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掌柜嫁到 > 第十八章

掌柜嫁到 第十八章 作者 : 阳光晴子

    霍敏儿突地又嫣然一笑,“妹妹莫急,这段日子由我伺候少伦,要不了多久,他不就又回头找你?届时,妹妹可要记得,要他马上将你娶了,免得还要再多等一轮。”

    “你!”被一再的冷嘲热讽,唐颖却无言可驳斥,只能怒不可遏的转身就走。

    霍敏儿立即上前,将房门给关上还落了闩后,才转身走回床前。

    钱少伦灼灼黑眸凝盼着她,“谢谢你,还有——”

    “不客气,这只是权宜之计,你别想太多,等伤口好后,我会把你还给她。”她知道他要提她说的某一句话,她连忙打断。

    他笑意一僵,“就这样?你一点都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受伤?”

    “我是想知道,可你愿意说?”她反问。

    他哑口无言。他怎么能说?她连半点功夫也无,万一将她扯入,只会为她带来危险。

    “我就知道。”她苦笑,“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你?我嫁的人到底是怎样的人?你像个最熟悉的陌生人,而我像个笨蛋!”她很难过,她可以确定他隐瞒了她好多好多的事。

    “我有不能说的苦衷。”他定定的看着她,“但你爱我,对吗?你刚刚说了——”

    “我也说了那只是权宜之计。你受伤了,睡吧,我也想休息。”她在椅子坐下,打算就这么过一夜,要不,若唐颖去而复返,怎么办?反正,她应该也睡不着。

    他明白她的考量,但他不舍,“你来床上睡,我——”

    “不必,你睡吧。”她阖上眼睛,身子靠着椅背。

    他困难的起身,硬是以没受伤的手,拿了件外衣,轻轻的盖在她身上。

    她仍闭着眼睛,但眼眶灼热而泛泪,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个像陌生人的丈夫……

    钱少伦突然天天窝在南院与霍敏儿形影相随、上演鹣蝶情深的戏码,钱府上下对这个情势大逆转,倒没有不知如何面对的问题。

    即便多数人对此事是雾里看花,但大家也不想深思,对于少爷跟少奶奶又恢复过往的浓情密意,众人是乐见的,对唐颖被冷落的事,大家在私下更是鼓掌叫好!

    毕竟少奶奶善解人意、生性宽容,与奴仆们相处融洽,她得宠,才不至于有当家主母虐待下人的惨事发生嘛。

    然而,没有人知道,寝室里的气氛其实冷得像冬天。

    一连数日,她为他包扎伤口、亲自为他擦拭身子,喂他吃饭,但大多时间都是沉默居多。

    “别跟我冷战,敏儿,除了我有苦衷的那件事外,我们什么都可以谈。”

    在她为他的伤缠上布条时,他忍不住投降。

    “把谈的时间拿去思考要怎么跟唐颖说吧。”

    钱少伦无奈抿唇。这倒是真的,唐颖天天在房门外喊着要见他,若不是她以主母之姿派了两尊门神守着,她应该已经闯进来。

    “你不见她也不成。”她又道,就像不跟她说真话一样,事情永远不会结束。

    他吐了一口长气,“我的伤口还没好,她会这么急着找我,是为了确定我有没有受伤。”他相信唐颖已经起疑心。

    “所以,她跟你隐瞒的那个身分有关,也因此她要求证……”她喃喃低语,突然觉得自己一心一意待他,好不值得,相较之下,唐颖知道还比自己的更多……

    “敏儿?”

    她听见他的叫唤,却不想再谈,她转身直接走出去,尚未到店铺,就见到总管匆匆过来,“怎么了?”

