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贵妇命 > 第七章

贵妇命 第七章 作者 : 芳妮

    【第四章】

    他以为她会因为施霈琳的嘲讽而偷偷躲在家里哭,没想到他是白担心了。

    韩哲才进屋内,巫佳乐爽朗的声音就高高的扬起。

    “主人,你怎么回来了?”

    只见她自沙发上站起来迎接他,一手拿着还冒着白烟的棒冰,脸上咧着大大的笑容。

    韩哲瞟了她一眼,迳自走进餐厅,将手上的提袋往桌上一放,对于自己多余的挂心有点懊恼。

    “你不是跟那位美女共进晚餐吗?怎么这么快就回家?”她跟进了餐厅,还不忘舔一口棒冰。

    他没好气的瞅着她手中的棒冰,越发觉得自己眼巴巴的赶回家是件蠢事。

    “你想吃吗?”他干么这样盯着她?好像她欠了他什么似的。

    “你吃饱了?”他清淡的问。

    “嗯,虽然馒头冷了,不过嚼起来还是挺香的。”总算让她的肚子不再打鼓,“对了,我还顺便买了碗蛋花汤回家,还有这根棒冰。”她满足的晃了晃手中的棒冰。

    “真好打发。”瞧她笑得这么开心,好像把施霈琳的奚落忘得一干二净了。

    “这叫做容易喂养。”她眯眼笑笑,视线望向他放在桌上的提袋,纳闷的道:“这是?”

    她的话音才刚落,他的肚子便不争气的响了起来。

    “你还没吃”她惊讶的瞪圆了眼,一边还要忍住笑声,风水轮流转,现在换他出糗了。

    一抹尴尬的红晕闪过韩哲英俊的脸庞,瞬间即逝,很快又冷淡起神色,“我刚刚不饿不想吃。”

    那肚子还响得这么大声?她眼底含笑,走向桌边朝提袋内看了看,突然一愣。

    精致的竹盒上印着刚刚那间高级餐厅的名字,况且不多不少,刚好两份套餐。

    难道……他是担心她挨饿,所以才跟在她身后打包回家?

    一抹暖流霎时滑过心坎,让她一时之间竟有股想哭的感动。

    “有一份我本来是打算当宵夜吃,不过看来我今晚应该只吃得下一份,而且你又一副很想吃的样子,就赏你吧。”他看她瞪着提袋不动,还以为她是垂涎其中的精致菜肴,故意装出施恩惠给她的模样。

    “谢谢你。”

    她好像逐渐摸清楚他嘴硬心软的个性了,这么说来,他也不算太机车嘛。

    “我只是不想浪费食物,也不想让你有机会跟张院长抱怨,我先上楼换衣服,你准备准备吧。”他粗声道,转身走上楼。

    这个男人好像不是很习惯人家跟他道谢呢。

    巫佳乐看着他挺拔伟岸的背影,心中涌起抹莫名的情绪,一边吃着棒冰,一边不自觉哼起了歌。

    当韩哲换上一身休闲的运动服走下楼时,桌上已经摆好他外带回来的食物。

    “当当当,我摆得不错吧?”巫佳乐献宝似的道。

    “就只是把食物拿出来放在盘子上,这样也能邀功?”他清淡的扯扯唇。

    “这你就不懂了,摆盘也是种功力啊。”她替他拉开椅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句话从一个没厨艺的人口中说出来,实在没什么说服力。”他嗤笑了声,配合入座。

    她站在一旁,笑咪咪的看着他。

    “你怎么不坐?”他微微蹙眉。

    “我是佣人,怎么能跟主人平起平坐。”她的表情摆明就是要故意调侃他。

    “不坐怎么吃?你是笨蛋啊!”他用另一种方式示意她坐下。

    “我没有要吃啊,这边都是你的。”她微笑道。

    韩哲的脸色沉了下来,“我说过那是要给你的。”

