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有诈 第十章 作者 : 花颜

朱杏挺着大肚子,漫步在清幽的院子里。已经是五月时节,太阳越来越大,她才走了片刻就已经汗流浃背。

她抽出手绢擦拭额头,尽量不去想生气的事,激动的心情不适合胎儿成长。

她必须以这孩子为优先考量,将个人的恩怨暂抛一旁。

萧不尽静静地在一旁待了好半晌,他常来看她,可是每次一来都惹她不高兴,但还是止下住想看她的。

她到底想要什么?他的姿态已经放得够低,更是照顾她到无微不至的地步,她却还是不愿退一步,一定要他们都难过地过日子,她才甘愿吗?他们已经不年轻,没有太多的日子可以再让他们浪费。

“你来做什么?”朱杏注意到他,马上变得警戒。

“看孩子。”

萧不尽靠近她,她站着不动、让他温热的手掌抚上她凸起的月复部。

一股骚动从他的手心窜到她的四肢百骸,她不由得退了一步。

对他,她什么时候才能做到无动于衷?

“他乖吗?”照顾她的人告诉他,她的生活作息正常,但他还是不安心;看着她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他讶异柔弱的她如何撑起这么重的孩子。

她是不是比他想的还坚强?

“嗯。我想应该是女孩子,怀朱尽时,孕吐的时间比这孩子久多了。”这娃儿比起朱尽那小子算是很乖了。

“那很好。”见她受苦,他一样不舒服。

朱杏听不出他的意思。“儿子们呢?”她已经不把逃走的希望寄托在那两个吃里爬外的免崽子身上。

他们已经是萧不尽的儿子,不是她的。

“在外面玩得不亦乐乎。”

“你太宠他们了”他大概想把这十几年没享受到的亲情全补回来,让他们对他有求必应,也不在乎他们会不会爬到他头上去。

萧不尽微笑,“他们是好孩子,懂分寸。”

“那是我的功劳。”她马上说,而且摆出一副不准跟她争,不然不惜跟他翻脸的霸道样。

“当然。”萧不尽好笑地看着她,她以为他会抹杀她的功劳吗?他可没有这么不讲理。

“哼!”朱杏扶着腰,走到凉亭坐下。

萧不尽拍了拍手,侍女马上送上补药。

朱杏嫌恶地瞪着它看,恶心的感觉让她想捏住鼻子。

“没那么苦吧”萧不尽怀疑地问。

“我不是你那个爱喝这种东西的儿子!不苦?你自己喝喝看。”哼,听听他说的是什么话。

萧不尽瞄她一眼,捧起碗,一口气喝光,面无表情地道:“不苦。”然后要传女再拿一碗来。

朱杏瞪大眼睛,不甘地撇嘴说:“算我服了你。”

他的确懂得如何说服她,直到她无话可说,因为他跟她一样不喜欢这种苦苦的补药,但为了孩子,他还是喝下后对她说出这种他们都心知肚明的谎言。

她不再摆脸色给他看,感受得到他其实井不想为难她,只是不够了解她的心,没有办法抚慰她受到的伤害而已。

可是这样对她而言已经很严重了。

“快喝吧,冷了会更苦。”萧不尽接过传女递来的碗交给她。

朱杏没拒绝,嘟着嘴接过,有一口没一口地啜饮着。“萧庄主是个大忙人,今天怎么有空陪我在这里纳凉?”

“我打算把财产分成两半,一半交给石安。”

“为什么这么做?”

“这十多年来,石安委屈自己担任王府的家医,不能发展自己的事业,我这是做该做的事。”

“他肯收吗?”朱杏不认为郭大夫是容易说服的人,要他接受可是一项挑战。

“我有办法教他收。”

“这是你的专长。”朱杏对他的笃定心情复杂,很想酸言酸语一番,但不知为何,她不想破坏此刻宁静的气氛,这样的日子不多了。

“你这是在称赞我吗?”萧不尽不敢相信,她已经很久没对他这样温柔相待,害他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朱杏不理会他的惊异,问道:“以后打算怎么办?”

