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闷骚古板总管 > 番外——爹娘是别人的好

闷骚古板总管 番外——爹娘是别人的好 作者 : 乐颜

    牛薇薇坐在她娘的身边,百无聊赖地看着这间会客厅里的人来来往往。

    现在是吃过了早饭的上午,是娘亲处理家务的时间,今年刚刚十岁的她被拉过来见习。

    娘亲说学习要趁早,等她年龄大了,一天到晚只想着嫁人,就无心向学了,所以牛薇薇才十岁,从早到晚就被填鸭似地教了许多东西,虽然牛薇薇根本就不想学,她想玩,可是无法违背娘亲,因为如果她和娘亲吵架,爹爹铁定偏向娘亲。

    什么嘛!一想到这一点,牛薇薇就忍不住生气,人家的爹爹都疼孩子,哪里像她家的爹爹光明正大地帮着娘亲欺负她和哥哥们。

    就比如说二姨父忠国公仇正鸾吧,他就很疼孩子,如果是二姨母不讲道理欺负他家的孩子,他就绝对不让二姨母好过。

    二姨母虽然很厉害,娘亲说那叫牙尖嘴利,但她还是很害怕二姨父的,爹爹说那叫一物降一物。

    牛薇薇很喜欢二姨父,因为二姨父很疼爱她,她不喜欢二姨母,因为她虽然脸上总带着笑,眼睛却根本不笑,这让二姨母那张本来很美的脸看起来怪异极了。

    娘亲说因为二姨母家的庶子庶女太多,她家嫡子女和庶子女加起来已经足足有十一个孩子,光庶子和庶女就有九个,所以二姨母心情经常不好,娘亲要牛薇薇体谅二姨母,不要总是讨厌她。

    牛薇薇以前不懂得什么是庶子庶女,因为她家里没有这种人。

    牛薇薇是牛之牧与裴清荷的第三个孩子,前面两个是男孩,牛薇薇就是他们的长女。

    因为牛之牧完全没有纳妾的打算,所以他的孩子都是裴清荷生的,也就无所谓嫡庶之分了。

    现在牛薇薇十岁了,对于大人的世界已经有了懵懂的了解,也大概听说了一些嫡庶之分的故事,不过她依然没什么深刻感觉,毕竟不关她的事嘛。

    所以牛薇薇有时候会觉得,如果仇正鸾是她的爹爹才好,仇正鸾绝对会帮着她,不会像她的臭爹爹总是偏向娘亲。

    裴清荷将府内的事情处理完毕,回头看见自家女儿一副无趣样子,不由伸手点了点她的小脑袋,问:“今天又偷懒了,这段时间跟着娘处理家务,有学会了什么吗?”

    牛薇薇仰着小脸,说:“赏罚分明,宽严相济,该放水的时候就放水,该严抓的时候就算是小细节也要锱铢必较,总之就是要让下人心存感恩和敬畏之心,好好干活。”

    裴清荷满意地笑笑,女儿并不愚蠢,什么都是一学就会,只是从小被宠坏了,有些任性和天真。

    不过幸福家庭长大的孩子,就是这样甜美和天真的吧?人世的残酷一面,他们会慢慢教她,但也不用太着急,总要等她再长大一点。

    或者,就如她爹爹说的,把她扔到忠国公府里去住一段时间?

    裴清荷看看女儿,忽然对她说:“要不要去妳二姨母家做客?如果妳想,这次就让你在她家住几天。”

    “真的吗?”牛薇薇眼睛一亮,几乎要兴奋地跳起来。

    裴清荷点了点头,率先站起身来,说:“走吧,准备准备就出发。”

