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美宅男,自投罗网 > 第一章

美宅男,自投罗网 第一章 作者 : 陶乐思

    清晨四点半,日与夜的交界时间,天幕是灰蒙蒙的深蓝色,笼罩在寂静之中的大地彷佛仍在沈睡,可城市里的某些角落,已有人为了即将开始的忙碌一日作准备。

    住宅区巷弄里,一栋八层电梯公寓的二楼,在一片静谧中流泻出温暖黄光,屋里,女主人正从容地为自己张罗早餐,嘴里轻快地哼着童谣。

    “小小泵娘,清早起床,提着花篮上市场,穿过大街,越过小巷,卖花卖花声声唱……花儿虽美,花儿虽香,没人来买怎么办,满满花篮,空空钱囊,如何回去见爹娘……”

    她叫冯悦,有张婴儿肥的圆脸和圆滚滚的晶亮大眼,鼻梁秀挺、唇红齿白,特别的是,一笑起来嘴角两侧会有一对深深的梨涡,格外吸睛讨喜,虽然称不上顶美,但说她是个清秀佳人也不为过。

    此刻,她将及肩长发束成一把短短的俏丽马尾,穿着简单的牛仔裤和白T恤。虽然即将迈入三十岁大关,气质却清新得像个初入社会的单纯大学生。

    她熟稔地煎了颗太阳似的荷包蛋,将吐司烤得香酥,夹上一片火腿、一片起司,把奇异果、小西红柿、番石榴、香瓜全切成小块,淋上香浓优格,最后再泡了杯热热的咖啡——

    “YUMMY~~”端着摆满早餐的托盘,冯悦坐到小餐桌前,漾开满足笑意,享用健康美味的早餐。

    是的,满足。

    她今年二十九岁,是个花艺设计师,名下拥有一间生意兴隆的花苑,寓兴趣于工作,衣食无忧,还有父母兄弟的支持,虽然有时候忙起来像颗陀螺,却很有成就感。

    尽避小泵独处,但她生活充实,每天做着传递幸福的工作,不论是一般传情、祝福、庆贺的花束花篮,还是新娘的捧花、花环,抑或是设计婚礼喜宴的花柱花饰……

    她整个人也被幸福的氛围熏陶着,既愉快又觉得富有意义。

    她的花店叫做“悦之花苑”,取自她的单名“悦”,有愉快、高兴、喜爱之意。

    从她二十四岁创业至今已经迈入第五个年头,而在这五年之间,她不断研习进修,拿到多张国际认可的专业证书,一步步稳扎稳打,立下了不错的口碑,拥有不少固定客源。规模也从独自作业,逐步扩大到现在连她在内有三位花艺设计师、三名助理……

    眼看着自己的梦想日渐茁壮,她当然是心满意足了。

    即便一周中有两、三天得像今天一样,天没亮就得出门去花市批花,甚至为了花朵的质量,长途奔波到外县市跟花农接洽,她也觉得甘之如饴。

    用完早餐,她清洗杯盘,背起包包来到出入的阳台穿鞋,接着顺手替几株花草浇水……

    几株……还真是少得可怜呢!

    她在购屋时本来是希望房子至少有这个阳台两倍大的空间,可以让她种些香草之类的植物,平时料理还能随手摘采入菜。最理想的就像楼下那样,屋前有个很好利用的小小院子。

    可惜她慢了一步,两年前来看房子时,一楼刚售出,而且已经开始在装潢了,她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二楼。

    但更扼腕的是,搬来这里一年多,她眼睁睁看着楼下屋主一点都不珍惜这样一个难得的小空间,好好一个院子弄得像废墟,花草全都死光光……

    随着思绪游走,冯悦倾身探头往那无缘的一楼院子看去。

    若是由她打理呀,左侧要搭起葡萄架种紫藤,架下摆组休闲桌椅,大门的那面墙下要做花台,罗勒、薄荷、百里香、辣椒、巴西里……想种什么就种什么,至于地面嘛,全部植草皮不好……

    等等,地上有什么?!

