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舞与伦比 > 第一章

舞与伦比 第一章 作者 : 沈韦

    【第一章】

    辽阔的天空,蓝得似宝石般美得教人屏息;几朵绵绵白云点缀其间,青翠漂亮的红松一株株连绵生长在广大的土地上,深浅不一的绿,盎然生长,教人心旷神怡。

    站在这片豪迈粗犷的大地,仰望骄艳的太阳,明明是同一个太阳,却觉得和京里有些不同,它在这儿,更显炙热耀眼。

    一抹傲然挺拔、卓然不群的身影立在天地中,银光闪亮的戎装在金光下尽显威风,俊逸非凡的脸庞透着一股漠然威严。

    可炯亮的黑眸于凝望湛蓝青天时,却不经意流露出汩汩柔情,软化清冷的面容,冷硬的心已随时而拂面的清风飞回繁华富丽的京城,回到那心之所系,美丽绝伦的女子身上。

    曾经,她是天际最美的一颗星子,可望不可及,怎么也没想到,他等了又等,盼了又盼,这世间最璀璨动人的星子终于转身看见他,轻轻缓缓落入掌心,着实教他又惊又喜,仅想好好珍惜这得来不易的宝贝。

    怎奈,好事多磨,本是皇家亲军的他被圣上调派到神机营,成了掌号头官统领,虽是顺遂多年想望,却得离京到神机营当差,离开心爱的人儿,不免满腹离愁,总是一得空便快马加鞭赶回京会佳人,每每才刚相聚,便又得匆匆离去,如此反复,相思缠绕,寸寸磨人。

    而今,明珠公主将与契丹族的四王子耶律岩大婚,在明珠公主要求下,圣上特别指派他率领精锐部队护送明珠公主出阁。

    毒辣的日头使一路向东北而行的大队人马停下脚步,在群树环绕的阴凉之处稍作休憩,四周此起彼落的谈话声浪皆被君傲翊排除在外,他仅是沈静仰望青天,思念佳人的一颦一笑。

    此刻,她正在做什么?

    是否,如他一般,正抬头仰望骄阳?

    是否,如他想她般,想着他?

    天上白云一朵朵,每一朵皆化为思之若狂,娇美容颜。

    相思愈深,深邃的眼瞳益发放柔,丝丝缕缕,只为伊人。

    正当他沈浸在浓得化不开的满腔爱恋之际,急踏而来有致的脚步声打断思绪,他面色一整,回复成威武不屈的掌号头官统领应有模样,不见一丝柔情,双手负在身后,不疾不徐旋过身,以悠扬好听的男性低嗓问道:“怎么了?”

    坐营官丁顺石一脸无奈禀报。“公主殿下说有要事找掌号头官统领,请你过去一趟。”

    丁顺石本以为护送公主出阁是件轻松的好差事,可以尽情浏览山川风光,却万万没想到明珠公主会这般难侍候,似乎随时随地都在发脾气。

    前些日子太阳大了些,骄纵成性的公主便直嚷着太阳晒得她头昏脑胀,命送嫁队伍停下休息,全然不理会他们正打算快马加鞭通过崎岖险峻的地形,以防盗贼觊觎丰厚的嫁妆暗中埋伏,公主金口一开,任旁人如何说道理,请求她先行忍耐皆无功而返,最后还是君傲翊出马才说服公主。

    而在下着滂沱大雨的日子,公主殿下同样不让人好过,不住抱怨天候不佳,满天阴霾惹得她心烦意乱,压根儿不顾是否有人会滑倒受伤,命众人在泥泞中策马狂奔,务必跑赢雨神,觅得一处鸟语花香之地。

    那次危难也是端赖君傲翊出面解决,让明珠公主打消折磨人的念头,同时也间接证实传言,明珠公主对君傲翊芳心暗许,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不过丁顺石倒觉得痛快,像明珠公主那种只看得见自己的女人,就算贵为金枝玉叶,就算貌美如花,也是教人打从心里感到厌恶。

    听闻明珠公主有意见他,君傲翊眉也不皱一下,微微颔首。“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丁顺石扯了扯嘴角苦笑摇头,与随侍在明珠公主身侧的宫女太监比起来,他是轻松惬意多了。

