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戏霸爷 > 第二十章

戏霸爷 第二十章 作者 : 丹甯

    四个月后

    “这是韩公子命人送来,说是夫人最喜欢的芳谢斋点心,酥油泡螺。”

    柳嫣接过小翠递上来的木盒,一时间只能盯着木盒上精致的雕纹发呆。

    “芳谢斋送来的人说了,韩公子特地交代他们送来刚做好的点心,因此现在还热着呢,夫人可要尽快尝尝。”

    闻言,柳嫣感觉自己的心跳微微变快了,她打开盒盖,点心的香味立时扑鼻而来,微微发散的热气,说明了这的确是刚做好就马上送来的。

    “韩公子明明忙得很,还总不忘派人送东西过来,可见对您极是上心呢!”小翠笑咪咪的道。

    在过了四个多月后,如今大家已慢慢接受穆可清死去的事实,不但将军的职务均移转至李熙平手里,连将军府也更名为景王府,柳嫣现在是以景王表妹的身分借居在这儿。

    要知道在景城这种边关地区,因不时有外族侵扰,男人出门后很可能就再也回不来,因此女人在丈夫死后改嫁的风气颇盛。

    穆可清一生为国为民、鞠躬尽瘁,众人都希望他的遗孀后半辈子能过得好,既然韩靖甫对柳嫣有意,两人也算是青梅竹马,大家多少抱着乐观其成的态度。

    柳嫣心里不是不感动,可她唇动了动,最后说出口的却是—“哼!都被革了职,从小兵从头当起了,居然还不务正业,一天到晚送这送那,是嫌不够忙还是钱太多?”

    傻瓜,她是说过想看到他的诚意没错,却没要他为自己这般付出呀,这根本已经超出他现在的能力了。

    果然傻大个不管过了多久还是傻。

    一个普通的士兵能有多少军饷,她明明在景王府里住得好好的,不愁吃也不愁穿,他何必还把所有钱都花在她身上,成天不是送点心就是送饰件,这样他平时要怎么过日子?

    就算是之前存了点钱,也不该这么花啊!

    念归念,可柳嫣还是忍不住伸手拿起那酥油泡螺咬了一口,热气混着浓郁的奶香在嘴里化开,她眼眶一热,只觉有水气差点要掉下来。

    当然她才不承认自己会因太过感动而想掉泪,坚持那定是被热气熏的。

    挥手要小翠退下,柳嫣坐在正厅里,一口口吃着点心,想起这几个月来与韩靖甫相处的点滴,再想到先前提起的要求—除非可清能够回来并原谅他,否则她终生不嫁,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残忍。

    如果可清真的回不来了,难道她就要一直这样拖着他吗?

    柳嫣怔怔想着自己的心事,直到厅外传来一阵男女对话的声音。

    那男声她很熟悉,是属于她表哥、现今王府主人李熙平的,而那女声……她虽觉得耳熟,却一时想不起来是谁的。

    “……嫣嫣也在府中,她若见到你一定会非常开心的。”她听见李熙平这么说,声音中充满喜悦。

    到底是谁呢?柳嫣有些困惑,她从前的亲友都死得差不多了,过去又长年随可清四处奔波,直到三年多前才定居景城,一直没什么闺中密友,她实在想不出有哪个与李熙平和她皆相识,并且私交友好的女子。

    但随着一男一女前后踏入正厅时,柳嫣的疑惑终于得到了解答。

    “可、可清”她瞪大眼,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的人。

    站在李熙平身旁的女子,正笑吟吟的望着她。

    她神情温暖柔和,肤色白皙,一副大家闺秀的打扮,然而眉宇间却隐隐透着一般闺阁女子所没有的英气……那不是穆可清还会是谁?

    只是柳嫣已有十几年没见过穆可清如此装扮,一下子见到失踪四个多月的好友突然以女子身分出现,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作梦。

    却见女子抿唇一笑,朝她微微欠身,“柳家妹妹,我是穆情,虽然咱们已有十多年不见,但你也莫把我和家兄弄混了。”

    柳嫣听她这么说,不觉愣住了。

    穆情……不就是可清真正的名字吗?当年她为了方便在外走动,不但女扮男装,又将闺名稍作修改,自称穆可清。

    穆情这名字,她也有许久没听过了。

    她困惑的眨眨眼,先是看了看穆情,又瞧瞧一旁笑得温柔傻气的李熙平,最后终于“啊”了一声反应过来。

    “原来是穆姊姊,果真是好久不见了。”她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接着又对李熙平道:“表哥,不介意我先和穆姊姊叙个旧吧?”

