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完美贵公子 第五章 作者 : 夙云

【第三章】

安爵尊开车送鹭洁回家,照例在巷口看着她进门。

但不同以往的是,湛家门前多了一台黑色轿车,有个看似司机的人站在车边,点头跟鹭洁打招呼,他不疑有他,认为以她家在商场的背景,难免会有客人来访,确认她进门之后便离开了。

倒是鹭洁脸色丕变,猜到是言旭炫来了!

她面无表情开门进屋,在玄关处看到那双陌生的昂贵皮鞋。

“妈,我回来了。”

“又这么晚回来,旭炫在家等你好久了。”湛母坐在言旭炫的身边抱怨。

鹭洁冷着脸没回应,迳自问着坐在一边的言旭炫。“你怎么突然过来了,有事吗?”

她避开他,坐在离他最远的沙发上。

“我来看看你,最近我常找不到你,你手机都不开机,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口气不豫地质问道。

和温柔体贴的安爵尊不同,言旭炫是从小衔着金汤匙出生的天之骄子,个性高傲霸道,常常自作主张,虽然对鹭洁情有独钟,但反而常激怒她。

鹭洁看着他,心里只有反感,她不想再跟言旭炫拖下去了,干脆一次说清楚,毕竟,她心里只有安爵尊一个人,容不下其他男人的存在。

她脱口而出。“我不想接你……”的电话。

但她话还没讲完,湛母警告地瞪了女儿一眼,立刻打断她的话。“旭炫啊,你别生气,我最近也常打手机给鹭洁,发现她手机不通,我想是鹭洁的手机坏了,才会连络不到,她那支手机用很久了……”

听未来的岳母这么说,言旭炫想想有道理,口气和缓了下来。“原来是这样,鹭洁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呢?没关系,最新型的iPhone快上市了,我送你一支吧。”

他向来不吝于花大钱买礼物送女人,通常女人听他这么说都会很开心,但鹭洁的反应总是出乎他意料之外。

她直接拒绝。“不用了,旧手机修一修就好,我明天就送修。”

因为母亲的施压,她决定不多说话,口气依然冷淡。

“你为什么对我要这么客气?我们已经认识那么久了。”他眯眼不解。

“很抱歉,我不是那么随便的女孩,不随便收人礼物的,你的东西拿去送给别人吧。”

不管她态度有多差,言旭炫似乎并不生气,她就是这么倔强难缠才有魅力。

“算了,随便你,反正就算你从不收我送的礼,在我心里我还是认定你是我唯一的女朋友人选,我不想逼你逼太紧,反正等我们结婚,我拥有的一切就等于是你的了。”他欣赏地看着她,脸上扬起宠溺的笑容。

她皱眉。“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其实我今天来,主要是想谈另一件事的。”他叹了一口气,眼里闪过一丝哀伤。“你也知道,我母亲是癌症末期,前几天医生跟我说,她只剩下不到三个月的生命。”

“什么?我……我知道伯母的身体状况一直不是很好,但是没想到会恶化得那么快。”湛鹭洁很错愕,不禁感到伤心,言伯母以前对她很好的,没想到即将不久于人世。

湛母也在一旁惋惜。“怎么会这样呢?”

言旭炫起身坐到她身边,突然拉起她的手,深情款款地说:“鹭洁,我们结婚好吗?我母亲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亲眼看到我结婚。”

“什么?结婚?”她一震,她怎么可能答应嫁给他?

“原来,旭炫你是来谈婚事的啊!”不同于女儿的抗拒,湛母笑逐颜开。“这样也对,你真是个孝顺的孩子,懂得替你母亲着想,想完成你母亲的心愿。”

“谢谢伯母的支持。”他对湛母笑了笑,又转向鹭洁说道︰“鹭洁,你知道的,我很喜欢你,从你大一时就一直在等你,如今你大学毕业了,也开始工作了,我觉得现在正是我们结婚的时机。”他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想法,忽略了鹭洁眼中的为难。“我爸妈都认识你,也对你很满意,你放心,我爸妈没有门当户对的观念,你嫁进我家会很幸福的。”

他完全没有问她的意见,好像两人结婚是理所当然,就算两人根本没交往、她根本不喜欢他,他都不在乎。

“我……”她把小手从他的大掌中抽出来,想大声说不,但是看到母亲一脸企盼的模样,她迟疑了。

她不敢开口,不知怎么解决这种混乱的情况,两方的认知差太多了……

湛母利用机会开口,表达感激。“旭炫,你太客气了,这桩婚事我和你湛伯伯都很赞成,鹭洁一定也很高兴的对吧?”她看了女儿一眼。“你是我们家的恩人,当年如果不是你资助我们,我们家的公司也没办法支持到现在,能和言家当亲家,是我们的福气。”