萧不尽深情地望着她。

“干吗?她不喜欢他的眼光,好象她与他的未来息息相关。

“先解决一只小野猫再说。”往后他有的是时间考虑未来的事。

朱杏红了脸颊,“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虽然他常叫她小笨蛋,其实她才没那么笨!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萧不尽好玩地睨着她。

“欺负我很快乐吗?”

“这叫欺负?他的幽瞳直盯着她不放,暗示另外一个意思。

他已经快一年没碰她,实在怀念欺负她的滋味。

老天,他们的对抗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朱杏睑红心跳,她这个老鸨面对挑逗竟还把持不住,偏又拿他没办法,真气人!她的面子要往哪里?

她—样想念他的触碰。这个事实让萧不尽微笑,“况且你根本说不了谎。”她依旧直爽,藏不住心思。

“这是你叫我小笨蛋的原因?”朱杏冷哼,她开始讨厌这个昵称。

“一半。”他的表情因回忆而变得柔和。

“我们回不去了。”她知道他在想什么。

“杏,过去回不去,但我们还有未来,为什么你不肯放弃过去的伤害,让我们重新来过?”

朱杏站了起来,“我累了,我要回房休息。”她不想再跟他谈论这个话题。

“杏,你这样逃避,我们都会卡在这里,直到我们老去。”

“你不是说要跟我耗一辈子吗?怎么,没几个月就

悔了?”她冷声嘲讽他的不耐。

“随你吧。”他已经不知道能再对她做什么了,对她再好,她还是不高兴。

朱杏冷冷地看他掉头离开,在心中暗忖,瞧他说得多简单,他以为这样说,她受伤的心就可以弥补?曾经有过的创痛这么容易遗忘吗?连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怎么会有办法。

如果不骗自己的话,其实,她也不想为难彼此,但她的心就是不肯让她安宁,也不想教他好过。

****

一个人影悄悄阖上后门,挺着大肚子,双眼觑着四周,确定无人,她才松了一口气。

朱杏忍了大半年,每天在行馆内各处散步,记住每个人进出的时间,就为了等待这一刻。这下没有人会挡在她面前阻止她离去了。

她轻抚自己遮掩不了的大肚子,“孩子,没关系,娘会照顾你,没了你那两个哥哥,娘还有你撑着。”

她毫不留恋地离开。这次没有人逼她远离她的爱人,但她还是顺从自己的心远走,不然她永远都不会再有过去的笑容。

她失踪的消息,没多久就被萧不尽得知。

“你们是怎么看人的?”他很气仆人们的疏忽,但更气朱杏的乱来,她一个女人挺着大肚子,要是遇到危险该怎么办才好?

“庄主,对不起。”所有的人全低下头去,他们也不知道夫人是怎么离开他们的视线范围,好象是一下子就不见人影了。

“庄主,娘挺着快生的肚子,跑不了多远的,只是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要知道她往哪个方向走,才有办法追。”

朱潇和朱尽在一旁干着急,不知母亲往哪个方向去;他们不能胡乱找人,以免错失母亲的行踪,误了找人的时机。

萧不尽冷笑,“她是走不远的,因为我早在附近布下探子,随时随地注意她的动静。”他可不是她那个小笨蛋。

朱潇和朱尽面面相觑,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个男人,“庄主,你真是厉害;没有把娘的依顺当一回事。”

也难怪娘会这么死心塌地地爱着人家,这么出色的男人可是世间少有。

****

朱杏吃力地抬着腿,汗已湿透衣服。她喘着气,环顾四周,这里应该够远了吧,暂歇一下才能走更远的路。

她走到溪边,将绢帕沾了水后拧吧,擦拭自己满是汗水的脸,然后小心翼翼地坐在树下休息。

她心中盘算着得快点找到房子,暂居下来;若是孩子等不及,提早落地,那就糟了。

可以的话,最好再找个接生婆,这会儿肚子有点痛,她不能让孩子发生什么意外,不然她情愿回萧不尽身边去。

一阵马蹄声惊扰她的思绪,她望向声音来源,心头一惊,连忙收起绢帕起身。

他们怎么会知道她往哪里走,还这么快追来?