    裴清荷带着女儿到国公府时已经近正午,因为牛薇薇第一次出门做客,自己闺房里的什么东西都想带着,恨不得把自己整间闺房都打包带去。

    裴清莲带着她的一子一女亲自到大门口迎接她们。

    老国公早已过世,仇正鸾与继母和异母弟弟闹了几次之后,还算顺利地继承了国公之位,现在的裴清莲已经是尊贵的国公夫人,满身华贵的绫罗绸锻和满头更加晃眼的珠翠。

    每次看到二姨母,牛薇薇都忍不住要揉揉眼睛,真的太闪亮了,好伤眼啊。

    不过,牛薇薇还是满喜欢自己的表哥和表姊,表哥一点都不像二姨父那样整天笑咪咪的,反而严肃得像个小老头,表姊则很泼辣,双手扠腰教训弟弟妹妹的时候,更是威风得不得了。

    最主要的是,表哥表姊都很喜欢她,有什么好东西都舍得分给她,而不是给他们的弟弟妹妹们,这让牛薇薇觉得自己很被看重。

    一行人欢欢喜喜地进了府,吃了顿丰盛的午饭。

    吃饭的时候,牛薇薇有幸见识到了美女如云,莺声燕语的盛况——美女们都是来伺候二姨母用饭的。

    据说这些女人都是二姨父的侍妾。

    牛薇薇好奇地看了又看,吃饭都有点不专心,被娘亲在她手背上敲了一下,才低头老实地吃饭。

    她只是觉得奇怪,自家人吃饭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这么多美人儿伺候呢?

    吃过午饭,裴清荷和裴清莲在花厅里聊天,牛薇薇则和表哥表姊到外面去玩耍。

    裴清莲看着裴清荷依然水嫩欲滴的模样,再摸摸自己干涩的肌肤和青黑的眼圈,忍不住在心底偷偷叹口气,时间就像把无情的剪刀,剥开了一切浮华的伪装,让真相无从掩饰。

    女人再要强,再会装点门面,都抵不住心苦心累的折磨。

    裴清荷从外貌到内心,无不散发着幸福舒适与明媚伦悦的气息,所以她才能在婚后保持十几年如一日的年轻貌美,优雅从容。

    可是她呢?本以为嫁进国公府从此就可以麻雀变凤凰,结果进门没多久就差点被仇正鸾那群侍妾和通房丫鬟给整死——她被害得流产了,如果不是仇正鸾和当时还活着的老国公大闹一场,搞不好她还会被整得更惨。

    到了这个时候,裴清莲这才知道自己以前是多么的“单纯”,她在侍郎府里学的那些东西,根本就无法和国公府这些女人相提并论。

    可是闹到最后,仇正鸾也只是处置了两个侍妾,虽然那时候裴清莲也知道幕后黑手更可能是仇正鸾的继母,但是老国公偏向年轻貌美的继母,如果要处置继母,不孝这顶帽子扣下来,就连仇正鸾也吃不住,搞不好还会丢掉世子之位。

    直到老国公去世,还是牛之牧在背后替仇正鸾夫妻出了个主意,以继母所生的弟弟后半生幸福做威胁,将弟弟和继母单独分出了府,忠国公府里才清净了一些,裴清莲也才平安顺利地生了她的嫡长子和嫡长女。

    裴清莲本以为自己到这时候应该苦尽甜来了,谁知道全然不是这么回事,就在她怀孕期间,仇正鸾又开始大肆纳妾宠蝉,庶出子女也开始一个接一个出生。

    裴清莲哭过,闯过,恨过,怨过,但是仇正鸾是一家之主,是堂堂国公,她这位国公夫人还要依仗他才能享受荣华富贵,她又能拿他怎么样呢?

    她又没有与他决裂的决心,她舍不得国公夫人的名头,更舍不得这份荣华富贵。

    后来她也看出来了,仇正鸾心里根本不是真爱她,只是把她当做管理家务的帮手,只要她能帮他管理好内宅,他就给她国公夫人的体面,而平时他根本就不在乎她的喜怒哀乐。

    对于仇正鸾这样的男人来说,能够忍到让裴清莲生下自己的嫡长子,才允许庶子出生,已经算是很懂规矩的了。

    现在的裴清莲倒是看开了,不再争宠吃醋,安分地当她的国公夫人,享受可以抓到手里的富贵,就和大多数的贵妇生活一模一样。

    感情于她来说,早已变成了镜花水月。

    裴清莲现在依然羡慕裴清荷,但不再嫉妒了,她被生活折磨到己经自顾不暇,再没有做娇小姐那时候的心情了。

    每个人的生活都是自己选择的,她以一个庶女的出身而成为了国公夫人,已经羡煞了京城中的许多女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所以也没多少可埋怨的了,不是吗?

