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流浪狗老板 > 第十三章

流浪狗老板 第十三章 作者 : 喜格格

    【第八章】

    大约来回走了两趟后,向子齐停下脚步,定眼看着她,眼神复杂难懂,被他深邃眼眸弄得浑身发烫的晨心芢低着头,口干舌燥,觉得心跳声大到彷佛整个房间都为之震动起来。

    “我、我先回去。”她困窘地想起身离开。

    原本待在床上盖着棉被没发现,现在她才明白他刚才为什么要拉被子盖在她身上。

    这、这实在太羞人了!

    晨心芢低呼一声,慌忙拉过被子,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风,双手在被子底下忙碌地拉下衬衫、让长裙恢复原状。

    她还没整理完,向子齐两个跨步逼近,坐上床,高大身躯笼罩着她,双臂压向她身侧的棉被,轻而易举挡住她所有去路。

    “你、你……”晨心芢屏住呼吸,抬眼瞪他。

    她又急又羞又怒的“你”了半天,还吐不出一句像样的话,小脸火烧般地红透,水眸里也有尚未褪尽的氤氲。

    ……

    晨心芢一直以为像向子齐这样的男人谈起恋爱,应该很低调,维持他在公司里一贯不假辞色的冷漠风格。

    可是她料错了,而且大错特错!

    虽没有大张旗鼓公开两人关系改变了,但他也从不刻意回避旁人,像是下班后若有约会,他会直接拉着她去地下室开车,中午用餐时间,如果他没有商业餐会要出席,也会和她一起去员工餐厅。

    他们交往的绯闻公司里传得沸沸扬扬,有人相信,有人则怀疑他们这么不避讳,交往的事大概只是空穴来风,各种猜测都有人支持。

    “你觉得员工餐厅的伙食如何?”

    晨心芢猛然回过神,看到坐在自己对面的向子齐正在等她说话的样子,她干笑两声,心虚的轻应了声,“嗯。”然后摇摇头,又点点头,尽量混淆他的视听。

    这男人自我得很,万一被发现她根本没专心听他说话,他铁定会摆脸色给她看。

    “跟我在一起,只准想我!”果然,向子齐绷紧俊颜,将自己盘中的港式珍珠烧卖放到她盘里,沉声问:“你的魂刚飘去哪了?”

    瞧,他霸道的本性可真是一点也没变!

    晨心芢在心里偷偷叹口气。还能飘去哪?她整副心思还不是围着他打转。说什么“只准想我”,说这种话,是想害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脸红就对了?

    “在想你喽。”她也不隐瞒,直接脱口就说。

    要嚣张,大家一起来,她没在怕的!

    向子齐拿碗正在喝汤的手掌一顿,抬眼看向她,冷硬嘴角微微上扬两度,别人看不出差别,坐在他对面的晨心芢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这男人喔,说他别扭,偏偏又常有一些率直的表现,每多认识他一点,她便忍不住偷偷多爱他一点。

    “想我?”他仔细确认。

    “对啦!想我们这么不避嫌,万一全公司都知道我们真的在一起,这样好吗?”她乖乖说出自己的顾虑,可他的反应却令她想翻白眼——

    她被这个问题烦得要死,他听了,不跟着一块烦就算了,居然还露出这有什么好讨论的鄙夷表情?

    “哪里不好?”他反问。

    他们在一起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而且他巴不得越多人知道越好,最好会跟她接触的每个男人都知道更好,免得冒出搞不清状况的家伙跟他抢!

    “就员工的观感之类的啊。”她眉头紧皱,眸子里装满藏不住的担心,认真讲给他听。

    向子齐听了,两道浓眉高高扬起。

    他有没有听错?他堂堂一个大老板干么管什么员工观感,应该是员工们配合他才对,她竟然在为这件事瞎操心?有时间想这些有的没的,干么不多花点心思在他身上!笨女人。

    正要开口好好分析给她听,他精明脑袋一转,话到舌尖又咽了下去,飞快改口——

    “这的确是个大问题。”

