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暗恋有点烦 > 终章

暗恋有点烦 终章 作者 : 乔宁

    安晓晓巴不得以手机砸破自己的脑袋,晕死过去算了,这人也太不讲理了!明知道他们两人的荒谬传闻在公司上下闹得沸沸扬扬,还硬要她送什么鬼领带过来,真是欺人太甚啊他!

    “小甄,你就通融一下,让我上去送个东西,不用五分钟我就下来了。”

    小甄露出怜悯的眼神,当场让安晓晓想一头撞死。

    “晓晓,我知道你很可怜,女人甘心被玩弄到这种程度还不肯清醒,也算是个奇芭,但是你不能影响我工作呀!你快点离开吧,不然我真的要喊警卫了。”

    安晓晓在心里狠狠咒骂项青磊,咬牙撑开笑容。“不如妳跟我一起上去,还是让警卫跟着?”

    “晓晓,我不像你,我很需要这份工作的,你就别害我了。”

    “我也很想走啊!求你让我把这条领带送上去了,我送完就走!”

    小甄瞄喵她手中的灰蓝色领带,内心暗想,这该不会是大BOSS留给她的什么定情信物,所以才想千方百计的闯关通行吧?

    既然会想退还定情信物,想来应该是疯病治好了吧?小甄想了想,态度软化,终于愿意放行,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跟着安晓晓一同搭电梯上顶楼。

    上了顶楼,看见秘书室的女职员扫来古怪眼神,安晓晓真的想自己挖个下水道躲进去。

    小甄替她敲了门,得到允许后,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办公室。

    项青磊坐在桌案后方,凤眼一抬,冷锐肃般的目光当场电晕走在前头的小甄,安晓晓缩在后方,一副作贼心虚的模样。

    “还不快点拿过来!”项青磊视小甄为空气,目光直勾勾望着龟缩的安晓晓。

    安晓晓瘪着嘴,慢悠悠地走过去,隔着槽木长桌,将整齐卷起的领带还远递给项青磊。

    项青磊迟迟不接过,眼角微微弯起,露出坏心的笑意,安晓晓正觉不妙,正想快速撤退--

    “过来帮我换上。”项青磊当着小甄的面命令安晓晓。

    小甄当场石化,安晓晓咬着下唇,委屈地挪过去,项青磊安稳舒心地坐在旋转沙发椅上,稍稍抬高瘦削下巴,露出性感的喉结。

    小手慢慢拉高横纹领带,左翻右探,就是看不见任何脏污,安晓晓狐疑地辙着凤眼半掩的狐狸美男。“领带没脏啊!”

    “都沾上咖啡渍了还没脏?”项青磊垂眼示意。

    “哪里?”安晓晓睁大双眼,努力找过一遍,终于在不显眼处瞅见约莫零点一公分大小的褐溃。

    “看见没?”

    “这算什么脏!明明就看不出来!”安晓晓真想用领带把这男人绞死。

    “我说换就换,你废话什么!”

    安晓晓熟稔地替他扭松领带,解下来,挂在肘上,再将带来的灰蓝色领带替他重新打上。

    “好了。”项青磊每早出门前都会把她摇醒,非要她亲手替他打上领带才肯罢休,近日伺候得多了,安晓晓对打领带这件事可上手了。

    项青磊含笑凝视她得意洋洋的笑脸,情难自禁地倾身吻了她嘴上的笑弧一记,惊得她捂嘴往后缩。

    眼光稍稍往旁边扫去,小甄依然石化在原地,估计再不久又会有更新版本到处流传,安晓晓真的好想哭哦!

    “真乖,回家等我下班。”项青磊捏捏她白嫩的脸颊一记,像个没事人般继续伏回桌案办公。

    这句话一出,小甄狠狠抽了一口长气,随即便像发了疯似地飞奔离开,安晓晓一看那架式,就是准备回客服部实况转播的样儿。

    “你故意的!”安晓晓扭头泪瞪项青磊。

    “胡闹什么?快回家。”项青磊窃笑。

    “干嘛非要我给你送领带过来,开会就开会,关领带什么事!”

    “不高兴了?”

    “当然不高兴,为什么老是要指派我做这种奇怪的事?”

    “你是我老婆,我不指派你要指派谁?”

    安晓晓傻了,还没定神,腰身突然增了一道重量,身子被人连搂带抱地弄到项青磊怀里。

    “我们、我们什么时候变成这种关系了…”她脸颊撩开两朵火云。

    “从你住进我家的那一天开始,我们就是这种关系。”

    “可是我们还没…”结婚。

    “快了。”项青磊笑吻她的红唇。

    “可是…”两人不是还在分手状态吗?到底是什么时候进展到这一步的?

    但没有可是了,安晓晓被项青磊搂在怀中亲得意乱情迷,连嘴角几时弯成幸福的上扬弧度都没察觉,更浑然不知顶楼以下的各层楼已经开始疯狂流转各种流言版本。

    差不多是半个钟头后的事,众人终于拍被定案--安晓晓以自杀要胁成功,终于如愿扶正,项青磊流年不利,惨遭丧心病狂的女疯子痴缠…

    众人忍不住齐声大叹:悲剧啊!

