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婚小爸 第八章 作者 : 艾蜜莉

第五章

星期三晚上,孟婕和徐嫚嫚下班后,相约到捷运站附近的一家欧式小馆吃晚餐。

用餐完毕后,两人在捷运站分手,孟婕搭着手扶梯通往捷运入口,此时,包包里却传出一阵熟悉悦耳的声音。

她走到角落,掏出手机,萤幕上显示出一串陌生的数字。

犹疑了半秒钟后,她还是揿下接听键,话筒里传来一束低沉熟悉的男音——

『魏孟婕吗?我是樊迎灏。』

“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她怔愣了一下,印象中自己根本没有给过樊迎灏手机号码。

但她的心,还是因为这通电话隐隐起了一阵骚动。

『你寄给我外套的纸箱外,上面留有公司的住址和你的手机号码。』樊迎灏解释道。

“喔……”她轻拍额头,可能写得太顺手,一时忘记,直接留了手机号码。“你找我什么事?”

『快来救我!』樊迎灏放低嗓音说。

“嗄?”她怔愣了一下,听得不真切,又往更角落的地方走去,避开吵杂的人群。“樊迎灏,你刚刚说什么?”

『魏孟婕,快来救我……』话筒另一端的樊迎灏刻意压低嗓音。

“救?”她微讶。“你发生什么事了?”

『我忘记带钱包出门了,现在被困在店里走不出去。』樊迎灏用一种可怜兮兮的语气恳求道。

“真的假的?”她半信半疑,真不敢相信像他这种看起来一副精明睿智的人,也会有迷糊的时候。

『真的啦!』他的语气无辜又无奈。

“我为什么要去救你?”她挑眉,好整以暇地反问他。

这男人的手机通讯录里肯定不止她一个人的电话,为什么偏偏挑中她呢?

他真的有这么喜欢她吗?

这么渴望见到她吗?

蓦地,她的胸臆间涌起一股暧昧的悸动。

『因为我是你最可敬的对手,难道你忍心让我把全身衣物当给老板,赤果果地围着纸箱走回家吗?』樊迎灏一副哀怨的口吻,夸张放大自己难堪的处境。

她的脑海立即浮现一个滑稽逗趣的画面:他围着纸箱,上头还写着“霸王餐”三个字,遮遮掩掩地走在马路上。

她忍俊不禁。

『真是太没有同情心了,居然还笑得出来。』樊迎灏佯装哀怨貌,但她甜润清脆的笑音擦过他的耳膜时,同时也愉悦了他的心。

“落井下石,这四个字你有没有听过啊?”她被他可怜兮兮的口吻给逗笑了,忍不住继续闹着他。

方才和嫚嫚一起吃饭时,她还向好友抱怨最近创意组工作气氛很差,其他组的组长对于陆总频频将公司的大案子交由她企划负责,颇有微词。

虽然不到明争暗斗的程度,但偶尔酸言酸语个两句,总是避免不了,然而郁积了一整天的闷气,全因他的一通电话而烟消云散。

『魏老师,你太残忍了,好歹我也替你解围了两次。』樊迎灏说。

“你现在是在讨人情是吗?”她笑着反问他。

『……我遇人不淑啦……』樊迎灏哀怨地抗议,还奉上两声呜咽声,惹得孟婕笑声连连。『你太没有同情心了……』

她收起笑意,严肃地说:“你人在哪里?”

『淡水。』樊迎灏说

“你跑去淡水干么?”她微讶。

『我的对手来势汹汹,搞得我压力这么大,当然得出来吹吹风、透透气啊!』他叹息道,一副肩上千斤重的模样。

“我才压力大好不好……”欸,孟婕在心底叹息,她才是需要放松的那个人啊!

