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煞皇妃 第二十章 作者 : 妮可

一个月下来,准备在这城镇长久住下的五个人,除了怀孕的乔静被左孟堂命令没有他的准许不能乱动外,其他人都忙得不亦乐乎。

他们先是花了几天砍后山的木头来修补破损的一房屋,再来将想住下的屋子内外打扫干净,清理杂草丛生的街道巷弄,好不容易整座城镇终于不再像是没人居住的鬼城,他们都很满意这成果,这段日子的辛苦也值得了。

白凤镇对他们来说其实不大,至少比雪晏国皇宫小得多,左孟堂与小乔以轻功飞来越去,没多久就绕完一圈,因此他们不打算再让陌生人来此城镇居住,明知是个霸道自私、占地为王的决定,但他们一致举手赞成了。

接下来,就是到外地购买生活上所需物品与用具,三皇子慷慨解囊送给他们足够花上几辈子的金银财宝,全放在马车上的一个大箱子里没让他们知晓,是玉妃翻看行李时赫然发现的,当场让他们对三皇子既感动又感谢。

左孟堂想将大箱子交给玉妃保管,玉妃却吓得摇头拒绝。

“八皇子,这不好吧?三皇子是要给您的呀。”

“可是我与夫君要去游山玩水,总不能把钱财带在身边引贼打劫吧?”乔静完全同意左孟堂的决定,跟着说服玉妃收下。

“可是你们走了,这城镇没主人,若有人强行进入,我们也没法子阻止,要是又让人知道有这口大箱子,肯定会让人给抢走的,不妥、不妥。”玉妃不敢担这么大的责任。

“有人敢强行进入?这个就交给小乔了。小乔,如果有人想强行进入,身为唯一的男人,你要好好保护你娘,照顾你娘的安危。”左孟堂指示道。

“是,爷,您放心吧,有人敢进来,我就拿出爷教给我的本事,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不敢再来。”小乔当场展现一套武拳,证明他是有能力保护娘亲的。

“这一点也请八皇子放心,奴婢也会武,这里就交给我和小主子吧。”花嬷嬷原来就是保护玉妃的武侍女,这下子有他们坐镇,应该是没问题了。

“玉妃,你就取出够用的银两,再赶紧将大箱子找处隐密的地方埋下,包准没人知道这口箱子的存在,不会有危险的。还有,你不用担心我们身上没银两,我们不会亏待自己的,身上带着的银票已够我们路上花用,不够花就再回来找你讨喽。”乔静满脑子鬼主意,教导玉妃该怎么做之余,还拿她开玩笑。

“是的,八皇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银两不够尽管回来讨,要多少有多少,最好一出去就快点将银两花完,这样我们才能常常见面。”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服下,玉妃也不好意思不收箱子了,吐舌一笑也讨乔静便宜的说。

“哈!没关系,等大箱子见底了,到时就麻烦夫君脸皮厚一些,回去找三皇兄叙叙旧,顺便再多讨些金银财宝。”乔静呵笑地又调侃起左孟堂。

“啧,到时我就卖子给皇兄,一个一百万两够了吧?哦,对了,小乔应该也值一百万两?”哼哼,这两个女人真是够了。

“咦?我才不要再回皇宫啦!”小乔吓得躲到娘亲身后。

见他信以为真的惊吓表情,一伙人全笑成一团。

没人会讨厌在这个城镇重新生活,因为对他们来说,这里的日子将比雪晏国皇宫内自由许多,一定也会快乐许多。

几日后,等一切都安定下来,左孟堂与乔静决定继续他们原先的行程,由此地出发一路玩到下一个目的地——幽垣国段王府。

玉妃、小乔、花嬷嬷站在城门外,一起迎送他们离开。

“记住,除非他说他认识大石碑上的人,不然就别想进入这里。”左孟堂交代着。

“是,我们知道了,暗语是这『乔家鬼镇』四个主人的名字。”玉妃恭敬地回答着,答案是乔墨、乔静、乔钰与乔邪其中任何一个。

八皇子救了她与她的孩子小乔,她心甘情愿终生为八皇子与八皇妃效劳,这座他们的城镇,她也会誓死保护的。

“乔家鬼镇”是左孟堂特意磨去“白凤镇”三个字新刻上去的城镇名字,是只属于他们的快乐天堂,虽然外人都说这里是名副其实的鬼镇,不过他们可没在怕。

左孟堂与乔静相视一笑,一起骑上一匹外地买来的骏马,有了这匹快马,他们到哪儿都方便快速许多。

“小乔要保重呀,姊姊会带好吃、好玩的回来给你。”乔静兴奋地与小乔挥手道别。

“还有,别忘记要带小娃娃回来给我玩啊。”小乔这么回答着,却被娘给敲了一下头,痛得他只好改口,“姊姊再见、爷再见,我会乖乖等你们回来的。”

左孟堂与乔静互望一眼,不禁又露出幸福的微笑,而后他叱喝一声,马儿瞬间跑远。

“恭送八皇子、八皇妃。”玉妃、小乔与花嬷嬷一同行礼目送他们远去,直到不见人影,他们才消失在城外回到镇上。

不一会,城镇内外一下子浓雾四起,像是在保护城镇般渐渐包覆这里。

十五年前,乔府被恶人残暴血洗过后闹鬼闹得非常严重,尽管光天化日,整座乔府却也弥漫着烟雾散不去,更别说那令人接近就作呕的浓厚血腥味与死尸味,就算是官府或是好心人想进去为他们整理收尸,最后也都受不了吓得夺门而出。

