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流浪狗老板 > 第八章

流浪狗老板 第八章 作者 : 喜格格

    他一路抓着她走出总经理办公室,放她回自己座位拿皮包后,又抓着她走进电梯。

    “要睡回家睡。”在公司睡多不舒服,而且容易感冒生病。

    “不要回家睡,现在已经五点,睡不了多久又要来公司……”怎么算都知道这样做很没效率好不好!

    “今天放你一天假。”

    抓她坐上自己的跑车后,向子齐沉声宣布,同时示意她把安全带系好。

    “有薪无薪?”晨心芢根本不管他的暗示,钱的事最大,安全带问题等等再说也不迟。

    “有薪。”他扫她一眼。

    “总经理万岁!”她累到神智不清的大声欢呼,也不管现在坐在她身边的就是冷脸总经理本人。

    “少来这套,我们先去吃早点,然后我送你回家。”

    听见他的安排,晨心芢惊讶得差点下巴掉下来,望着他英俊到邪恶的脸庞,眨眨眼惊呼,“哇,签到那张大合约,您好像真的龙心大悦喔?”

    这是哪个朝代的用语?看来她是真的累昏了。

    “少耍嘴皮子!”他轻笑出声。

    见她迟迟没有动手系上安全带,一双眸子还半眯不眯的,向子齐无声叹口气,倾过身,打算亲自帮她系上安全带。

    意识混沌的晨心芢只感觉一阵热气逼近,努力睁开眼,刚好看见逼近自己、和她的唇相距不到一公分的刚毅唇瓣。

    不晓得吻起来的感觉怎样?

    念头刚闪过脑海,她立刻轻呼一声,身子连忙往车门靠去。

    向子齐察觉她的反应,黑眸静静盯着她诱人的粉唇两秒,也感觉到她全身紧绷得像随时会断掉。

    这个笨蛋,难道不知道她现在宛如受惊小兔的反应,更能勾引起男人强取豪夺的野蛮欲望?

    他伸出手掌,贴近她右脸颊,听见她细微又可爱的小小抽气声,喉结上下滚动数下,咬紧牙关,强迫自己抓起她身侧的安全带,而不是顺从体内的渴望,捧住她的脸,将她诱人的唇压向自己——

    为她系好安全带后,在车子发动前,他侧过脸,嘴角带笑瞅着她,蓄意使坏——

    “你表情怪怪的,正在期待什么吗?”

    闻言,晨心芢立刻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咳、咳!”

    向子齐朗声大笑,不给她开骂的机会,油门一踩,跑车立即飙出停车场,驶向洒满清晨阳光的街道。

    向子齐从电梯里走出来,手中提了盒小点心,陈秘书看见,用手肘撞撞身旁正忙着处理下午开会资料的晨心芢,小小声开口——

    “总经理又反常了。”

    什么东西反常?

    晨心芢从满坑满谷的文件中抬起头,茫然看向陈秘书下巴指示的方向,一抹英挺身影映入眼帘,她的心跳瞬间加快。

    穿着合身西装的向子齐正朝她们一步步走近,每次他一出现,空气的流动彷佛就会随之起变化,让人意识到他绝对是个存在感强烈的男人。

    只见他一手提着公文包,另一手……

    哇!居然是她最爱吃的樱花酥饼?

    自从那天陪他熬夜加班后,就常出现这种“好康”,之前那句超狗腿的“总经理万岁”果真没白喊。

    向子齐站定在她们桌前,把手中的点心放到两人中间的桌面上,“这是给你们吃的。”

    “谢谢总经理。”陈秘书马上站起身道谢。

    看见已经大腹便便的陈秘书手脚如此利落,晨心芢也连忙站起身,但眼神一对上那双炯亮的黑眸,心跳又快得不像话,彷佛要冲出胸膛似的!

    电力永远满格的男人啊——

    不晓得是不是被电到而产生奇怪的错觉,她总觉得他似乎又深深看她一眼后,才转身走进总经理办公室,而她居然为了那一眼,心跳瞬间加速到轰隆作响。

    他是不是想又偷偷整她啊?