    闲聊了一会儿,裴清荷就独自回家了,将牛薇薇留在了国公府。

    晚上,牛之牧回到家,没见到自己闺女,忍不住问:“薇薇呢?”

    以往这个时候,薇薇都要腻到他身边,问东问西了。

    牛之牧现在已经成为锦衣卫的头头,即锦衣卫指挥使,同时因为在新皇登基后的原二皇子叛乱中立下大功,被赐封侯爵,兼任太子太保。

    牛之牧如今掌管一国之特务监察机构,大权在握,所有的官员都对他敬畏三分,比之担任闲散职位的仇正鸾其实更有威憾,这也是裴清莲不敢再招惹裴清荷的最大原因。

    裴清荷笑着说:“把她送到国公府去了,我看她瞧我们这对父母不顺眼呢,干脆让她亲眼见识见识她最喜欢的二姨父到底是什么货色。”

    牛之牧摇摇头,说:“你呀,还是口无遮拦的,对正鸾也客气一点。”

    “客气?”裴清莲冷笑,“每次看到妹妹面甜心苦的样子,我都恨不得狠揍仇正鸾一顿呢,如果不能善待我妹妹,当初干嘛娶她?仇正鸾自己以前就吃够了家庭不睦的苦,结果他自己却没得教训,又生了一大堆庶出子女,瞧瞧现在的国公府,比老国公活着的时候还热闹呢,将来他这些孩子长大了,你等着瞧吧,那时候才有的他烦恼呢。”

    牛之牧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整个朝堂上,真正如牛之牧这样洁身自好的官员能有几个呢?就算号称清官的那几人,家里的女人也能凑张牌桌。

    “你给薇薇留了几个人伺候?可千万别让她在那里吃了苦才好。”牛之牧虽然很想教导自家女儿早点懂事,但是真正让她吃苦了,他又舍不得了。

    “放心吧,我把我的两个大丫鬟都留下了,没细心的人跟着她,我也不放心把她放那府里,再说正鸾和清莲都很疼爱她,应该没事的。”裴清荷也是有点担心。

    夫妻俩这一夜都没有睡好,翻来覆去地担心。

    不为人父母,不知父母心。

    第二天也算平安顺利地度过了,牛之牧和裴清荷总算稍稍放下了一点心,觉得牛薇薇毕竟已经十岁,算是个小大人了,或许能适应国公府那种生活吧?

    结果心还没完全放下,第二天半夜里,仇正鸾和裴清莲就亲自把哭泣不止的牛薇薇送回来了。

    这次牛薇薇趴在她的二姨母怀里,哭得眼睛都红了,却再也不肯让仇正鸾碰她一下。

    仇正鸾只好讪讪地站在一旁。

    裴清荷将自家女儿接过来,抱到怀里,看她那委屈的模样,又是心疼又是后悔,怪自己为何把女儿送到那地方去。

    仇正鸾对依然木头脸的牛之牧解释:“白天几个孩子争东西,打打闹闹的不免有点碰伤,啊,你放心,放心,薇薇被她表姊护住没受半点伤,后来我那小七他娘要去给薇薇赔礼道歉,却不知道怎么把薇薇给吓着了,这才哭闹着非要回家找你们呢。”

    裴清莲冷笑道:“你送给薇薇的玉佩,你自己记得清楚吧?小七非要说是他的要抢,抢不到就动手,如果不是雪儿护着,薇薇就要被他推到湖水里了,我责罚他不对吗?你那贤妾,真要赔礼道歉,白天怎么不去?偏偏要等你回了府做给你看,偏偏要等薇薇都睡着了,把自己弄得接头散发像个疯子似地去给薇薇又磕头又作揖,还口口声声要薇薇饶了她儿子,她这是故意要吓坏我外甥女吗?”

    裴清荷越听越心惊,急忙抚摸着牛薇薇,连声问:“乖女儿,你没事吧?吓着了?”

