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心哑娘子 第十八章 作者 : 玛奇朵

【第九章】

沈家的事情几乎成了全城轰动的话题,不过一个烧船案竟牵扯出躲藏城里的水匪和大户人家私下的秘闻,教不少人都啧啧称奇。

但这跟风浪中心的沈家、任家都没有关系了,沈家已经是自顾不暇,还得忙着沈老爷扶灵回乡的事,任家则是在好不容易回归平静之后又掀起了新的风波。

任夫人想着最近教她心里不痛快的事情一堆,好不容易这外头的事情都平静了,她也可以把这些事给说开了。

沈蔓娘一早就被人给喊了过来,她看任夫人一脸极意的拿着杯盖在杯缘上轻轻磨两下,心中自然有底,但她不说,只是安静站着等任夫人先开口。

老实说她这个当媳妇的早就应该过来请安才是,但这些日子又是忙着整帐又是忙着爹的丧事,她几乎心力交瘁,而任老爷也顾虑到她这样两头忙的状况,所以免了她这阵子的请安,算算从新婚到现在,她请安的次数竟然是五根手指都扳得出来。

“请你来是有点事情要跟你说说。”任夫人像是终于品够了茶水的滋味,慢悠悠的开了口。

沈蔓娘抬起头,等着她接下来的话,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你自己也清楚,今日沈家算是败落了,沈老爷这才刚过世,说来你虽然是嫁出去的女儿也是要守孝的,但这段日子我儿可不能没人服侍,所以我找你来是想商量商量,是不是再纳一个能够服侍守一的人进来?”

闻言,沈蔓娘脸色有些白,但还是稳稳的站着,听着任夫人继续说话。

任夫人摆了摆手让她靠向前来,一手搭上她的手,仿佛像是个和蔼长辈对她译诗教诲般,“我说这事儿也不是要让你难过的,我也知道你很能干,但是你娘家如今是如此,你的嗓子又哑了,带你出去行走说难听点,守一会教人笑话的,倒不如让守一纳个家世好点的,看是要当平妻还是纳做贵妾都行,到时候你掌内,她掌外,两个人好好服侍守一,岂不是很好?”

沈蔓娘终于知道刚刚自己心中那不好的预感是什么了,原来是任夫人想替儿子纳妾了,且连平妻贵妾都说出来了,说是让她选择,其实她早已没有了选择不是?!掌心逐渐冰凉的时候,她下意识抚摸身上挂着的那块玉佩,那是他之前在庄园的时候,临走前送给她的玉佩,从那时候开始她就不离身的带在身上。

思及此,她心底陡然升起一股勇气,她正眼面对任夫人那誓在必得的微笑,沙哑的嗓音一字一句慢慢的说:“多谢娘的好意,只是不管平妻或是贵妾,守一都不会点头的。”因为他说了,以后只守着她一个,而她愿意相信他。

任夫人没想过她居然敢反对,呆楞了好一会,没回过一神来。

倒是躲在后头偷听的任宝珠跳了出来,大声的说.,“你这女人真是过分,既然自己是不好的,就该让我大哥娶个好的,枉费我大哥对你这么好,你你你……这是犯了七出里的妒!”

见女儿插嘴,任夫人低斥了声,“宝珠,说什么呢!我们说的这些话也是你一个未出嫁的姑娘能听的吗?!”

话里话外虽是训斥了女儿,却也没有反驳刚刚女儿说的话。

毕竟她这个当婆婆的是好声好气的提点媳妇自动让位置出来,而不是直接赶她走,好让自己赶紧再替儿子娶一个进来,就已经是对她很不错了,她竟敢回绝,自己生气也是应该!

若真要认真说起来,这七出她已经犯了不少,起码不事舅姑、妒忌、恶疾都算是让她沾上边了。

“他待我如何我自是明白,只是这纳不纳妾,他早已对我说过,让我别管,我自然不能答应。”

这贤慧不过就是摆着好看的规矩,她若不想好好的和他过日于,那么他就是把整个院子都让妾给住得满满的,她也不会多吭一声,就是让她自请下堂、去庵里伴青灯古佛一辈子也没什么,只是那男人那样真心的说了要和她一辈子,她既然应了,就不会故作贤慧,不会任由外人介入两人之间来考验彼此。

人心,是这世界上最考验不得的东西,她不会轻易的拿这个来试验。

任夫人耐住性子,只是语气已经有些冷淡,“这后院里的事情自然是由我们女子作主,这纳不纳妾自然也是你点头就成,难不成都已经有了媳妇,我儿还得自己操心后院的问题不成?”

沈蔓娘看着眼前的婆婆小姑,忍不住轻声开口,想讨个理字,“后院的事一般自然是我管的,可是……”

“那不就得了,就这样吧!我这里看好了几个姑娘都不错,你挑挑看再来跟我说要纳哪个,家里最近坏事多,办个喜事冲冲也好。”任夫人接了话便拍板定案,不打算再跟她拐弯抹角的说话。

任宝珠在一边继续嘟嚷着,“说来说去就是嫉妒、不贤慧,还想把我哥给拉进来狡辩!呸!”

沈蔓娘还想说些什么,只是一道声音突然插了进来,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回过头看去。

任守一缓缓的走了进来,脸上带着笑,那笑意却未到达眼底,“这是说些什么呢?怎么我自己要纳妾,却没人先来问问我?”

