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床前明月光 > 第四章

床前明月光 第四章 作者 : 夏娃

    入秋之后,夜晚的气温愈来愈凉爽,自称“好朋友”的乔民扬最近来得很勤,简直把她这里当成公园逛,看在他经常带“好料”来的份上,她也不会太介意就是了。

    “哈啾!”古月绫突然打喷嚏,书桌下的两条腿缩了一下,开始感觉到有点凉意,也许明天要改穿长裤了。

    “感冒了?又在写作业?”乔民扬打开纱门,手上照例是一包塑胶袋。

    “我是健康宝宝,很少感冒,大概是刚才有人在半路上偷骂我。”古月绫今晚又要熬夜“埋头苦干”了。

    “你手机怎么没开?”他照样扫开她满桌子狼藉,放上他提来的“好料”摊开来。

    “可能没电自动关机了。那什么?”还真给她猜对了,果然是他在偷骂她。古月绫停笔瞥一眼,继续写。

    “我突然想吃红豆汤圆,就跑去买了。『小四』的红豆汤圆不耐放,先吃吧。”他拿汤匙,递给她一碗。

    “『小四』的红豆汤圆很有名。”她放下笔,接过那一碗。

    “有名能吃吗?好吃才重要。我告诉你,我老家那摊『红逗乐』的红豆汤圆煮的才是一绝!用汤匙舀上来,你可以看到红豆粒粒饱满,吃进嘴里入口即化,还有汤圆搓揉得大小适中,而且耐久煮,买回家放久也不会变得软烂,嚼起来有滋有味,就连熬出来的甜汤都是有学问的,你喝过带有淡淡桂花香,甜而不腻,柔滑顺口的红豆汤吗?那种独特风味,是喝过不忘的。”乔民扬嘴里吃着“小四”红豆汤圆,却满口都是“红逗乐”经。

    “可惜我没喝过,我不知道那种味道,不过我知道月是故乡圆,你『小乔活虾之家』的小老头子乔民扬是酒鬼诗人的拥护者,最爱『思故乡』嘛。”古月绫吃一口小四红豆汤圆,虽然尝不到淡淡桂花香,红豆有点松散,汤圆软了点,不过还是一样很好吃,不知道他怎么还能嫌。

    “下回带你去吃,你就知道什么是人间美味了。”乔民扬瞥见书桌旁多了一张椅子,就坐下来吃,顺口问她:“怎么有这张椅子?”

    “路口有人丢,我想到房间里缺少一张椅子就拎回来了。”古月绫也顺口回答,边吃边写作业,她却不知道她的顺口是“引狼入室”的开端。

    乔民扬听见她已经把他归进她的生活范围里面,为了他而把椅子搬回来,嘴角抹上一丝贼笑,开始发觉这碗“小四红豆汤圆”配上迷人的她当佐料,也跟“故乡味”一样有滋味了。

    古月绫放下笔,拿起汤匙又吃了一口,仿佛察觉他的凝视,抬眼看他。

    乔民扬马上转开眼,随意瞥向她凌乱的桌面,突然有熟悉的东西落入眼底,他拿起来看——

    “哪来的?”

    “我赢的。”她捧着小四红豆汤圆一口接一口,看他放下碗,翻起她赢来的钓虾券,她也放下碗,继续写作业。

    “你赢——的?你说得出口!又是哪一个蠢蛋凯子送的?你敢说他真的是钓虾输给你,不是要钓你?”乔民扬翻起那一本厚厚的钓虾券,上头印着他家的店名,翻开来看每一张都如假包换,马上火气冲天。

