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律师的叛逆 第十章 作者 : 季荭

心情不赖的欧阳力齐捧起碗举筷开始享受美食,她烧得一手好菜,手艺精湛到可以开店了,假若她愿意开一间中华餐馆的话,在这里的华人就有口福了。

他满足地连吃了两碗饭,一桌的好菜全被他扫光光。

酒足饭饱之后,杜馨蕾体贴的端上水果盘,继续犒赏他的胃。

她像他的妻子一样,在他的公寓里为了他而忙碌着,欧阳力齐看着她忙到额头冒汗、发丝微微凌乱的样子,心里是感动且激动的,想要把她娶进门的渴望从心里油然而生。

他放下水果叉,走到单人沙发把西装拿起来,大手探进西装口袋里,模着一只绒布盒,盒里装着一枚昂贵的粉红色钻戒,是他打算拿来向她求婚用的。

他仔细考虑过了,要终止外头对她的流言中伤,要毫无顾忌的挺身站出来保护她,唯有娶她进门一途。

他打算带她到国外结婚,在没有任何阻力下让她成为名正言顺的欧阳太太,那么往后就没人敢再欺负中伤她了,要是谁还有胆在他这大律师头上动土的话,他绝对会告得对方倾家荡产,让对方只要活在这世上一天就再也不敢造次。

“好了,别忙了。”他把绒布盒拿进卧房藏在床头柜的抽屉后再回到客厅,在客厅没看见她的身影,他继续朝厨房走去,站到她背后,双手解开她的白色蕾丝围裙,把围裙从她身上月兑下来丢到一旁。“没清理完的等明天给钟点佣人整理。”

他想要她。

……

彻夜的缠绵让欧阳力齐的求婚计划被延宕了。

在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拥着她陷入睡眠状态前,他想起还躺在抽屉里的钻戒,决定等睡醒就跟她求婚,他要她成为他的妻子,他要名正言顺地把她纳入保护的羽翼之下。

天刚露出鱼肚白,身旁的男人睡得很沉,他昨晚耗尽了所有体力,这会儿应该不太容易吵醒,不过身心俱疲的杜馨蕾不敢放松,她静静地确认身旁的男人传来沉稳的呼息声后,才敢张开眼睛细细凝视他。

她舍不得走,但却必须离开。

眼泪无声地坠落,心里也在哭泣着,抬起手,想抚模他英俊立体的五官,但却不敢碰触,因为若吵醒了他,她恐怕就无法走开。

用手背抹去不断坠落的眼泪,她小心翼翼地掀被下了床,拾起贴身衣物和洋装,轻悄地移动步伐进入浴室。

在浴室里穿好衣物、留了言后,她走出卧房,不敢再靠近床边多看他一眼,就怕自己太过留恋会无法离开。

为了他的前途着想,也为了答应欧阳夫人的承诺,她不能再有丝毫的留恋了。

欧阳夫人放段,以一个母亲对儿子的爱,卑微地请求她离开欧阳力齐,这让向来缺乏母爱、渴望母爱的她动容了,无法狠心地拒绝欧阳夫人,所以她下定决心离开他,用他无法拒绝的方式消失在他的眼前。

拿着皮包,无声地慢慢朝房门口移动,当她的手放在门把上将门轻轻打开时,身后大床上熟睡的男人突然翻了个身变换睡姿,她惊怕地回头望向凌乱的大床,就怕他醒过来。

确认他没醒来,只是更换了睡姿,她压下心头的惊怕,毅然决然地转头走出卧房,离开他的公寓。

开着车在清晨的街道奔驰,杜馨蕾一直没停过的眼泪流得更凶了。

她没有返家,后车厢放着她已经收拾好的两只行李,护照和机票也早已放在皮包里,那是昨天晚上前往欧阳力齐的公寓前就准备好的。

车子抵达了机场,杜馨蕾搭上七点的早班飞机,她打算离开加拿大一段时间,相信时间和距离可以让感情的温度冷却,总有一天欧阳力齐会忘掉她,而她也会努力地把他给忘掉。

此时,另一端——

尽管彻夜缠绵耗尽体力,但生理时钟一样在七点钟左右发生作用,欧阳力齐在凌乱的大床上醒了过来。

一张眼,他立即伸手探往旁边,想把她搂进怀里,然后在她醒来的那一秒跟她求婚,给她一个惊喜,但旁边的床铺却是空荡一片,床的温度早已冷了。

他从床上坐起来,大手扒过凌乱的黑发,懒洋洋的俊眸搜寻房间一圈,空气中还弥漫着昨晚彻夜欢爱的气味,以及属于她的女人香气,可她人呢?

