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婚小爸 第一章 作者 : 艾蜜莉

夜幕低垂,墨黑天际悬着一钩银月。

市区一栋崭新住宅大楼里,五楼窗台的玻璃帷幕透出晕黄温暖的光束,散发出一股温馨的氛围。

屋内近四十坪宽敞的空间以黑白两色系作为装潢的基调,白色漆墙配着黑色真皮沙发,呈现出一种简约的现代感。浅灰色地毯上的茶渍和堆放在墙角的乐高积木坏了主人的时尚品味,却平添了一股家的温馨凌乱感。

坐在真皮沙发上的樊迎灏身着一件白色棉衫配上卡其色休闲裤,合身舒适的布料熨贴在皮肤上,勾勒出宽阔精实的肌肉,一双长腿舒懒地搁在茶几上,散发出一股潇洒不羁的男人味。

他蓄着一头利落短发,刘海微微地往上拨,露出宽阔的前额,黝黑浓眉下有一双深邃如墨的眼眸,俊挺的鼻梁,薄而好看的嘴角噙着笑,软化了冷峻的脸部线条。

樊迎灏的身侧窝坐着一个八岁大的男孩和一个五岁的小女孩,液晶屏幕正放映着迪斯尼经典电影“曼哈顿奇缘”,影片尾声吉赛儿公主和男主角罗伯终于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五岁的小女孩有张像苹果般红润的小圆脸,衬上一双水亮的大眼睛,嘴里哼起五音不全的配乐,两只小手拉起小碎花裙襬,学起电影里的吉赛儿公主翩翩起舞,在地毯上转着圈圈。

眼前温馨的画面衬上他俊朗出色的外型,犹如时尚杂志在拍摄型男居家的单元,但这一切对樊迎灏而言却是每个周末都会上演的真实景象。

自从三年前兄长樊迎尧与妻子发生车祸过世,留下一对年幼的儿女后,樊迎灏便向纽约的总公司主动申调返台工作,接任“Bale广告公司”创意总监一职,一来有更多时间可以陪伴年迈的双亲,再者也能分担照顾侄子与侄女的责任。

他抬起俊脸,瞟了墙上的挂钟一眼,时针正悄悄地走到数字九的地方。

“维维、乐乐,睡觉的时间到了。”樊迎灏耐着性子陪八岁的侄子和五岁的小侄女看完第七遍的“曼哈顿奇缘”,熟到连台词剧情都会背了。

“小爸,我也想要一件像吉赛儿公主一样的蓬蓬裙……”小女孩停止旋转的步伐,挨在樊迎灏的健躯旁,昂起圆润的小脸,用着软软绵绵的口吻央求着。

“等我们家的乐乐要参加舞会的时候,我再送妳一件比吉赛儿公主那件还漂亮的蓬蓬裙。”樊迎灏已经很习惯小侄女喊他一声“小爸”,非但没有纠正她,反而将两个小孩视如己出。

两个小家伙平常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但一到了周末假期则喜欢腻在樊迎灏的住处,一来这里有计算机和游戏机可以玩,再者他对两人的管教不若樊母严格,简直到了有求必应的程度。

“要是乐乐一直没有接到舞会的邀请函怎么办?”五岁的樊凯乐皱起小脸,表情哀怨地瞅着樊迎灏,担心起自己永远没办法穿上蓬蓬裙礼服。

“我们家的乐乐长得这么可爱,一定会收到邀请函的,到时候王子一定会邀请乐乐公主一起跳舞。”樊迎灏发挥耐心,用着童话思维和小侄女沟通。

“那我可以给王子一个『真爱之吻』吗?”五岁的樊凯乐天真地问道。

“当然可以。”樊迎灏摸了摸小侄女粉嫩的脸颊,笑着哄她。“到时候我们家的乐乐就会和王子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真的吗?”乐乐兴奋地眨眨眼。

