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牢草食男 第十七章 作者 : 陶乐思

【第十章】

有样学样,柴芮珉这次放假没有告诉于庆中,打算像他对她一样,也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她算准了时间,九点下班直奔高铁站,不到一小时就能抵达台北,今天于庆中有晚间门诊,他通常最快也要到十点半以后才离开,所以她直接到医院去,打算两人一起回家。

计程车在宝贝动物医院前停下,柴芮珉付了车资,提着行李袋下车,带着雀跃的心情,踏进医院大门。

“芮珉!”助理阿综讶异地扬声叫唤。“好久不见了……”

“嘘——”柴芮珉忙不迭嘘声制止他,怕破坏了惊喜。

阿综赶紧捂住嘴巴,点点头,同时也意会了她要给于庆中惊喜的意图。

“于庆中呢?”她笑咪咪地小声问。

“在后院跟摩卡、吉米玩。”阿综指指后方,也受影响地用气声回答。

“我去找他。”柴芮珉搁下行李袋,向阿综说完,便蹑手蹑脚朝后院方向走去。

嘿嘿,等会儿换他要惊喜了!

不晓得他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像她一样飞扑过来,展开熊抱?

扁是猜想,她就眉开眼笑。

这一次,她隔了一个月才休假,原任店长去生小孩,放手让她一个人领导整间店,她压力大,一直处在紧绷状态,所以这期间,跟于庆中才见过一次面,想念早就堆得像摩天大楼一样高。

经过这次分离的经验,她以后是不会再轻易离开他身边了,因为他才是她的归属,心灵的幸福与踏实是任何工作也无法取代的。

来到后院门口,她准备出声叫唤,不料,却听见一男一女的谈话声,让她下意识地打消出声的念头,身子往后一退,隐在门旁的墙边。

“……你手上的伤好点了吗?”邵美婷靠近于庆中,柔声关问。

“已经好多了。”于庆中反射地看看自己手背处,邵美婷却坚持地拉过他的手察看伤势。

墙边的柴芮珉皱起眉心。他受伤了?为什么都没告诉她?是怎么受的伤?严重吗?

“都是我不好,那天要是没叫你过来美容部帮我,你也不会被狗咬伤了。”邵美婷歉疚又心疼,滋然欲泣地说着。

前些天,美容部接了一桩生意,那只狗狗比较神经质,防御心强,不好控制,她基于请得空的于庆中来帮忙可以增加两人相处时间的想法,求助于他,没想到反害他被那只狗咬了一口,她也心疼得不得了。

于庆中反而不以为意地笑开,没多想就回应。“还好我有过去,不然被咬的人可能是你了。”

绅士风度、骑士风范使然,他认为保护弱小是应该的,更何况他们是合作伙伴,也是朋友。

此话一出,躲在暗处的柴芮珉不禁翻了个白眼。

呆头鹅啊呆头鹅,这样子讲话,哪个女人不会误会你别有用意?她要不是太了解他的话,恐怕也会以为他故意跟人搞暧昧了!

丙然,邵美婷听了好感动,兀自解读那保护是出自男女之情。

她一直都感觉得到于庆中对她好是与众不同的,只可惜他太含蓄,不好意思说出情意,把话藏在心里。柴芮珉后来出现,刻意接近,敦厚的于庆中招架不住,才会被她蒙蔽了心……

她恨柴芮珉的横刀夺爱,不甘心暗恋许久的于庆中变成别人的,可是又没办法挽回……或许也不该说是挽回,因为从没拥有过。

但无论如何,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只好想了一些恶作剧的方式整整柴芮珉,让她不得安宁,自己也好一吐心中怨气。

最近,她看柴芮珉没再出现,心里纳闷之余,在与于庆中闲谈时佯装不经意地探问柴芮珉的近况,才得知柴芮珉调职台中,几乎没有时间回台北,依她推断,两人这样分离,感情应该已转淡,她不禁重新升起希望之火。

于是今天她告诉自己得把握机会,直接一点,不能再拖拖拉拉。

“庆中……”她握住他另一只没受伤的手,娇声低唤。“其实,我们认识多久,我就已经喜欢你多久了。”

