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黑王子客户 > 第七章

黑王子客户 第七章 作者 : 喜格格

    屋子还没完全看完,一伙人开始一一向白乐沫要名片,问她肯不肯设计渡假小屋?房子在国外的可不可以也请她设计?办公大楼也行吗?

    白乐沫一一应允,心中唯一策略——有案可赚直须赚,莫待无案空虚叹。

    她的名片一张张递出去,黑曜熙也配合在现场偶尔帮腔两句,趁大家将注意力转到他刚出现的表哥身上时,一把将她拉到角落喘口气。

    白乐沫左半身轻靠着墙面,透过挑高设计的二十楼落地窗户举目望去,一望无际的城市景象尽收眼底。

    “香槟,还是红酒?”一路将她带到这里的黑曜熙,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两杯酒,一抬头,对她笑得魅力十足。

    “香槟,谢谢。”大概是被现场欢乐的气氛所感染,她没有办法对他摆出冷脸,他总是有办法在最适当的时候出现,给她最需要的东西。她接过酒,灌下一大口,扬眸冲着他笑,“我好渴。”

    想到刚刚可能为自己掌握到好几个大客户,心情极好的她允许自己小小放纵一下,享受他的陪伴。

    “饿吗?”见她不再冷冰冰,他又问。

    “有点。”她诚实地点点头,但心里不免想他对别人也都这么无微不至吗?

    “在这里等我?”离去前,他直盯着她交代。

    她没说话,仅仅只是看着他。

    “答应我?”他不放心又问了一次。

    看着他不安的俊颜,她点点头,不喜欢向来意气风发的他脸上出现这样的表情,那不是属于他的情绪。

    他走离,矫健的高大身子随着移动拉扯出漂亮的线条,视线拉回,她才发现自己是被他拉到旁厅一个装潢时她最爱的小角落。

    是巧合吧?

    她的独处时光很快结束,有点熟悉的男性嗓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

    “听说你是设计师?”

    白乐沫匆匆转过身,一眼认出是他表哥,这次业主黑欣怡的儿子。

    一直到上次黑妈妈在电话里谈到他表哥的事,她才意识到八百年前那段痛苦记忆的人物,即将活生生走进她现在的生活里。

    就是现在!

    “我是。”白乐沫深吸口气,轻轻吞咽一下,拿着香槟杯的手微微发颤,略微抬高下巴,不准自己表现出惊惶失措的蠢模样。

    她才看着他两秒钟,就觉得是自己的记忆出错还是怎样?长相没有改变太多,但印象中他表哥应该没有这么胖才对,现在的他几乎是记忆中三倍大的尺寸,好……惊人!

    “我妈很喜欢你的设计,那些贵妇们也对你赞美有加。”

    他表哥说个不停,但她脑袋一片乱哄哄,只能有礼且客套地说:“谢谢,我只是做自己该做的事。”

    “你太谦虚了,我很遗憾自己到现在才过来这里晃晃,你之前一定得常来这里监工吧?我错过认识你最好的机会。”杨杰一面说,一面往她靠过来,眼神里透露出暧昧意味。

    “你说什么?”她忍住恶心的感觉,不动声色的往后退去一步。

    他表哥认不出是她吗?她就是他口中那个“家里出了一个智障的白乐沫”啊,她再细细看着他几秒钟,确定他真的认不出她就是白乐沫。

    听说智障也可能会遗传,虽然我看那个白乐沫是好好的啦,可是万一隔代遗传了怎么办……

    “你还记得高中时的白乐沫吗?”白乐沫不断深呼吸,浑身颤抖得厉害,但这次不是害怕,而是愤怒。

    当年他那些伤人的话成为她的梦魇这么多年,结果他这个始作俑者居然连她都认不出来,还一副想泡她的样子?

    她是白痴,才会让这种人的话困扰自己这么多年!

    “什么白?”杨杰顿了一下,专心想了一下,才恍然大悟一个弹指。“喔,你也认识她吗?她是我高中同学,家里有个智障叔叔,把她家搞得超惨的,不晓得她现在过得怎样,智障的亲戚大概依旧生活在社会底层吧!炳,哈!”

    白乐沫恨透了他自以为帅气的弹指,这家伙令人恶心到想吐,他居然还大笑着看衰她“大概依旧生活在社会底层吧”。

    她不否认,如果父亲没有先斩后奏把她送出国念书,她现在的确很可能像他形容的那样。

    去他的社会底层!总比他现在这副肥滋滋的模样好吧!