    她心里打了个突,连忙踮脚倾身好看得更仔细。

    是个……人?!

    冯悦吓得眼睛差点凸出来。

    这什么时间?怎么会有人呈大字形趴倒在地?

    “欸!”她下意识出声想唤唤那个人,可随即又想,这时间多数人都还在睡,乱吼乱叫会吵到邻居,所以连忙噤了声。

    那人到底是为什么趴在那儿?昏倒吗?

    还是有特殊癖好,喜欢用这种方式贴近大地?现在春寒料峭的,会生病靶冒吧?

    难道……是尸体?

    冯悦倒抽了口气,倒退三大步。真夭寿!七早八早,天还没亮就看见不干净的东西!

    她心慌意乱地赶紧结束浇水动作,打算出门去就眼不见为净。可关门上锁的同时不禁愈想愈毛,浑身鸡皮疙瘩全都冒了出来。

    她明明就已经看见了,要怎么假装没看到?

    倘若那真是尸体,此刻她视若无睹,会不会就此被冤魂缠上,卧不安枕啊?况且,人就死在她楼下,粉恐怖捏……

    “唉!”在良心驱使下,她还是来到了一楼门口按门铃,祈祷屋子里头还有人,这么一来就能发现他们自家人倒地不起的状况,可老半天毫无动静,她开始在墙边又跳又攀的。

    “喂……先生……醒醒啊……”

    糟糕,没有人应门,倒在地上的又不省人事……

    如果是尸体,她不能不理;但若不是尸体,她更加不能不理呀!说不定她及时伸出援手,可以避免什么遗憾。

    这么一想,连勇气也瞬间凝聚,就爬墙进去吧!

    “哇哩咧……腿太短。”想得容易做得难,几次攀跳都不成功,冯悦挫败地插腰蹬墙。“怎么办才好……”

    她东张西望,环顾周遭,没人可帮忙,墙又那么高……有了!蓦地,她灵光一闪,急忙拔腿冲去开车。

    她有辆改装胖卡,公寓本身没有地下停车场,所以她都租用一旁商业大楼的停车位,来回不用十分钟,很快的。

    尸体先生可得等等她呀!

    车子开来,有东西可垫,她就有办法爬过那道墙了。

    片刻,冯悦开车返回,靠墙停车,顺利爬进一楼庭院,一颗心吊得老高,忐忑地靠近那依旧动也没动的男人。

    “欸,先生……”她下意识伸出食指探他鼻息,规律的热气呼出,让她大大的松了口气。

    “喔……还好还好,有呼吸。”她改拍他脸颊,出声叫唤。“先生,你醒醒……你还好吗?”

    男人眼睫颤动,缓缓掀开眼帘,像是看了她一眼,但焦距似乎又没聚拢,随即又闭上了眼睛。

    “欸欸欸,又昏过去了?”冯悦愕然地推推他。“你是不是生病了?我送你去医院吧?”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与其等救护车来,不如她现在就送他去医院。

    冯悦当机立断,立刻付诸行动,连拖带拉外加死命扛,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不省人事的男人给弄上车,直接飙往最近的医院。

    睡眠不足、血糖太低、熬夜过劳……

    清晨六点半,冯悦坐在急诊室病床旁的折迭椅上,单手托腮,睨看病床上吊着点滴呼呼大睡的男人,回想方才医生诊察后告知的结果,实在忍不住嘀咕。

    “什么嘛,还以为是什么严重的问题,结果是太饿太累才昏倒!把我吓得半死又累得半死……”

    多亏她平时搬花、扛花的有在锻炼,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娇弱小姐,否则他个头这么大,一般女孩子怎么搬得动?

    刚刚医生诊治时,他有短暂醒来一会儿,但草草回答几个问题后又睡去。

    她这才知道原来他从事计算机工作,在家闭关了将近三天,最后这一天几乎没进食,等到工作结束,被忽略压抑的饥饿感和疲累感整个大反扑,他的身体吃不消,才会昏倒。

    不过,他也太不珍惜自己的身体了,明明已经困得走不出家门,怎么还硬是要外出觅食?