闻言,于庆中像被雷打到,愣愣地把手抽回来,眼色错愕震惊。

他一直把邵美婷当成好朋友、合作伙伴,对她表现的关怀或偶尔的撒娇依赖,都当成是朋友间的单纯互动,压根儿没察觉到,她对他是朋友以外的感情,现在听到她的告白,他相当意外。

没有现身的柴芮珉更是倒抽了口气,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状况,莫名感到一阵心慌,她捂着胸口,赶紧竖长耳朵静待下文。

“美婷,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于庆中立刻很清楚地表明立场,脸上净是歉意。

“是那个柴芮珉?”说到她的名字,邵美婷不由得咬牙切齿。“她不是已经离开台北了吗?你还留恋做什么?”

“她只是为了工作暂时离开,我们还在一起。”于庆中连忙解释,免得让她以为他目前单身。

“她一定不够爱你吧?所以才会选择工作,到外地去,放你一个人。”邵美婷无法理解柴芮珉的决定,同时也刻意挑拨他的心情。

于庆中不为所动,扬起的微笑是对这番言论的不以为然。他们的感情很坚定,甚至因为这次的分离而更加密不可分,邵美婷说的话一点都影响不了他。

才不是!乱讲!柴芮珉立刻在内心反驳。为什么于庆中不出声?他也这么认为吗?她心口揪紧,为了要听到最后,只好忍耐,没冲出去反驳。

“我就不同了,我是因为很爱你,所以处心积虑待在你身边,哪里都不去,只等你有一天能回头发现我。”邵美婷真心告白,激动地上前抱住他。

被她突然的举动吓一跳,于庆中反射地要挣脱,可又怕拉扯间会碰到不该碰的地方,所以挣脱得有些困难。

“美婷,你别这样,不管她够不够爱我,我都确定自己只爱她一个人……”于庆中在混乱中还是不忘表达心意,没有模糊空间。

柴芮珉察觉到他们可能有言语以外的接触,本来要现身阻止了,没想到听到了一句熟悉的话语,定住了她的脚步——

“她有什么好?她配不上你!谤本就配不上你……”没有余地的拒绝,令邵美婷伤心痛呼,情绪有些歇斯底里。

你配不上他。柴芮珉脑中灵光一闪,霍地想起前两天包裹里那张纸条的内容。

有没有这么巧,那骚扰者的论调和邵美婷如出一辙?

难道,全是邵美婷做的?

不是她,还有谁?

邵美婷想取得死老鼠是很容易的事;关于她的那些联络资料,摩卡的病历卡单上都有,邵美婷有心的话,轻易就可以看到;而她现在工作的D牌专卖店,不是秘密,只要稍加探问也可以轻松得知。

答案已经昭然若揭了啊!

她双腿自有意识似地推开纱门往外走,定定地看着还拥在一起的他们。

原来方才说话语气一阵混乱,是因为他们在拥抱!

“芮珉?!你怎么会在这里?”看见柴芮珉出现,于庆中惊呼,一颗心差点从喉咙跃出来,惊吓之余,力道过猛地推开邵美婷,她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见状,于庆中和柴芮珉又不约而同地要上前去扶她,柴芮珉眸光冷冷一瞥,于庆中顿住动作,敛回搀扶的动作。

男人本能,和正牌女友以外的人纠缠被看见,不论对错与否,皮都得先绷紧,小心为上。

“我不需要你扶!”邵美婷不接受情敌的同情,自己站起来,同时因为于庆中一见到柴芮珉就失魂推倒她的举动而感到心碎失望,但她只能负伤咆哮,像垂死挣扎的动物一般。“你抢赢了,现在一定觉得很得意吧?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你配不上他!只有我才适合他。”

“这话我前天就收到了,你不用一直重复。”柴芮珉暗示已知道躲在暗处的骚扰者是谁,好让她有所忌惮,不敢再恣意妄为。

闻言,邵美婷的脸色乍青忽白。没想到她已经发现!

她气势弱掉,担心柴芮珉会说出来,这比告白被拒还难堪,这样,大家会怎么看她?

