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闺女买子 > 第十三章

闺女买子 第十三章 作者 : 绿光

    龙静找不到金如秀……如前一段时日里,她总是等不到他归来那般。

    她问了金如玉,他说:“那个笨蛋在做一件事,等你原谅他。”

    龙静不禁叹口气。

    他不出现在她面前,她要怎么原谅他。

    再者,要怎么说原谅,在这些事之中,到底是谁犯了错?

    是她吧。

    日子一天天的经过,崆峒城进入八月末,正是夏秋交替时节,然而桃花源里仍是林木茂密,百花盛开,夜里微风捎来些许凉意。

    然而,今夜她不待在桃花源里,而是独自坐在兽圈旁的亭子里。

    金如玉说,如果要堵金如秀,就得待在这里,因为这里是通往桃花源的必经之路,所以,她在这里等待。

    心血来潮的她靠近圈子栅栏,试着接近豹子们。

    她发现,当豹子们在草地上打滚时,感觉就像是慵懒的大猫,没有半点威胁性,突然它们像是发现什么,快速朝她靠拢而来——

    “昆仑!”

    就在她被豹子们吓得一退脚下打滑时,后头有堵坚硬的肉墙撑住她,耳边传来熟悉的低沉嗓音,不悦地低喝着,“搞什么,连她是谁都搞不清楚吗?你小心我剥了你的皮!”

    昆仑领头……群豹子低鸣了两声,摆了摆尾巴……同回林子里。

    “你怎会独自待在这里,长治和巧瓶呢?”金如秀哑声问,轻轻地将她自怀里拉开。

    “他们在陪我娘。”龙静垂眼细声道:“我在这里等你。”

    “等我做什么?”金如秀不敢看她,就怕听到任何不想听到的事。

    她可以行动自如,那就代表经过这段时日的休养,她如大哥说的,身子已经好转得差不多。这一切该感谢卫伯父,医好了落叶夫人,让她不再有寻死的念头,而他不希望自己的出现又影响她。

    “你最近在忙什么?”

    “忙着打理龙家的油行,让你康复后回去就可以接手,还有,龙府我已经请人依原样重建了。”

    “你怎么知道龙府原来的样子?”

    “我问过长治。”

    “为什么不问我?长治会比我清楚吗?”

    “我……”

    “你为什么不看着我?”她抬头,双手抚上他的脸。

    他的脸还有烧伤的痕迹,就连长发也削短不少……气色不好,满眼红丝,教她不由得皱紧眉头,猜想他根本没有好好休息。

    金如秀错愕地看着她,随即又别开脸,有些心慌地笑着。“多日在外奔波,有点累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话落,就见他快步离去,龙静不禁眯起眼,蹲下身,故意发出一声惊呼。

    果真如她猜想,他迅速回头跑来,伸手要扶她。“怎么了?”

    “肚子……”她佯装疼痛的皱起脸。

    “并成!”他忙喊着。

    并成缓缓从拱门后晃出来,却没打算走上前。

    “我没事了,只是肚子里的孩子踢了我一下……时有些不舒服。”她拉过他的手,往肚子一按。“你有没有感觉到他在动?”

    金如秀惊诧地感觉到她肚子里头还有另一个心跳,想再确定一点,却又不敢用太重的力道,就怕伤到孩子。

    “再几个月你就可以抱他了。”她笑道。

    他神情有些恍惚,直到这一刻,他才遭遇身为人父的各种情绪冲击。

    他是喜悦的开心的,甚至是担忧的恐惧的……担忧和恐惧是来自于他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打开心结,而她是不是会在生下孩子之后就带着孩子离开,再也不见他。

    “你可以饱我回去吗?”

    “当然可以。”他伸手将她抱起,动作是意料之中的轻柔,就连走起路来也刻意放慢脚步,就怕有些许的颠簸会让她不适。

    “你身上好像很热。”偎在他的怀里,她总觉得他身上像是在发着热。

    “外头很热。”

    “是吗?”

    她担忧的口吻让金如秀唇角勾起自然的弧度,不再是应付或勉强的笑。他不禁想,也许是她的母亲清醒,所以让她跟着心情好转,如此一来,他要是加把劲,是不是可以让她原谅自己。

    “小秀,我想去桃花源的顶楼亭台。”

    “现在?”