    否则为什么只要他稍微有个什么动静,她就被他影响到生理反应大反常?

    “心芢,你从实招来,总经理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总经理前脚刚跨进门,陈秘书下一秒就抓着她,整张脸以惊悚的速度逼近到她面前问。

    “没有的事。”晨心芢别开视线,矢口否认,可心跳却慢不下来,回想起他刚才的眼神,就感觉一阵热气直冲上脸。

    “真的?”陈秘书口气狐疑,压根不信。

    “真的!如果男人对女人有意思,就会约她一起出去吃饭,但是总经理从来没约我出去过。”

    为了掩饰自己的局促,晨心芢立刻坐下来,假装忙碌地准备下午的资料,双手不停的东翻翻、西写写。

    陈秘书没被她唬弄过去,好歹自己也是八卦集散地——秘书室出来的人,就算她再笨,吃了这么多次点心,也早看出这两人之间肯定有暧昧!

    “可是总经理看你的眼神好深情、好炙热,连我站在旁边看了都快腿软,你确定加班那天真的什么事都没发生?”

    陈秘书也跟着她坐下来,黏在她身边,一双贼眼凑近晨心芢,丝毫不肯放松。

    “就正常加班那样。”她努力别开视线。

    她自动省略帮他买晚餐、他故意不跟她收钱,硬要回请她一顿晚餐的事,也没说他们后来一起去吃了早餐,他还开车送她回家休息,更没透露他差点在车上吻她的事。

    陈秘书见她口风紧,便换个方式逼问,“我在这个职位几年时间了,最近也不知是分了谁的福气,居然可以吃到总经理亲自买来的点心。”

    “那是因为总经理签下美国大合约,龙心大悦……”

    “少跟我来这套!你现在说的每个字,我、都、不、信!”陈秘书露出“其实我都懂”的暧昧微笑。

    再过几天她就要休假回家待产,这对孤男寡女在同一层楼工作,她敢拍胸脯保证,肯定会擦出火花!

    “我先去会议室准备。”怕真被瞧出端倪,晨心芢抱起一叠资料,低着头就往楼下会议室冲。

    “吃饭时间快到了,别忙过头,记得去吃饭啊!”

    晨心芢不敢回头,只回应了一句“喔”,不等电梯,直接走楼梯,到四十五楼会议室完成准备工作。

    尽避有陈姊的叮咛,结果她还是忙过头。

    等她到餐厅吃饭时,已经是十二点半的事,刚坐下来,大半员工都已经吃饱往楼上移动。

    向子齐也才刚下来,见晨心芢自己一个人吃饭,下意识便想往她的方向走去,未料,才走到一半,就看见秘书室里头有“小林志玲”之称的晓玲秘书正朝晨心芢走去。

    他停住脚步,深深看眼晨心芢,转个弯,另觅安静角落用餐。

    他向来不喜欢跟女职员亲近,任何人都一样,但心芢是唯一的例外,他总是不由自主的想接近她,想控制都难!

    只是,晓玲秘书找心芢做什么?

    他的困惑没有维持很久,午餐用毕回到办公室,就看见晨心芢提着一袋东西站在他门前,咬着下唇,双眉紧蹙、满脸苦恼,好几次抬起手想敲门,却又垂头丧气地放下。

    她这是在干什么?

    向子齐感到好气又好笑,心中又燃起一股莫名期待,慢条斯理走到她身后,轻声问:“有事找我?”

    晨心芢没料到他不在办公室,甫听到他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整个人吓得跳了一下后,才僵硬的转过身,仰首面对他,“总、总经理?”

    向来在十二点半前会回自己办公室休息的总经理,今天怎么反常了?想到自己刚才犹豫半天的样子被他撞见,她就觉得好糗!

    至于陈姊,午休时她常去找秘书室的同事们聊聊公司八卦,总是抢在上班时间最后一秒才回来。

    “我的声音有这么可怕?”他扬唇,笑容里有丝纵容。

    她干笑两声,随即转开话题,“你今天好像比较晚去用餐喔?”