    “我就是白乐沫。”她冷冷发言,额头青筋跳动。

    “啥?你就是有个智障叔叔的……”杨杰张大嘴,一副下巴快掉下来的模样。

    见状,白乐沫冷哼一声。

    高中时代她一直希望黑曜熙能帮她揍他一拳,不是为了自己,更为了辛苦照顾自己家人的爸爸、妈妈,还有什么事都没做错的叔叔!

    她深深吸口气,又再次深深吸口气。

    现在,她准备好了,她要亲手把这一拳揍到他还错愕不已的肥脸上!

    她觉得自己的动作应该不算慢,但她才刚举起手,就听见杨杰杀猪般的叫声,转眼间,比记忆中大三倍的高中同学整个人往后倒,拼命滑动四肢像乌龟被翻过来那样。

    问题是,她什么都还没做啊?

    白乐沫朱唇微启,还搞不清状况时,就被一个力道扣住手腕,猛然往前一扯催促她离开这里。

    是黑曜熙?他像她高中时所期待的那样——痛揍他表哥一拳,而且是非常扎实的一拳。

    噢!那看起来真的……很痛,如果是她,可能就没办法做得这么漂亮了,那是一记几乎挑不出瑕疵的超完美上勾拳。

    “我们走。”黑曜熙松开拳头,想在她尚未反应过来之前,将她带离这个乌烟瘴气的鬼地方。

    他们快速往大门移动了两步,就听见身后传来他表哥气急败坏的大吼。

    “黑曜熙,你疯了吗?你打断我一颗牙齿,喔,天啊!”

    被他抓紧的手能感觉到从他身上传来的阵阵怒气,她抬头看着他嘴唇一抿,赫然转身瞪向他表哥,每个字都像从牙缝里蹦出来一般。

    “我正在苦追这个女人,你敢再来招惹她,惹她不痛快,我会让你全身骨头易位。”

    杨杰手里捧着一颗断掉的牙齿,张大嘴巴,呆呆看着浑身燃烧着怒焰的黑曜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听到声响,开始有越来越多人往这里探头探脑,黑曜熙一手护在她肩上,将她整个人护在怀里,让她不受别人好奇目光骚扰,迅速将她带出这里。

    在与黑昌铭擦肩而过时,黑曜熙听见父亲亲口承诺。

    “放心去吧,这里我搞定。”

    两人迅速走进电梯,电梯门一关上,白乐沫立刻从他怀中退开。

    察觉他高大身形陡然一僵,她连忙开口。“刚才谢谢你。”

    “谢我什么?”黑曜熙双手抱胸,懒洋洋斜倚在电梯内,利眸紧紧瞅着她,见她刻意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悦冷哼。

    “帮我揍他一拳啊!如果我高中的时候敢冲出去揍他,这口气就不会憋在心里这么久。”她大大舒了口闷气,眉眼间尽是浅浅笑意。

    猛然抓住必键字,强健身形从电梯内弹起,倾身逼向她身边,一掌牢扣住她手臂,将她扯向自己怀里。

    “什么高中的时候?”他浓眉紧皱,牢盯着她,直觉自己一直不解的、疑团的答案就藏在这些话里。

    “当!”电梯到了。

    惊觉自己说漏嘴的白乐沫眨眨眼,瞬闪回过神,随即换上冷静自持的神色,轻轻推开他的掌握,连忙澄清,“没什么。啊,电梯到了,今天谢谢你,公司还有事,我得先赶回去。”

    她一面说,一面快步朝自己的省油小车大步前进。

    就在她以为自己安然躲过这次时,黑曜熙不知何时追上她,动手抓住她手腕往后用力一拉,她一个踉跄,重心不稳便往他怀里倒去。

    “啊——”她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出一身冷汗,加上一手被他高高拉起,她只能一手抵在他胸前,以免两人真的迎面撞上。“你干么?”

