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一电钟情 > 第十章

一电钟情 第十章 作者 : 云筑

    “什么?你再说一遍!”钟焕星与游佩雯异口同声地诧异大喊。

    “唉!真受不了你们两个。”涂光杰抚了抚差点震聋的双耳,摇头苦笑着。

    “你……你就是那个打电话给羽娴的神秘男子?”游佩雯觉得不可思议到极点了。

    涂光杰满意地来回看着他们二人煞是惊疑的表情,肯定地解除他俩的疑惑。

    “如假包换。”

    “阿杰,我看你找我们来,不单单只为了宣布这『奇闻异事』吧!”钟焕星一语道破涂光杰的别有用心。

    “嗯,我希望你们能配合我,别泄了这个机密,连带帮忙我演出戏。”

    “演戏?为什么要演戏?”游佩雯一头雾水。

    “你应当很清楚,羽娴她爱的是Jye而不是我。”涂光杰语气隐含妒意,竟吃起自己的乾醋来。

    “那又有什么差别?反正Jye就是你,你就是Jye,不管羽娴喜欢哪一个、爱哪一个,那个人都是你,你是稳操胜算的,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游佩雯不表赞同。

    “那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你吗?”游佩雯翻了个白眼。

    “佩雯,先听听阿杰怎么说。”钟焕星想先了解涂光杰的想法。

    “其实,我大可在昨天就向她表明身分,但我不希望羽娴是因为我是Jye才接受我,这样的感情犹如违章建筑,随时有可能会坍崩、瓦解,我希望她爱的是真实的我,而不是她幻想中的Jye。”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太懂?”一脸茫然的游佩雯如身坠五里迷雾中,理不出方向头绪来。

    “我约略能懂得你的意思,你是希望羽娴能清楚明白自己的心。再者,你不表白身分,是担心一旦她所勾勒虚构中的Jye与现实生活中的你有所差距悬殊,会影响日后的感情发展,对吧!?”钟焕星揣测分析着。

    “嗯。”

    “那万一她爱的是Jye呢?”钟焕星又丢下一道问题。

    “Jye将永远彻底地消失不见,虽然对她来说有点残忍,但我会竭尽所能地去力挽狂澜,创造一个现实的Jye给她,事实上,这点并不用太过担心。”涂光杰满足地笑了。

    “咦,瞧你这么有把握,是不是发现、确定了什么?”

    涂光杰神秘地但笑不语,眼神中有着说不出的满足与喜悦,也许他还比羽娴更明白、更懂她的心呢!

    “哦,我放弃思考,你只要告诉我该如何帮你就好了,讲一大堆,害我脑神经都打结了。”游佩雯抱怨着。

    “说你笨,你还不承认。”

    钟焕星爱怜地敲了敲她的额头,惹得她哇哇大叫。“谁说我笨,我只是不喜欢用大脑而已。”

    “你们两个等会儿清场后,再打情骂俏吧!”涂光杰无奈地笑道。“先听听我的计划吧!”

    于是乎,三个人就在涂光杰的书房中,悄悄地讨论着计划,准备展开这个计谋。

    “喂,羽娴,听说阿杰另外有心爱的人了耶!这小子手脚倒挺快的,明明前一刻还看他痴痴地守候着你,怎么……唉!真让人料想不到。”游佩雯斜靠在沙发上,双眼盯着电视故作漫不经心地提起,实则在内心盘算着该如何引诱出羽娴最真实的感情。

    “嗯,我知道。”蓦地再由佩雯口中确定此事,彭羽娴的心仍是止不住地揪痛着,但表面上,她仍装作毫不在意,强抑着心痛。

    “原来你已经知道啦!这阿杰也真是的,亏他还曾信誓旦旦地夸下海口,说要永远等候你。唉!就说嘛,有哪一个男人那么痴傻,愿意花时间来等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还好你没有爱上他,要不然……羽娴、羽娴,你……”

    视线仍定在电视萤幕上的游佩雯,东扯西拉地随意漫聊着,直至一阵隐隐的低泣声传入耳际,她才倏地调转视线,不敢置信地瞪视着羽娴。“你为什么哭了?难道你——爱上阿杰了?”

    游佩雯没想到自己仍未“进入状况”,羽娴倒先崩溃了,看来她是厘清自己的感情了,不过为免万一,还是继续演下去,激发她的感情吧!

