道,怎样?

“拿起最上面的书,我们要开始上课了!”他懒得跟她抬杠,扣掉昨天一天,他只剩九天可以变戏法,这还得看她愿不愿意合作。

“啊?”申经纶这一句话的威力可比符咒,瞬间让柴忆贝定住不动。

“我不知道对方会考你什么,不过既然是尚书大人,应该免不了会引用几句孔夫子的话,所以先从《论语》开始教起。”申经纶尚且无缘进京赶考,就得先帮她考前大猜题。也罢!就当是预习,也许哪一天能派上用场。

“论、论语?”柴忆贝伸长脖子隔空打量书的封面,果然写着论语二字,脸瞬间变白。

“翻开第一页。”申经纶没有注意到她的脸色不对,迳自翻手上的书,并庆幸自己同一本书拥有好几个版本,才能有多余的书给她使用。

柴忆贝反倒希望他不要这么贴心,如果他只是用嘴巴讲解,或干脆写在纸上,可能还比较容易接受,要她翻书,这点就……

“快点儿翻开书!”申经纶等着帮她讲解论语,问题是她一直不去拿书,不晓得在磨蹭什么。

柴忆贝深吸一口气,伸手去拿书,她紧张到手都在发抖,果然才碰到封面,手就像被火烫着般难受,她立刻把手缩回来,喘吁吁地看着那一叠书。

“你到底想不想通过面试?”他以为她存心和他作对,给他难堪,才不愿意拿书。

她想,但她真的很怕书本,拜托别逼她。

“柴忆贝——”

“我讨厌你,都是你害我不能拿书!”她受不了他一再进逼,推开椅子便冲出书斋,留下一脸错愕的申经纶。

她讨厌他,还说是他害她不能拿书?

申经纶什么书都看,就是从不看猜谜的书。他讨厌猜谜,也不喜欢探究别人的心事,某方面来说他是自私的,他不喜欢把时间花在自己以外的人身上,也许这就是他不讨长辈欢心的原因,申家是一个关系紧密的家族,兄弟间互相帮助,妯娌间互相关心,遇到事情团结一致,所以没有人能够欺负申家,也没人敢欺负申家。

他自认为是申家的异类,但无论他再怎么例外,都不能忍受平白遭到诬蔑,他什么时候害她了?他非要她说清楚不可,否则名字就倒过来写!

申经纶丢下手中的《论语》,跟着出去找柴忆贝。

讨厌讨厌!她讨厌申经纶,最讨厌了!

柴忆贝曾经发誓不再因为申经纶而流泪,但泪水还是不争气的溢满整个眼眶。她边跑边哭,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不断从她的双颊滑落,随着她的快速跑动在空中飞舞,最后消逝无踪。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转经纶最新章节 | 转经纶全文阅读 | 转经纶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