    “你也这样觉得?”听他这样说,她干脆直接在他面前叹气,一脸愁云惨雾。

    “当然,你想想,我们都已经公开出双入对到这个地步,如果还迟迟不踏进礼堂,员工们一定会以为我是那种始乱终弃的男人,对公司的忠诚度自然也会下降。”他倾身靠近她,表情认真。

    “真的假的?”愁云之上又飘来几朵乌云,晨心芢歪着头,心里已经开始为他着急起来。

    “所以你说,我们什么时候结婚比较好?我这边可以尽快开始安排,你希望我们的婚礼要怎么样的感觉?可以更浪漫。”

    她刚愣愣地点点头,随即看见他眼底那抹明显的促狭,这才惊觉自己被他耍得团团转。

    “你在耍我吗?姓向的。”她眯起眼睛,目露凶光。

    闻言,向子齐眉梢一抬。“没有,我真的诚心诚意跟你求婚。”

    “谢谢你喔!要不要我稍微提醒你一下,我们才刚交往不到三个月。”她又愤愤瞪他一眼。

    她在这边担心得要命,他居然还有兴致寻她开心?

    “才三个月吗?我还以为自己上辈子就认识你。”

    看着他轻松带笑的帅脸,晨心芢反倒安静下来,眸子里的困惑越堆越高,心里也越来越不解。

    察觉她目光中的变化,他问:“怎么了?”

    “我发觉自己真的看不透你。”

    “那有什么关系?别着急,我允许你待在我身边一辈子,你有大把时间可以慢慢了解我。”

    还他允许咧!

    听着他的甜言蜜语,晨心芢小脸红透,全身快要烧起来。奇怪,以前她怎么没发现他说起情话来这么甜死人不偿命?

    随着两人关系越来越亲密,她才发现在自己面前,他毫不保留的表现一切的自己,他只是个男人,一个真实又有血有肉的男人。

    面对这样的他,她心中的疑虑全都抛开了,跟向子齐相恋这件事变得既真实又甜蜜。

    相爱,让他们之间的距离终于消失,现在,他们才是同一个世界里的人。

    “下午要开主管会议,我先回去整理资料。”她说完,马上起身离开。

    向子齐也不阻止,笑看她消失的背影,胸口满是恋爱的甜蜜。在公司里,每次她害羞,就会从他身边跑走。

    用完餐,走出员工餐厅,一抹紫色的身影就往他的方向倒过来。

    几乎是反射动作,他立即拉开对方,厌恶地皱起眉头,连一秒也无法忍受有女人黏上来,他怀里的位置是心芢的!

    还有,这女人身上是打翻多少罐香水,怎么刺鼻成这样?

    心芢就从来都不用香水,身上自然有股温暖馨香,很好闻,让他有种安心的感受,不像现在,他只想打喷嚏。

    他脑子想着她,脚步也跟着动起来,想尽快回到有她的地方。

    “总经理,抱歉,我不小心滑倒,谢谢你扶我,不然我就要出糗了。”晓玲化着精致妆容的美丽脸庞微仰,直勾勾望着他,眼神疯狂放电,换作别的男人早就拜倒在她裙下。

    可向子齐一点也没放在心上,连多看她一眼都没有,微点头表态,避开挡在面前的障碍物往前走。

    晓玲没有被他的冷漠逼退,反而脚踩三寸高跟鞋,快步跟在他身边,语气温柔地开口,“总经理。”

    两人双双来到电梯前,趁着等电梯的空档,他冷冷扫她一眼,淡问:“还有事?”

    “总经理,我是秘书室的晓玲。”

    秘书室的晓玲……

    向子齐缓缓眯起眸子,这才注意到她,认出对方的身分,自己的情路平白多了那么多曲折,就是跟这个名字听起来就无端惹他心烦的女人脱不了关系!