『那就一起过来陪我吹吹风,顺便解救我。』樊迎灏放低身段,恳求道。

“给我住址吧,我现在搭捷运过去。”

『我用简讯传给你。』樊迎灏说。

“那我先进捷运站喽……”孟婕一边持着话筒,一边拿起悠游卡靠向感应器。

『等会儿见。』

“Bye。”

进了捷运站后,她握着断讯的手机,这才发现机壳的温度高得吓人,和她那颗躁动不安的心一样,都因樊迎灏而发烫……

半个小时后,孟婕搭着捷运来到淡水,照着樊迎灏给的住址和路线图,来到位于河岸旁的一家欧式小酒馆。店内采原木设计,有一种纯朴自然的感觉,白色砌砖的壁炉和酒柜,上头摆满了各国的啤酒。

吧台前坐着三三两两的酒客,姿态悠闲地啜饮着啤酒,店内划分为两个区域,一边设有一个小型舞台,驻唱歌手肩上背着一把吉他,轻轻拨动琴弦,和着吉他声吟唱着时下流行的小品情歌。

孟婕环视酒吧内一圈,在一张一张陌生的脸孔里搜寻着她熟悉的俊脸,最后在服务生的指引下,往店外的长廊走去,果然看到他姿态慵懒地坐在高脚椅上,手里拎着啤酒,悠闲地跟着吉他节奏打拍子。

粗犷原始的木材铺展而成的走廊,底下流淌着的是墨黑的淡水河,远方盏盏的灯火倒映在粼粼波光里。

孟婕伫立在走廊上,入夏微暖潮湿的空气包围着她,天际缀着两、三颗泛着微弱光芒的星子,耳边伴着吉他声,这景致果然很纾压啊!

她朝着他的桌边走去,双手环胸,盯着他怡然自得的表情,完全没有电话里的委屈狼狈。

“嗨~~”樊迎灏侧过脸,朝她咧出一抹迷死人不偿命的性感微笑,指了指身边的空位,示意她坐下。

“不是有人要把衣服典当给老板,围着纸箱逛大街吗?”孟婕睨了他一眼,凉凉地挖苦。

“你这么想看我月兑吗?”他朝她眨眨眼,语气暧昧地说。“还没十二点欸,而且这种场合不适合上演儿童不宜的节目,不如我们约个时间,我特地表演给你看。最近我身材练得不错,一直都没有展示的机会,就当作是今晚的啤酒费……”

他作势要撩起袖子,秀出手臂上的二头肌。

她的视线下意识地瞟向他的胸口,他身上穿着白色衬衫,胸前的钮扣少扣了两、三颗,微微敞出一截古铜色泽的精瘦胸膛,她的脸一热,连忙调开视线。

“够了喔!”她低骂道,佯装愠怒以掩饰内心慌乱的情绪。

“坐吧!”樊迎灏眼底含着笑意,继续说道。“这里的比利时啤酒不错,你可以试看看。”

他体贴地替她拉开高脚椅,她坐了下来,身上的窄裙微微地往上一缩,露出一截白皙匀称的大腿,那引人遐想的美丽景致令他胸口一窒,眸色一黯,连忙调开视线,招来服务生多点了两罐啤酒和一些小菜零嘴。

她调了调坐姿,将包包放在腿间,以防春光外泄。

“其实你有带钱包吧?”她侧过脸,隔着小圆桌盯视着他俊朗的脸庞,瞧这男人一副怡然自得、落落大方的模样,完全没有阮囊羞涩的窘状,分明是故意拐她来淡水的吧?

他笑而不答,将服务生送来的啤酒递给她。

“你是存心拐我来的对不对?”她接过啤酒,瞪着他。

“情场如战场,这招叫做——兵不厌诈。”他望着她,挑衅地对她笑。

为了带她来欣赏淡水夜晚的美景,他才编了这么蹩脚的借口,因为用一般寻常的理由肯定约不到她,搞不好还会带着一票姊妹淘来壮大自己的女王气势,那就坏了这片美丽的风景。

这片好景致,他只愿与她分享。

她怔怔地与他对峙着,那双深邃的黑眸彷佛带有一股灼人的热度,她像是被他眸底的温热烫着般,慌乱地调开眼,故作自然地拿起桌上的啤酒,连喝了好几口,借以冲淡他释放出来的暧昧讯息。

樊迎灏觑望着她闪躲的表情,眼底的笑意更浓了,可见她也感受到了两人之间那股暧昧的吸引力。

“干么这样看着我?”她被他瞧得有些不自在,放下手中的啤酒,佯装愠恼地瞪着他。

“看你可爱啊!”樊迎灏眼色慵懒,一副调情的口吻。

“我哪有可爱?少胡说八道了!”她否认道,耳根一阵灼热,红了起来,很不习惯这样的赞美。

“我说你可爱就可爱。”他朗朗地笑道。“而且脸红的时候更可爱。”

“你很无聊欸!”她放下手中的啤酒瓶,沉声问道:“所以你拐我来这里到底要做什么?”