    彭羽娴只是一迳地埋头痛哭,强装的坚强与不在乎,早已超过心中所能承载的重量,所有的苦涩伤痛如排山倒海般,狠狠朝她袭击而来。

    “羽娴,你别哭啊!像阿杰这样用情不专的男人,哪值得你为他伤心落泪。反正,你应该陷得也不算深,我看哪,干脆你直接向你那个电话情人Jye坦白你爱他的心,再由他——”

    “不!”彭羽娴猛地大喊出声,打断了游佩雯的话,也吓了她一跳。

    “羽娴,你——”

    “你说错了、说错了!”彭羽娴抬起满布深沉痛楚的一双泪眼,无助地攀紧着游佩雯,语气中则是心痛与苦涩、绝望与悲恸。

    “我爱的人是阿杰啊!爱得好深好深,深到我无法想像的地步。我一直以为我爱Jye,但事实上证明我错了,竟错得如此离谱……”

    “佩雯,我该怎么办?是我自己放弃了他,我并不怪他另有了心爱的人,但是你教教我该如何收回投注在他身上的爱,该如何停止我那无止尽的心痛……佩雯,教教我……”她声嘶力竭地痛喊,而无助的悲痛泪水泛滥地滚滚而下。心底的悲哀、无措越来越强烈,她究竟该怎么办?涂光杰的缱绻柔情、挚爱呵护、百般珍宠无不一一流转奔腾,点点滴滴随着自己愈形明朗化的心,更加清晰且尖锐地刺痛着她,她的心亦有着承受不住的撕裂剧痛。

    “羽娴……”游佩雯完全傻掉了,忘了自己是在演戏试探她。她被羽娴强烈的情绪给震住了,也为她惊心动魄的真挚情感给深深撼住了。

    于是,她不知所措地陪着羽娴一起哭了起来,一边还恨恨地骂着涂光杰:“臭阿杰,变心比翻书还快……大烂人!说什么会等你……都是骗人的啦……呜……”

    “天底下没一个好男人……杀千刀的臭焕星……最没良心了……哇……”说着说着,她想起自己不也一样无法确实捕捉住钟焕星的心,他总是那么漫不经心……泪水更随着哀怨的怨怼情绪毫不客气地崩溃、宣泄而下。

    这是个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日子了,但对涂光杰来说,今天却是他这一生最重要、且最具震撼影响力的一天了。

    是的,他选择了今天——羽娴的生日,要为彼此的情感划下一个休止符。

    别质疑!休止符,是结束也是开始。结束以前种种不安、游移的感情,开始今后种种真挚确定的真心、一生一世的呵护。

    没有任何人的打扰,只有他与她,他要让她拥有一个毕生难忘的生日Party——只有两人的Party。

    彭羽娴站立在“最爱”茶艺馆的店门外,犹豫迟疑着,不知该进或是该退?

    她真的不懂阿杰为什么要透过佩雯约她在这里见面,而且是选在这样的日子,他可能不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吧!也许只是巧合。

    他不是应该与“她”在一起才是,怎么会想邀约自己?为什么?她百思不得其解。唉!幽然叹了口气,她举步跨入了“最爱”,来到了一间小厢房。

    这是间古色古香、淡朴素雅的小厢房。厢房内有着一张低矮的四方桌,角落有一只花瓶,瓶中有束淡雅的花,而头顶上是极具古意、散着柔和淡黄光晕的方形灯,正闪闪荡送着浪漫氛围。

    涂光杰早已落座在四方桌的一边,满溢无限深情的深邃目光带着笑意睇着刚到来的彭羽娴。

    没来由地,彭羽娴在他柔情款款的注视下,一颗心怦怦地差些跳出胸口。她暗斥着自己的自作多情,他早已不属于自己了。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她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静静地,谁也没先开口,彷佛在享受着包围在两人四周的微妙气氛。

    涂光杰仍是怡然自得地忙于沏茶,事实上是忙于偷觑她的局促、她的窘迫,彷佛这么惬意自在是天经地义、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反观彭羽娴却已按捺不住于这样扑朔迷离、诡谲难懂的气氛,她好想呐喊出声,就在她忍不住欲出声之际,隔壁却传来声响——

    “他们两个在搞什么鬼!又不是在演默剧,都没听见说话声。”一个不悦的女声传来。

    “你小声点啦!等下被发现了,就没搞头了。”

    “你自己还不是这么大声!”