    “总经理,本来暂代陈姊位置的人应该是我,后来才变成现在的晨小姐,我还请晨小姐替我转交过东西给你。”

    “我知道。”他下颚紧绷。

    虽然他骄傲的不说清楚心意也要负点责任,但如果没有她,他和心芢早就在一起,说不定现在已论及婚嫁。他心情不悦,于是双手抱胸,冷冷睨着她。

    “总经理,我真的仰慕你很久了,最近听说你跟晨秘书在一起,这只是谣言对不对?”晓玲今天特地穿了一件低胸衬衫,说这话时,前胸微倾,自动将养眼画面送到他眼皮子底下。

    电梯来了,向子齐冷眼看着本该惹人怜的小脸,心底泛起一记冷笑。

    这女人还满有手段的,可惜对手是他。比她更懂狐媚手段的女人他不是没遇过,却从未上勾。

    他不是柳下惠,生理功能也一切正常,之所以拒绝得了,是因为他太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这些所谓的诱惑对他根本起不了作用,他没兴趣把人生耗在这些莺莺燕燕身上。

    他要的是真正的幸福与归属感。

    向子齐斜嘴一笑,晓玲见状,立刻心花怒放起来,不过,他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她脸色当场难看地僵住。

    “是事实,我其实追求她好一段日子才成功的和她交往。”说完,他立刻走进电梯,留下呆愣的晓玲。

    电梯门阖上,向子齐回到四十六楼,没看见应该在这里的晨心芢,心底掠过一丝狐疑,猜想她在自己办公室。

    “砰!”

    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往旁边弹开,晨心芢被吓了一跳,转过身,一见是他,尚未开口说话,便被他抱满怀。

    又来了,老是喜欢出人意料地对她又搂又抱……

    不对,那是私底下才会这样,在公司里,这是第一次,发生什么事?还有他身上这股浓到让人头晕的香味又是怎么回事?

    晨心芢双手挤进他们之间,用力推开他,抬眼瞪他,“说!你身上这股浓到散不掉的香水味从哪来的?我们才不过分开短短不到半小时,你就跑去捻花惹草?”还被她闻到!

    晨心芢双手叉腰,杏眸含着薄怒瞪他,不满地扬高下巴。

    “开始管起我的私生活?”他微笑着轻哼,高大身躯往后倚着办公桌,神情里尽是纵容与宠爱。

    不错嘛,终于懂得吃吃醋有益身心健康,她偶尔也该表现出身为女友应该有的占有欲,让他开心开心。

    “对,我就是要管你的私生活,不行吗?”

    “我有说不行吗?”向子齐眉眼带笑,一手扯过她,将她圈在身前,笑睨着她。

    “还不快自行交代清楚!”她伸出手指,往他硬得要命的胸膛使劲戳了几下。

    “刚才秘书室的晓玲不小心跌到我怀里。”他伸出一掌,将那只小手包覆在自己掌中。

    “不小心?”最好是。

    “很好,你对这种事的敏锐度终于能跟我匹敌了。”向子齐拉起她的手,凑近唇边吻了吻,朝她展露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

    “放开我,小心我打喷嚏在你这件『贵松松』的西装上。”

    她用力想抽回手,心里感觉怪怪的,光想到晓玲曾靠在他胸前,酸泡泡就不断冒上喉咙。

    “没关系,反正我自己也很想打喷嚏。”

    听见他的话,晨心芢停下挣扎,狐疑地瞅着他,“你真奇怪。”

    “哪里奇怪?”

    “你没看见晓玲姊长得很漂亮吗?身材又好。还有,你之前没见过她吗?怎么没接受她?”她实在困惑,别说男人,连她这个女人看到美丽的晓玲有时候也会看失神。

    “问题这么多,看来你真的很介意。”向子齐勾唇一笑,盯着她看的眼神里深意十足。

    晨心芢被他的眼神电得发晕,快速抽回手,往他胸前一推,轻哼,“不跟你鬼扯!”

    他没让她离开自己半步,大掌往她腰间一扣,轻松再度将她抱回怀中的专属位置。

    “对我有点耐心,我是知道她,但没什么特殊印象。你知道我底下有多少员工?要一一记住,我的脑容量肯定不够用,再者,比她漂亮的女人我见多了,你少在那边大惊小敝。”

    “漂亮的女人你见多了?”晨心芢冷冷挑高双眉,从鼻孔里哼气,似乎有些不满。

    他见状也不急,先送上一记安抚的笑容,才慢条斯理的开口继续说下去,“是啊,偏偏这颗心也不知怎么搞的就飘到你身上。你说,我的审美观是不是真的有偏差?”

    吼!有没有搞错?