    “嗯。”

    上到亭台,他轻柔地将她搁上躺椅,她顺手抓着他,拍了拍身旁的位置。

    金如秀坐在她的身旁,着着她稍稍圆润了些的脸,眼底有了笑意。

    “小秀。”

    “嗯?”

    “你还在生我的气?”

    金如秀怔住。“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

    “如果没生我的气,为什么你一直不肯见我。”

    “我怕你因为我又情绪激动。”

    “你觉得我现在情绪很激动吗?”

    “我……”那天她哭求原谅的样子令他的心狠狠地抽痛,而后,又把错往身上揽,仿佛哀伤不欲生……他好怕自己要是出现在她面前,会勾动她的痛苦,不管是恨他还是恨自己,都会让她伤到身子。

    可是现在的她感觉很平静……是心里不恨了吗?

    那么,他可以跟她说,他试着在弥补了吗?

    “小秀,对不起,我一直都错怪了你。”

    金如秀皱眉看着她,就怕她道歉之后又有死意,忙开口,“不是,那是我的错,是我……”

    “先听我说,我娘醒来后告诉我一些事,让我知道阿清确实是装疯卖傻,他甚至和大娘、龙嫣联手杀害我爹。”

    “是吗?”

    “所以你没有错,可是我希望你往后行事之前还是得要三思,有些事可以交给府尹去做,没必要自个儿动手。”

    金如秀听得一愣一愣,想了下,才沉声道:“龙静。”他试着握住她的手。

    “嗯?”她没有抗拒,反握着他的。

    这个动作仿佛给了他无比的勇气,教他伸手指向远方——“你看。”

    她看向远处,到处可见灯火,仿佛是天上的星子倾落下来,缀满了人间,教她不禁微愣着。

    “龙静,你说过,龙家油行图的是让每个人都有油可用,可以让每一户都点上一盏属于自己的灯。”

    龙静听着……股酸意冲向鼻间。

    “我……我做错了很多事,可是我并不是真的恣意妄为,你说的话我都记得,所以我让城里每户人家都点得起一盏灯,只要金家在,崆峒城的百姓绝对都能往夜里点上一盏灯。”

    龙静直睇着那灿亮灯火,边笑泪水也跟着滑落。

    他呀,真是把她的话给放在心上的。

    “龙静,别哭……我真的知道我错了,我不该行事不想后果,害得龙府被烧毁,可是在金府里,我永远会为你点上一盏属于你的灯,在这万家灯火中,永远都会有一盏属于你的灯。”

    龙静想开口,可是她哽咽的说不出话。

    看她没有回应,金如秀的心凉了大半,自嘲笑道:“也许你不想要这一盏灯,没关系,我跟你保证,最晚最晚龙府一定会在年底修整好,到时候……”

    “你要赶我走?”她含泪瞪着他问。

    金如秀错愕地看着她。“不……我怎么可能……”

    “笨蛋。”她低骂一句。

    金如秀不知所措地看着她,搞不懂她的意思。

    “金笨蛋,我比较习惯你嚣张跋息的样子,你突然变得客气,我会觉得你是金如玉。”她又哭又笑地道。

    “你的意思是说……”

    “不要赶我走啦。”她笑骂着。

    金如秀动容地揽抱住她,亲吻她的额头。“我不会赶你走,永远都不会。”

    “对不起,我说了很多伤你的话。”她亲吻他被火灼伤的面颊。“对不起……”

    金如秀不由得勾笑。“龙二千金,我比较习惯你拨辣脱鞋打我的狠劲,你突然道歉,我会怀疑你哪儿有问题。”

    “你是欠打是不是!”她抬手往他额头巴下去。

    “再多打一下,让我确定我不是在作梦。”因为他头很昏,脚下很飘,他真的怀疑自己在作梦,明天醒来,她还是一样不理他。

    “笨蛋……”她笑骂着,小手按在他额上,脸色突地揪变。“你……你在发高烧,你生病了?”

    “我生病了吗?”

    “你连自己有没有生病都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没生过病……”也许是心情放松了还是怎地,他觉得他好累想要睡了。

    “你……并成!”瞧他头一偏,身子一歪,她忙扶住他,拔声大喊。

    “来了!”一直跟随在后的并成抹了抹泪水,顶着一双兔子眼,表情却很酷地出场。“二少这几天一直没好好她休息,只急着要弥补。”

    “真是笨蛋!”

