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监皇妃 下 尾声 作者 : 浅草茉莉

宣德九年十一月,秋末冬近,然而朱瞻基的病情依旧没有起色,缠绵病榻时,他突然想起一个人-一胡善祥,他认为自己这一生若真要向谁道歉,便是这个女人吧,一个承受无妄之灾的女子。

接着,他便又想起自己曾经为了她跟心爱的女子起争执……

去说句抱歉吧,到时等自己下了地府,遇见那心软善良的女人时,便可对她说,他已为她改变。

他唤来吴瑾,让他去简单安排,他打算到京城近郊一座山上的小寺上香,对外就说他去寺庙散心,也许佛祖能怜悯他,让他病情好转。

当然,他其实并不是很希望自己的病情好转,他累了,他想有一天睡着再醒来时,便能见到心爱的女子,即便是在阴曹地府也没关系。

最后,跟他成行的,只有吴瑾跟金嫦玉两人。

兴许是心情不错,朱瞻基今日的状态不错,尽避脸色苍白,但少咳许多,自己缓慢爬上山都没有问题。

那年暖阁大火之后,他悲痛欲绝,只是为了襁褓中的孩子才勉强自己振作,但有段时间,他仍无法平复心绪,同一时间,胡善祥向他提出想出宫修道的要求,他起初拒绝了,不想朝中大臣再为这事烦他,不过胡善祥说可以不对外公布,假装她还在长安宫便可,他便允了。

当时,她曾提过,会在这座深山小寺修道。

能再见到故人,朱瞻基心中是有些期待的,毕竟恩恩怨怨也过了多年。

“老爷,山腰处有座凉亭,在那歇息片刻可好?”吴瑾听主子呼吸的频率急促了些,贴心的请示。

“去吧。”他摆摆手。“你们都先去,我想一个人散散步。”

“老爷,让奴才跟着您伺候吧。”吴瑾不放心的说。

“走路能出什么问题,去吧去吧,我一个人静静。”

闻言,吴瑾跟金嫦玉连忙加快脚步,先去凉亭里准备,朱瞻基则放慢步伐,感受林间阵阵吹拂的冷风。

天候是转冷了,可他觉得冬日挺好的,似乎一切都安静了,再过几日,便要下雪了吧。

饼了一会,一道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施主,可是要上善行寺上香?”

闻声,他楞了好一会,并没有回应对方。这声音好熟悉,简直太熟悉了……但那是不可能的,应该是自己听错了。

就像在宫里的时候一样吧,老以为她说话了、她走来了……但其实总是他一个人自言自语。

“哎呀,你这人怎么这样,跟你说话呢。”女子缓缓跟上的步伐,就走在他身侧,语气有些不满。

朱瞻基侧过头,把人给看清楚了,却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停下脚步,一动也不动。

见状,女子也跟着停下步伐,一脸疑惑的摸摸自己的脸。“怎么了?你这样子跟活见鬼没两样。”

“你……你……”太过惊愕,他只发得出单音,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我?我怎么啦?”女子笑看他。这人有些莫名其妙哩,她只是跟他打声招呼,瞧他吓成这样!

“小爱——”响起的声音,来自另一名女子。

被唤作小爱的女子看向声音来源,随即挂上大大的笑容,迎向从山腰上跑下来找她的人。

“静慈姐姐。”她眉眼带笑,却故意嘟起嘴巴。“不是有些不舒服吗?让你在凉亭里等,你却跑下来了,分明是担心我一个人下山会买错东西吧,你放心好了,该买的我都买了。”

“不、不是……”胡善祥有些慌张的看向她,“你……你没遇、遇上……”

“奇怪,怎么今天都要你你你的叫我?刚刚那个怪人……”顿了下,她明目张胆的指着跟过来的男人。“就他,怪人一个,见我跟见鬼一样,我瞧他不是来上香,是来驱邪的。”

胡善祥看她这样,连忙斥责,“不可无礼,他可是当今——”

“静慈仙师。”朱瞻基打断她的话,摇摇头,神色镇定多了。

“当今什么?”

“没什么。”胡善祥催促她,“好了,天冷了,你跑了这一趟也累了,先把东西拿回去放,始歇息一下。我跟这位施主相熟,我们聊聊。”

又嘟起嘴,她想问,但最后还是作罢,听话的将东西提着,先行往前走。

看人走了一段,胡善祥才又开口,“皇上,怎么您会……”她在凉亭遇到吴瑾跟金嫦玉时,吓了好大一跳,才会连忙赶下山。

朱瞻基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倒是幽幽的问:“那可是我心中所想之人?”