    能说介意吗?李熙平苦笑。

    好不容易心爱的女人终于回来了,他还想多和她相处一会儿,以慰藉这几个月的相思之情,结果才进屋没多久,人马上就要被劫走了。

    但柳嫣可不管他那么多,她向来就是我行我素的性子,自认向李熙平交代完后,就直接拉着穆情往房里走。

    “真没想到你居然会以这个模样回来。”房门刚关上,柳嫣就迫不及待的嚷着,“这简直太……”她找不出半个能够形容她此刻心情的词句。

    虽然她早就盼望好友能够恢复女装,从此过上正常的日子,但这也太令她措手不及了。

    “我以为这是你一直期盼的。”

    “是没错啦,不过你打算往后都以穆情的身分和李熙平过了?那穆可清将军怎么办?”

    “穆可清不是已经死了?”穆情微笑反问。

    穆可清死了?柳嫣会意的眼睛一亮,“所以你终于想通,舍得放下那些重担了?”

    穆情的脸霎时红了,“咳,其实也不是完全放下,不是还有熙平吗?”

    她原先坚持女扮男装,不过是想守住景城,让百姓免于夷人的侵扰,过上好日子,如今守城的责任已交至熙平手上,她知道他会是个好将领,自己也就没必要占着那个位子了。

    反正如果熙平真的不行,她也可以帮他呀!

    决定彻底抛弃穆可清这身分,从此变回穆情,她不是没有遗憾,毕竟过去十多年来她都是这么过的,但这样对所有人都好。

    “可是你怎么……”柳嫣觉得脑袋有点转不过来了,“等等,别告诉我你当初其实早有预谋,是故意坠崖好让穆可清『死掉』的?”

    穆情轻轻一笑,“预谋倒是没有,不过也算将计就计吧。”

    当时她的确是支撑不住,才放开熙平的手,好让他先救下嫣嫣,但那也是因为她有把握,凭自己的武功从悬崖摔落并不会危及性命。

    她从来就没想过死,她和熙平还没真正在一起呢,怎么舍得死?

    再加上先前回京后发生的事,令她厌倦了朝廷中的纷争,因此便将计就计使“穆可清”坠崖身亡,再以穆情的身分回来。

    “你要这样玩为什么不事先提点一下,要不也早些回来啊,知不知道这几个月来,大家为你费了多少心呀?”柳嫣放松下来后,开始咬牙切齿质问,只差没揪着穆情的衣领算帐了。

    她真没想到穆情居然是存心的!害她先前不但自责得要命,还迁怒靖甫……唉,说来他好像也挺无辜的。

    算了算了,她就早点答应和他在一块儿,当作补偿好了,反正经过这几个月,她也不大想再刁难他了。

    “对不起,我那时突发奇想,也来不及告知你们……”穆情歉然道。

    其实她本来是故意拖到现在才回来的,当时她气恼熙平打着为她好的名义,却做了违背她心意的事,因此故意消失了一阵子以示抗议。

    可她却忘记除了熙平外,还有其他关心她的人,害得大家为她伤心难过,她也挺过意不去的。

    “算啦,这样也好,表哥和你一起历经那么多磨难,也该给他个交代了。”还有什么能比好友大难不死回来更令人兴奋的?心情极好的柳嫣摆摆手,很快就释然了。

    听她突然提起李熙平,还一脸取笑的模样,穆情不禁红了脸,反问道:“那你和靖甫又如何了?”

    这下换柳嫣头大了。

    她不愿意骗穆情,却又希望穆情别因先前的事而生靖甫的气,忍不住便想替他说话,“呃,其实靖甫先前做的那些事也是有苦衷的,表哥也惩处过他了,你别再追究他的责任了好不好?”

    所幸穆情很理解的点点头,“我明白,熙平先前稍微和我提过了。”

    其实前阵子穆情还在外面时,就听说了李熙平对外放出的话,当时便晓得韩靖甫的事或许有其他内幕。

    穆情与韩靖甫相识十年,自认还算了解他的个性,加上李熙平和柳嫣都愿意替他说话,那么她也愿意相信他。

    “真的吗?太好了!”柳嫣大大松了口气。

    她可没忘记自己和靖甫的约定,要是穆情不原谅他,他们要怎么在一起?

    此时此刻,她终于承认自己一直都是爱着靖甫的。

    “对了,表哥还没将你介绍给府里的人吧?”柳嫣嘿嘿一笑,“我带你到处走走,顺便熟悉环境。”

    柳嫣实在迫不及待想看众人吃惊的反应啊!