    君傲翊昂首阔步走向明珠公主暂时休憩的帐篷,只见宫女太监们噤若寒蝉忙碌的进进出出,满足明珠公主各项磨人要求。

    敏锐的听觉令他听见帐后传来痛号声,眉心紧锁,心知大概又有小太监或宫女不知怎么惹到了明珠公主,正在挨板子,类似的事每隔几天就会发生,常见挨罚的小太监与宫女被打得皮开肉绽哭红双眼。明珠公主的恣意妄为,已让大多数人对她满怀怨恨,通常他来得及出手相救的便会出手,只是也会有来不及的时候,就像现在。

    紧接着再听到尖锐刺耳的责骂声自帐内传出。“你这狗奴才竟敢不将本公主的话当一回事儿?本公主说了要喝热茶,你备上滚烫的热茶是要烫死本公主吗?你是不是恨不得本公主被茶烫破嘴,快给本公主说清楚!”

    爆女绿柳在帐内哭着伏地磕头求饶。“公主饶命,奴婢知错!”

    无须看也晓得接下来明珠公主少不得对宫女一阵痛打严惩,君傲翊加快步伐来到帐前,以直平的语气道:“有劳宁公公代为向明珠公主通传。”

    在帐外避风头,留着花白胡须的宁公公见救兵来到,喜出望外,连忙迎上前。“君大人,你来得正是时候,公主殿下等候已久,小的这就去通传。”

    君傲翊微微躬身,站在帐外静心等候。

    宁公公以他这个年纪罕见的疾步匆匆进到帐内,向正破口大骂的明珠公主通传。“启禀公主,掌号头官统领君大人此刻正在帐外等候求见。”

    彬在地上哭得泪眼汪汪的绿柳听见君傲翊出现,释然的泪珠滚滚落下,这下很可能不会挨板子了。

    明珠公主得知让她恨得牙痒痒却又放不下的心上人出现,悻悻然撇了撇唇角,恶狠狠瞪了绿柳一眼。“今天算你走运,姑且饶了你的狗命,明儿个胆敢再犯,本公主绝不轻饶。”

    “谢公主开恩!”绿柳感激涕零,委实觉得既无辜又委屈,她明明是照着规矩泡茶,茶温适当,而外头正受罚的小安子则是因为送上的果点被嫌不够新鲜美味,就被罚二十大板,这些纯粹是明珠公主心情不好,想找人出气,才会一再找名目责罚他们,所有人皆心知肚明。

    明珠公主骄傲的扬起下巴,以高高在上的口吻道:“让他进来吧。”

    “是。”宁公公忙对小爆女使眼色,两人一同躬身退下。

    明珠公主坐在帐内,端起被她嫌弃过热的茶水就口,柳眉立即攒紧,重重放下手中的雕花瓷杯。“这么凉的茶水怎么喝?这些个太监宫女愈来愈不像话,见本公主性情温婉,一个个都欺到头上来,改明儿个非得杀鸡儆猴不可。”

    宁公公领着君傲翊进到帐内后便静候在一旁,除了随时听候差遣,也是不让他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惹来闲话。

    “下官参见明珠公主。”君傲翊不卑不亢地问候明珠公主,清朗的眉目与高挺的鼻梁,加上薄厚适中的嘴唇,构筑成一张好看到教人难忘的脸孔。

    身为镇国大将军独生爱子的他是说书人口中,单凭一骑即可冲入敌阵,杀得敌人落花流水骁勇善战的战将,他也真是如此,才深受圣上重用,京城里许多未出阁的世家千金皆对他芳心暗许。

    明珠公主望着君傲翊,情不自禁看出神了,他是如此气宇轩昂,如此卓然不群,如此出类拔萃,放眼天下,唯独他才够资格与她匹配。

    可不晓得君傲翊是不是被鬼遮了眼,竟然不把她放在眼里,满心满眼仅容得下他的青梅竹马,那个贱女人哪里值得他捧在手掌心小心呵护?但君傲翊就是喜欢那个贱女人,死命喜欢,即便因那个贱女人而开罪高高在上的她也不在乎。

    他怎么能那样待她?怎么能?!

    她恨死那个贱女人,也恨死他了!

    “你可来了,坐吧。”对,尽避她恨他,可心里始终放不下他,明明父皇已命她与契丹族的四王子耶律岩和亲,明明她会落得今日这悲惨下场,他要负一半责任,她却无法压抑想见他的念头,尤其他就在跟前,而那个贱女人又远在京城,她怎有办法不见他、不同他说话,一解相思之苦?