    牛之牧从裴清荷怀里接过牛薇薇,轻轻摸了摸她的头,盯着女儿的眼睛看,见她只是哭得眼睛发红了,倒并没有被吓得失去神智,才略微放了心。

    牛薇薇主动抱住了牛之牧的脖子,小声道:“爹爹,我再也不说你不好了。”

    牛之牧好笑地瞪她一眼。

    牛薇薇眼泪又落下来,说:“爹爹,那个弟弟好讨厌,那个女人好可怕,姨母罚那个弟弟下跪的时候,那个女人的眼神就好像要吃掉我一样,夜里她又突然跪到我的床前,我还以为是白无常来索命的呢。”

    “胡说八道什么呢?”裴清荷急忙呵斥她,说:“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牛之牧收敛起笑脸,转头淡淡看了仇正鸾一眼,说:“是我们的错,明知你府里那么热闹,还把薇薇送去那里,本想让她多懂点事,结果这下懂得太多了。”

    仇正鸾神情越发尴妞,说:“老牛,实在对不起啊,是我们没有照顾好孩子。”

    牛之牧摇摇头,没再说什么。

    该劝说的话,以前在私底下他也都劝过仇正鸾,可是仇正鸾耽溺于男女享乐,结果他的府邸里越来越混乱。

    国公府之败,不会超过三代了。

    所以,他也懒得再和仇正鸾计较什么,至于他府里的那个女人,到时候再说吧。

    或许,他可以给裴清莲出点主意,就算是为了她嫡子女的安危,也该把太危险的敌人处理掉。

    想他堂堂一国特务头子,居然还要为别人家的宅斗出谋划策,真是大材小用,可谁叫那女人不长眼,惹到他的宝贝女儿呢?

    谁不知道他牛指挥使别的缺点没有,就是会偏心和护短。

    等仇正鸾夫妻回去了,牛之牧和裴清荷哄着女儿睡觉。

    牛薇薇却一直担忧地看着牛之牧。

    牛之牧问:“怎么了?”

    牛薇薇问:“爹爹,你不会像二姨父那样,给我和哥哥生一大堆庶出弟弟妹妹?”

    牛之牧答道:“当然不会。”

    牛薇薇伸出小手指,说:“那和我发誓。”

    牛之牧伸手勾住她的小手指,说:“我发誓。”

    牛薇薇这才咧嘴笑起来,说:“我最喜欢爹爹了,爹爹是天底下最好的爹爹。”

    然后,牛薇薇又对裴清荷说:“娘,我以后会乖乖地认真地跟你学本事的,我再也不玩了,不然我以后会被人欺负。”

    牛之牧和裴清荷对视一眼,都无奈地笑了,女儿这算是懂事了吗?

    国公府之行,虽然虚惊一场,但好歹也算有所收获了。

    共犯者的自白:我们如何帮助牛郎织女私奔

    神仙大老爷,我承认我有罪。

    神仙不叫大老爷?那怎么称呼林?

    喔,是仙君,仙君大人,我承认我有罪,我罪在太过忠实了。

    林知道啥叫忠实吧?那就是我们老黄牛的性格啊,忠诚又老实!

    林不信?天啊,林不相信我的话,那要怎么录口供呢?而且,这天底下真的没有比我再诚实的牛了。

    真的。

    说实话,我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我的所作所为,有什么不对吗?仙君,林要不要耐心听我说说,再做评断?

    啥?我的罪名是“偷衣痴汉、软禁民女、外加私奔坐骑”?

    这怎么可能呢?.我哪里做过这种万恶不赦的事?

    仙君林别急,林听我说呀。

    仙君林知道的吧,我是一一蜗牛,是呀,我一直就是这样的黄牛,勤恳又忠实,我为主人家耕地帮田,累死累活,但是主人夫妇不仅不善待我,还经常鞭打斥骂,我的生活实在是一个惨字啊,水深火热啊,直到我被转手到主人的弟弟牛郎手里,我的悲惨生活才逐渐好转。

    仙君林不知道,牛郎真是个好人,正直又善良,勤劳又淳厚,他每天都带我去吃新鲜的青草,喂我喝干净的水,还经常为我刷洗泥巴,驱除牛蝇,让我的生活一下子就变得舒服许多。

    仙君,我可是只懂得感恩的好牛,别人厚待我一分,我就要回报十分,牛郎如此待我,我怎么能不粉身碎骨地报答他呢?

    仙君,林也觉得我说得有道理是吧?不管做人还是做仙都要厚道,对吧?

    我就是这样一头厚道的牛,牛郎待我好,我自然也要全心全意为他着想。

    助他避免嫂嫂的迫害,分家的时候带他住到一个风水宝地,与他相依为命,排遣寂寞,这都是理所应当的小事,林说对吧?