    都住了三年的地方还有什么好熟悉的?穆情好笑的看着好友兴奋的样子,虽然现在改名叫做景王府,可其实里面没怎么整修过。

    不过她也没反对,离开了几个月,她也很想念府里的大家。

    没想到房门才刚拉开,就见韩靖甫站在外面。

    “嫣嫣。”他一见到她,眼睛立刻发亮,完全没注意到她身后还有别人,直接问道:“我让人送过来的点心,你可收到了?”

    “啊?早、早就收到啦。”柳嫣没想到他竟会跑来内院突袭,又见身旁的穆情一脸兴味的样子,只得尴尬的回应,“那个……靖甫,和你介绍一下,这是可清的妹妹,她叫穆情。”

    韩靖甫诧异了下,往后打量那分明是他认识十年的“穆可清”,好一会儿才找回声音,“你是穆……姑娘?”

    穆情唇角一弯,唤了声,“韩公子。”

    这声音……韩靖甫更确定自己并无认错人了,这位穆情根本就是穆可清将军!

    幸好他先前便知悉穆可清其实是女儿身,因此虽然很意外失踪几个月的她突然跑回来,倒也没有过于失态。

    还好,她真的没事,还回来了!心中悬宕了数个月的大石终于搁下,韩靖甫顿时如释重负。

    之后他随口和穆情寒暄了几句“初次见面”之类的话,忽然想到某件事,一脸惊喜的转头望向柳嫣。

    “嫣嫣,那我们之前的约定……”

    听他突然说起那件事,柳嫣蓦地红了脸,有些羞恼的道:“这是可清的妹妹,你可别认错人了。”

    “不是都一样吗?”韩靖甫笑吟吟的道。

    他太了解柳嫣表面上硬气,骨子里却心软得要命的性子了,知道她只是害羞才故作凶恶,一点也不以为意。

    “哪里一样了?”见他笑得那么开心,柳嫣心底虽然高兴,却又不想明白表现出来。

    “什么约定?”穆情好奇的插口。

    柳嫣本来不想说的,但韩靖甫倒是很乐意解答,“之前我做了对不起嫣嫣的事,间接害得穆将军下落不明。后来她答应我,若穆将军能平安回来,她便愿意和穆将军谈和离之事,转而嫁给我。”

    “哼,你没机会了,穆可清已经死了。”气他居然这么老实的招供,柳嫣嘟嘴反驳。

    穆情一愣,随即笑道:“我哥哥是过世了没错,不过这件事我倒是可以代他决定。嫣嫣,你就改嫁吧。”

    让嫣嫣能嫁给真正所爱的人,也是当初她决定放弃穆可清身分的主要原因之一,又怎么可能不答应?

    “多谢穆姑娘成全。”韩靖甫立刻恭谨的朝她躬身。

    “不客气,还请你好好待她。”

    “我会的。”他慎重的承诺。

    “既然你们已经谈好了,可否让我带我未过门的妻子先行离去?”李熙平几乎可称得上幽怨的声音忽然响起。

    韩靖甫立刻道:“殿下请。”

    景仰的人平安回来他固然很高兴,但他更在乎能不能和嫣嫣在一起,因此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李熙平的请求。

    “多谢。”终于抢回未婚妻的李熙平愉快的揽着佳人离去。

    “等一下,我还没和她说完话呢!”柳嫣抗议。

    “放心,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和你的穆姊姊相处。”韩靖甫狠狠将她拥入怀里。

    终于能和心仪许久的人儿在一起,他才不想理会旁人的目光。

    柳嫣被他抱着,心底那点不自在也慢慢褪了下去,“喂,你真想娶我?不介意我的寡妇身分?”

    虽然他已知道了真相,不过在别人眼里,她依旧是穆将军的遗孀,日后只怕多少对他的名声会有影响。

    “自然是不介意。”只要她愿意和他在一起,那点小事又有什么好介意的?

    柳嫣闭上眼,好半晌后才低低的道:“那你……找天上门提亲吧,总是住在表哥家里,怪不自在的。”

    更何况之后穆情他们结婚,自己夹在中间未免太奇怪了。

    “放心,我等会儿回去便安排媒人上门!”韩靖甫立刻道。

    柳嫣张口,本想取笑他心急,太阳都要下山了,要找媒人也该等明天才是,可再想想,其实她也盼这天盼了许久。

    “随你吧。”最后,她娇羞的道。

    柳嫣依偎在他怀里,抬眼望向天空,夕阳将晚霞染成一片金灿。

    这一日即将结束,可属于他们的幸福,才正要开始。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戏霸爷最新章节 | 戏霸爷全文阅读 | 戏霸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