    “对呀,真是笨蛋。”

    “老子还没昏……你说谁笨蛋?”金如秀靠在龙静肩上,张开眼凶狠的问。

    并成临危不乱地看向龙静。“龙姑娘,你怎么能说未来的相公是笨蛋,就算明知道他是笨蛋,也不要说出来,咱们心知肚明就好。”

    “老子掐死你!”金如秀伸手掐住他。

    并成微眯起眼。“嗯,真的生病了,没啥力道。”说完还颇嫌弃地碎了声。

    金如秀气得咬牙切齿,却是真的没辙,暗想,等他病好了,他一定会好好地奖赏这家伙……

    “快点送他下楼吧。”龙静啼笑皆非地催促着。

    “是。”

    下了楼,找来大夫,诊治过后才知道他根本是受了严重风寒,居然还能撑上多日不倒,也算他有本事。

    龙静不解衣带地照顾着他,却并非都出于自愿,是因为他一直抓着她的手不放,仿佛极怕失去她。

    龙静无奈,只好陪着他,直到他痊愈。

    年关将近,家家户户都得用到油,不管是炒菜的食用油,还是点灯用的燃油,各式油膏全都派上用场。

    然而,金家油行门前却是门可罗雀。

    照惯例,金如秀坐在油行帐房内,看着帐本闷不吭声,而站在他面前的掌柜,脸色苍白外加冷汗冒不停,不时地抚着胃。

    “胡麻十斤、苏麻二十斤……我说掌柜的,咱们干脆关门大吉算了,你意下如何?”

    金如秀冷冷抬眼,帐本照惯例地飞射出去,砸在掌柜发痛的胃部。

    “说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二少,那那那是因为龙家油行……”掌柜气若游丝,像是随时都会厥过去。

    “怎样?”他一脸凶狠地问。

    掌柜真的好难为呀。

    龙家前几日重建完成,龙二夫人回到了龙府,解除了下人长治的奴籍,并收为养子,由他正式接管龙家的事业,成了龙家的当家。话再说回来,虽然二少尚未迎娶龙静姑娘,

    但龙静姑娘已经快要生了,两人预计生产后成亲,这代表两家是亲家。

    如今龙家削价竞争,他到底要怎么跟二少说?

    “想当哑巴吗?我知道喝哪一种毒药可以变哑巴,要不要我介绍给你?”

    “二少,那是因为龙家削价竞争,而且他们的熏香灯油多了好几款,再加上价格压得极低,大伙又知道金龙两家要结成亲家,所以都转向龙家立了长契……”

    金如秀听着,暗骂长治太卑鄙,居然夹持龙静要胁他,真以为他不敢跟他拚价吗?

    “掌柜的,给我听着。”

    这句话一出口,掌柜额上又滑落了一滴冷汗。不要又来了……

    “从今天开始到年十五,所有的油全部半……”啪的一声,有异物巴上他的后脑勺,打断他未竟的话。

    他没有回头,但是听见并成在偷笑,余光瞥见掌柜唇角歪了下又赶紧捣嘴灭迹,为此觉得他二少的威风打了大折扣。

    于是,他优雅起身,掸了掸根本没皱的袍子,再缓缓回头,果真瞧见他那已经快要生产的准娘子。

    “你为什么又脱鞋打我?”男人在外总是要留点面子的,在他伙计面前扁他,他还要不要做人?

    “因为我刚刚听到你又满脑子诡计想要削价竞争。”龙静眯眼瞪他口

    “你要不要先问问长治是怎么削价的?”

    “过年过节本来就该给个折扣。”

    “对呀,所以我……”

    “你那是恶性降价,况且我刚刚看到你还拿帐本丢掌柜。”

    “你不是说比较习惯看我嚣张跋息的样子?!”他终于忍耐不住,暴跳如雷地大吼,“结果你却因为这样而脱鞋巴我!”

    知不知道巴这一下,他二少的威风全都被巴光光了!

    “你不是也说比较喜欢我拨辣脱鞋巴你的样子?”龙静反问他。

    金如秀抹了抹脸,没辙地点了点头,缓步走向她,附在她耳边低语,“喜欢是喜欢,但你总要给我留一点面子。”

    “那你要我怎么做?”她学他凑至耳边小声地说。

    “让我威风一下。”

    “好吧。”

    金如秀很满意地点点头,退后两步口“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我金如秀今天说一不二,谁来求情都没用,我说要全部半……”啪的一声,小巧绣花鞋正中红心。

    那明显的鞋印,让并成忍不住笑到瓤泪。

    “龙……静!”他爆青筋地怒吼。

    他娘的,后脑勺也巴,额头也巴,知不知道会留鞋印啊!