    又是某个神清气爽的早晨,安晓晓脸颊蹲着枕头,舒舒服服作她的甜然美梦,冷不防地又被手机铃声惊醒。

    “还没醒?”项青磊闷声笑问。

    “嗯……”她咕哝两声,眼皮没有掀开的打算。还不是要怪他,昨天把她折腾得死去活来,害她今天连早上连线直播的NBA球赛都起不来。

    “帮我拿外套过来。”

    “唔,今天假日不用上班,要送去哪里?”她捏捏脸颊,强迫自己清醒。

    “我人在餐厅,你送过来。”

    “哪一件?”

    “就在沙发上,快点,别让我等太久。”

    “哦。”

    奴性坚强的安晓晓已经习惯大老爷颐指气使,收了线,她揉揉惺松睡眼,翻身下床,随便梳洗一下,换了件休闲棉衫和牛仔裤,持过沙发上的海军蓝风衣,抓过大老爷扔在玄关木柜上的千元大钞,出门跳上计程车。

    同居生活已经迈入第三个月,两人之间已经培养了无数默契,每次在外头拨电话过来要她送东西过去,多半是早有预谋,连搭计程车的钱都事先放在醒目位置,用意也太明显了吧?

    来到知名的高档餐厅,安晓晓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装扮,磨蹭了一会儿才踏进去。

    项青磊坐在最里边,不必招手,那出色俊美的外形以及强烈的存在底,安晓晓远远地就瞧见了,还很没用地开始犯花痴病。

    一想到这个样样完美的男人,每次使唤她做东做西的时候,都会嗓音沙哑地喊上一句老婆,她就很不争气地甘心当夫奴,实在太露了她!

    偏偏就爱上这一个啊!能有什么法子?安晓晓苦笑暗想。

    走近以后,才发现同桌还坐着一名风姿绰约的高雅妇女,有外人在场,安晓晓不敢造次,递了外套就想悄悄走人。

    项青磊一只手就将她拉到腿上,软绵绵的腰腹被他圈着,想走也走不动。

    察觉同桌的高雅妇女含笑打量自己,安晓晓双颊烫红,挣扎着想起身。

    “坐好了,等会儿摔下来不管你。”项青磊暗暗捏了她侧腰一把,警告她别轻举妄动。

    “你有客人,我先回家…”安晓晓小声地说。

    “没关系,不用在意我。”高雅妇女摆摆手,笑容未减,像是挺乐意见到他们亲密互动。

    “这位阿姨怎么称呼?”安晓晓尴尬地问项青磊。

    “乖,喊一声妈妈。”高雅妇女代替项青磊答复。

    “哦,妈…”妈呀!弄了半天,原来是太后来着!安晓晓吓得赶紧翻身下来,滚到一旁的椅子正襟危坐。

    “真乖。”项母笑了笑,顺手从腿上的柏金包中掏出厚度惊人的红包,丝毫不手软地递给安晓晓。“来,见面礼,收着!”

    太后赏赐,不得不从,安晓晓胆战心惊地收下红包,一旁项青磊看她难得乖顺听话,手痒地又轻拍她白嫩脸颊一记。

    项母优雅啜了一口咖啡,慢悠悠地问:“也是时候了,该把婚礼办一办。”

    安晓晓闻言傻住,项青磊则是笑笑地说:“不如妈帮我们选蚌日子吧!省得我们为了这件事吵不停。”

    他们几时为了这件事吵不停?瞪着睁眼说瞎话的项青磊,安晓晓怀疑自己是不是曾经被外星人绑架过,丧失了某段记忆。

    见皇帝爷和太后一派和气融融地讨论婚礼琐事,被晾在一旁的小爆女完全是状况外,好无辜好委屈。

    安晓晓忍不住了,扯扯项青磊的袖管,悄声问:“我们什么时候谈过结婚的事?”

    项青磊凤眼一腕,笑说:“连我送的求婚礼物都收了,还想耍赖?”

    “啥?求婚礼物?”安晓晓整个人都傻了。“我什么时候收下的?我怎么不记得了?”

    项青磊敲她发心一记,拿起她特地送来的外套,从口袋掏出一只长形锦盒,安晓晓双眼暴睁,眼珠子差点没滚出眶外。

    “这东西是你什么时候偷藏在外套口袋的?”安晓晓控诉。

    “是你一起带过来的,怎么会问我呢?”项青磊笑得如沐春风。

    冤枉啊啊啊…她根本是被设计的好不好!

    安晓晓愤恨不平地恶瞪他,项青磊丝毫不受影响,顺手开启长形锦盒,里头躺着一串颗颗饱满圆润的雪白珍珠,珠与珠之间的衔接是一颗颗碎钻,正中央垂坠而下的那颗珍珠上,还用米粒般大小的碎钻攘排成爱心。

    安晓晓第一眼就爱上了这串巧夺天工的珍珠项链,原先大冒怒火的双眼全换上璀嗓闪闪的欢喜光芒。

    等等…珍珠项链!难道这条就是传说中被她搞丢的珍珠项链?

