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舞与伦比 > 第六章

舞与伦比 第六章 作者 : 沈韦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本公主难道不能召见一个野女人?再则,你说君傲翊已歇下又是怎么地?难不成是想气死本公主?!”明珠公主气得全身发抖。

    这无疑是君傲翊给她的最大羞辱,明摆着不要她这个金枝玉叶,宁可选择其他的野女人。

    哼!还以为君傲翊对苑舞秋多痴心,结果他终究是男人,有他的需求,不过这件事也说明了,远在京城的苑舞秋和她一样都是输家,一想到这儿,突然间就没那么生气,邪恶的嘴角含笑,高扬起下巴。“如此有趣的事儿岂能不通知苑舞秋,宁公公,快帮本公主准备笔墨。”

    “公主殿下……”一身冷汗、疲累至极的宁公公在说与不说之间犹豫挣扎。

    宁公公的温吞惹恼明珠公主,不快怒斥。“本公主不是要你准备笔墨吗?你还愣在那儿做什么?”

    “公主殿下无须通知苑姑娘。”宁公公心想早晚明珠公主都会知道实情,把心一横大胆直言。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这太监也学男人怜香惜玉来着?”明珠公主坏心地冷嘲热讽。

    低垂着头的宁公公听出她的讪笑,怒火高涨,可长年在宫廷里打滚,已让他练就一身隐藏真实情绪的好本事,他面色平静地回答。“奴才不敢,只是……那苑姑娘正在此处。”

    明珠公主一听脸色立时铁青,难看至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君傲翊对外宣称的妻子就是苑舞秋那个贱人?!”

    她情绪激动到胸脯不断上下起伏,呼吸急促,几乎要厥了过去。

    “正是如此。”宁公公愉悦回答。

    闻言,气疯了的明珠公主抱头尖叫。“可恶!”

    明明就要到大漠了,苑舞秋偏生要出现,君傲翊还对众人说苑舞秋是他的妻子,明明就没明媒正娶,怎能私订终身?这算什么?!

    再想到此时此刻,他们两人孤男寡女同床共枕,会发生什么事已无须言喻,她气急败坏直往外冲。

    “本公主绝不让那姓苑的贱女人再占上风!本公主绝对不是输家!”

    宁公公立即向左右太监宫女使眼色,要他们帮忙拦人。“公主殿下,夜已深了,您还是先歇息,有什么话明儿个再说也不迟。”

    太监宫女们跟着围在明珠公主身边帮腔。“是啊,公主殿下,您的花容月貌可不能出现半点倦容。”

    盛怒中的明珠公主疯狂大喝。“哪个不长眼的敢再多说一个字,本公主要他人头落地!”

    太监宫女们听她这般说,全都静止不动,没人胆敢拿项上人头开玩笑,他们深信明珠公主说得出做得到。

    明珠公主重重哼了口气,甩动衣袖直捣黄龙兴师问罪去也。

    宁公公见大事不妙,又是摇头又是叹气,感叹自己临老命运还如此乖舛,拖着老迈的身躯快步追上。

    将士与奴仆们见明珠公主脸色铁青来势汹汹朝君傲翊的营帐飙去,皆面面相觑,暗自猜测即将有事发生,所有人不敢安歇,聚精会神小心候着,以应付可能会发生的突发状况。

    “参见公主殿下。”丁顺石上前迎接,刻意扬高声儿,好让帐内的君傲翊听见。

    明珠公主横了丁顺石一眼,连回应都不愿,燃着两簇火焰的眼眸往旁一瞟,竟见帐蓬清楚映出帐内两个贴身相拥的人影,一高一矮,一强健一纤细,她气得倒吸了口凉气,不待通报,径自拨开挡在帐前的丁顺石,直接闯入。“狗奴才,别挡着本公主的路。”

    帐内的君傲翊早已听见外头的骚动,装作什么都没听见,低头吻上小舞柔软诱人的唇瓣。

    张口欲言的舞秋被他吻个正着,合上眼帘,沉浸在他带着占有欲的温柔亲吻当中。

    闯入帐内的明珠公主见到君傲翊吻苑舞秋吻得缠绵诽恻,心头猛地一揪,妒恨交加,双眼泛起一阵红雾,脑袋轰轰作响,一股脑儿冲到两人身旁张牙舞爪。“快给本公主分开!”

    在她之后追进来的丁顺石及宁公公心下大惊,忙冲上前挡在双方中间,以防明珠公主不小心伤到苑舞秋或伤着她自己,那就不好了。

    舞秋受到惊吓,猛地睁开眼,直觉反应更往傲哥哥怀里缩。

    君傲翊拥着心爱的小女人,气定神闲地转头瞥向气急败坏的明珠公主,不疾不徐有礼请教。“不知公主殿下夤夜来访,有何要事?”