在一旁沉默已久的樊凯维冷不防地爆出一句。“小爸,上个月我和乐乐看见你亲了莉萨阿姨,可是你们两个就没有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樊迎灏侧眸瞅看着八岁的小侄儿,显然这古灵精怪的小家伙对他的前女友很有意见。

“小爸,你和莉萨阿姨怎么没有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乐乐附和哥哥的说法,当起小小应声虫。

“而且你们还分手了。”樊凯维又很不给面子的补上一刀。

八岁的樊凯维对成人世界的感情似懂非懂,但在偶像剧和电影的耳濡目染之下,以及从大人们的对话中得知,小爸终于和莉萨阿姨分手了。

“小爸,什么是分手呢?”乐乐好奇地说。

“分手就是一对男女朋友决定不交往了,想结束对彼此的感情。”樊迎灏用简单的词汇解释男女间棘手的感情纠葛。

“为什么你跟莉萨阿姨有了『真爱之吻』还会分手呢?”从小在迪斯尼影片下成长的乐乐再度发挥丰富的想象力。

“我想大概是……莉萨阿姨不是我的真爱吧。”樊迎灏好脾气地面对小家伙的连番“逼供”。

三年的兼职奶爸训练之下,樊迎灏不只懂得如何照顾小孩,连带也摸索出一套和小朋友相处的模式。

“幸好莉萨阿姨不是你的真爱,我已经受不了她煎的黑黑荷包蛋了。”维维一脸嫌恶的语气。

思想早熟的他多少也懂得察言观色,每当小爸必须加班时,总会叫他的女朋友来照顾他和乐乐,偏偏她在小爸面前总夸他和乐乐聪明又可爱,但等到小爸离开后又嫌弃他们是拖油瓶。

“我也不喜欢莉萨阿姨煮的东西,她都煮跟史瑞克一样绿绿的、颜色很奇怪的面给我吃。”乐乐的小脸皱了起来。

“乐乐,那叫青酱意大利面。”维维补充道。

樊迎灏一点也不想跟两个小家伙讨论自己的感情生活,因此随口敷衍道:“维维王子、乐乐公主,以后我交女朋友一定先过你们这关好不好?你们要是不喜欢她,我绝对不会跟她交往。”

“小爸,不如我们帮你找个女朋友吧?”维维提议道。

他记得前几天在爷爷家时,陪着奶奶看过一部叫“西雅图夜未眠”的影片,电影里的小男孩帮他的爸爸找到了真爱,或许他也能帮小爸找一个不讨厌他和乐乐的女生当女朋友。

“你们要帮我找女朋友?”樊迎灏觉得无奈又好笑。“你们当自己是爱神邱比特吗?”

“对!”乐乐举起双手,大声疾呼。“我们就是爱神邱比特!”

“小爸,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维维顺手拿起桌上的纸笔。

“喜欢什么样的女生?”乐乐像只无尾熊似地攀坐在樊迎灏的大腿上,天真地附和维维的说法,一副要帮他作媒的认真表情。

樊迎灏深知两个小家伙缠功了得,若不回答他们的问题肯定会追问个没完没了。

“第一,要跟我们乐乐一样漂亮。”樊迎灦完全是哄小孩的语气,逗得坐在腿上的乐乐笑得眼睛瞇瞇的。

“小爸,你认真一点啦!”趴在茶几上的维维皱起眉头,侧过头回以一记抗议的眼色。

樊迎灏放下怀里的乐乐,倾身凑到小侄子的身边,瞧见他握着笔杆,笨拙地在便条纸上写着“小爸ㄓㄥㄏㄨㄣ条件”几个大字。

“第一,漂亮。”樊迎灏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还有呢?”维维拿着笔杆唰唰地写着,还不忘追问道。

“乐乐,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当小爸的女朋友?”樊迎灏一副和小朋友闲聊的口吻,完全没把他们的问题放在心上。

