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优生 尾声 作者 : 黎孅

十年后

蒋御文开看黑色奥迪,在晚上七点的时候,回到家中的车库。

他一停好车,后座两扇门同时开启,出现三个小朋友,两个男生、一个女生,五官都很漂亮,两个大的男孩把妹妹护在中间,一个人帮她提书包,另一个帮她提小提琴。

“这个很重,你乖,哥哥帮你拿。”

他们很照顾妹妹,一人一边牵着她的手,一同回家。

回到千净的家,家中没有人,更没有温热的晚餐可以吃,因为女主人本来就不善厨艺,二来,这时间是小孩的母亲最忙录的时间。

“爸比,我可不可以吃冰淇淋?”小女孩抱看跟她身高差不多的史奴比布偶,走到父亲面前,睁着圆圆的眼睛问。

被这双眼睛盯看看,谁能拒绝她的乞求?

但是不能!小女儿感冒才刚好。

“乖乖,不能吃冰淇淋,妈咪回来会检查,她发现冰淇淋少了会生气,你想让妈咪生气吗?”蒋御文蹲下身,把小女儿抱起来。

只要他抱着小女儿,她就会把身体瘫在他身上,头靠着他肩膀,一副没有他不行的可爱模样。

在他的开解之下,小女儿的任性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可爱甜美的表情。

蒋御文完完全全醉倒在小女儿的眼神里。

“喔,乖,宝贝—爸爸今天煮好喝的玉米浓汤给你,好不好?”

“好,我等爸比。”说完,她就乖乖的下来,不贪恋父亲的怀抱。

“爸爸,我们带妹妹去洗澡。”

看着成熟懂事的长子带妹妹去洗澡,自动自发的做家事,蒋御文心中充斥着骄傲。

这十年来,纱纱又为他生下一子一女,而他求婚无数次,依旧没有得到纱纱的同意。

想当年,他自信满满的认定在自己的攻势之下,纱纱很快就会答应嫁给他,谁知并没有,这十年来,他的生活只能用五个字来形容一一一痛并快乐看。

叹了口气,他回到料理台旁,开始准备晚餐。这也是他想不到的下场之一,大男人主义的蒋御文,竟会成为家庭主夫。

这改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蒋御文在水龙头下清洗今天早上妹妹送来的绿竹荀,打算用水煮,沾点美奶滋来吃,这道菜是小女儿的最爱—

是了,自从五年前小女儿出生,他就心甘情愿变妻奴、女儿奴,谁教女儿那么可爱又贴心,是他心目中的小天使。

当蒋御文准备好晚餐时,己是晚上八点钟。

孩子们都洗完澡,乖乖的坐在餐桌旁准备开饭。

就在这时,大门传来开锁的声音,父子四人眼睛立刻转过去。

一个身材婀娜,穿看套装,脚踩细跟高跟鞋的女人进入家门。

“宝贝,对不起,妈咪回来晚了,你们都吃过了吗?”一回到家,梅纱立刻踢掉高跟鞋,赤脚踩上木质地板,走向餐桌,她先在三个儿女脸上亲了一轮,重重的吻啧啧有声,代表她深重的母爱。

“妈……口红。”沉着的长子皱眉,无奈的抹掉母亲留在脸上的口红印。

“你爸爸都没有的福利,你嫌咧!”梅纱在蒋御文身旁坐下来,接过他递来的半碗饭。

“吃饭吧。”人都到齐了,蒋御文眉眼带笑,以一家之主的身分宣布道。

晚餐后,梅纱卷起袖子,开始洗碗,蒋御文要两个儿子带小女儿去做功课,把小萝卜头都赶到二楼去。

现在一楼只剩下他们两人,没有电灯泡了。

见没人打扰,蒋御文立刻烦起孩子的妈。

“纱纱。”

“怎么了?”经过十年的工作历练,梅纱现在的气势就像当年的默林,整个就是女王。

但在蒋御文面前,她会有特别可爱的一面。

“累了吗?今天辛苦你去接孩子们放学,还要你做晚餐,谢谢你。”捧看他的脸,伸手环住他颈项—小心不让沾满泡泡的双手弄脏他的衣服,才吻住他。

蒋御文回抱她,然后加深这个吻。

“你知道今夭是什么日子吗?”一吻结束,他仍搂着她的腰,眼直勾勾地凝视她,像是要穿透她的灵魂。

“你加薪的日子?”梅纱的想法非常实际。

“我们一起生活的十周年纪念日。”蒋御文开始怨恨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聪明,连这种小事都记得清清楚楚。

当个完美情人做什么?你看看啊你看看,人家根本只记得升职加薪!

“如果我们结婚,今天就会是我们结婚十周年纪念日。”

听到这里,梅纱知道他想说什么,眼神带笑,嘴角上扬,露出蒋御文很熟悉,魔女般魅惑的微笑。

“是喔。”

“是喔?”蒋御文的语调高八度,看她装傻的脸,忍不住叹息。“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要负责?