    “我已经吃很饱了,放心,我不会向张院长抱怨的,你慢慢吃,我不会跟你抢,我先去忙了,有事再叫我喔。”巫佳乐弯弯腰,转身就要离开。

    “你一定要吃。”他的脸都黑了。

    “为什么?”她纳闷的回头。

    他烦闷的拉开身边的座位,“叫你吃就吃。”

    “我没那么贪吃,连主人的宵夜都要霸占。”

    “烦,那是特地买给你的啦!”这句话不由自主地就冲出喉头,让韩哲古铜色的脸庞漾起抹懊恼的赧色。

    宾果,她就是要逼他说出这句话!

    她想的果然没错,他是真的特地为了她赶回家的。

    巫佳乐感动的瞅着他,胸口一阵温暖,突然觉得他真的越看越顺眼了。

    “算了,不吃倒掉。”他手伸向盘子,准备站起身。

    “欸,等等,谁说我不吃的。”她一个箭步冲上前,按住了他的肩膀不让他起身。

    他猛地抬头,视线刚好对上她,又赶紧将视线垂下,心脏不平静的漏跳了几拍。

    “别动手动脚的。”他声音干涩的道。

    “怕我吃你豆腐啊,放心,我对大叔没兴趣。”巫佳乐也发现自己的举止太过亲昵,连忙收回手坐下,用调侃掩饰自己的羞窘。

    “大叔?”他的声音阴恻恻的响起。

    “是啊,我今年刚满二十,你至少大我十岁吧?那不就是大叔喽!”她理所当然的道。

    “我才二十八。”他冷冷的道。

    “喔?那可能是你老板着脸,所以看起来比较老吧。”她的眸底闪过抹淘气,语气倒是很平常。

    该死,韩哲骤地抢过她的筷子,“不许吃。”

    “嗳,刚刚是你叫我吃的耶。”她无辜的搧搧长睫。

    “我现在又不想给你吃了。”他闷声道。

    “好嘛好嘛,你挺多是大哥而已啦,不过,你该不会是更年期快到了,喜怒无常喔!明明刚刚还强迫我一定要吃,现在又反悔。”她抢回筷子,唇畔偷偷扬起抹笑。

    更年期?韩哲怔了怔,没好气的道:“快点吃完去洗碗。”

    “收到,大——主人。”她笑弯了眼,开始大快朵颐。

    韩哲看着她得意洋洋的小脸蛋,这才意会到她是故意在逗他,不免好气又好笑,不过,更年期?应该没这么快吧……

    这次交手,巫佳乐得分。

    他老吗?

    韩哲对着镜子左照照、右看看,侧侧身子,摆了个男模特儿常见的俊帅Pose,满意的朝镜子露出了帅气的微笑。

    不错啊,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脸部线条坚毅紧致,哪有一丝一毫显老的迹象。

    那个臭丫头,真是一点欣赏的眼光都没有。

    瞧,他这一身的肌肉,可是很多男人都望其项背,又妒又羡呢。

    韩哲站起身,将双臂摆在前方,学着健美先生的动作,在镜前展示着自己健壮的身躯。

    “韩先生——”

    巫佳乐边喊边推开了房门,在看到他对着穿衣镜“搔首弄姿”时不禁愣住,然后脸庞倏地红了起来。

    “谁准你不敲门就进来的?”

    该死,他英俊的脸上闪过抹尴尬,一手拉起大大的浴巾围过腰际。

    “对不起,不过,请问你刚刚是在干什么?”她偷偷瞄了他一眼,心跳卜通卜通加快了速度。

    “你有偷窥人更衣的习惯吗?”他目光冷冽的扫过她。

    “当然不是,我只是想问你,今天是星期六,我可以请假一天吗?”她赶紧说清楚来意,目光还是不由自主的瞟了好几眼那古铜色的健壮身躯。

    “请假?”他微微蹙眉。

    “嗯,可以吗?”她低垂着头,双手合十在胸前拜托。

    “你本来就可以周休二日,想干么就干么。”看她一脸哀求的模样,好像他是个多严厉不讲情理的雇主一样。

    “真的吗?”她小脸一亮,开心的道:“谢谢你,我会尽快回来的。”