“我们是想帮你征友,又不是想帮乐乐征友!”埋首在茶几前方握着笔杆的维维,皱起眉头,抗议樊迎灏敷衍的态度。

“只要我们家乐乐喜欢的女生,小爸一定会喜欢,对不对?”樊迎灏说。

乐乐用力地点头附和。“我喜欢跟吉赛儿公主一样温柔的女生,莉萨阿姨太凶了,不喜欢。”

“我也觉得小爸比较适合温柔的女生。”维维低下头,一笔一画地在便条纸上写下温柔两个字的注音。

“谢谢两位的建议,我会将它列入择友的条件选项里。”他站起身,健臂一伸,左右开弓,将两个小家伙拽进怀里,抱往书房旁边的儿童房,急着想哄他们睡觉,结束这个话题。

“我们一定会替你找一个非常适合你的女朋友!”维维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还得意地朝他挑挑眉。

“小爸,放心!”乐乐不忘声援哥哥。

“谢谢维维王子和乐乐公主,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快点闭上眼睛睡觉吧,晚安。”坐在床沿的樊迎灏帮两人盖上被毯。

“小爸,晚安!”两人异口同声。

樊迎灏捻亮床头的小夜灯,顺手将房门掩上,打算回去书房继续审查手边的企划案。

静谧的儿童房传出一阵窸窸窣窣声,维维和乐乐钻出被窝,一起坐在床沿,嘀嘀咕咕着,像在密谋什么大计……

华灯初上,绚烂的霓虹灯将整座城市晕染上风华,穿戴华丽的宾客在服务生的引领下搭着电梯抵达会场。

今晚是台湾媒体广告“金像奖”的颁奖典礼,这是身为广告人一年一度的盛会,每年主办单位都接受各个广告公司的报名,从上百件参选的CF里挑选出五件最优秀的作品,再邀请各个媒体单位、资深广告人担任评审,加上观众投票作为加权分数,进行最后的决选。

这个奖项对每个从事广告的创意人而言,不仅单纯是荣誉的象征,更是梦想的实践,它的存在鼓舞了许多初进这行业的新鲜人,例如魏孟婕就是最佳的例子。

今晚是魏孟婕第二次来到颁奖典礼,距离第一次踏入这个会场是在六年前,当年她还是广告系大四的学生,在主办单位里担任实习生,因此有机会参加这场盛会。

从那一刻起,魏孟婕就立志要当一位出色的创意广告人,有朝一日要站上颁奖台,赢得广告界的最高荣誉金像奖。

为了这个梦想,魏孟婕几乎是把青春奉献给公司,她的生活除了工作还是工作,甚至冷落了交往三年的男朋友,连被劈腿都到最后一刻才知道。

但她的努力终于获得回报,在去年被擢升为创意组组长,今年她所企划的汽车CF代表“奥暐广告”获得了媒体广告金像奖提名。

魏孟婕有张漂亮的瓜子脸,莹亮的美眸刷上一层淡淡的褐色眼影,秀气挺直的鼻梁,红润的嘴唇,美得足以令在场的每位男士怦然心动。

她和总经理陆淮生踏入颁奖会场,男的俊、女的美,一出场即成为全场的目光焦点。

“孟婕,妳穿这件衣服实在太给我面子了。”身为她的顶头上司兼直系学长的陆淮生啧啧称道,忍不住多欣赏了两眼。

“陆总,你这是在赞美我,还是在调侃我呢?”魏孟婕抬眸瞋了陆淮生一眼,两人的好交情不言而喻,完全没有上司与下属的疏离感。

今晚,她穿了一件黑色雪纺礼服,轻盈柔软的布料包裹住纤丽曼妙的身材,镂空的设计露出一片雪白美背,乌黑的长鬈发垂落迤逦在肩上,露出若隐若现的背部,性感中又平添了几分神秘感,惹来不少注目礼。