“约会啊!”他说得理直气壮。

“我为什么要跟你约会?”她好整以暇地反问他。

她以为这个时候两人应该为了“佳乐食品”的案子而奋战,毕竟只剩下半个月的时间就要参加提案了。

而且这次参加比稿的广告公司很多,他们又是今年广告金像奖的入围者,更是大家瞩目的焦点,有着输不起的压力啊!

“我可是贵公司总经理亲自核准、认可的男士,只差没盖上优良合格标章,你不跟我这种人约会,要跟谁约会?”樊迎灏反问她。

一星期前,她和陆淮生安排的那场“鸿门宴”充分地激起他的挑战欲,他不仅要拿到“佳乐”的案子,更想成为征服她的男人。

“我还以为只有超市生鲜部的肉品才有优良品质的检验章,没想到你也有啊!”她凉凉地调侃他。

“当然有,要不要检验看看?”他自嘲道。

“要不要再刻个CAS的检验章替你盖上?”她瞋了他一眼,眸色不自觉地放柔了许多,似笑非笑地浅咬着柔润的红唇。

“如果你愿意的话。”他继续逗着她。

“无聊!”她笑斥道,伸手拿起桌上的啤酒,却被他的大手扣住,她偏过脸,乌润的眼眸盈满疑惑,怔怔地打量他。

“魏孟婕,你真的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他望着她,表情认真地问她。

她恍惚了,坠在他黝黑灼热的眼色底,夜风习习,耳边传来驻唱歌手圆润的吉他声,以及慵懒低沉的歌声,一字一字唱进她的心底——

你有没有爱过我?

有没有想过我?

有没有,有没有,也会有一点心动的时候……

驻唱歌手轻哼着那首“有没有”,暧昧的歌词一字一字唱进她的心底。

她不禁悄悄地问自己,她对樊迎灏有没有那么一点心动?

如果没有,为什么她的心跳会这样乱……

两人目光胶着的瞬间,一股暧昧情动的气息充斥在他们之间。

他的俊脸缓缓地贴近她,她清晰地感受到他男性的气息混着淡淡的啤酒味,喷拂在她的鼻端,形成一股暧昧的勾引。

他扣住她小巧的下颚,吻住她水润的芳唇。

他轻轻含住她芳馥柔软的唇瓣,带点试探意味地品尝属于她的甜美馨香。

她在他唇里尝到淡淡的酒味,还有属于他独特的男性气息,炙热且浓烈地卷烧而过,令她的心跳加速。

不晓得是酒精软化了她的意志力,抑或是他热情的吻迷醉了她的心,令她深深陶醉其中,情不自禁地攀住他的颈项,回应了他的吻……

又是一个星期的开始,樊迎灏如同往常般在十点之前进公司,例行性地与各组创意人员召开简报会议,追踪每个企划案的进度。

在会议桌上耗了近两个小时,连喝了两杯咖啡后,他分派完各组的工作,大伙儿鱼贯地步出会议室。

他走进洗手间内,解完生理需求后,站在洗手台前,掬起清冽的水,拍了拍脸颊,洗去一脸疲惫。

透过光洁的镜面,他强烈地感受到身后打扫欧巴桑一双眼睛正虎视眈眈地望着他,干燥的嘴角蠕动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他赫然转过身,对上欧巴桑的脸,瞟了她胸前的识别证一眼,浅笑问道:“李女士,有事吗?”