    她找了好几个月,结果现在竟然好端端地躺在盒子里,这这这…这算什么?

    “不喜欢吗?”项青磊眼角笑得弯弯的,看在心酸的安晓晓眼中,分明是贼笑奸笑yin笑窃笑!

    安晓晓瘪嘴,点点头大方承认。“喜欢。”然后双手分捧上前,等着皇帝爷亲手御赐。

    项青磊取下项链,亲自帮她戴上,末了,还在她颈侧印下淡淡一吻。

    安晓晓轻抚着躺在锁骨上的冰凉珍珠,露出羞涩的浅笑,腼腆低问:“我戴起来好看吗?”

    “好看。”项青磊目光略深,笑容温煦,摸摸她的头,像是主人在哄宠物似的。

    项母笑说:“好了好了,婚礼赶紧办一办吧!省得最近老是有些奇怪的传闻弄得人心惶惶。”

    安晓晓听了好窘,不必猜也知道太后指的人心惶惶是因为哪一桩,还不就是女疯子痴缠项青磊的悲剧传言,都在公司职员的脸书传开了…

    “嗯,赶紧办了吧!”安晓晓用力点头,摸摸颈上的珍珠项链,甜甜地笑了。

    这一连串的小动作,项青磊当然没放过,长久以来的疑虑与不安,终于一扫而空,安晓晓终于被他紧紧掌握住,再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夜里,安晓晓怎么也不肯把珍珠项链卸下来,就连火热缠绵的时候还不忘提醒项青磊别把项链扯坏了,惹得项青磊醋劲大发。

    “呜…轻一点啊…啊…”安晓晓攀抱着压在身上的健壮luo躯,白嫩的双腿紧紧夹住项青磊的腰臀,让他得以将火烫的巨硕埋得更深。

    “喜欢我这样对你吗?”项青磊啃吻着抖颤的雪乳,频频袭击她的敏感处,让她无暇分神抚摸颈上的项链。

    “啊…我爱你…磊…真的好爱你…啊啊”安晓晓知道这才是他要的答案,刻意用着甜腻yin媚的嗓音大声时哦。

    “我也爱你,晓晓。”项青磊心满意足地在她体内尽情释放自己,感受湿润花.心的战栗收缩。

    斑潮缓缓退去,平静下来的两具身子还交拥着,安晓晓迷乱的意识逐渐回笼,她动了动,挣扎着要他退出体内。

    “我拿个东西,你先出去。”安晓晓推了推项青磊的肩膀,气息犹然有点喘。

    项青磊不搭理她,窄臀故意动了几下,惹得她娇吟不断。

    “等一下啦…我要拿礼物给你…”

    一听到礼物两个字,项青磊果真停下迈入第二回合的进犯,依然坚硬的分.身眷恋不舍地退出淌满春蜜的腿心,弄湿了底下的寝被。

    安晓晓luo着身子站起身,从化妆台的抽屉里取出一个纸袋,然后回到床上,还没想好要怎么解释礼物的由来,已经被项青磊一把抢过。

    包装纸迅速被剥开,蓝绒锦盒中的对表展露出来,项青磊的眼神逐渐泛现柔光。

    安晓晓双手掩住羞红的脸蛋。“这个跟你平常戴的万宝龙不能比,可是也是花了我快两个月的薪水买下的…”

    “这个提袋很眼熟,什么时候买的?”项青磊认出那天两人不欢而散后,安晓晓就是持着这个纸袋离开。

    “就是…分手的那天。”安晓晓透过指缝偷偷瞅他,观察他的反应。

    “为什么想送这个?”项青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只是目光深沉地凝视她。

    “因为…常乐说,送手表代表想锁住那个人的时间,霸占对方的每分每秒,所以我…”好丢脸哦,她说不下去了啦!

    “你想锁住我的时间,想霸占我的每分每秒?”

    “对。”

    项青磊凤眼微微眯暗,飞身扑倒毫无防范的安晓晓,倾身吻得她意乱情迷,魂魄飞得老远,整颗心都悴悴乱跳。

    他无法形容内心的震憾与狂喜,只能透过身体力行来表达。这个安晓晓真是把他整惨了!如果那天她早点把礼物掏出来,早点说清楚她的心意,他何必绕这么大一个弯把她拐到身边控管。

    “你不喜欢吗?”安晓晓咬着红肿的软唇,大眼泛着无辜亮光。

    项青磊对这样的可爱表情毫无招架之力,一下进她温暖潮湿的体内,含.住她珍珠般的耳垂,呢喃说着甜蜜爱语。

    “往后我的每分每秒都是你的,你的每分每秒也都是我的。”

    安晓晓脸红红、心跳跳,滑腻的双手圈住项青磊,乖顺地点点头,勾下他的脸庞,主动吻上他唇上的笑弧。

    唉!暗恋真的很烦人,但是烦到最后实在甜蜜蜜。至于那该死的一干八百三十二元,嗯…就拿这串珍珠项链抵债吧,实在太划算了,呵呵!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暗恋有点烦最新章节 | 暗恋有点烦全文阅读 | 暗恋有点烦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