    我知道牛郎年龄大了,懂得思春了,虽然老牛我还是头光棍牛,但也是经历过思春期的,懂得那种苦啊,没头母牛陪伴的滋味,真是难受啊……仙君林说什么?我离题了?

    喔,仙君大人请见谅,毕竟我是头凡间的牛,有着凡间的各种欲望,我只是一时感慨了。

    喔喔,又离题了。回到牛郎身上,牛郎年龄大了,想娶媳妇了,种完田回来就经常长吁短叹,夜里在床上翻来覆去,他也是想女人想到难受了呢。

    我是一头忠实的好牛,急主人之所急,想主人之所想,自然也为了牛郎的婚姻大事而操心。

    直到有一天,我无意中发现仙女们到下界游玩,喜爱那里的优美风景,到湖里戏水。喔,或者是仙女们嫌弃俗世灰尘太多,所以到湖里洗澡,反正就是那样。

    仙君大人,我发誓我没有偷看,真的没有偷看,我绝对不知道那里面洗澡的一群美女究竟谁是谁,虽然我觉得织女其实并不是最美的,不过我觉得她看起来最温柔和善,与我家牛郎一定很配,所以我最后就选择了织女。

    喔喔,好像又离题了,话说回来,我偷偷咬走织女的衣服是为了让牛郎娶到媳妇,憨厚又忠实的我,其实没有任何恶意的。

    仙君,我是一心为牛郎着想,我没有做错什么吧?

    林也觉得我做得对?什么?林怎么又改口反悔说不对了呢?.

    仙君大人,日都知道,我是头牛,牛是动物,动物的配对方式就是只要看对了眼就可以OO××,日亦不知道OO××是什么意思?林别逗了,林以为我不知道,偷仙女的仙君多着呢!

    难不成都没偷着?这我就要说林了,看林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连个仙女都没捞着,那林混仙界还有啥意思?等会儿要不要我偷偷告诉林怎么偷仙女的衣服?

    喔喔,好好,咱们一会儿私底下单独再说。

    继续说下去?喔,那之后的事儿其实林都知道了吧,牛郎和织女就这样那样了啊,还生了两个接儿,一个男娃,一个女娃,刚好凑成一个“好”字,多么幸福啊。

    仙君,林也觉得不错是不是?男人种田女人织布,虽然生活有点辛苦,但甜在心里啊。

    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

    林说说,牛郎织女都成亲了,先不说他们是不是非法同居,连接子都有了,既然都这样了,玉皇和王母怎么就不承认,成人之美呢?

    仙人不都是善良的吗?怎么还要诉人姻缘呢?

    喔,我要注意言辞,对,对,有些人是万万不能得罪的,仙君,刚才我讲的话请林不要记下,林看我就是太诚实了,有什么就说什磨。仙君,林一看就是个好人,喔,是好仙,林真是太善良了,林这样的才是我们凡人心目中的仙人嘛。

    因为玉皇和王母对待牛郎的态度太恶劣了,所以我后来歇着牛郎织女私奔,也是为了他们的幸福着想啊。

    仙君林说,在牛郎织女这件事里,我从头到尾可都没有半点私心,对不对?

    那林说,我究竟有什么罪?

    仙君,林是不是也觉得我很冤枉?

    唉,我就说仙君林是个好人,林都能体谅我真是太感谢了。

    玉皇和王母觉得自己女儿嫁了个凡夫俗子太丢验,所以才极力反对他们的婚事,我说这就是势利眼啊,如果牛郎是凡间的皇子,搞不好五皇和王母就不这么气了呢。

    什么偷衣痴汉、软禁民女的,不管什么罪名我都愿意承认,只要牛郎能够幸福。

    仙君,林哭啦?

    林说我被打下凡尘的时候林会偷偷蜴我-点灵犀?那真是太感谢了,仙君林会万福的,口都很快就会偷到一位仙女的。

    我保证,真的。

    喔喔,这话不能说出来,哎呀!林看,我真的是太诚实了。

    好好,我认罪。

    我有罪。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闷骚古板总管最新章节 | 闷骚古板总管全文阅读 | 闷骚古板总管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