    “嗯,我把下午开会的资料再一次确认,忘了时间。你呢?今天好像也比较晚下去吃饭。”

    “喔,我在会议室准备,忘记时间。”晨心芢尴尬地笑着解释。

    “要不要进去说?”

    向子齐一手放在门把上,火热视线紧盯着她。

    晨心芢被他看得心跳加速、小脸泛红、全身血液彷佛在他专注的疑视下逐渐沸腾起来。

    为了掩饰自己的困窘,她连忙垂下头来,眼神无助的四处游移,就是不看他。

    “不、不用了,我只是要拿个东西给你。”说完,她把一个精美的纸袋递给他。

    向子齐伸手接过,看看礼物,又看看她。

    “这是——你给我的?”

    晨心芢困难地咽了咽口水,直觉他听完自己接下来的话后,一定会摆臭脸给她看。“不是,是晓玲姊请我转交给总经理的。”

    最后一个字说完,两人之间的空气瞬间凝结。

    许久后,才听见他咬牙、冷冷发问:“你替人传东西给我?”

    她点点头,神情复杂地解释,“晓玲姊说,反正我们天天都会碰面,就拜托我帮她这个忙……”

    “还、给、她!”他的每一个字彷佛都是从牙关里迸出来的,说得极为清楚且十分用力。

    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恶声恶气的截断,晨心芢反射性抬头看向他,却正好跌进他即将怒火爆发的黑眸里。

    “总经理,这样好吗?”晨心芢咬紧下唇,小小声说:“晓玲姊可能会很伤心,一个女人主动还被拒绝,她会很没面子……”

    她话还没说完,就见向子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神色复杂又怒火中烧的死命瞪着她。

    “你可真好心,居然还担心别人的面子问题?”他满脸讥讽,把礼物丢回她怀里,将她整个人压上门板。

    晨心芢惊呼一声,向子齐趁她挣扎前凑近,与她四目相对,拼命压下怒火朝她低吼,“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两人靠得极近,双唇只差几公分便会碰在一起,她被他吓得不敢乱动,连呼吸也小心翼翼。

    “你的感受?”她不解地皱眉。

    难道陈姊的怀疑是真的?

    可是……如果他真的喜欢她,那天在停车场为什么不吻她?而且他也从未私底下约她出去过——那次说要请她吃饭只是为了还她一顿晚餐……他是真的对她有意思,还只是嫌生活无聊逗她解闷?或者,这也是他拿来报老鼠冤的方式?

    天啊,她真的不懂他!

    如果他只是在跟她开个恶劣的玩笑,那他现在气成这样又是怎么回事啊?

    “别跟我玩装傻的把戏!”向子齐看着她无辜的小脸,胸腔里像被什么东西卡住,窒闷疼痛,极其难受。

    他以为自那天加班后,他们之间已经有一定的默契,不用把话说白,只要顺其自然,他们会慢慢走到一块。

    又或者,她会主动向他告白,就像其他女人那样,只是时间迟早问题,毕竟他都已经公开送她点心,还不只一次,有长脑袋的人应该都知道这代表什么吧?

    生平第一次学人家送东西给女人,他送得别扭,结果没等到她的表白就算了,反而等到她替别的女人送礼物给他?情况演变至此,怎能叫他不生气!

    这女人从第一次见面就有本事惹怒他,现在还是!

    向子齐狠狠瞪她一眼,拉开她,用力拉开门,走进总经理办公室,将依然满头雾水的她抛在身后。

    “我没——”晨心芢想解释,但话还没说完,他就甩上总经理室大门,结果她只能委屈的对着门板把话说完,“我没有装傻,人家直接走到我面前请我帮忙,我要怎么拒绝?”

    难道要她直接说——我跟总经理之间最近有点怪怪的,所以不太方便帮你送礼物给他?

    晨心芢满肚子委屈,瞪着门板两秒钟后,转过身,边走回座位,边不服气的咕哝,“人家送你礼物是好事,干么气成这样?像你不也常送我跟陈姊吃点心,我们可是都心存感激耶!”

    她到底招谁惹谁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流浪狗老板最新章节 | 流浪狗老板全文阅读 | 流浪狗老板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