欧巴桑拿着拖把,干笑了两声,以一口不甚流利的台湾国语说道:“总监,听梭你现在单身……没有女朋友……这是我侄女的照片啦,上面有她那个灰士不可的帐号……”

“灰士不可?”樊迎灏一脸困惑。

他只听过飞狗巴士,没听过什么灰士不可。

“就是你们年轻人用手机啊、电脑啊,在玩的那个什么脸书啦……”欧巴桑把一张名片递给他。

“所以?”他挑了挑眉,好奇地接过名片。

“我侄女说,你可以约她啦,她本人比那个脸书上的照片还漂亮!”欧巴桑为了侄女的央求,只好硬着头皮和总监大人搭讪。

没办法,谁教总监大人太过优秀,肥水不能落入外人田,要是能和他攀上亲戚,搞不好她也能升官加薪,当个什么清洁组组长。

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

“谢谢。”樊迎灏礼貌性地收下名片。

“还有,我侄女的手艺不错,拿手菜就是咖哩饭,你要是喜欢,她可以做给你吃。”欧巴桑继续热情地放大自家人的优点。

“不用了,谢谢你们的好意。”他婉拒道,走出洗手间。

他从口袋里取出其余的三张名片,一并丢入垃圾桶里。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为什么从警卫到清扫欧巴桑都帮自家的女儿、亲戚递名片给他,急着要帮他安排相亲?他看起来有那么渴爱、有那么缺女朋友吗?

樊迎灏承认自己是向往爱情,但他渴望的爱只有一个人能给他——那就是魏孟婕。

上星期两个人在淡水河发生的那个吻,确定了彼此间的感情,虽然他们都没有说破,但都知道他们深受彼此所吸引,他决心非追到魏孟婕不可。

走回办公室时,恰好到了用餐时间,各部门的同事不是相约一起订便当,就是集体到外面用餐。

空气中散逸着各种食物的香气,其中以咖哩饭的味道最为强烈,他忍不住梭巡了室内一眼,其中就有好几个女职员都带了咖哩饭。

“总监……”创意部新进的小助理李婉茹捧着一个日式餐盒,盒内散发出浓浓的咖哩味,她小跑步地走到樊迎灏的面前。

“有事吗?”樊迎灏停住步伐。

李婉茹捧着便当,隐约感觉到身后投射来数十道充满敌意的目光,每一道都凌厉得巴不得把手中的便当砸向她。

“这是我自己做的咖哩饭,请你吃!”李婉茹豁出去了,完全不管同事们忿恨的眼神。

“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樊迎灏温文一谢,婉拒了她的好意。

“这是我自己做的,里面没有加红萝卜喔!”李婉茹讨好地说。

他表情微僵,他讨厌红萝卜的事有这么明显吗?怎么连新进的小助理都知道?“不用了,你自己吃,刘秘书已经帮我订饭了。”

“好吧……”李婉茹垮下肩,落寞地捧着餐盒,回到座位上。

樊迎灏回到办公室后,刘秘书立即将一个日式便当放在他的桌上。

“总监,我把便当和果汁放在这里喔!”刘秘书说。

“今天是你们的咖哩日吗?为什么我看到一堆女职员在吃咖哩?”樊迎灏坐在沙发上,拆了竹筷,随口问道。

“总监,今天才是你的咖哩日吧!”四十来岁的刘秘书,漾出一抹像母亲般和蔼的笑容,调侃他。

“我的?关我什么事?”他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

“还不是你在社团里留言,说最喜欢吃没加红萝卜的咖哩饭,否则办公室里那群年轻美眉们,怎么会一个一个都带了咖哩便当。”刘秘书说道。

“我什么时候在社团留言了?”他蹙起眉头,好奇地追问。“我们公司有什么社团吗?”

“Facebook的社团啊!”刘秘书走到他的身边。

“我没有在玩那个东西。”樊迎灏笑说。

“总监,你还在上面成立了一个『樊迎灏征婚社』,怎么能说没有在玩呢?”刘秘书掏出手机,滑动萤幕,递到樊迎灏的面前。

“征婚社已经破百人了,很热门欸!几乎公司里所有单身的女性员工都加入了,连打扫的欧巴桑都叫她们的女儿加入你的征婚社呢!”刘秘书说得眉飞色舞,近来讨论征婚社的动态已经成为茶水间最热门的话题之一了。

樊迎灏凝看了手机上的页面好半晌后,迸出一句话——

“到底是谁冒用我的名字,成立了征婚社?!”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征婚小爸最新章节 | 征婚小爸全文阅读 | 征婚小爸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