任夫人有些胆怯了,看着任守一的眼神,心虚了起来。

她自然是知道守一不会答应什么纳妾的事情,所以才单独把沈蔓娘给叫了过来,就是想让她先把这事情应了,到时候人都弄进来了,难不成他还能把人给送回去?!

谁想到这沈蔓娘没想象中好处理,一开始就敢推拒她的话,现在守一出现了,这件事情就更难办了!

任宝珠上次打了沈蔓娘后,已经许久不敢出现在任守一面前了,这时候陡然看见任守一这样冷着眼神说话,心中恐慌更甚,随即躲到一边,不敢再说话。

任守一环视了一圈,看了义母的心虚和义妹的慌张后忍不住想叹气,本来这离府别居的事情,他已经答应义父先缓缓的,但现在看来,这件事情是缓不了了。

最后任夫人思及这件事其实是对他好的事,自己有什么好慌的?正该楚这机会好好和儿子说说这件事的好处,还有他现在这个媳妇的不贤慧才是。

这么一想,她忍不住又有了底气,心也不慌了,笑看着他说:“你来的正好,我正在和你媳妇说让你纳妾的事情,她却硬要说这件事情她作不得主,正好你来了,你自己说说想要什么样的女子,你总能作主了吧?记得,这次可要挑贤慧一点的……”说到贤慧二字的时候,她还不忘加重语气,眼神故意往沈蔓娘那里飘去,就是不说也让人明白她就是在暗示某人不贤慧。

正了正神色,任守一说:“义母,我已说过了,我不会纳妾。”

任夫人皱了皱眉,“我也不是说你好女色才让你纳妾,只不过沈家的名声都这样了,不说庶女,就是嫡女也是配不上你的。再说了,之前想娶妻不好找,但现在不过是选个平妻,只要找个门风清白,就算家世不是太好的姑娘还是可以的,你又何必那么固执呢?”

任守一明白自己这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干脆反问道:“义母,若今日宝珠妹妹嫁出了门,不到三个月夫家就要她贤慧一点的替夫君纳妾,不知义母做何感想?”

任宝珠毕竟是还没嫁出去的姑娘,对这事情**畏蛉丝擅荒敲春闷⑵幌氲侥乔榫埃滩蛔【屠铝肆常统猓八歉遥 

任守一自嘲的笑笑,“是啊?他们怎么敢?那么义母又为何要逼我这么做呢?”

他拉起沈蔓娘的手,即便看到她希望他不要追究的眼神,仍别过脸去,对义母正色道:“义母,我之前就已经说过了,蔓娘就是我这辈子的妻子,我只愿和她携手到白头,什么贵妾、什么平妻的我都不希罕,我也不要她贤慧,我只要她能够把我放在心上,我们能够平平静静的过日子就行,所以以后还讲义母不要再提纳妾之事,若是义母不能明白我的想法,就请想想若宝珠妹妹嫁出去后,您是否会事事要求她贤慧大度吧?”

他知道这话说得太硬了,但是自从上次义妹赏了妻子一巴掌后,他其实心中就一直藏着愤怒。他明白这些话早晚要说的,若不然,妻子将永远在府里抬不起头来,而最瞧不起她的人就是他的义母和义妹。

说完,任守一本来想拉着沈蔓娘就走,谁知沈蔓娘却站在原地,看着两个脸色一红一白的女人,淡淡的说道:“我知道自己不够好,也知道在你们心里我配不上他,但是他说我好,肯用一片真心待我,我就愿用一片真心回给他。”

说了这话,其实沈蔓娘也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她只是想,应该把这些话说出口让他家人明白。

其实她不强求能获得她们的认同,但他总见不得她受这半点的委屈,就会跟家人吵起来,所以她希望至少自己说了这些话后,她们能看在他的面子上,起码维持表面上的相安无事。

说完,她也拗不过他的拉扯,两人走出了房间,谁知才走没几步路,就遇上了收到通风报信后急着赶过来的任老爷。

“义父,看来那件事情还是要提前了,我这几日就让人把宅子给收拾好,过几天我就带着我娘子搬出去。”

不等任老爷开口,任守一抢先把话给说了。

他自然知道义父想说些什么,只不过有些事情早该做了,他毕竟是义子,实在不好继续住在这府里,就算义父义母不说什么、其他两兄弟不说什么,但毕竟都各自成家了,往后儿孙会更多,为了免掉未来的争执,还是分家会比较妥当。

况且,唯有这样,他和娘子才可以安生的过过两人的小日子。

任老爷看他一脸坚持,又看着从后头赶了出来的妻女一脸心虚样,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就这么办吧!你就照你的意思去做吧!”

任夫人一听,忍不住惊呼,“老爷?!你怎么能……”

任老爷瞪了两人一眼,“行了!还不闭嘴!这是他们小俩口的事情!”

不管任老爷和任夫人两个人接着争执了什么,任守一牵着沈蔓娘的手越走越远,直至什么都听不见了。

他们牵着彼此的手紧紧相握,一同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并相视而笑,期待着他们即将迎接新的生活、新的家。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石心哑娘子最新章节 | 石心哑娘子全文阅读 | 石心哑娘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