    “等等,你要去哪?”问出这个问题时,韩哲就觉得自己太多管闲事了,不过,话就是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

    巫佳乐神秘的扯扯唇说:“约会。”

    “约会?”他的眉头微微蹙起,心头卡着股说不上来的感觉。

    她弯起唇点头,转过身,顿了顿又回首,脆声安慰,“其实你一点都不老,身材就跟模特儿一样好呢!”

    他愣了愣,还来不及反应,那道纤细的身影已经蹦蹦跳跳的闪了出去。

    就说吧,他哪里老啊!

    韩哲拍了拍自己的胸肌,唇线莫名其妙的咧了开去。

    不对,他干么要这么在意她说了什么?

    简直跟个傻瓜一样。

    他看了镜中的自己一眼,英俊的脸庞倏地恢复清冷,走离了镜前。

    他绝对不承认他在跟踪她。

    只是刚好他下午没事,刚好他想出去走走,刚好他也想往这个方向去罢了。

    韩哲跟在巫佳乐身后,刻意落后她好几步,脸上的墨镜遮去他大半的脸孔。

    虽然他不断在心中否认自己有意的尾随,但那鬼鬼祟祟的行动却让真相不言可喻。

    “阳阳。”忽地,巫佳乐喜悦的呼唤声随着暖风飘了过来。

    他定睛一看,只见一个身材修长的大男孩满脸笑意,迎了上前。

    “我好想你。”她一把揽住他的手臂,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想念。

    “肉麻死了。”大男孩脸上还长着属于青春的痘子,别扭尴尬的做了个鬼脸。

    “坏家伙,枉费我对你心心念念的。”巫佳乐佯嗔,踮起脚用手揉乱了他的短发。

    “我很好,你不用担心啦。”大男孩闪躲着她亲昵的举动,脸上满是羞赧。

    韩哲只看到这里就再也看不下去了,转过身往反方向走去。

    这笨丫头,难道看不出那个男孩根本就不领情吗?干么热脸贴冷屁|股?就算她长得不是美若天仙,身材也差强人意,也没必要这样倒贴吧?

    他的俊脸随着跨出脚步一步一步冷了下去,胸口却盘旋着莫名的怒气。

    怪了,她喜欢让人糟蹋,与他何干?

    只不过想到她那张总是带着爽朗笑容的脸孔,讨好似的博取男孩的欢心,他就很不爽。

    难怪她之前会说他老,那男孩看起来顶多十七、八岁,连毛都还没长齐吧?

    原来她也跟着赶潮流,学人家谈起姊弟恋来了?

    嗤。

    韩哲自鼻子冷冷哼了声,顿觉无趣的招了辆计程车回家。

    独自坐在客厅,一如以往,倒了杯红酒,拿起书,打开音响,由着轻快的钢琴声流泻一室。

    照理说,这是周末时他最享受的时刻,但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似乎是少了些聒噪的吵闹声,也少了一抹在屋内转来转去的碍眼身影。

    该死,他是怎么了,竟然习惯了她的存在?

    韩哲烦躁的自贵妃椅起身,再也无法静下心来欣赏手上的小说,及耳边悠扬的音乐。

    拿起手机,按下很少主动拨出的电话,出门去。

    “总裁。”

    汪汶郁扬起脸蛋,又惊又喜的看着走向自己的韩哲,她怎么都没想到,他今天会打电话给她。

    “我都不知道你周末还在公司加班。”他真的挺讶异的。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索性来公司把下星期的事情先处理一些。”她不好意思的笑笑。