不行,不能被他抓到!

她慌乱地往前跑,只想远离那个让她痛苦挣扎的男人。

远远看见她不顾安全地乱跑,萧不尽吓出一身冷汗。这女人难道不知道她有孕在身。不能这样乱来吗?

他策马奔近,一纵身,手一楼,她整个人已安然待在他怀中。

她苍白的脸色令他担心,只想用大吼宣泄他满腔的恐惧。

“你竟敢偷跑?”他快被她的举动吓死了。

朱杏嘟起嘴,在心中低喃,已经跑了。还有什么不敢?但对着他难看到极点的睑,她吭都不敢吭一声。

“这笔账我们回家再算。”他得马上请大夫来帮她看看,以防出问题。

“我不想回去。’她不要回去。

“那你要去哪里?”

“我”她不知道。

萧不尽叹气,“回去吧,先把孩子生下来,养好身体,坐完月子后,看你要去哪里,我都陪你去。”他不安地发现,她身上的汗流得太多了,这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好吧。”朱杏无奈地答应,然而身子一放松,肚子的抽痛更为明显,痛得她弯。

“杏,怎么了?”萧不尽急问。

“我可能要生了。”她慢慢深呼吸,想要减缓下月复的抽痛但急速的收缩使她的努力似乎没有任何效用。

“什么我们马上赶回行馆去”萧不尽吓得抱住她。

“不行,不尽,我的羊水破了,来不及回家生了。”朱杏痛得抓紧他的手臂,在上头留下一道道血痕,“我得在这里生!”

“什么?在这里要怎么生?”萧不尽完全失去主张。

朱杏见他已经慌乱,马上命令道:“扶我到草丛里躺下。”她有经验,可以告诉他该怎么做。

“潇儿。把外衣给我。”萧不尽对跟随他而来的儿子说。

“是。”朱潇马上照他的吩咐做,手忙脚乱地月兑下衣服交给他,让萧不尽垫在地上。

朱杏,她喘着气,断断续续地说出话来,“准备热水。”

“热水y他们到哪里去找锅子?

“快去”萧不尽吼道。

“是”兄弟两马上分头进行,一个找锅子,一个找柴火。

“杏,我还要做什么?”萧不尽问道。

“干净的布。”

“好O”萧下尽温柔地对朱杏说话,但却对朱尽大吼:“尽儿,回来,把你的内衣撕成布块,快!”

“啊?那我不是得凉了半截?”

“快做!”萧不尽受不了他的迟疑。

“是。”朱尽不得不照做。

萧不尽又把注意力放回她的身上,“杏,怎么样?”他温柔地抚着她的额。

朱杏拼命深呼吸,阵痛规律地传来,她已经不再挂念其它事,所有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下月复。

时间缓慢地过去,从她口中发出的嘶哑叫声从未间断,可他只能担心地看着她受苦,只能握着她的手,什么忙都帮不上,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好没用。

“不行!”朱杏摇头。

“怎么了?”

“孩子出不来。”她眼泪直流。

“加油,用力,不要放弃,求你。”他不能失去她们任何一个。

朱杏听话地再继续用力。

“热水来了。”朱尽捧着一锅水走向草丛。

萧不尽吼道:“别进来!”

朱尽手中的锅子差点翻倒,老天,他爹的叫声可媲美狮子吼。

“别吓死儿子,否则白费我生得那么辛苦。”朱杏责怪地瞥他一眼。

“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生孩子而已,死不了人。”她又不是没生过,只是好痛。

“我们以后不要生了。”萧不尽如此发誓,他不知道生孩子这么辛苦,往后他会想尽办法避孕。

朱杏微微勾起嘴角,只要他们在一起,不生孩子是不可能的事,但她已没办法跟他辩驳,强烈的痛楚逼得她直咬牙,期望能快点把孩子生下,不然再拖下去,等她体力透支,孩子可能也跟着陪葬。

如果情况变成那样,不晓得他会不会痛哭?