顿了好一会,她长叹口气,才应道:“是。”

“可是她……似乎不认得我了?”看着把他当陌生人的女子远走,他的心像被拧紧一样揪痛。

怎么会?怎么会不认得他呢?

“是啊,她不认得了,其实……她谁也不认得了,那时候,她只知道自己叫郭爱……”看他这失神、难以置信的样子,她都有些不忍了,又道:“皇上,我们先回寺里吧,我会向您解释的。”

善行寺后院的某间厢房里,朱瞻基坐在榻上,胡善祥却不顾他阻止的跪在他身前,而吴瑾跟金嫦玉则守在门外。

“有什么话,起来再说吧。”他抬起手,要她起来。

胡善祥仍坚持跪着,低着头说:“我这一跪,不仅是为自己,还望皇上能多多体谅众人的为难。”

也许再早个几年,他会怒极拍桌,别谈什么体谅众人,定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来补偿他这些年的哀伤与孤苦。

然而,当年的朱瞻基已经变了,在多年历练与等待中变了,他沉稳许多,又或者该说,比起那些,他更在乎小爱为何不认得他了?

抿了口茶,他道:“把事情说清楚。”

“皇上可知当年废后一事之后,小爱曾经来找过我?”

“知道。”就是那次之后,他总觉得小爱心里摆了事,没跟他说,总教他有些不安。

“那日我向小爱提起,若有机会便要出宫,当时,她向我讨了一个人情。”看到喝茶的男人双眉拢起,胡善祥顿了一会,才又下定决心的说下去。

“她说,相爱她不曾后悔,可相守对彼此都是苦楚这宫,中局势,有了她便不得安宁,再者,与亲子不能相认,对她太过残忍……所以她说,若有机会,我要走,便带上她。”

闻言,朱瞻基捏紧茶盏,心中感到沉痛。

他不怪她想离开,虽说都是无奈,但的确委屈了她。这两年他身体差了,有时候会想,若她还在,怕是他撒手人寰的时候,也没人能保得了她吧……光是想看,心中便一股酸涩。

他沉看声音问:“所以,那火是你们放的?为了演一场戏?”

“不。”胡善祥连忙摇头,“不是这样的,她当时只道,等孩子再大些,她才会跟您提起,让您准她跟我出宫,她不是绝情之人,知道你痴心情深,又怎会不告而别。”

听她这么说,朱瞻基心里好过一些。“那么那场火……”

“应该是……是我们离开暖阁后,太后让人……”

母后?怎么会?

朱瞻基吃惊不己,大喝道:“把话说清楚!”他以为知道小爱是女儿身后,母后早该放下成见才是,怎么会……

“那个晚上,我突觉心慌,睡下又起,心中直觉有事要发生,便起身到干清宫找她。”这大概也是她跟小爱之间的缘分吧,她会救了她,只是因为一股直觉。

“在暖阁外瞧见刘保看守,心中有异,便绕到另一侧的窗下——”

“你看见什么了?”

“我看见太后用丝绢捂着郭爱的口鼻意图闷死她,而小爱闭着眼睛,几乎无力反抗。”

“不可能,母后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没有这么做的理由……”他猜不透,但胡善祥也没必要说谎……

“我听到了太后说的理由,这也是我坚持要跪求皇上原谅的原因。”胡善祥红了眼眶,又磕了几下头。“皇上,太后真的是逼不得已,她要杀小爱时,自己也是泪流满面、难过不舍,只是只是这是太宗遗言啊。”

胡善祥边拭去泪水,边将当年的事缓缓道来,思绪也回到那时候一-听到太后说的话后,她心中有了两全其美之计,便出声央求太后放过小爱,而她会带着小爱出宫,并誓言永世不再入宫,且不再让小爱跟皇上见面,会带着她出家为尼。

太后也是真的不忍,便允了她的请求。

只是她带走小爱后,小爱一直昏迷不醒,找了大夫看诊抓药,几天后才醒过来,但却是谁也不认得,只知道自己叫郭爱。

“怎么会这样?”朱瞻基叹了口气。他终于知道,当年皇爷爷何以容不下苏丽一家,只因一场梦,一场梦而已啊,真是冤枉!“大夫有说她这病何时会好吗?”