    “是唐姑娘。”

    老总管娓娓道来稍早发生的事。

    因为钱少伦避而不见,霍敏儿又不在,她索性干涉买卖,以二夫人自居到店,而裴德的总管过来,说裴德临时想要一匹仙之彩布送给国舅爷的夫人当寿礼,然而,仙之彩布无法临时购得,店内就只剩一匹是下午要送到陈员外家的。

    “但唐姑娘竟然说,她是少爷的二夫人,又与裴德大人是旧识,就自作主张的亲自将那匹布送到裴德大人家去。”

    “做生意讲求的是信用,她怎么可以这样做?!我去拦她。”

    “唐姑娘已经坐上马车走了!”

    就算如此,霍敏儿还是快步的往店铺走去,没想到,才走到庭院,就见到好久不见的宫群皓,他从钱少伦受伤那天起就不见踪影。

    “老总管,我有些话想私下跟你家少奶奶说。”

    老总管瞧向霍敏儿,见她示意自己离开,他才退下,之后,官群皓才开口对着霍敏儿道:“少伦的伤快好了吧?你跟他还是没和好?”

    “你到底是谁?少伦又是谁?我指的是除了钱家少爷这个身分之外。”她没有回答他,而是丢出自己的问题。

    爆群皓那双美丽的黑眸掠过一抹兴味,“看来,他还是什么都没跟你说。其不可思议,他竟可以为了保护你,宁愿忍受你的不谅解与持续的冷战,我就说嘛,像他这样的男人,一旦动了情便是一生一世,霍敏儿,你可真幸福。”

    幸福?她不懂。

    看出她眼中的疑惑,宫群皓向四周看了看,见附近没人后,他突然拉着她的手腕,就往假山快步走去。

    当霍敏儿发现里面竟然还有密室时,她简直难以置信。

    “这是我跟少伦谈一些秘密的地方,我让你知道,是因为我相信你不会出卖少伦,当然也不会出卖我。”对这一点,他很有自信。

    “谢谢你对我的信任,但少伦——”她难掩伤心。

    “你误会他了,他不是不信任你,而是太爱你,不希望你受到伤害,才不说出一切。”他微微一笑,“我跟他是好兄弟,早猜到他宁可苦自己,所以,在将一些重要资料亲自送给一个能惩治裴德的青天大老爷后,决定再回来一趟。”

    爆群皓随即道来。他跟钱少伦其实是师出同门,有同门之谊也有兄弟情感。

    钱少伦从小才智就高于他大哥,可他大哥长大权力一把抓后,不希望钱少伦干涉家中事,让人看出他的能力其实不及弟弟,钱少伦不想和兄长因此产生嫌隙也就不多参与。

    后来,在一个因缘际会之下,钱少伦跟宫群皓的师父拜师学艺,没想到,他竟是个武学奇才,极有慧根,别人要练一年的功夫,他三个月便学会。

    后来,宫群皓有感于世态炎凉,恶人为非作歹,却无人敢阻止,而创立了独善联盟,插手管那些连朝廷、地方官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闲事,再利用官场恶斗、争权夺利的心态,买卖恶人情报罪证,大刺刺的收取斑额酬金,既可中饱私囊,也可济弱扶倾,而钱少伦与他一同学艺后,情如兄弟,自然算他一份。

    “所以,他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那为什么不让我知道……”她真的不懂。“如此小心保密,是每个探子都会做的事,尤其是面对我们所在乎的家人或爱人,毕竟,我们要割除的对象都是大奸大恶之人,一个不小心就会一命呜呼,他又怎么舍得让你为他担心,甚至卷入、置身危险中?”

    她没有说话,仍然介意。

    他深吸口气,“实不相瞒,就连我的出身、真名也没几个人知道,但这都是为了保护我的家人,不至于被仇家找上门!”