“杏,你感觉怎样?”萧不尽帮下上忙,急得眼眶微微湿润。

.“啊”

她尖声大叫,惊得他心跳一停。

伴随着婴儿的哭声,她的全身已经湿透,差点昏过去。

“生出来了。”

萧不尽颤抖地把孩子用自己的外衣包着,走出草丛,交给两兄弟,“把你们的妹妹洗干净。”

“是”两兄弟都咧开嘴,笑得像傻瓜似的接过那红通通的娃儿。

他马上回到朱杏身边。

“是男是女?”她虚弱地问。

“女儿,漂亮的女儿。”萧不尽含泪告诉她,感动几乎让他说不出话来。

朱杏欣慰地一笑,她总算生下这个孩子,她可以放心了,“不尽,我好累。”

“杏?”萧不尽不解,孩子平安,她应该还有体力,怎么这么不对劲?而且血还一直流,难道是血崩?

他被自己的猜测吓得脸色发白.血崩是没有救的,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她阖上眼,永远离开他。

“不尽,我想睡。’朱古瞠着眼皮,努力不闭眼,但抵挡不了睡虫的侵扰。

“杏,不能睡!”萧不尽摇晃着她。

“不尽,我睡着后,你要好好照顾孩子。”朱杏的呢喃像在交代遗言。

“别说傻话!”他怒斥。

朱杏对他的慌乱面露笑意,但这笑意微弱得让他心惊。

“杏,跟我说话。”萧不尽要求她,想让她保持清醒。

“说什么?”她勉强开口问。

“说我说好了。杏,我们还没有真正在一起生活过,我也还没有告诉你我爱你,我还想跟你游遍五湖四海,不要再让我后悔。杏,我们已经错过太多,千万不要在这时候离开我。”萧不尽泪眼迷蒙,将头埋在她的胸前,他恐惧地颤抖。

朱杏吃惊地微笑,她就是想听他说这些话,要是他早点说,那该有多好,她很想再听下去,但她已经没有力气回应,带着满足的笑意,她慢慢闭上眼睛。

“不I”萧不尽惊喊,抱着她拼命地摇。她不能这样抛下他自己一个人走,他不允许她对他们俩这么残忍。

“不尽,不要那么用力摇晃我嘛。”朱杏微微掀开眼皮,软声斥责他的粗鲁。

“啊?”萧不尽抬起头来,见到她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他整个脸涨红。

“我想休息,请让我睡个觉,生孩子可是很累人的事。’

“可是血不是一直流?”他怀疑地问。

“没再流了不是吗?”她微微一笑。

“对。”他傻傻地应道,因为不知道女人生产的过程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能当一次傻瓜,被她骗。

“那不就得了?不尽,我们回家吧。”她靠向他怀中。

萧不尽小心翼翼地轻拥着她,声音哽咽,“好。”

朱杏窝在他怀中,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往后她偶尔得这样吓吓他,不然他都不会知道她在他心中有多重要,害她老是感受不到他的心。

“杏,我们回家了。”萧不尽为她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往马儿走去。

他早该告诉她,他依旧爱她,为她心动,或许他们不必过了那么久才和好如初。

他决定以后每天至少要说一次爱她才行。

想象着美好未来的萧不尽完全没有听到两个儿子在后头窃窃私语。

“小弟,你看到娘的眼神没?”朱潇瞥视一样不安的弟弟。

“看到了。”朱尽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要告诉爹吗?”

“我可不敢再来一次。”他们通知爹娘怀孕的消息,已经惹得娘火大了,再来一次,他们恐怕别想完整无缺地娶媳妇。

“小弟,我们以后的日子绝对会鸡飞狗跳。”朱潇肯定地说。

“对,我们和爹都有苦头吃了”被娘抓到他们的弱点,娘绝不会放着不用,一定会整得他们不得安宁。

想到这,兄弟俩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脚步如有千斤重。

而他们不知情的父亲还抱着他的爱妻,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有诈最新章节 | 娘子有诈全文阅读 | 娘子有诈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