言旭炫轻轻笑道︰“伯母,区区三千万不算什么,如果我们成了亲家,以后两家的事业合作更不是问题,像现在小小的生意介绍不算什么,我还会给你们更多事业上的帮助。”

他摆明了,如果婚事不成,什么合作都别提了,就连那三千万也得连本带利吐出来。

湛母知道他话里的暗示,表面上笑得合不拢嘴。“那就先谢谢你了,你放心,鹭洁是听话的乖女儿,对婚事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鹭洁脸色苍白,知道母亲其实在警告她不要乱来,她一时无语,不知怎么回应才好。

“我知道要结婚有很多事情要准备,时间上可能快不了,没关系,我们可以先订婚,细节由两家的长辈再讨论,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言旭炫柔声说道,伸手摸着她的脸颊,然后落在她的小手上,充满呵护和疼惜。

湛母在一旁频频替言旭炫说话。“鹭洁,你应该同意这件事吧?难得双方家长都很赞成这婚事,而且是我们高攀了人家,你要好好珍惜旭炫啊!”

言旭炫接口。“伯母,别这么说,爱情是不分家世背景的。”

鹭洁实在听不下去了,试图拒绝。“旭炫,过去我一直只把你当哥哥看待,对于结婚,我实在没有心理准备……”

“感情可以培养的,我很乐意做你的大哥哥,守护你一辈子。”他柔情地看着她。“我知道这样突然求婚,你没有心理准备,没关系,离婚礼还有一段时间,够你做好为人妻的心理建设了。”

他执意娶她的决心,害她一下子说不出任何话。

她无助得很,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的沉默不语,他当成默认接受。

“旭炫,时间有点晚了,不如你回去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呢。”湛母此时开口了。“有关婚事的事,我再好好跟鹭洁谈谈。”

“也好,就拜托你了伯母,那我先离开了。”

他起身离开,湛母送他到大门口,鹭洁没有跟去,不悦地起身回房,关上门,直接倒在床上,躲在被窝里。

湛母送完客后来敲女儿的房门,发现门锁起来,她进不去。

她只好对着门板说:“鹭洁,你还好吗?旭炫真的很喜欢你,你要慎重考虑这件婚事,没有任何女人拒绝得了这种好对象的,我们家欠他的钱要不要还、公司现在大半的生意都靠旭炫牵线,未来公司怎么经营发展,就看你的决定了,爸妈年纪都大了,不能再过苦日子……”

“妈,你好自私,你为什么不替我想想,我可能有其他喜欢的人……”鹭洁忍不住从被窝里探出头大喊。

湛母叹了一口气。“果然被我猜中了,你这几天都这么晚才回家,一定就是有鬼。我问你,那个男的身家条件比得上旭炫吗?如果没得比,你就死心吧,我和你爸爸不会答应你们来往的,我看你们刚认识不久,要分手还可以,不如就快刀斩乱麻分一分,这件事我很坚持,你最好不要惹我生气!”

湛母丢下话,转身就走。

这一晚,鹭洁躲在床上盖着被子偷偷哭泣,哀悼自己的爱情,一整夜眼泪都没有停止过。

她不要嫁给言旭炫、不要,但为什么她连扞卫自己爱情的权利都没有?

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对她?

她和安爵尊的感情才刚萌芽,现在却得画下休止符,她的心好痛,不想对安爵尊这么残忍,可是想到爸妈的负担、想到这个家,她不得不选择屈服……

这段日子安爵尊每天都春风满面,安幻紫早就注意到了,猜到儿子可能在谈恋爱,但碍于儿子没跟她解释什么,她就默默等着,期待儿子哪天突然带女朋友回来给她一个惊喜。

这一天,安爵尊下班后和湛鹭洁约好要去猫空吃饭喝茶赏夜景。

他开车接她,一路往猫空山上前进。

天空乌云密布,风越来越大了,他看看天色,觉得不太妙。“好像要变天了。”

“没关系,这样上山的客人比较少,下山就不会塞车了。”她刻意掩饰自己的心事重重,尽量提正面的事,希望在和他分手之前,留下最后一次约会的美好回忆。

车子行驶在马路上,在红绿灯前停车,湛鹭洁看着他的侧脸,有股冲动想亲他。

她不及细想,已经靠向他,倾身在他的脸颊上印了一个吻。

“这几天我好想你。”她甜笑道。

他惊喜地望着她,她第一次那么主动,让他笑得好开心。

“天啊!真想好好抱抱你。”

“肚子饿了,先吃饱再说。”她笑着提醒。

车子走过蜿蜒的山路,好不容易到了猫空,果然没什么游客,夜深人静,风大凉爽,他把车停好,找了一家在地的餐厅进去吃饭。

他们点了几道山菜,用餐期间,他乐于跟她介绍猫空好玩之处,却敏感地察觉今晚的她异常沉默,眉间写着忧郁,还有些心不在焉。

“你怎么了,好像有心事?”他关心问。

被他一提醒,她才回神。“没什么,我只是饿了,有点没精神而已,菜都上桌了,我们赶快吃吧!”