    明珠公主一把推开宁公公与丁顺石,上下打量君傲翊与苑舞秋,尤其是让她恨得牙痒痒的苑舞秋,她更是一丝一毫都不愿轻易放过。

    她从来没喜欢过苑舞秋的长相,太过娇软、太过似水柔情,她贵为公主,全京城最美的女人应该是她才对,苑舞秋凭什么夺走她的风采?凭什么夺走她中意的男人?想到此,一把无名火更加涌上心口,热辣灼烧。

    舞秋对素来嚣张跋扈的明珠公主本就无所畏惧,甚至可说打从心里对明珠公主爱以身分欺人的态度不以为然,是以也任傲哥哥紧拥她,没有退开的意思。

    “苑舞秋,你见到本公主还不行礼?”明珠公主开口,先来个下马威。

    舞秋恬淡一笑,退出傲哥哥的胸膛,正式屈膝行礼,不卑不亢道:“民女苑舞秋参见公主。”

    明珠公主眼看君傲翊与苑舞秋站在一块儿,宛如一对恩爱俪人,刺眼得很,掀起唇角冷嘲。“君大人奉父皇之命护送本公主出嫁,但不知苑姑娘怎么会突然出现?”

    “启禀公主,舞秋乃下官的结发妻子,替下官送来家书一封,是以方会出现在此。”君傲翊脸不红气不喘地编造谎言。

    “哈,苑舞秋何时嫁予你为妻,本公主怎么不晓得?你休想编造谎言欺骗本公主。”明珠公主用力嗤笑。

    “舞秋确实是下官的妻子,下官并未说谎。”君傲翊语气坚定,并未动摇。

    “君傲翊,你身为堂堂镇国大将军的独生爱子,苑舞秋又是户部尚书的掌上明珠,你们两人若要成亲,定是京城的大事,岂会半点风声都不透?”明珠公主指出疑点所在。

    “公主殿下言笑了,京中最重要的大事莫过于公主与契丹族四王子成亲一事,所有人都沸沸扬扬地讨论,为公主欢欣鼓舞,下官成亲与否自然不受众人关注。”他淡淡一笑,提醒明珠公主,此刻她该在意的是她与耶律岩的亲事。

    明珠公主一想到自己即将嫁给粗鲁不文的蛮子,脸色便一阵青一阵白,她恶狠狠地瞪着正处于幸福快乐、突显她悲凉凄惨处境的两人,她不甘心!

    “若公主没事的话,请早点回帐休息。”君傲翊不给面子地下逐客令。

    明珠公主银牙恨恨紧咬,垂在身侧紧握成拳的掌心被尖锐的指甲刺痛,她不想走,她压根儿就不信他们真成了亲,因为据她得到的消息,君震霄可不属意苑舞秋当他的媳妇儿。

    “君傲翊,你骗不过本公主的,除非你与苑舞秋是私订终身,不然不会这么悄然无声。”她非要君傲翊承认自己说谎不可,否则今夜她绝对睡不着。

    君傲翊长叹了声,抚额轻笑。“公主殿下果然聪慧。”

    明珠公主听他认了,更是气得头昏眼花,万万都想不到君傲翊会为了苑舞秋不顾一切私订终身。

    “下官与小舞以天地为媒、日月为证,立誓相偕白首,结为夫妻。”谎话说得愈多愈自然,他甚至开始考虑就这么和小舞成亲,他转头看了她一眼,深邃的眸底带着询问。

    他说得如此坦荡,也是为了要让明珠公主了解,不管明珠公主对他有多少情意,他的心里由始至终仅有小舞一人,明珠公主接不接受与他无关,在他保护之下,任何人皆不得擅动小舞一根寒毛。

    舞秋抬头望进他的眼,看出他的询问,粉唇扬起醉人的微笑,对他轻轻颔首,她不需要他们俩的婚事喧闹到全城皆知,不需要他带着贵重的聘礼,更不需要他领着八人大轿抬她进门,她只消有他就够了。

    闻言,明珠公主全身一震,脸色死白,更多的恨意与妒意涌上心头。“好,算你们狠!”

    话说完,碎了一地芳心的明珠公主便甩袖转身离去,不愿再看他们俩恩恩爱爱的画面。

    一直尴尬守在一旁的宁公公与丁顺石匆匆向君傲翊行礼后,便安静退出帐外。

    闲杂人等都离开,终于还给他们一个清静,君傲翊抚着她的脸。“你愿意与我以天地为媒、日月为证,结为夫妻吗?”

    “我愿意。”她看着他,眸底盈满笑意。

    他的指描过她柔软的唇瓣,低问:“不觉得委屈?”

    “只要有你,就不委屈。”她打从心里这么认为。

    “我们不要管其他人,只要两心相系便成。”随爹娘去反对吧,他就是只要她一人。

    “嗯!”她用力颔首,明珠公主的敌意反而激发她对傲哥哥更多的占有欲,她不许明珠公主再觊觎她的傲哥哥,不去想命运是否会再对她出手,她想要好好爱他,就只是爱他。

    “咱们俩找一个鸟语花香的好日子,以天地为媒、日月为证,在这美丽广阔的大草原上结为夫妻。”他半眯着眼,幻想娶她为妻的情景。

    “好。”她衷心期待那天到来,柔若无骨地倚在他的胸膛,娇嗓如梦似幻。“那一天肯定如诗般美丽。”

    而他,则会是她最英俊挺拔、无与伦比的夫婿。

    君傲翊将下巴搁放在她发心,双臂缩紧,嘴角嚅着暖暖笑意,逸出幸福的喟叹。

    “是啊,肯定如诗般美丽绝伦。”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舞与伦比最新章节 | 舞与伦比全文阅读 | 舞与伦比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