    如果她回答“对,有偏差”,那不是间接骂到自己吗?

    “对,你审美观有偏差,我则是识人不清,居然挑个自大狂当男友!”这次她使出全身的力气推开他。

    “这样正好,半斤配八两,超级完美情侣组!”他上前,想将她重新揽回来。

    未料,她居然对他摇头,往后退开一大步。

    “差不多要去开会了,总经理。”她双手环胸,警告地盯着他,突然想起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还有件事,刚刚我接到向妈妈打来的电话,问费叔有没有跟我联络。”

    “我妈问你这个?”他皱眉。

    “嗯,我也觉得奇怪,问她怎么了,她说没事,还叫我不要担心,可是我还是觉得不太对劲,讲完电话就马上过来找你,结果你还没回来。向妈妈最近一切都好吗?”晨心芢担心地问。

    刚刚在电话中,向妈妈的声音听起来好失望又好伤心,声音闷闷的,会不会是跟费叔的感情出了什么问题?

    “表面上看起来一样,但似乎变得比较沉默,前几天听她说他们要一起出国玩,她最近都在忙这件事,感觉很期待的样子。不过,自从她知道我们在一起后,倒是天天催我带你出去约会。”他回答。

    “我有点担心向妈妈。”

    “放心,最近我会多注意一点,想当初不知是谁鼓励我妈谈恋爱。”说完,向子齐看眼手表,示意她该去会议室。

    “谈恋爱不好吗?”她嘟嘴问他,一边和他走出去,拿了会议资料。

    “没说不好,只是不希望我妈因此受伤。”向子齐沉下声调,表情若有所思。

    两人走在走廊上时同时沉默不语,心思全绕着向妈妈打转。

    进入会议室,向子齐马上恢复冷漠威严的大老板模样,等待下属一一报告完后,再开始发言。

    下属们受到褒奖的露出轻松微笑,其余则被迫今日之内在这会议室中解决手中计画延迟的问题。

    众人忙得焦头烂额,行政部经理又溜到晨心芢身边,要求她去泡茶、倒咖啡,晨心芢正打算起身,就听见向子齐懒懒扬嗓——

    “我最近听说公司里有项不成文规定,我花钱雇请的女员工没办法好好工作,总是被主管分配去做些杂事,有没有这件事?”

    总经理开金口,众人都面面相觑,无法揣测老板心思,只好个个闭紧嘴巴,以免惹祸上身。

    行政部经理想起先前当着他的面要晨心芢去泡茶也没事,便轻率地开口,“报告总经理,大家都是同事,彼此互相帮忙,只是泡杯茶、帮忙订个便当跟饮料,应该没什么好计较。”

    “既然如此,那么你现在去帮大家泡几杯咖啡进来也没问题吧。”向子齐锐利眸子扫向行政部经理。

    “总经理?”行政部经理诧异地瞪大眼睛,这才惊觉自己马屁似乎拍到马腿上。

    “不愿意?”向子齐冷声问,面无表情。

    “不、不,总经理的吩咐,我一定做到,再说,能为大家做点事,哪有不愿意的地方!”行政部经理满脸尴尬。

    “很好,那还不去?”向子齐盯着他,冷声吩咐。

    “是、是、是。”

    行政部经理连忙起身,快步走向会议室大门,在他拉开会议室大门前,清楚听见总经理正冷淡的叮嘱——

    “公司内员工都有自己的职责,我花钱请他们来,不是为了帮谁泡茶、跑腿,要喝东西、拿文具请各位主管自己去做,茶水间里缺咖啡少茶,尽避通知改进,以后订饮料、便当,经理级以下员工通通都要轮流帮忙。我这样交代,都清楚了吗?”

    会议室里的主管们个个连忙点头,晨心芢虽然没有点头,但心里受到的震撼最大。

    原来他还记得这件事、知道那时他袖手旁观的确让她感到受伤又屈辱。

    不过,更让她惊讶的是——衔着金汤匙出生的他,居然也能观察到职场中女性时常要面对的不平等问题。

    晨心芢感动地偷偷看着他冷峻的侧脸,心底冒出一句句无声的感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流浪狗老板最新章节 | 流浪狗老板全文阅读 | 流浪狗老板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