边说着,她体贴地帮他添了一碗满满的饭。

他皱起眉头,觉得她今晚真的有些奇怪,但也没有细想什么。

半个钟头后,两人吃完饭回到车子里,安爵尊开车去别的地方赏夜景。

车子停在偏远的一处平地上,旁边有几棵杏花树,安爵尊正要下车,但鹭洁却叫住他。

她不想下车,根本没心情下车。

四周黑暗又宁静,只有虫鸣鸟叫声,这里或许是情人约会的好地点,没想到他们却要在这里谈分手。

“我有事情要跟你说……”她不敢看他。

“什么事?”他毫无准备,看着她无血色的脸,心里不知为何有股不安。

“对不起……我、我要跟你分手……”说这句话时,她心如刀割。

安爵尊愣住了,错愕地看着她。

“为什么?是我做了什么事吗?鹭洁,你在开什么玩笑?”

她头低低的,声音细如蚊蚋。“不是你,全是我的错,爵尊,是我没有告诉你实话……”

事到如今她别无选择,只能全盘托出,下意识咬唇,一股酸意涌上,令她哽咽。

“其实,我爸妈一直希望我嫁给另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曾经拿钱帮助我们家,对我家的公司来说是很重要的合作伙伴,没有他,我家就会垮……他一直在追求我,可是我都没有接受他,前几天他突然向我求婚,我不想答应,但是,为了偿还欠他的恩情,我妈希望我答应这件婚事……我、我好旁徨,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能拒绝他,也不想对不起你,所以……所以只能跟你分手……”

他黯然沉默,震惊无比,有如从天堂掉到地狱。

“你喜欢他吗?”他哑声问,心里麻麻地痛着。

“不喜欢,但是……我没得选择。”她眼泪流了下来,神情无比痛苦。“我夹在我爸妈的希望和对你的爱之间,我作的任何选择都像一把刀刺进我的心脏。”

“所以,你就是为了钱,选择抛弃我。”他失望地看着她。“你……彻底伤了我的心。”

她猛地扬眸,急切声明。“我不是,可是我没得选择,我不能……不能违背爸妈的想法,不能让他们这个年纪还要辛苦过日子……”

他气得大吼。“终归一句话,我就是没有傲人的家世背景,我只是一个出自单亲家庭的穷小子,根本没资格跟那个男人争对吧?”

看他这么伤心难过,她不禁也痛哭失声。

他恼怒地抓自己的头发,好一会儿才幽幽地说︰“告诉我,我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我爱你,鹭洁,相信我,我有能力可以给你过好日子,你说你要我怎么办?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出卖自己的婚姻,嫁给一个你不爱的人!”

她紧紧地抱着他,哭着说:“爵尊,放弃吧!不要让我为难,我不想耽误你,你那么出色,会遇见比我更好的女孩子的,我要你比我幸福。”

他不敢置信地拉开她,嗓音破碎。“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她无语地盯着他,眼里只有绝望。“对不起,只能说我们有缘无分……”

车内一片沉静,许久,他哑声问着:“告诉我,我的对手叫什么名字,起码让我知道他是谁,好让我死心。”

她低语。“他叫言旭炫。”

言旭炫?!

“这不是太巧了吗?老天爷到底在跟我开什么大玩笑啊!”他呆愣了一秒,自嘲地笑道。“居然是我们公司的副总裁……”

这样的情敌,他再打拼几辈子都比不上……可恶!他愤愤地握拳敲向方向盘。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有太多包袱了,我不能丢下我爸妈不管……”

杏花树下,微雨打在挡风玻璃上,恍如在为他们哭泣,哀悼他们昙花一现的短暂爱情。

不知过了多久,他开口,很疲惫无力地说:“走吧!不走要下大雨了。”

他发动引擎,车子离开杏花树下,驶向黑暗的山路,有如他们的未来。

一路上,他们好安静,只有风声和雨声伴他们回家。

雨淅沥沥地下,他撑着伞将她送到她家门口便转身离开。

他听到了她按电铃的声音、她母亲来开门的声音。

他没跟她道别,不说再见也好,免得更伤神伤心……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不完美贵公子最新章节 | 不完美贵公子全文阅读 | 不完美贵公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