    幸好他是昏睡在自家院子里,若是倒在路边,被车撞或被坏人洗劫,那岂不是更可怕?

    就拿方才来说好了,她是从他的口袋里翻出皮夹和手机,替他挂号并联络朋友,若是遇到坏人,有这大好机会还不顺手牵羊吗?

    话说回来,他那样五体投地的趴倒在地实在吓人,害她一度怀疑看到的是一具死尸,吓得她头皮发麻,一颗心扑通扑通地狂跳。

    幸好是有惊无险,不然明天就要多一则“年轻男子猝死在自家门口”的新闻了。

    三十二岁,算年轻吧?

    之前替他挂号时,他的证件已经被她看光光了,她还知道他叫霍正轩,而且未婚……

    老实说,搬到这里已经一年半左右了,她还没有看过一楼邻居长什么样子……

    不,应该说……她见过的邻居根本没几个。

    毕竟她经营花店,早出晚归的,能够与邻居碰面的机会自然比一般人少,而且就算碰了面,也不太会交谈,压根儿不知谁是谁,甚至过目即忘,所以对他完全没印象。

    现在瞧她这邻居……肤色偏白、头发略长,睫毛浓密纤长,鼻梁高挺,唇形厚薄适中,微方的下巴布满青髭,虽然有种颓废的FU,但称得上是俊秀美男一枚,要真是意外猝死,那未免也太可惜了!

    就在她出神欣赏之际,他眼睫眨动,未几便缓缓睁开了眼帘,登时两人大眼瞪小眼……

    冯悦心一悸,连忙敛回视线,偷看别人被抓包真尴尬,希望他刚睡醒还恍惚不觉才好。

    “呃……你醒啦?有没有好一点?还会不舒服吗?”

    面对陌生人的殷切询问,还没回神的霍正轩显然愣到外层空间去了。

    “妳……是谁?”他怔怔地问。

    “我啊……”他呆滞的表情令她莞尔,冯悦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转,故意反问:“你猜咧?”

    送他就医,当然是救命恩人呀。

    “是妳送我来的?”他还是一脸状况外。

    “是的,不然我在这儿做什么啊?”很好笑的问题耶,难不成昏倒时撞到脑袋秀逗了?

    “妳一个人?”他很错愕。一个女生,怎么抬得动他?

    “没错,所以我是神力女超人。”她俏皮地答,想了个比救命恩人更有创意的答案。

    “嗄?”霍正轩呆住,目光不由自主的被她说话时浮现在嘴角两旁的娇俏梨涡所吸引。

    “我一个女生,有办法把你从你家院子送到医院来,还不是神力女超人吗?”她举起臂膀摆出很有力气的POSE,一点也不顾忌形象,想要转换一下医院给人的沉重感觉。

    霍正轩牵动嘴角,想要扬起一个笑容,却还是没什么力气。

    “你是没吃兼没睡才会晕倒,我刚刚到超商帮你买了牛奶和蛋糕,牛奶还温温的,吃一点吧!我还有事,不能待太久,你朋友应该……”

    她边说边弯身从床尾处将他的病床摇起,忽然一阵聒噪声浪传来。

    “霍正轩你这家伙……想吓死人啊!懊睡觉的时间不睡觉,怎么会突然昏倒咧?看我紧张得连衣服都没换就连忙赶来了。”

    来者是薛宸淏,头发像鸡窝、眼皮还浮肿,看得出是在手忙脚乱的状态下赶来的。

    霍正轩的家乡在南部,父母都很纯朴,上头有个姊姊,已经嫁人。

    霍爸爸理财有道,赚的钱全投资在房地产中,现在两老退休后靠收租就能快活度日,三不五时跟着旅行团出国趴趴走。

    霍正轩孝顺,乐见父母无忧无虑没烦恼,为了不让他们操心,总是报喜不报忧,而身为好友的薛宸淏,了解这种时候他一定是独自一人,所以才这么焦急匆忙的赶来。

    “已经没事了……”霍正轩虚弱地扬声。

    “我看你脸色还很差耶,真的没事吗?”薛宸淏凑近,仔细端详他。

    “那个……医生说他没大碍啦,要多休息,补充营养,别超时工作。”冯悦扬声插话,转述医生的交代,也转交照顾他的责任。

    “妳是……刚刚打电话给我的那位邻居小姐吧?”薛宸淏听力好,马上认出她的声音。

    邻居?这神力女超人居然是他的邻居?霍正轩微讶地捕捉到他们对话里的重点。

    也对,若不是同栋邻居从阳台看见了,怎么会发现昏倒在自家院里的他?