    “要是公司的员工都像你一样,我就可以躺在家里数钞票了。”韩哲慵懒的扯扯唇。

    她讶异的看着他轻松的模样,这是在公司很少见到的一面。

    “总裁过奖了。”

    “别叫我总裁了,现在不是上班时间。”他挥挥手道。

    “那……韩先生……韩哲?”她受宠若惊,连声音都娇媚了起来。

    “走吧,陪我出去走走。”他没有纠正她的称呼迳自走了出去。

    “呃……可是我工作还没做完——”

    她看了看桌上厚厚一叠的文件资料,想了想,抓起包包,小跑步追上前,坐上了韩哲的跑车。

    车子在车流中前进,汪汶郁转头看了看韩哲,见他没有开口的意思,只好静静的坐在一旁,让沉默充斥整个车内空间。

    他无法解释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开着车漫无目的地闲晃,最后竟然又开到方才巫佳乐跟那个年轻男友见面的地方。

    不过,他们两个人的身影自然早就消失无踪了。

    他是想证明什么吗?

    证明他韩哲可是魅力十足,随便找都有女人奉陪吗?

    突然,他失去了兴致,将车头调了回去,沉声道:“今天不要加班了,我送你回去。”

    汪汶郁怔了怔,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反对,只能由着他送她回家。

    “上来坐坐好吗?”下了车,她鼓起勇气邀约,“我家有好茶可以泡给你尝尝。”

    韩哲原想拒绝,但看到她期待的神色,再加上反正回家也没人等门,索性点了点头。

    他也该试试跟汪汶郁私下相处的感觉。

    一进到屋内,汪汶郁马上贤慧的替他准备拖鞋,甚至还跪在地上等他穿上。

    然后又招呼他在沙发上坐下,她则是进厨房忙了好一阵子后,端出一盘精致的茶点,还有一杯飘着茶香味的乌龙。

    “这茶点是我自己亲手做的,你试试看。”她殷勤的将烘焙好的饼干放在他面前的小盘子上,顺手又递上了纸巾。

    “没想到你不只在工作上表现出色,连家事都做得这么好。”如果娶她,想必公司家里都不需要他操心吧。

    “从小我就暗暗决定,不管做什么都要到位,更何况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要做的。”她温婉的看着他,悄悄暗示。

    “你会是个好帮手。”他扯扯唇。

    “也是个好太太。”她自己补充,拿起饼干递到他唇边。

    韩哲垂下长睫,没有拒绝,轻轻咬了口饼干,咀嚼着一口香甜。

    “的确是。”他附和着。

    汪汶郁受到鼓励似的,一只手竟大胆的攀上他的胸膛,期待的看着他,“如果我喜欢的人也这样想的话就好了。”

    “我相信他不会不知道你的好。”他微微一笑,没有拒绝她的接近,反而将唇靠近她的耳畔轻吐着气。

    她顿觉一阵酥麻,整颗心霎时融化,身体几乎要贴上他的,迷蒙的视线闪烁着诱惑的娇媚,唇瓣微微噘起,期待他的品尝。

    女人都主动送上门了,他若不回应似乎很不礼貌?

    韩哲眸光熠熠,微微低头,却在几乎触上她时止住了,声纹平静无波,“我该回去了。”

    “呃……”

    她愣了愣,身子还来不及坐正,韩哲已经站起身。

    “星期一的股东会议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吗?”在她怔愣之中,他又变回原来的韩总裁。

    “是的,我已经将资料装订成本,上班前会送到您桌上。”她也很快恢复专业的态度。

    他满意的点点头,扯出抹笑,“很好。”

    她恍惚的看着他性感俊帅的笑容,暗想自己若能成为这个人的妻子,才是真正的好。

    “我可以做得更好,只要你愿意的话。”她忍不住冲口而出。

    他的笑容淡淡的,只说了句“星期一公司见”,便转身走了出去,留下无限想象,让她的心跳得更快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贵妇命最新章节 | 贵妇命全文阅读 | 贵妇命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