“妳是我们『奥暐』的招牌兼摇钱树,我恭维妳都来不及了,哪敢调侃妳呢?”陆淮生笑了笑。

陆淮生没见过哪个女人比魏孟婕还要有拚劲,简直到了工作狂的地步,但也因为她的认真与拚劲,这几年替公司拿下不少大型广告案,颇得董事长器重。

“那还不快点替我加薪,免得我被挖角了。”魏孟婕淘气地眨了眨眼,莞尔道。

“如果妳能拿下今晚的广告金像奖,我立即加薪百分之十。”陆淮生豪气地说。

要是今晚“奥暐”能拿下这座广告金像奖,不仅能打响公司的知名度,对整个创意团队更是莫大的鼓励。

“说到要做到喔!”她红润的嘴角噙着笑,一副势在必得的自信,今晚将是属于她魏孟婕的荣耀之夜。

“没问题。”陆淮生顿了顿,提醒道:“不过首先妳要先打败今晚最强劲的敌人。”

“谁?”

“樊迎灏。”陆淮生说。

她循着陆淮生的视线望了过去,瞧见樊迎灏英姿飒爽地走进会场,身边还跟了几位平面记者。

他一身黑色西服配上白色衬衫,合身剪裁衬出挺拔结实的好身材,不同于一般男士系着制式领带,樊迎灏选择了一个黑色领结,不仅帅气有型,更能彰显出他的衣着品味,难怪会被时尚媒体封为“广告界型男”。

魏孟婕隔着人群瞅看樊迎灏发挥长袖善舞的能力,周旋在宾客与记者之间。

“陆总,你认为我赢不了樊迎灏吗?”魏孟婕的眼神透着一股不服输的傲气,低声地问。

倒不是她跟樊迎灏有什么过节,纯粹是两人同处在广告界,难免会争取同一家厂商的案子,无形中就成了竞争对手。

更何况这回五家广告公司入围的作品中,在经由网友投票加权计分后,“奥暐”和“Bale”两家的分数最为接近,魏孟婕更是将樊迎灏视为假想敌。

“不是我说妳赢就会赢,一切还是要看评审的投票决定。”陆淮生客观地说。

“我不会输的。”魏孟婕抬眸看着陆淮生,倔倔地说。“我来这里是来拿奖的,不是来当樊迎灏的拍手嘉宾。”

陆淮生朗笑,嗅闻到一股浓烈的火药味。

够呛!果然是魏孟婕,“奥暐广告”创立以来最年轻的创意组组长。

“陆总、魏组长,好久不见。”樊迎灏迈开稳健的步伐,朝着陆淮生和魏孟婕的方向走来,率先与两人打招呼。

“樊总监,好久不见。”陆淮生笑道,伸手与他交握寒暄。

“樊总监,恭喜你入围广告金像奖。”魏孟婕嘴角漾着笑,飞快地敛去眼底的不驯与敌意,基于礼仪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递出右手。

樊迎灏凝视着魏孟婕靓丽的面容,伸手与她交握。

她一怔,当他坚实有力的大掌贴触到她的手心时,彷佛有股温热的暖流透过指掌流窜到她的全身,教她的心跳莫名漏了一拍。

她像触电般,飞快地抽回手,昂起下颚与他对峙着。

以一般女人来说,她一百六十五公分的身高已经不算矮了,再套一双两吋半的高跟鞋,站在樊迎灏面前却依然只到他下巴的位置,她讨厌这种气势矮人一截的感觉。

“魏组长,是『又』入围了广告金像奖。”樊迎灏凝睇着她,完全没有忽略她眼底飞掠而逝的敌意,因此刻意加重“又”字,摆明了故意想逗她。

他脸上挂着温文的微笑,但眼神却闪烁着寻衅的光芒。

身处在广告圈,他见过的美女不会少,但却没有一个像魏孟婕这样特别,完全颠覆了他以往的论点。

女人嘛,漂亮的通常不够聪明;聪明的又不够性感,然而魏孟婕却是三者并具,有张美丽细致的脸蛋,尤其是她身上那袭黑色雪纺礼服,完全彰显出曼妙的好身材,绝对不输给任何一名女星。