    “谢公主殿下赐坐,下官站着便成。”君傲翊面无表情地婉拒,凉薄的眼定定看着一旁的小几,就是不看明珠公主。

    他的冷淡无视惹得心高气傲的明珠公主俏颜怒沈,立刻风风火火痛斥一番。“本公主究竟是哪里不好?哪里不如她来着?让你不愿正眼看本公主一眼。”

    立在一旁的宁公公下意识地张嘴欲言,想提醒公主不要再提往事,毕竟她都要成亲了,但转念一想,公主脾气不好,若不先让她发难,待会儿一干宫女太监又要挨板子了,所以他暂且选择沉默。

    “公主殿下乃金枝玉叶,放眼天下,无人能及,下官一介草莽匹夫,不敢冒犯。”他说得轻描淡写,目光仍未放在明珠公主身上,对她老是旧事重提感到厌烦。

    “说谎!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本公主,不然岂会连坐都不肯坐在我身边?”明珠公主气得自椅中跳起,来到他身前。她是如此喜欢他,他怎能视而不见?她可是公主哪!

    君傲翊神情冷峻,对明珠公主的指责与怨怼无动于衷。

    “我知道你仍在责怪本公主假造圣旨赐死苑舞秋一事,可你怎么不想想,本公主为何会这么做?还不都是为了得到你,况且苑舞秋根本就没死,反而本公主还因此事受到父皇责骂冷落,现下甚至逼本公主嫁到契丹族和亲,你可知道本公主为了你付出多惨痛的代价,你怎能不为此心疼本公主?”一说起这事儿,明珠公主便觉委屈,众人将她捧在手掌心上呵护都来不及,唯独君傲翊无视她的存在,还让她沦落至此,她的心怎能平!

    明珠公主主动提及当年为了害死舞秋而假传圣旨赐毒一事,使君傲翊漠然的脸庞瞬间黑沈,垂放于身侧的双手紧握,青筋浮跳,恨不得伸手掐死直到现在仍将过错怪到他人身上的明珠公主。

    心疼?从来,他的心只会为一个女人疼着、揪着、拧着,而那个女人绝不是眼前这心若蛇蝎的女人。

    明珠公主自恃身分不同,以为所有人都得对她听命行事,以为不论她做什么都不会触怒圣颜,殊不知她的假传圣旨已犯下大不讳,让圣上立即收回对她的宠爱,他因此有机会见缝插针,派人在城里散播明珠公主美若天仙的谣言,引起来到京城的契丹族四王子耶律岩注意,顺利让明珠公主成为和亲远嫁的人选,从今尔后再也无法伤害舞秋。

    明珠公主该庆幸她的身分让她保住性命,仅仅付出远嫁外邦的代价,其实他真正想做的是永绝后患。

    “你为何不说话?莫非你真是铁石心肠?”美丽的眼眸饱含悲痛与不满,宁愿他是铁石心肠,也不愿他的心仅为那个贱人柔情万丈。

    “假如公主没事吩咐,下官告退。”君傲翊懒得听她责怪怨怼,从头到尾,他未曾对她上过心,亦未曾有过不当的暧昧,一切不过她一厢情愿罢了。

    听见他要转身离去,明珠公主立刻张开双臂蛮横阻拦。“本公主不许你走!”

    不悦的眉峰轻轻一挑,对她的失态很不以为然。

    一旁的宁公公见状,连忙轻唤提醒。“公主殿下。”

    “君傲翊,我同你说了这么多,你当真一点感觉都没有?你为何不肯替我着想?那契丹族的四王子耶律岩是个化外之民,我可是从小到大养在华丽宫阙的金枝玉叶,他连我踩踏过的尘土都不如,说起话来叽哩咕噜,凭什么娶我?”说到这,万般悲伤涌上心头不由泪涟涟。

    宁公公吓得脸色大变,怕她这一番不知轻重的话会传到契丹王耳中,影响两邦情谊,急忙上前道:“兴许公主殿下太过疲累,以至于不晓得自己在说什么……”

    “闭嘴!本公主的事何时轮得到你这个老太监喳呼?!君傲翊,在这世间除了你以外,本公主谁也不想嫁,在事情尚可挽回之前,你真要对本公主继续视若无睹吗?”愈是得不到,她就愈想要,暗自期许下一刻,君傲翊会改变主意带着她上马直奔回京向父皇求情。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舞与伦比最新章节 | 舞与伦比全文阅读 | 舞与伦比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