    “我的脸上写着『钓虾高手』四个字,你没看到吗?”古月绫无视他老大不高兴的咆哮怒吼,淡淡说道。

    还好“小乔活虾之家”是连锁店,她去的那家店是乔民毅负责的,乔民扬平常很少去,所以他们在钓虾场碰面的机会不多,少了他“从中作梗”,她今天才能顺利赢到这本钓虾券。

    “我跟你说过吧?天底下没有白拿的钓虾券,叫你不要跟人家赌了,你耳朵长茧吗?听不懂还是听不进去?”乔民扬拉起她的耳朵。

    “喂,会痛。”古月绫挥掉他的手,双马淡淡地红了。他这么烦叫她怎么写?她索性先吃红豆汤圆。“你不要讲得好像我白吃白喝一样,我『天才钓手』好歹也是付出时间跟精神,用天才专业技巧辛苦赢来的。”

    “你『天才钓手』最后的下场是老窝在房里哭着赶作业吗?”

    “你一直吵害我写不完,我才真的想哭。”

    “谁这么大手笔拿整本钓虾券跟你赌?报上名来!”本来他就觉得事有蹊跷,她“平凡钓手”凭什么本事老赢钓虾券,暑假时他跟他哥互调分店管理,他才发现那些钓客是借着跟她赌钓虾想钓她,常常故意输给她,借机和她攀谈,跟她要电话号码,找她一起吃饭!

    “我古月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

    “我问你那只凯子钓虾客的名字!”

    “不知道,他没『报上名来』,我也没问他。你想知道的话,我明天去问他。”

    “你是想气死我吗?不准你去问!这回你这只笨狐狸又拿什么去赌了?”听到她连名字都不晓得,稍微消了他一些火气。

    “我很精明,你有眼不识泰山。你想想有人拿厚厚一本钓虾券来跟你赌,输了只要照价买下来,赢了一本拿走,你赌不赌?反正我买了自己能用,赢了免费赚到一本,稳赚不赔,傻子才不赌。”

    “你还敢说你稳赚不赔,傻子才会白白送你钓虾券!这种人一走是准备放长线钓大鱼,只有你这只笨狐狸才会上当!”乔民扬气得掐起她的脸。他喂了这么久的饵食,可不准备当傻子,白白看她被人钓走!

    他明天要去店里查清楚,是哪一只披着羊皮的狼拿这么一大本钓虾券来钓她,敢动他的小虾子,他非暗中整死他不可!

    “不要掐了啦,皮都松了。”古月绫扫开他的手,整张脸都烫了,放下吃完的碗,捂着一边脸颊埋头赶作业。

    “蠢狐狸!我警告你下不为例,再让我知道你开赌局,我就把你踢出钓虾场去!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有有有,我有在听。乔民扬,我作业写不完了,你不要在这个时候施展你的『碎念狮吼功』好吗?”古月绫一手捂住受他轰炸的耳朵,抬头瞥他一眼,瞧见他手里还抓着她好不容易赢来的钓虾券,她以“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古人名言为警惕,从他手里抽回来,收进抽屉里。

    “……干嘛?”看她收起钓虾券,那表情防他像防贼似的,他火大地眯起眼。

    “……没有。”话讲白就难听了,这厚厚一本出自他家的钓虾券,他若想趁她不注意“摸”几张回家再贩卖,她没用“小人之心”很可能被他得逞。

    “没有……你一脸狐狸相,生什么心眼我不晓得?你是怕我把钓嘏券没收吧!”看她脸泛红,他忍不住又手痒掐起她柔嫩嫩的脸颊。

    “乔民扬,注意你的措词,你想『没收』我的钓虾券是凭哪一张身分证?想耍流氓小心我报警抓你……哎,我作业写不完,你不要一直来乱。”古月绫很想漠视他的手,但是脸颊愈来愈滚烫,实在很难不理他。

    其实乔民扬早就发现到她的脸老是泛红,不是上头那盏白晃晃的日光灯有神力,是她从青春期就住在女校里的关系,她直到现在还不习惯和男生接触,他受伤那天看见她脸红,是因为他luo上身,后来好几次她的脸红则是因为他的碰触。