“樊总监,才回国接任『Bale』短短三年的时间已经拿过两次大奖,果真是现今广告界的第一才子。”魏孟婕刻意加重了那个“樊”字,言不由衷的歌颂他的丰功伟业。

“这赞美词好耳熟,好像是上一期『广告人』杂志访问我时,采访编辑所下的标题,没想到魏组长也会看我的专访。”樊迎灏笑道,凝看着她慧黠的眼眸充满神采,细致的下颚骄傲地昂起,浑身散发着一股女王的气势,更容易激起男人的征服欲。

他想,也只有像魏孟婕这样充满自信的女人,才会企划出那样出色的汽车广告。那句广告文案是怎么写的?

谁说只有男人才懂得车子,女人也能拥有它。

驾驭它,如同征服妳的男人。

与其说欣赏魏孟婕的广告创意,倒不如说他对她有着浓烈的兴趣。

“樊总监,你可是现在广告界的当红炸子鸡,才华洋溢,年轻有为,许多初入这行的人都把你视为偶像,我当然得拜读一下你的专访,研究你有多么的了不起。”魏孟婕顺着他的语气,口是心非地恭维了两句。

“那妳研究出心得了吗?”樊迎灏一双有力的黑眸直勾着她瞧。

“樊总监,该不会要我写一份五百字心得给你吧?”她反唇相稽。

没想到这个樊总监,不只是特别“烦”人,脸皮还不是普通的厚,难道他听不懂什么是场面话吗?还是当人人都是他的粉丝?

被晾在一旁的陆淮生对两人的唇枪舌战没有多大的兴趣,早已闪到一旁和商界的熟人打招呼去了。

“如果魏组长愿意写的话,我一定把它用框裱起来早晚拜读。”樊迎灏挑了挑眉,性感的嘴唇勾起笑容,咧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樊总监,你得到的赞美已经够多了,还差我一个吗?”魏孟婕冷睨了他一眼,忽然觉得他脸上那抹过分灿烂的笑容刺眼极了。

“美女的赞美总是不嫌多。”樊迎灏的心情好极了,还以为这场颁奖典礼会跟上次一样的无聊冗长,没想到会遇到魏孟婕,更没想到逗弄她会这么有趣。

“那你恐怕要失望喽!”她淡淡地说。

魏孟婕忍不住在心底啧道,这个樊总监也太自我感觉良好了,还真把她当作粉丝欸,可惜她是来这里打败他的。

她要从他的手中夺下奖项,瞧瞧他吃瘪的表情。

“魏组长,妳替『太亚汽车』做的广告一出来,我可是命令我们创意团队里的每位成员从营销策略到活动企划,一一做了研究分析。”樊迎灏意味深沈地瞅看着她。

其实他话只说了一半,只要是每年入围广告金像奖的作品,他都会命令创意团队做出项目报告,作为新进创意人员内部训练教育的教材。

“喔?”魏孟婕好奇地挑了挑眉。“这么看重我的作品?”

“能和妳一起入围是我的荣幸。”他笑道,再度扬起那抹灿烂到足以去拍广告的笑容。

“有研究出什么结论吗?”这个话题完全挑起魏孟婕的兴趣,同是广告人,她也想知道他对她的作品有什么评价?

“充满挑衅却又蕴含着力量的广告词,一出来立即引起广泛热烈的讨论,商品主题明确,顾客族群锁定在有经济能力的独立女性上,难怪能在景气低迷的车市创下不错的销售佳绩。”樊迎灏眼底流露出激赏的光芒。

“广告一播出,他们第一季的营业额便成长了百分之十七。”魏孟婕大方的接受他的赞美。“而且厂商下半年度还会追加广告预算,结合网络影音媒体做一连串的营销活动。”