柴芮珉看她的表情就确认了自己猜测无误,答案揭晓,也甭浪费时间心力去调查了。

不过她并不想大肆放送,让邵美婷没台阶可下,爱一个人本身并没有错,只是邵美婷的方式错了。反正她没有损失和伤害,只希望邵美婷能有所警惕,收敛这无聊的行为,那她可以既往不咎,当作没有发生过。

“美婷,我从来都没有要抢什么,我什至不知道你的感情,可是就算我知道,那也要庆中曾经回应你才作数。既然你们认识那么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可见庆中并没有回应你的感情。”她理智地想解开邵美婷的心结,他们是合作伙伴,她不希望因为她的出现而破坏原本和谐的合作关系。

邵美婷沉默地绷着脸,不看她。自己明白,无法否认她说的话,只是此时此刻,拉不下脸。

“有时候适合的,我们不一定喜欢;喜欢的,又不见得是最适合的。爱情,没有配不配得上的问题,应该是彼此相爱才是最重要的吧?只要有一方是勉强的,就不算完美了。”

柴芮珉尽可能友善地对她扬起嘴角,大概是觉得女人不该为难女人吧,错付感情已经很沮丧,不需要再对她恶言相向,否则啊,要吵架,她柴芮珉可不一定会输咧!

邵美婷没好气地瞪住她,她以胜利者的姿态说这些,谁能心平气和的领受?

可更气的是,她无法反驳柴芮珉的话,还不禁觉得她说的没错……

其实柴芮珉大可揭穿她恶作剧的事,让于庆中更讨厌她,可是柴芮珉却没有嚷嚷……她意外也困惑,不明白柴芮珉用意为何?

但不论如何,柴芮珉都别想她会因此而感谢。

“庆中,她这么会讲话,你会被她吃死死,以后一定会后悔!”邵美婷负气地故意搏下一句诅咒离间他们,便不再留恋地回到用品世界去。

她离开后,柴芮珉和于庆中调回视线,目光在半空中交会,激出一阵火花,彼此都有很多话要说。

柴芮珉是受了情敌刺激,心里作了重大决定。而于庆中,虽然没做亏心事,却还是莫名的感到心虚,仿佛已经犯了什么错。

“我……”于庆中呐呐开口。

“汪汪……”似乎会看情势的摩卡和吉米,刚刚没敢作声,这会儿却凑热闹了。

“嘘,回家再说。”柴芮珉制止,她要说的话,很重要,这里一堆汪汪瞄口苗的噪音,不合适。

“好。”他只能说好,听候判决。

舒适温馨的客厅里,此刻气氛严肃,仿佛弥漫着一股低气压。

L形长沙发上,于庆中和柴芮珉各据一头,已经坐了好一会儿,没说话,心思各异。

柴芮珉今天认知到一件事情——于庆中很危险,一个不注意就可能被人觊觎,被人拐去。

在很多女人眼中,他太可口,而她竟这么放心地跑到台中去,也不怕哪天他就变成别人的,她能跟谁喊冤去?

所以此刻,她万分认真地思考着,未来该怎么办才好,神情之严肃,眉心几乎要打上好几个结,慎重得还没决定开口。

沉默烧灼人心,于庆中不确定方才与邵美婷的意外事件,柴芮珉到底听到了多少、了解了多少,还有究竟她心里是怎么想的,所以他心慌心虚,被沉默折磨。

她会不会有什么误会?会不会表面上是帮忙安抚了美婷,但事实上心里很介意?

她为什么都不说话?为什么看着他的眼神格外胶着深刻?好似蕴藏了千言万语,又难以启齿?

于庆中愈想愈是坐立难安,决定先开口打破僵凝氛围。

“那个……我想我应该要先解释一下?”

“不,你不用解释,还是先听我说吧。”方才一直没说话的柴芮珉反而抢白。没办法,她已经凝聚好勇气,要是给他先说,会乱了她的思绪。

“好,你说。”他好风度地讲,心里却顿时挂上了十五个水桶,七上八下。

“我们不应该再这样下去了。”柴芮珉以这句话作为开头。

于庆中猛然抬头,张口结舌,震惊得不知道要做何回应。赫然发觉这样的话与口吻,好像以前女友提出分手时的前兆……

不应该这样下去,难道要分手?