    “是。”冯悦颔首一笑。她在寻找霍正轩的皮夹证件时,顺便找到了手机,然后选了个联系最频繁的号码通知。

    果然给她蒙对了,找到了他的好朋友兼同事。现在,既然他的好朋友来了,她也该功成身退了。

    “真的该好好谢谢妳。”薛宸淏感激地鞠躬,代霍正轩致谢。

    “没什么啦,好邻居就是要守望相助嘛。”见人家慎重地道谢,冯悦反而有点不好意思。“那个……我有买吃的,你要让他吃点东西哦,我还有事,没办法多留了,这里就交给你喽。”

    向薛宸淏交代完,冯悦朝他们挥挥手道别离开。

    她可不是闲闲没事才起这么早的,花苑明天有场婚宴的CASE,今天得先去花市把所需花材买齐,要是太晚去了,好花被挑光,只能捡别人挑剩的了。

    可今天却遇上这突发意外,拖延不少时间,打乱了她的行程,希望现在赶去还有好的花材可买。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时间没睡觉,怎么会晕倒在院子里?”目送冯悦离开,薛宸淏拉来椅子落坐,蹙眉追问。

    “我这几天在测试『无极』,所以没什么休息,也忘了吃饭,测完才发现饿瘪了,想出门去超商买些东西吃,走到门口忽然眼前一黑,然后醒来就在这儿了。”霍正轩干笑着答道。

    瞧平时都西装笔挺、讲究形象的薛宸淏这样邋遢赶来,着急之情不言而喻,不枉他们平常称兄道弟,值得欣慰。

    薛宸淏一听是在测试游戏,就不用再多问也明白了。

    霍正轩这人一碰计算机就彷佛黏上了三秒胶,尤其是需要仔细研究察看的情况就更像是颗马铃薯,直接种在座位上,不搞清楚问题便不罢休。这回测试新游戏,废寝忘食是可想而知的。

    “测试的工作不是有工程师会做吗?你干么非要自己全部测完?”薛宸淏斜睨向他。

    “是,有吩咐大家测试了,但我自己也要RUN过比较安心。”薛宸淏择善固执,有自己的考虑。亲自试过后,在与大家讨论问题时,他也能马上进入状况,明白问题所在。

    “欸,你是总监耶,负责监制督察,事情大可放手让底下人去做,不需要全揽在身上,不然花钱请员工要做啥?全给你一个人做就好啦!”薛宸淏第N次劝谏,受不了他固执的死脑筋。

    霍正轩能被称为计算机高手,脑袋自然是不可能笨到哪儿去。

    可他只精通在专业方面,为人处事有时是老实得近乎迟钝,日常生活简直是低能,像是简单的料理、环境的整理几乎是一窍不通,对于打理自己也马马虎虎,但又经常闷着头不说,实在教人不放心。

    “好啦好啦,我会慢慢调整。”霍正轩明白好友的好意,没有反驳。

    “都讲几百次了,还慢慢咧……”薛宸淏还是忍不住碎念,一边取来超商购物袋,把里头的东西拿出来。“我说啊,你运气还真不错耶,人家是英雄救美,你是有正妹来救你。”

    霍正轩懒懒地瞟他一眼,真爱说风凉话。

    “这样的好运气给你,你要不要?”

    “哈,我现在有礼棻看着,着重养生,根本就是健康宝宝,才不会沦落到像你这样饿倒累昏没人顾,口怜哦!来~~葛格喂你喝ㄋㄟㄋㄟ,啊……”薛宸淏又是炫耀又是同情地打开鲜奶,用娃娃音哄霍正轩。

    葛格?!霍正轩眼角抽了抽,是想让他吐奶吗?