下床走进浴室找人,才打开门,便看见洗脸台上的镜子贴着张纸条,他走到镜子前,拧眉看着上面写着的字——

力齐:

我真的很抱歉,但为了你好,我必须离开你。

昨晚的美好我会一辈子记着,就当是送你的分手礼物,如果你愿意,也请你悄悄放在心底。

我知道提出分手你会很愤怒、很不谅解,但就算你不能谅解我,我也必须从你身边离开。

所以请你放手,我将会很感激你的。

她竟然用这种方式跟他提出分手!

为什么要离开他?

他相信她不可能是因为不爱他而离去,绝对是因为外界对两人交往的舆论让她打退堂鼓。

但她怎么可以这么做?他根本不在乎那些舆论和所有人的看法,她应该知道的,却还是选择离去……

面对她突然提出分手离去,欧阳力齐感到十分愤怒,难怪他觉得昨晚的她太过热情,跟平常很不一样,而他竟然完全沦陷在她所布下的之网里……

该死的!嘴里发出一声低咒,欧阳力齐愤怒的抡起铁拳击向镜面,镜子瞬间破碎成蜘蛛网状,他的手也渗出血丝来。

“我不要分手!杜馨蕾,你别想这么轻易从我身边离开!”转身离开浴室,他以最快的速度更衣,驱车前往柯家大宅。

火速地赶到柯家后,管家罗婶没有将他挡住,大门敞开的让他进入宅子里找人。

但他已经把柯家上下前后都找了一遍,就是不见那个从他身边逃跑的女人,找不到杜馨蕾的他只好向罗婶求助。

“她到哪里去了?罗婶,拜托你别瞒着我,我要当面跟她谈,我不要分手!我不接受她片面的决走分手,她不可以这样逃开!”他失控了,在柯宅大厅咆哮。

罗婶红着眼眶,不断的对欧阳力齐说着抱歉。“我不能说,真的不能说。欧阳先生,你就接受小姐的决定吧,别为难小姐了。”

罗婶完全能理解小姐为何会毅然决然地跟欧阳力齐提出分手,因为那天欧阳夫人带着厚礼来访,她没有责怪小姐半句,也没有用钱侮辱小姐,而是伤心哭泣地求小姐离开欧阳力齐,甚至还要向小姐下跪……

若不是小姐赶紧扶住欧阳夫人阻止她下跪,恐怕欧阳夫人真会长跪不起,直到小姐点头答应为止。

罗婶知道小姐心里的痛,看着欧阳夫人为了保护儿子,不惜放低身段求情,她很羡慕欧阳力齐有这样—个爱他的母亲。

小姐宁可自己受委屈,宁可自己痛苦掉眼泪,也不要她爱的人受伤害。何况小姐还在欧阳夫人身上看见了一个母亲为了维护孩子声誉的用心和疼爱,从小就渴望母爱的小姐被欧阳夫人给感动了。

背负着对欧阳夫人的承诺,也背负着对欧阳力齐的感情,小姐在今天一早离开了加拿大,这一出国可能要好长一段时间才会回来,一想到小姐一个人单独到国外长住,身边没人服侍,她也很心疼哪!

“她躲到宣家去了?还是回台湾?快告诉我她到底去了哪里?”他不肯死心,现在唯一能提供线索的人,只有罗婶了。

罗婶紧闭着嘴直摇头,她答应过小姐,绝对不能透露半点讯息。

“好,你不说不代表我找不到她,我自己去找,如果她存心要跟我玩捉迷藏的话,那就来玩吧!”他不会轻易放弃这段感情,就算她躲到天涯海角都一样,他发誓,他一定会找到她的!

欧阳力齐愤怒又挫败的离开了柯宅,开着车在街头毫无头绪地寻找她。

直到下午,她的好友宣郡瑶打电话给他,告诉他杜馨蕾已飞往欧洲,但欧洲只是她旅行的首站,接下来她将前往不同的城市,所以要他不必浪费时间寻找,她既然存心要走,就不会轻易让他找到。

宣郡瑶还对他说,如果他真的爱她,就尊重她的选择,他们相爱的时机不对,就算他现在找回了她,她依旧会离开。

宣郡瑶的一句话打醒了欧阳力齐,也打碎了他的心。

午后两点多,天空布满厚厚的灰色云层,接着,灰暗的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

他的心,也在下着大雨……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大律师的叛逆最新章节 | 大律师的叛逆全文阅读 | 大律师的叛逆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