    龙静哈哈笑着,正要溜,却忘记长廊早已被雪水打湿,教她脚下一滑,惊呼出声,“啊!”

    金如秀飞扑上前,千钧一发之际将她接个正着,觉得心都快要跳出胸口,正准备为她的调皮开骂时,却见她小脸皱紧。

    “怎么了?”

    “我我……好像要生了。”裙下感觉整片湿意。

    金如秀拔声大吼,“并成,找大夫!”

    “是找稳婆。”并成没好气地道。

    “谁都好,快!”

    一阵手忙脚乱,在将龙静送回金府没多久,白胖儿子便已落地,金家父母正式升级为奶奶和爷爷。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元宵当日,正巧是金府金孙弥月,也是金二少正式迎娶龙二千金的好日子,金家到处张灯结彩,还请来戏班,打算热闹庆祝个把月,相较之下城南同一天办满月酒的人家,倒显得冷清不少。

    但,这都非重点。

    重点摆在元宵当日的洞、房、花、烛、夜。

    正当金府前庭后院欢声雷动地庆贺时,金如秀已经溜进喜房,揭开了龙静的红盖头。

    龙静粉妆轻点,含羞带怯地垂敛长睫,那娇羞模样教他心族动摇。

    “喝交杯酒。”他动作飞快取来两只酒杯,与她勾肘对饮之后,立刻动手褪去身上的衣物。

    “你……”她羞得别开眼,不敢相信他竟然一副急色鬼的模样。

    金如秀褪去衣物,露出他肌理匀称的好体魄,自动自发地躺上床,嘴里不断地哼着不成调的歌,手上正忙着——

    “……你在干么?”龙静怔愣看着他拿着麻绳绑自己的手。

    “重温旧梦啊。”他说得理直气壮。

    龙静看着他半晌,弯身取来鞋子,朝他额面一巴,“疯子!”童温什么旧梦啊!

    “你当初就是这么对我的啊!”他不禁喊冤。

    知不知道他等这一天多久了,他多期待她可以如法炮制,再来一次。

    “那是……”龙静又羞又气地拿鞋要再打他。

    然而这一次他眼捷手快地握住她的手,抓下鞋子,轻手摘下凤冠,将她给拉上了床,压制在身下。

    “既然你不愿意成全我,那这一次就只好照我的法子了。”其实一生被压一次也就够了,他也不是那么强求的人。

    “可不可以不要?”

    “什么不要?”

    她娇羞地闭上眼。“我讨厌痛……”第一次的痛楚她到现在还记得一清二楚,实在不愿意再尝一次。

    金如秀恍然大悟,露出大大的邪气笑容,哑声道:“放心,上次是你压我,你才不懂个中乐趣,但是这一回是我压你,我会让你尝到欲仙欲死的销魂滋味。”

    龙静压根不信,但随着他的举动,她羞吟不止,难以置信这闺房之事原来差别如此之大,这销魂滋味让她几乎灭顶。

    事后,她无力地偎在他怀里喘息着,却见他伸出了手。

    她不解地看着他。

    “先说好,依我的身价至少是百两起跳,十两我不接受。”

    龙静意会之后,眯眼瞪他,小手巴过去,却被他接个正着。

    “我说错了吗?买我大哥的种是十两,可买我的是一百两起跳。”关于这一点,他其实是很在意的。

    “金混蛋,我一两也不给!”她气呼呼地道。

    居然在这当头给她翻旧帐,真的是很混蛋!

    “好,不给的话,那就……换我要债啦。”他翻过身,继续第二回合。

    “你这混蛋……”

    他拉下鲛绢帐,不让她羞涩俏颜给月娘偷瞧见。

    只见月光倾落窗权,将搁在花架上的十两黄金元宝映照得闪闪发亮。

    那是他们的定情物,以后他会拿着它,将他们之间的情事告诉他们的孩子,让孩子们知道,他们的娘心机有多重,才花了十两,就买到了一生的幸福和他的此情不渝。

    全文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闺女买子最新章节 | 闺女买子全文阅读 | 闺女买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