“妳打算制成微电影?”樊迎灏立即意会过来。

“太亚汽车”的第一支广告以都会女性为主角,影片中的人物购买了房车之后,在刮风下雨的日子不用再站在路边苦苦拦着出租车,也不用再挤上像沙丁鱼般的公交车忍受**的骚扰,可以从容优雅的上下班,甚至连购物搬家都能自己来,具备了制作成微电影的浪漫元素。

“嗯。”她红润的芳唇往上一扬,勾起甜甜的弧度,柔化了身上冷傲的气质,美得教人心旌摇曳。

他胸口一窒,目光胶着在她细致清艳的面容上,舍不得移开眼。

“魏组长,其实我们做广告和拍电影很类似,都是透过镜头在说故事,贩卖自己的创意,差别在于广告是营销产品,而电影则是表达人物的思想和情感。”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但现在微电影的流行,却能够把两个元素融合在一起。”

“嗯。”她抬头对上他那双深邃爱笑的黑眸,耳边回荡着他充满磁性的嗓音,加上话题是她感兴趣的,因此完全忽略了周遭的喧哗。

“从妳企划的广告中,可以看出妳真实的内在。”他意味深长地说。

“我的内在?”她双手环胸,好整以暇地瞅着他。

“其实妳的内心——”樊迎灏的嗓音淹没在喧嚣的掌声中。

两人的谈话终于被舞台上的音量所打断,魏孟婕恍然回过神,这才发现场子早已被主持人炒热了,也陆续颁发了几个平面广告奖项。

蓦地,会场的灯光暗了下来,现场一片骚动。

“啊——”魏孟婕惊呼一声。

她的背部被身后的男人撞了一下,脚步踉跄,重心不稳,整个人往前倾,所幸樊迎灏适时伸出长臂,将她护在怀里。

“小心一点。”樊迎灏的大手不经意地贴触在她雪嫩的肌肤上,鼻翼间散逸着她淡雅好闻的香水味,那是玫瑰混着柑橘的雅致气味,彷佛透过鼻尖钻进他的胸臆里,荡在心底最深处。

他心口一窒,为着甜美气息悸动。

“发生什么事了?”她的语气有点慌乱。

“大概主持人又自以为幽默,在玩什么新鲜把戏了。上回颁奖典礼也是这样,扮成一只熊突然从人群里冒出来,故意吓得奖者。”樊迎灏淡定地说。

“喔。”她轻应一声,抬眸对上他体贴的俊脸,意识到两人的距离好像太过靠近了,气氛瞬间变得有些暧昧。

她往后移了半步,樊迎灏温文有礼的松开手。

此时,一盏莹亮的光束在会场上转了一圈,彷佛是探照灯在寻找猎物般。

主持人高昂的嗓音透过麦克风传了出来,将气氛炒热到最高点。“现在我们将公布今晚最大的赢家,也是本届广告金像奖的得主——”

光束笼罩在樊迎灏和魏孟婕的身上,为两人晕染上一层莹亮的光华。

魏孟婕屏息,心跳得飞快。

“恭喜『Bale广告』的樊迎灏先生,以公益广告关心失踪儿童,获得了这座奖项!”主持人喊道。

魏孟婕的表情骤冷,头上那盏灯成为最讽刺的光芒,照出她的失落与狼狈。

主持人宣布樊迎灏得奖的瞬间,镁光灯此起彼落,一群宾客和记者争相抢拍樊迎灏俊雅得意的风采。

领完奖后,主办单位吆喝所有的入围者一起上台合照,孟婕敛去眼底落寞的神色,优雅地走上台,与大家一起合照。

“那位穿黑色雪纺纱的小姐,妳可以稍微往后面站一下吗?妳挡到樊总监的镜头了!”一名持着相机的女记者扬声喊道。

“对不起……”孟婕尴尬地移动步伐,往后退了数步,看着樊迎灏成为镜头的焦点,媒体的宠儿。

这一晚,她成了最佳的陪衬品,衬出樊迎灏的伟大与才华。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征婚小爸最新章节 | 征婚小爸全文阅读 | 征婚小爸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