    “嘘——”

    闻着声响,涂光杰的脸差些垮了下来,无奈的感觉油然而生。唉!看来这下是感动不起来了。他原先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气氛,光看现在彭羽娴一脸似乎已忍俊不住的笑意,不用猜也知道全毁于一旦了。该死的他们!早知道就不让他们插手。唉!唉!唉!三声无奈,心事谁人知。

    “羽娴,生日快乐。”直截了当地,涂光杰从西装口袋内拿出一只锦盒递到她眼前,一脸的诚恳真挚。

    “阿杰,你……”彭羽娴不敢置信地瞪视着他手上静躺着的红色锦盒,一颗心因着这突如其来的震撼,而强烈快速地跳动着,原来他知道……

    “送你的。”涂光杰坚定地朝她扬起一抹满含深情的浅笑。

    彭羽娴微颤的右手怯怯地、缓缓地伸向前,想接过锦盒。说时迟那时快,涂光杰倏地将她的手连同锦盒,一块包裹在他厚实温暖的大掌里。

    “阿杰,你——”彭羽娴抬起眼,却倏地掉入一泓深邃幽远的清潭中。多么熟悉的感觉,这双深情眼眸只凝视着自己,如今怎又……她的心中满是疑惑。

    “在你接受它之前,有一件事我必须先声明,而且一旦你接受了它,我就不允许你后悔。”

    “你……”彭羽娴忽地意识到事情的不寻常,急欲抽回被紧握住的右手,岂料,他的手看似轻握住她的,却有着一股不容她抗拒的力道在阻止着她退却、后悔。

    “它代表了我的心,一旦你接受了它,就代表你一并接管支配了我的心、我的一切。”石破天惊地,涂光杰宣告着令她惊心动魄、目瞪口呆的炙爱烈情,让彭羽娴心慌意乱了起来,她该是要高兴才对,但是随着他的话一落,她双眼已是一片刺痛。

    “别……别开这种玩笑,你明知道……知道我承受不了再次的……再次的……”此刻,她已是泣不成声。

    “羽娴,你别哭啊!”涂光杰着实慌了手脚,赶忙移身至她身旁,轻揽她入怀,语气中尽是不舍与自责:“是我不好,惹你伤心,是我不该如此强迫你接受我爱你的心,是我不好,都怪我……别哭了,好吗?”

    听着他轻言软语、无限心疼的呵慰,彭羽娴的泪水更是止不住地潸然而下,推离了他,语带怨怼地泣诉:“对!是你不好,你心里明明已有了别人……还要……撩拨我的心弦……是你不该再次挑动我那好不容易才对你死心的心,是你不对,不该在我了无希望、心如死灰时,又给了我一线生机……我不要这种玩笑的捉弄态度。你明知道,该知道我——”

    彭羽娴倏地住口,不想因为自己爱他的心而为他带来困扰,但泪水仍是不听使唤、不争气地斗大滚落自她那澄净却满是愁苦的翦水瞳眸。

    唉!就差那么临门一脚,涂光杰满怀期待地等着她亲口坦诚她爱自己的心,但却在紧要关头,她竟吊他胃口地折磨他,停住不说,唉!

    “傻羽娴,我心里面的『别人』不是别人,正是你啊!羽娴,难道到现在,你仍质疑着我对你坚贞不渝的真心吗?”

    彭羽娴虽渐渐止住了泪水,但仍凝着晶莹水气的眼眸显示着有可能再次泄洪。

    “别骗我,你明明曾说过,而且……而且佩雯也证实了,你心中确实有别人。”她醋劲十足地拒绝相信,但态度却有明显的软化迹象。

    “羽娴,你听我说,之前告诉你,我心中有个她,是再真实不过了,但那个她就是你啊!只不过我误导了你,虚构了个假象,所以你才会误会、曲解了。至于佩雯所给予你的讯息,只是为了更加证实你所误信的一切。”

    “好,就算我相信你说的一切,那你为何要如此费心,不惜伤害我的误导我?”彭羽娴终于也恢复了思索能力,提出问题的症结来质询他。

    “这个嘛,就要问你罗!”涂光杰神秘诡异地一笑,才缓缓地再丢下另一个惊撼:“你应该明白我的用心才是,小羽。”

    彭羽娴怔愣地瞪大着不确信的瞳眸,久久吐不出话来。阿杰叫她小羽,那他不就……

    “你刚刚喊我什么?”她想再确定一遍。

    “傻小羽。”涂光杰一如在电话中宠溺地唤着她。

    “Jye!?你竟然就是Jye?你瞒得我好苦,也骗得我好久,更折磨得我好惨。”彭羽娴不悦地噘起唇瓣,心中虽是雀跃的心情,但泪水竟不识相地又跑来凑热闹了。

    “其实,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原来你就是小羽,所以,怪我怨我的罪名,我可拒绝背黑锅哦!”涂光杰轻柔地为她拭去纷纷坠落的泪珠,暗想:女人还真是水做的,尤其是她。怜宠之心萌然而生。

    “难道……难道是星期日那天……”

    “嗯,就是那天。”