“你这么好……”她继续要说,于庆中却赶紧制止她。

“不要说!”他脸色难看,不敢相信最心爱的女人要发他好人卡!

“你这么好”的后面,该不会是接“应该去找个更好的女人”,或是“我配不上你”吧?刚刚是她自己说爱情没有配不配得上的问题,怎么现在自打嘴巴了?

“干么不让我说啊?”柴芮珉嗔恼抗议,她都想好开口的顺序了,被打断要怎么继续啊!

“我不想听。”于庆中情绪低落,负气地掩住耳朵。

柴芮珉目瞪口呆,这是哪招?竟然用这种孩子气的举动拒绝她?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吗?为什么不想听?”她不解地问。

“你还不是不听我解释。”他计较地讲,一双眼睛哀怨地瞅着她。

“我知道你要解释你跟邵美婷是清白的,你们没有暧昧,你根本不知道她喜欢你,你也一点都不喜欢她,只把她当朋友或合作伙伴,你爱的人是我。”她一口气说完,然后自信地朝他挑眉。“对吗?”

“对……”全中,于庆中瞠目惊叹。“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了解你,也相信你。”她眼色温柔地看向他。

他不会随便跟人搞暧昧,唯一有问题的是对每个人都很好,可是这一点又不能责怪他;他有风度有教养,懂得尊重别人,这样的个性基本上就不太会劈腿;最重要的是,她确信他爱她!罢刚会心慌,不是不信任,而是怕外头的豺狼虎豹会硬是吃掉他。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说我们不应该这样下去?”他第一次确切地感觉到,言语像利刃,会割伤人的心。她这话一说出来,对他像晴天霹雳。

“难道我们要一直这样交往下去,都不作改变吗?”她念着笑反问他。

于庆中恍然大悟,原来他会错意了。都是因为太在乎,所以才会不由自主地想太多,自己吓自己啊。

“咦?那发好人卡是怎么回事?”吓到他的还有这一句。

“谁要发你好人卡啊!”她伸手打他,怪他不把话听完就胡思乱想。“你要听下去吗?”

于庆中点头如捣蒜。她说的话,下文都出乎他意料,他当然要继续听下去。

她微笑坐近他,难掩娇羞地勾着他的手臂,侧头枕他肩上,重新鼓起勇气,向他表白心意——

“我刚刚说,你这么好,我真怕别人趁我不注意就来把你抢走,所以我想要先占一个位置。”

“什么位置?”脑筋太直,他还没反应过来,如果是心里的位置,那就不用占了,因为已经满满的只有她了,容不下别人。

柴芮珉朝他招招手。“皮夹给我。”

他依言照做,拿出裤子后方口袋的棕色皮夹,她立刻拿了过去,抽出了其中一张证件。

“我要占这个位置。”她红着俏脸,指向身分证后面的配偶栏,意思已非常明显。

于庆中怔怔看着,总算明白她的心意,俊脸笑逐颜开,胸臆渐渐涨满欣悦欢喜。

“你这是向我求婚?”他拉过她的手,包覆在掌心里,莞尔地向她确认。

“是啊。”她大方承认,眸光灿亮地瞅着他。“你答应让我当于太太吗?”

“人家求婚不是都得要鲜花、钻戒、烛光晚餐吗?”于庆中故意逗她,比照一般男性求婚时的准备。

柴芮珉嘟起嘴来嗔瞪他。由她开口已经很霹雳了,还想要怎样?

“什么都没有,就这个。”她把嘴巴嘟得老高,像小猪一样,一点形象也不顾,意味着求婚礼物只有猪嘴香吻一记。“如果答应,请笑纳。”

于庆中扬起嘴角,倾身笑纳。

她的吻就是最甜蜜珍贵的礼物,从今以后,一辈子只属于他。

他们愈吻愈火热,这具有纪念意义的吻,无限的延长再延长,火辣辣的缠绵从客厅开始延烧,衣服沿途掉落,直到他们抵达欢爱的殿堂,尽情的爱着对方……

求婚并不只是男人的权利啊,真爱就是要勇敢追,看到好男人,手脚更要快,尽速套牢就没错了!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套牢草食男最新章节 | 套牢草食男全文阅读 | 套牢草食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