“大夫说……”接下来要说的话,胡善祥自己也有些犹豫,考虑再三才说出口,“大夫说小爱没病,生活日常都能自理,兴许是内心阴影造成,可能是惊吓过度,也可能是有她不想回想起来的事,总之,这病不是吃药会好的,大夫也建议让她回到熟悉的环境……可是,她不能回去了。”

听她这么说,朱瞻基的眼神黯下。

沉默了一会,他才又开口,“我听她喊你姐姐?”

“确定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之后,我便编故事给她听,我说我们俩是姐妹,只是父母早逝、自幼家贫,后来我出家为尼,便带着她在寺里种菜自给自足。”她心想,既然想不起来,干脆都忘了,也比较好过。“但她有时候会跟我提起前世的事。”

“前世?”朱瞻基攒眉。

“嗯,说她有一辈子似乎在很远的地方生活过,那里跟这里很不一样,还有对疼爱她的父母,有时候又会说,她有一辈子像是在个很漂亮的地方待过,她说我们姐妹的缘分,可能是上辈子就定下的。”边说,胡善祥硬咽了。“我想,她说的可能是进宫前在家乡发生的事,也可能想起一些在宫中跟我聊天时的事。”

“那……她会想起我吗?”他十分不安的问。

“皇上,您是她这辈子最重要的人啊,她肯定会慢慢想起来的,只是太后那边……”这才是她的顾虑。

她一直认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当年她虽然有跟皇上提及修道处所,但她心中认定,以两人的关系,他不可能会找上她,才敢将小爱带在身边,没想到两人还是相见了。

可见了又如何?难道要将小爱接回宫中?那皇上岂不是得在小爱跟太后之间做抉择?而宫中又会如何变化?

“这事我会再好好思量,也许……”他话没说完,便被一道惊呼声打断。

“娘娘!危险啊!您快下来——”

闻声,朱瞻基连忙冲了出去!

“你给我下来!”

朱瞻基站在后院一棵大树下,有些着急又恼怒的看着树上的女子,在他旁边的还有同样担忧的吴瑾跟金嫦玉。

倒是在树上晃着脚丫的郭爱,一脸悠闲,还咬着刚才从山下买来的苹果。“你谁啊?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再说,爬树我可拿手了,从来没有摔下去过。”虽然天冷了些,但她觉得在这赏景挺不错的,姐姐都没管过她,这群陌生人不知道在穷紧张什么。

听她这么说,朱瞻基楞了好一会,像想起什么,突然大笑不止。

见状,郭爱的眉毛都皱起来了,“啧,果然该让姐姐替你驱邪,瞧你这样,神经兮兮的。”

闻言,他不以为意,倒是别有深意的看着她。“你认不出我是谁吗?”

“我怎么……”

“你怎么可能认得出我是谁,也是,谁让我不像那些贵人一身紫装金冠的。”

说完,他自己又笑了。

被抢了话,郭爱也是一顿,总觉得脑中闪过一些片段。

她有些错愕的问:“那个,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你有来上过香吗?”

虽然他还是挂着笑容,但心里其实很激动。

原来,她没有忘,她不是真心想把他给忘记的……

“你下来吧,你下来我就告诉你。”他张开双臂,鼓励她跳下来。

她有些挣扎,倒不是怕危险,只是觉得这样不太好,但心里又有道声音跟她说没关系。

“皇……老爷!还是让奴才去……”

担心主子虚弱的身子会受不住,吴瑾想干脆自己施展轻功将人带下去,却被朱瞻基制止了。

“没你们的事,你们都退下吧。”他说完,吴谨他们不敢不听,便都退远了,而他则又侧过头笑着对郭爱说:“如果你怕我没接稳害你脑袋开花,那这样如何?”

伴随话音落下,他已飞身上树,手一抄,还没反应过来的郭爱,就被他抱着跃下了树。

突然,她脑中闪过更多的片段,奇异的,没有任何不自在,她只是重提刚才的问题,“你还没说,我们什么时候见过了?”而且他抱得好自然喔!

等了一会,迟迟没听到对方的回应,她歪头看他,才发现他的眼眶红了,不知怎的,她也想哭了。

然后,连她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眼泪掉了下来。

她没想太多,比起自己的眼泪,她更在意他的眼泪。“喂,你哭了吗?”

顿了下,他点点头。

“我……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不晓得为什么,这男人让她觉得很熟悉,看着他心里就闷闷痛痛的。

“没有,你没有做错。”他摇摇头。是他做错了,她会经历这些苦痛,都是他的错。

“那为什么你要哭呢?”