    黑曜熙静心俯视她,望着眼前近距离的娇颜正双颊泛红,又听见她不满的嘟囔,此美景令他一时血气冲胸。

    她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没来得及阻止他之前,这张高中时期便曾迷死全校大部分少女心的帅气俊颜逐渐在她眼前放大……

    呼吸瞬间变得急促,她脑中刚闪过“我快被吻了”的念头,下一秒,便连同低声咕哝一块被他俯身而下的侵略夺去呼吸、低斥,以及唇瓣。

    黑曜熙一掌绕到她身后,轻压住她背脊,迫使柔软的身子更贴近自己,她嘤咛一声似要抵抗,他眉头仍不皱一下,逐渐加深期盼许久的吻。

    白乐沫从来不知道男人的吻可以这么具有侵略性、掌控性,同时又兼顾温柔与深情。

    她想逃,满脑子都是!可是她的身体突然变得好像不是自己的,不断下沉、降落,直到她双腿一软,全身热呼呼又软绵绵,要不是他及时环腰紧紧抱住她,说不定她老早就滚到省油车的轮胎底下。

    手机铃响突然划破这缠绵的一刻,宛如一道闪电劈进她脑子里——

    她在做什么,居然任由他吻她?当初他的态度不是很明显了吗?

    苦涩与记忆连同手机铃响一起扑向她,她立刻清醒过来,伸出双手贴上他锻链有素的阳刚胸膛,猛力一推!

    “乐沫?”不知她心里曲折的黑曜熙眸色深沉地盯着她,被推开的胸膛空荡荡的,他原本抱着她的手还僵在半空中。

    看着他惊诧的神情,她轻扯嘴角,露出略带痛苦与悲伤的微笑,看着他问:“你不怕吗?”

    “怕什么?”他不解的追问。

    不怕隔代遗传吗?但这话她没有问出口。

    “我不喜欢你亲我,下次你再做出这种举动,我会当场狠狠甩你一巴掌!”她看着他,冷冷开口。

    “想打我不用等,现在就来!”黑曜熙根本不把她的威胁放在眼里,甚至还故意迫近她面前,抓起她的手往他的脸拉过去。

    白乐沫陡然瞠大黑白分明的水眸,恼怒的死命瞪着他,气得浑身发抖,他这不是挑衅是什么?

    “黑曜熙,不要以为你是我业主,我就不敢。”她咬牙低吼,亏自己刚才还对他感谢个半死,转眼间,她又被他气得跳脚。

    “谁希罕当你业主!你要甩我巴掌,我欢迎。”冷冷俊颜逼近她眼前,将她不稳的心跳逼得更快、更急。

    直到两人鼻子快相碰时,他才突然止住,不再苦苦相逼,却以把她惹得更火的坚定语气,慢条斯理吐出几句话。“但要我不再吻你,很抱歉,办、不、到。”

    “你——”她感觉一阵热气直冲上来,“轰”的一声在她头顶瞬间爆炸开。

    这个男人实在霸道到令人忍不住对他咬牙切齿。

    她死命瞪着他,手机铃响还自顾自地唱着歌,经过这么久时间还不切断,可见来人是铁了心一定要联络上她。

    她往后退去一步,转过身,快速接起手机,是奥斯汀打来催她回公司的电话。

    他们讲了两句就挂断,向来多话的奥斯汀一定也嗅出不对劲的味道,才会这么快结束通话。

    “我不会再让你亲我!”挂断电话后,她深吸口气转过身,直勾勾看着他,信誓旦旦瞪着他说。

    “很好,我欣赏你的坚持,不过我并不打算就这样放你走。”他早就说过自己会尊重她,但他也有自己的坚持。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她盯着他看,出言提醒。

    “我忘了什么?”他困惑地皱起眉。

    “想想我叔叔,再想想高中时候的你。”说这些话时,她眼眶忍不住一红。她发现自己每次想起那个画面,心口还是会隐隐作痛。

    想一次,痛一次,想一百次,就会痛上一百次!

    就算他魅力大得要命,她真的没兴趣每次看见他就得想起那些话一次,这些对她来说都是折磨。

    “你是什么意思?”黑曜熙眉头皱得更紧,隐约中,脑子里好像抓到一点什么,但并不十分明确。

    “自己承认过的事情就这样忘了?”她倔强地红着双眼,咬紧牙关挤出这些话后,抛下他,神情坚决地跳上自己的车,迅速驶离。

    “乐沫?”他站在原地反复思忖她离去前说的话,浓眉打上几千万个死结,他拿出手机,拨通特助的电话。“帮我调查一个男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黑王子客户最新章节 | 黑王子客户全文阅读 | 黑王子客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