“噗嗤—”梅纱笑出来,因为孩子的爸的表情十分无奈。“差不多了。”

“什么?”就在蒋御文快死心的时候,竟然听到让他不敢相信的答案。

“其实我有样礼物要送给你。”梅纱脸上那种论异的笑容,一直都没有变过。

“今天是我们一同生活的纪念日嘛。”

她洗净双手,走到玄关找寻自己的包包,取出一个类似公文夹的东西。

蒋御文觉得奇怪,但又很期待。这是第一次,纱纱记得特别纪念日,还准备了礼物要送他。

“给你。”她笑得很美,也很邪。

蒋御文接下,迫不及待的打开。

一张十几年前就修法废止的结婚证书出现在眼前,泛黄的纸张可以显见它年代有多么久远。

结婚证书上,男方部分签了他的名字,那是他的字迹,还盖了章,从颜色褪掉的痕迹看得出来,年代真的有点久了。

女方那一栏,签名看起来是新的,刚签上去不久,而印监很清楚的刻看“梅纱”。

蒋御文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他呆了,原本以为这个东西不见了,当年因为梅纱要搬进来,他才整理房间,本想把这东西藏起来锁上的,可收看收看,他却找不到了。

想不到会在纱纱手里,她怎么拿到的?又是怎么知道的?

蒋御文活了快四十年,第一次知道,原来人真的会因为羞愧而感到无地自容!

“你……”

“我后来才知道,你高中的时候就想跟我结婚。”笑看他一脸尴尬的模样,梅纱觉得他这表情好好玩,好可爱。

“这个念头就算我们分手了,你也放在心底—这么喜欢我?”明知道他羞窘,她还故意逗他。

最后蒋御文被逼急,干脆大大方方的承认。

“对,我十八岁就想娶你,这个想法从来没有变过—我跟你复合就是想娶你,谁知道你让我等十年!现在,你结婚证书都签名了,还给我护贝—”现在结婚都是用登记了,公证是以前的法规,这种没有法律效力的东西,护贝要做什么?

难道要留下来做纪念?

不会吧?

“护贝很好啊,才不会褪色—好啊,我们结婚吧。”

梅纱笑笑乱答,最后突然杀出的一句话,吓呆了他。

“真的?!”蒋御文不敢相信。

“你可以挑婚纱、订喜宴,放心,婚礼当天我一定到,不会放你鸽子。”她承诺,给他打剂强心针,拍拍他的脸,回头继续去洗碗。

蒋御文还是不敢相信,他摸摸自己的脸,还在想,这是真的吗?

纱纱答应嫁给他了?

直到他仔细确认手中的结婚证书,上头有纱纱的签名—她签了名。

虽然没有法律效力,但他了解她,这就代表,她准备好了。

蒋御文忍不住发出欢呼声。

“喔——”活到快四十岁,他竟像个年轻人般,在家里四处乱跑,一边大叫。

梅纱回头看他这么开心,其实,她也很开心。

忍不住为自己的铁石心肠忏悔一下,就为他高中时期凶她,还有复合之后对她的没耐性和迁怒,她就惩罚了他十年……好像,有点太久了?

算了,男人不能宠,十年又怎样?就十年啊!

梅纱很任性的想看,点点头,不去理会满场飞的男人。

“我一定要帮你弄到最好的婚纱,喜宴就让你姊姊来操办!婚纱照我们去罗马拍,先预度蜜.月。”蒋御文在脑中画好许多蓝图,司仪要请谁,场地在哪里,还有会场的布置—

比新娘还要热中的新郎,不多见吧?

梅纱笑着把碗洗千净,回头看他继续发疯。

“成长影片我会请人制作,总招待就交给殷岳……对了,说到殷岳—”蒋御文警觉起来,拿起那张梅纱特地护贝的结婚证书,决定自已收在安全的地方。

这是他高中时期,蠢蠢的过去。

“绝对不能让他看见这个东西。”那家伙背定会被笑死。

梅纱眼珠转了一圈,应道。“喔。”

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那张结婚证书,就是用殷岳店里的护贝机护贝的,也就是说,殷岳已经看见了。

她真的非常同情蒋御文,好不容易要结婚了,却没法顺顺利利的结婚。

算了……无知是种幸福,到时候真的出事清的话,就再劝劝蒋御文,忍住吧!

这时候让快乐主宰的蒋御文不会知道,他死守多年的秘密、不愿告诉别人的心事一他在高中时期就想要结婚,娶一个叫梅纱的女孩,甚至蠢得连结婚证书都准备好了。这件事其实不只被当事人发现,还有他的损友、妹妹也都知道了。

当他以为过去只是过去时,其实,过去一直跟着他。

婚礼当天,蒋御文搞得很盛大,他和梅纱的三个小孩是花童,梅纱拥有最美的婚纱,最棒的喜宴,开心的婚礼。

唯一不开心的是,不知道是谁把成长影片掉包,虽然制作得很精美,但蒋御文藏起来的那张护贝结婚证书入了镜,引起宾客哗然。

蒋御文在后全,清清楚楚地听到他的朋友们笑得特别大声。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这就像电影“阿甘正传”中主角母亲所说的,人生,真的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颗会吃到什么口味。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资优生最新章节 | 资优生全文阅读 | 资优生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