“很久不见,再见到你!我太开心了。”

“我怎么没印象,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很久以前了……很久了,就像上辈子的事了……”

“是吗?你跟我一样吗?我也记得一些上辈子跟上上辈子的事喔。”很自然的,她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你能把你记得的跟我说吗?”

“好……我先帮你穿鞋吧。”他抱着她低身捡起她踢落在树下的鞋子。

在不远处看着他们的胡善祥,也红了眼眶。

她没见过那个男人这样卑微的姿态,竟弯下腰替一名女子穿鞋。

站在她身边的吴瑾跟金嫦玉心中也有太多疑问,但在他们看来,那些都不重要了,无论如何,初日娘娘回来了,主子的心就会一天一天回来。

这冬日寒风呼啸,却是他们觉得近年来最温暖的一日。

正统五年五月,南京一处富户人家的后院,这家人,开始了跟平常没什么不同的午茶时间。

这家人姓詹,宣德帝驾崩的那年搬来南京,来的时候很简便,一对夫妻、一个管家,跟一个伺候女主人的丫环。

但这家人似乎非常有钱,来了南京后便置了产、买了奴,还开了几家商铺,最特别的是,开了间颇具规模的医馆,馆里有几个大夫看诊,其中一个还是女的。

听说她便是詹家的女主人,不过有些人信,有些人不信,说是谁家夫人会出来当大夫?再者,但凡有人问女大夫是从何习得的医术的,她都会回答我上辈子学的,真让人不知该哭该笑。

说到詹家的男主人,在南京商户之间也是颇有名气,一是不知如何发迹,但财力很足,二是不知背景来历,但气势很足。跟他谈过生意的都说,不晓得为什么,见了他就觉得他特别有威严,让人忍不住想躬着身子说话,胆子小一点的,都想下跪了,于是,有人猜测会不会是北京官家子弟?

但这些猜测完全影响不到高墙之内的这户人家-一吴瑾来的时候,见锦榻上的女主人睡看了,连忙放轻步伐。

在金嫦玉贴心摇扇下,郭爱睡得很熟,她双手安放在微微隆起的腹部,完全没注意到丈夫正盯着她,目不转睛。

“吴瑾,替夫人披上吧。”朱瞻基的声音很轻,怕吵醒了他的珍宝“们”。

点点头,吴瑾先将一件披风披上女主人的身子,另一件则递给男主人。

朱瞻基轻手一展披风,将它披在睡在他肚子上,年约四岁的小男孩身上。

他的眼神很温柔,因为他很满足。

距离他“病逝”已经过去多年,然而从那天起,他才算是重新活过来。

也许有人会说他自私,身为帝王,怎能为了一名女子放下国家大事?但他管不了这些了,他后面的人生只想为失而复得的心爱女子而活。

真正让他觉得对不起的,便是身在宫中的长子,他只能将他托付给母后跟孙仲慧了,从孙仲慧的眼神他知道,她不会亏待那孩子的。

他也庆幸,这些痛苦,不用小爱来承担。

她想起了一些事,但并不是全部,于是他就顺着之前说的,说是两人前世有缘,今世特来相寻,且因上辈子爱得太深,才会有些片段回忆留存于脑海。

偶尔她自己想起一些事,他才会告诉她发生什么,但他从不曾主动提起。

“其士。”

听到她的呼唤,他回过神,温柔的说:“怎么了?睡饱了吗?”

“我问你喔。”

“嗯。”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觉得你的名字很好笑吗?”她很突兀的问了一句,可是她真的觉得很困扰。为什么?为什么听到就觉得好笑?“你的前世片段里有没有这一段?”

他笑了,无奈的说:“没有,你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但她每次笑的时候都很不客气,倒是真的。

“那我再问你喔。”

“嗯。”

她侧过头,看着他的眼睛,难得很认真的问:“我们……是不是有过一个孩子………呃,我说上辈子的时候。”

好一会,朱瞻基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心里有些发酸,红了眼眶,又问:“我好像记得,但我不记得后来怎么了,你可以告诉我吗?他过得好吗?”

“很好,你的记忆好像不像我这么好。”他看着她,笑着说:“你不记得了吗?那小子结婚生子,你还抱了孙子。”

听他这么说,她松了口气,笑了。“是呢,我没想起那些。”

“没关系,那都是上辈子的事了。”他抬手摸了摸儿子的头发,“说不定这小子就是上辈子那小子来转世呢,你这回得记得替他娶妻生子。”

冰爱点点头,看着丈夫,相视而笑。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太监皇妃 下最新章节 | 太监皇妃 下全文阅读 | 太监皇妃 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