    过去他都被她处变不惊的语调和态度给蒙了眼,不知道他带给她的“影响力”这么大,他光轻轻一碰她,她就会像他最爱逗弄的含羞草,红着脸默默避开他。

    这朵含羞草却不晓得,就因为她这模样惹人怜爱,更惹得他手痒心也痒,更爱逗弄她。

    “乔民扬,我不是小猫、小狈,你不要一直摸我的脸。”古月绫抚着滚烫烫的脸颊挥开他的手。

    “狐狸,我们是好朋友吧?”乔民扬把椅子移到她身旁挨近她坐。

    鉴于小虾子身边的“钓虾客”太多,深怕这尾小虾子哪天胡里胡涂吃了别人放的饵,他深觉不妥,该是收长线的时候了。

    “……我的作业写不完,『好朋友』在这种时候又派不上用场。”古月绫转头就能瞥见他那张年轻俊俏的厚脸皮放大版,她默默拖椅子往墙角靠。

    “自己的作业自己写,好朋友不是用在这种时候。”乔民扬又拉椅子和她并拢。

    “那你就不要一直亮过来,这样我怎么写作业?”古月绫看他又把两张椅子靠在一起,她已经被逼到墙角了。

    “你作业写不完又不是我害的。”他曲起手指,用指背轻搔她的脸,看她滚烫的脸红成苹果色,看得他心痒难耐,好想亲她一口,勾起的手指慢慢流连到她嘴边,轻抚她的唇。

    “……这句话好像在哪里听过?”貌似他受伤时,她对他讲过。乔民扬是记恨大王……古月绫低头盯着他的手,很怕他把手伸进她嘴里,他到底想干什么,她可没吸吮别人手指的怪癖好……

    乔民扬看她的眼神起了防心,手指轻轻搔过她的脸颊放下来,暂时先让她喘一口气。

    “狐狸,我们来玩『好朋友真心话』的游戏吧?”他拿出店里专用的亲和没杀伤力的招牌笑容,眯眼笑起来。

    果然,小虾子不疑有他。

    “好啊,乔民扬是不是想害可怜柔弱又无助的单身女子我作业写不完?”古月绫看他放下手,紧绷的神经松懈。

    “是啊,狡猾狐狸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在我家的钓虾场开赌局,我就是故意要她作业写不完,看她下次敢不敢。”乔民扬大大扬起笑容,立刻把手贴到她身后的墙壁上,贴近她的脸,用深邃勾人的眼神凝视她,换他问了……

    “古月绫喜欢的男生叫什么名字?”

    “……你还真坦白。”古月绫心跳漏了一拍,心魂差点被他深炯的眸光吸进去,终于察觉“上当”了,这“好朋友真心话”游戏一点也不好玩。

    “当然要坦白啊,不坦白说是要惩罚的。换你了。”他逼近她的脸,朝她笑得很迷人,敲敲她的肩膀提醒她。

    “刚才没说有惩罚,我不玩了。”她后悔了,没想到他在铺平的草皮上挖了洞,就等她跳下去。

    “这还用说吗?游戏本来就有赏有罚,这是游戏规则。你等我回答完才说你不玩,有这种道理吗?如果你不想回答,就直接接受惩罚。”大野狼露出“邪恶”的真面目了。

    古月绫看见笼董她的“狼影”,就知道他的“惩罚”一走“很恐怖”,那她宁愿“继续玩”。

    “乔民扬……”

    乔民扬很没意外听见她红润的嘴唇吐出他的名字,他终于能收线钓起这尾小虾子,得意满满的嘴角绽开大大的笑容来——

    “乔民扬,我很好奇说出你的名字,你是什么表情,看你笑得这么乐,你是想要听我说出你的名字吧?”

    大野狼拉起长线来,才发现小虾子只是假装吃饵,瞬间自尊心重重受创,当场变了脸色。

    古月绫看他一句话也不说,默默发现自己一时“玩心”闯祸了……没想到“小乔活虾之家”的小老板乔民扬的心是玻璃做的。

    这下惨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床前明月光最新章节 | 床前明月光全文阅读 | 床前明月光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