    “所以,宫群皓还不是你的真名?”她惊讶的问。

    他微微一笑,“我的身分太复杂,也有好几张脸——人皮面具。”

    天啊!她只能摇头,太震撼了。

    爆群皓继续告诉她,联盟里探子的身分跟负责的事都不同,钱少伦常在龙蛇杂处的妓院混,是因为有些不能谈的事儿,在与姑娘春风一度或是黄汤下肚后,人们什么秘密都会说出口,而姑娘们会拿来闲聊,钱少伦也会套话。

    “所以,当一个轻浮的花心萝卜不过是假象……”她喃喃低语,但真只是假象吗?他还是跟女人苟合,像唐颖……

    “唐颖的事,你也不必挂心,她其实是个江湖杀手,跟裴德是一伙……”他将他们这段日子与两人斗智的事一一道来,却很坏心的保留霍敏儿最在乎的一件事……原因嘛,总得留些事儿让这对夫妻谈啊。

    “所以说,探子被杀,仙之彩布被劫,是因为少伦藉由钱家特殊织绣法将情资绣在里面……”

    “没错,明白了吧?我还有事要忙,独善联盟的生意太好了,若无意外,可能得等你生娃儿,我们才会再见面。”

    他先行离开,是明白她需要一个人好好的沉淀、整理他刚刚透露的事。

    但宫群皓不知道的是——在他前脚离开后不久,她突然想到一件事,吓得从椅子上弹跳起来,直奔店铺,拿了一匹上等绸缎,不等马车备好,就跨身上马——

    这举止可吓坏老帐房等一票奴仆,尤其天都黑了呀。“少奶奶,你这么急着上哪儿去?”

    “唐姑娘回来了吗?”她突然问起她,大家就明白少奶奶这些举动的原因了。

    “没有——啊,回来了!”老总管看到一辆马车驶了过来。

    但只有载唐颖到裴德府第的马快回来,不见唐颖,老总管还想问,霍敏儿就已下了马背,抱着那匹布坐上驾驶座旁的空位,“快!送我到裴德大人那里。”

    “呃——是。”马夫大概明白少奶奶是要去要回仙之彩布的,所以,他掉转马头,驾车前进后,还是跟她说:“少奶奶,唐姑娘其实有交代一些话要我去跟少爷说,她说她已不屑当少爷的二夫人,还说那匹仙之彩布就当她这段日子陪少爷的所得,相信少爷不会跟她计较的。”

    所以,唐颖已经拆解出里面的情资?她急了,“快点!快点!”

    “好。”马快只能鞭策马见,直奔裴德府第。

    霍敏儿一到裴德府第,一和有过几面之缘的裴府总管打照面,她都还没说明来意,他就急着开口,“钱家少奶奶,你怎么来了?唐姑娘刚走,而且,我们已把帐款给她了,银货两讫,退不得的!”

    “没关系,可否借我看看那匹仙之彩布,那是陈员外先订购的,现在既己卖给裴大人也无法要回,我如今也只能找匹上好的布,和仙之彩布比较比较,希望图样跟质地差距别太远,再送去给陈员外,请他包容包容。”

    “那行,请跟我来。”总管并不知道布中另有乾坤,遂领了她往二楼去,“我家老爷等会儿就回来,他急着拿这块布去祝寿,少奶奶你的动作可得快一点。”

    “我知道了,谢谢你。”

    看到那匹仙之彩布,霍敏儿得一再深呼吸才能压抑心情的激动,等裴家总管转身下楼后,她立即将手上的绸缎放在桌上,细细的检查那匹布。看来还没被动过,她连忙抱起布就要跑——

    不成,裴家总管怎么可能让她带走布?她又停下步伐。

    “裴德大人回来了,卜总管,那匹仙之彩布呢?”

    蓦地,楼下传来说话声,她急了、慌了。怎么办?裴德若解开仙之彩布里的情资,这就证明了少伦是联盟的探子之一,他怎么可能会放过少伦?

    这布不能到裴德手上!如今只有一计——她的目光看向烛台,深吸口气,她拿起烛台点燃价值不菲的仙之彩布。

    “火?怎么会有火?糟了,里头仙之彩布!”

    “该死的,怎么回事?!”

    裴德的暴喝声陡起,接着是一片混乱,裴德得知是霍敏儿做的好事,下令所有人去搜,一定要把她找出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掌柜嫁到最新章节 | 掌柜嫁到全文阅读 | 掌柜嫁到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