    没人管很好啊,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可是,怎么被薛宸淏一说,好像很可悲似的?

    无法反驳,他只能无奈地默默喝起牛奶。

    薛宸淏说得没错,如果他有个伴,也不至于落得像今天这样明明累到爆,还不得不外出觅食的窘境。更凄惨的是,还因此昏倒在自家院子。

    虽然昏倒是第一次,但其实累爆饿瘪的状况是经常发生的,那样孤单寂寞、无人闻问的心情……

    好吧,他承认,的确很可悲。

    瞧薛宸淏自从钟情于万礼棻后,不正常的生活方式、不健康的感情态度都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坦白讲,他是有点羡慕的。

    找到一个对的伴,好像是提升人生的方式之一呢!

    有人能够分享生活中的喜怒哀乐,一起经历生命中的点滴……这样的感觉似乎很棒,教他不禁也想要找到心的归属了……

    可是,该怎么寻找那个对的人?

    微温鲜奶和绵密蛋糕下肚,在霍正轩心头酦酵成一股莫名感受。

    虽然只是几十元的东西,但因为是来自陌生人的关怀心意,所以显得格外特别,微温的鲜奶似乎特别暖,绵密的蛋糕也似乎特别甜……

    那个女生……送他来医院已经够热心善良了,还趁他睡觉时去买食物给他果腹!

    她大可把他丢在医院就走,甚至可以视而不见,但她却没有这么做,还体贴地买了食物给他,等到他的朋友抵达才离开——对一个陌生人能这样尽心尽力,真的很难得。

    毕竟现在这世道,人人都怕招惹麻烦,个个都以冷漠面具武装,谁不是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谁会像她这样好心?

    可他却遇到了,而且还是邻居,多幸运!

    心慈人美,完全在她身上得到印证。脑海浮现她笑着绽现梨涡的甜美模样,霍正轩心更暖了。

    他得找到她不可,让她知道他是多么感激……

    “欸,我刚刚听你叫人家邻居小姐,你知道她住几楼吗?”内心浓浓的感恩谢意,教霍正轩积极地向薛宸淏打探。

    “我哪知啊,我现在不随便把妹了,因为我已经……”薛宸淏又要三句不离某人了。

    霍正轩没好气地抢白。

    “已经有了礼棻嘛,全世界都知道了,你可以不用句句挂在嘴边,我听得耳朵都快长茧了。”

    啧,随便一个问题也能扯到万礼棻,真是服了他了!霍正轩摇头失笑。

    “哼,等你以后有心爱的,你就知道了。”情场浪子从良,当然要大为宣传了,况且他是发自内心的。

    “肉麻当有趣。”霍正轩嘀咕。

    听薛宸淏这家伙讲话,很容易恶心反胃,他现在身体虚弱,不能太受刺激。

    “呿,嫉妒还羡慕?”薛宸淏一脸跩样。

    “干么嫉妒?看你这样定下心又幸福,我为你高兴。”哥儿们抬杠之余,还是有真情对话的。

    “喔~~干么忽然这么感性,害我都快哭了!”薛宸淏夸张地作势拭泪。

    “你少来了。”霍正轩受不了地翻了个大白眼,把话导回正题。“说真的啦,你到底知不知道人家住几楼?”

    “真的不知道啦,不过不知道也没关系啊,只要知道是你们那栋公寓的住户就简单啦!”薛宸淏打屁归打屁,后来还是正经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是吗?”霍正轩怀疑。“我们那栋公寓有八楼耶,每楼有三户,总共是二十四户……”

    “二十四户而已,大不了挨家挨户找咩。”他说得容易。

    脑袋还昏沉沉,又听薛宸淏讲得很轻松,霍正轩没有细思。

    天下无难事,近在咫尺,只要有心,还怕找不到吗?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美宅男,自投罗网最新章节 | 美宅男,自投罗网全文阅读 | 美宅男,自投罗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