到了晚上就更不用说了,因为这桩血案迟迟未破,附近人家已不敢再住下,方圆百里内的人家连夜搬离,而远户邻居光是想到乔府里头的断残尸首,也吓得直发抖,生怕冤魂找上门,看见别人搬家便跟着收拾行李,渐渐地,三挫原本算是繁华的城镇便三尸户减少,变成空荡荡只给鬼住的死城。

这些年来,这座城镇的传说仍然纷耘不断,有人路过说瞧见冤魂不散,也有人听见半夜鬼哭声,但奇怪的是左孟堂与乔静一行人均没有遇见过任何灵异之事。

此外,在小乔与花嬷嬷的保护下,不知闹鬼传言的人即使是路过想休息也不得其门而入,而他们的神秘身分更为这里添上几笔怪谈。

瞧,这会又有外地人想进入乔家鬼镇,却当场被突然出现的鬼给吓住,连跑带逃的到邻镇大肆宣扬遇鬼经过。

听说是有名非常美丽却清瘦飘忽的女鬼,以及看到人就张牙舞爪的小鬼,还有一位沉着脸的可怕老婆婆呢……

今夜的月色非常美,美到乔静看呆了,仰头看了好久都不嫌累,而在她身后的左孟堂搂着她一同赏月,他们正坐在幽垣国段王府外某户人家的屋顶上。

“娘子,你看了这么久,到底想到法子了没?”左孟堂忍不住了,出声询问乔静此刻的想法,他怕再不出声,她会一直望月望到月不见,直到天亮了他们还在伤脑筋。

“……没。”乔静懊恼垂首,总算了解当时她在王府昏迷不醒时,他想看她一眼却无法进府的无奈。

“那怎么办?不如就溜进你爹爹房里拜访他吧?”这是他想得到最快速的方法了,虽然很危险又笨。

“不行啦,当初我去五公主房里看她,就是用这种烂方法,才会让她大叫有鬼,将宫女们全引来。再说,如今在爹爹心里你是鬼,我也是鬼,跑进去看他,他不当场被我们吓死才怪。”爹爹年事已高,她才不要当吓死爹爹的原凶咧。

“唉,我想也是。”左孟堂大呼一口气。

打从他们进入这座大城市开始,就已经听见不少关于“王府千金公主”与“雪晏国鬼皇子”联姻的好笑传闻。

有人说这是个凄美的爱情鬼故事,已死的雪晏国鬼皇子夜夜找上千金公主谈情说爱,让千金公主深深爱上他无法自拔,才会在雪晏国说要冥婚的时候一口答应,宁死也愿意远嫁鬼皇子,与他在墓里长相厮守一辈子。

他也不能说这个故事不对,但是他和她都不是鬼啊!况且现在不只是他,连她都被当成鬼了,走在街上还得遮遮掩掩怕被人认出来。

“不然我们大白日去见他,他就会相信我们不是鬼了?”没有鬼在光天化日之下还能四处游走的吧?乔静觉得这个方法勉强可行。

“可以是可以,但得避开下人们,免得我们没死的传闻又传到雪晏国去。我看不如我先潜进去,留封不署名的书信约王爷只身出府与我们见面,就在那间我们定情的破庙好了,你看怎么样?”他这个方法还可以吧?

“也只能这样了。”她哀怨地垂首,谁教他们是“鬼”,呜……

“娘子,对不起,都是我害你见不得光,连回娘家探亲也要偷偷模模的。”见她沮丧到想哭,他也不好过。

她连忙摇头,“夫君,我不怪你,是我自己愿意嫁给你的。”就像街坊邻居们所言,她的魂全让他给牵走了,让她明知道是冥婚也当场允诺爹爹,“死”也要嫁“鬼皇子”。

“知道你没后悔与我成亲,我就放心了,不过要是你后悔了,我也不会放你走的,我会变成厉鬼缠你缠一辈子,让你永远也离不开我的身边。”他装腔作势将她给搂得紧紧的不放手。

“我也一样,我本来就是红衣厉鬼了,要是你敢弃我而去,天涯海角就算是地府我都会追上你,然后……”她转身回头面对他,“狠狠咬你一口!”话语方落,她在他的嘴唇轻啄一下,代表这就算是咬了。

“狠狠咬我一口?娘子所言与表现大大不符啊,还是让为夫告诉你什么叫『咬』吧。”见她呵笑地要躲避,他可不给她逃跑的机会,大于压住她的头便深深吻住她柔软的唇。

“呜,你真的咬我啊?”小小吃痛了一下,她故作生气地槌打他一拳。

“你没听过鬼会吃人吗?我就好想将香甜的你一口吃掉,从沾了蜜的小嘴开始。”他又轻啄一下她的唇瓣,用他那双勾人的眼眸挑逗她。

“会吃人的鬼?是呀,我瞧见了,是色鬼嘛。”即使已经是自己夫君了,但看见他带有的迷人眼神,她还是不免脸红心跳。

“娘子,这会别再说有月儿在瞧,你会害羞喽。”他取笑着她说过的话,低头再给她一个扎实深吻。

而她也热情地回应着他的吻,直到一吻结束,他们仍凝视着对方不语。

回想从相识到现在的点滴,每一幕都教他们难忘,此生有了对方永远陪伴自己身边,再大的苦难都将化作甜蜜,这份感动,他们会在心中铭记持续到永远,直到有一天他们真的变成鬼魂了,也一定会伴着彼此,永不分离。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带煞皇妃最新章节 | 带煞皇妃全文阅读 | 带煞皇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