    “那你为何不表明身分呢?”彭羽娴不满地咕哝。

    “你难道还不懂吗?”涂光杰清亮异常的深邃瞳眸炯炯地凝视着她,彷如要探入她心海深处,洞悉她的一切。

    “你是为了我?”是了,她终于明白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只为了助她早日跳脱情感迷障,看清自己迷惑的心究竟情归何处。原来……她懂了,好不容易厘清、看分明了。

    “如果Jye是另有其人,你的选择是什么?”涂光杰虽知这是多此一问的假设,但他就是忍不住地想知道。

    彭羽娴笑了,笑得释怀,也笑得神秘。“事实上,我很喜欢Jye。”见他神情有点落寞,她更是窃笑在心头。“当然我也爱阿杰。”见他倏地眉飞色舞、喜形于色,她有些羞赧,复而又慢条斯理地道:“而最最爱的是Jye与阿杰的综合体——你。”她娇羞不已地垂首,不敢直视他狂猛噬人、燃炙着激情烈爱的深挚眼眸,滚烫的火热早烧袭上她全身。

    “哦,羽娴!我的羽娴,我也爱你,爱得好深好深,好久好久。”

    饥渴狂索的炙唇,正欲覆盖上那娇艳欲滴的丰艳红唇时,似有预谋地,门外等待多时的不速之客杀风景地闯了进来。

    “恭喜,恭喜。”

    “羽娴,生日快乐!”

    同时地,门砰的一声被推了开来,游佩雯与钟焕星不识相地打断了一切,气得涂光杰牙痒痒的,羞得彭羽娴一颗头只差没贴到地板上。

    “该死的你们,不是说好——”

    “人多热闹嘛!你说是不是啊,羽娴?”钟焕星四两拨千斤地,将涂光杰想杀人的冲动气势给消弭得无影无踪,外加暧昧地笑得贼死了。

    “羽娴,你看,我还带了蛋糕来替你庆生哦!”游佩雯也一脸贼笑地撞了撞一直不敢直视他们的彭羽娴。

    迅速地,钟焕星与游佩雯交换了个搅局成功的得意眼神,继而更是毫不节制地大笑出声,根本无视于涂光杰的“咬牙切齿”和凌厉噬人的目光。

    “来吧,唱首生日歌,许个愿!扁是等着吃这份蛋糕,就等得令我口水直流呢!”钟焕星不怀好意地抱怨着,正想大放厥辞时,怎奈涂光杰锐利的目光正在警告着自己。嗯,还是识相点好,免得会被“秋后算帐”。

    好个“毕生难忘”的“结局”!涂光杰很是无奈地自我揶揄,原本该是浪漫、感性的,岂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跑出这对欢喜冤家,搅得一团混乱不说,还外加破坏了他早已设计好的一切。唉!只能怪自己交友不慎。

    热闹、温馨的气氛一下子便充塞在这不算大的小空间里,有情、有义,更有爱。

    涂光杰与彭羽娴偶尔不经意的交会眼波中,缱绻地传递着深情挚爱,不用言语交谈,一切尽在纠缠眷恋的眼光中化作一道道暖流,涓涓地漫游全身。所有的千情万爱,集聚在凝眸深处,爱早已深植,根深蒂固。

    唉!人家是有钱没钱,娶个老婆好过年,而他钟焕星却是为了“后代”,不得不提早步入爱情的坟墓里。他会安定下来,但却不想这么早啊!简直是枉费他青春、风流不羁的随性狂放嘛!天呐!外面的“妹妹”何其多,他却无福消受。

    可是一旦思及游佩雯今后将真正归属于他,还有她肚中的小Baby不知是男还是女?长得像他还是她?是帅还是漂亮?个性如何……哦!太多太多了,一种幻想初为人父的喜悦,不由得充塞满胸臆,一个传袭着他血缘的小生命即将问世。呵!一种全新、未知的真实感受暖暖地充实溢满他整个心窝,令他不禁陶醉痴迷了起来,兀自沉醉在浓浓的满足里,就算要他跳下十八层炼狱,他也甘之如饴,更何况,只是说句“我爱你”,这就跟吃饭一样简单嘛!

    经过一波三折,他的岳母大人终于首肯地将女儿许配给他,其实大部分是看在未出世的孙子份上,才没多加为难。唉!可叹,他都尚未“过门”,就已经没什么地位了。眼看已拜完了堂,正当宴请宾客之际,他的准新娘竟闹起别扭来了。

    原因无他,只因他从未对她说过“爱”罢了。唉!也不过是个字眼罢了,她竟计较到想悔婚。也罢,不过就“我爱你”三个字,又有何难!?大丈夫能屈能伸嘛!

    长荣桂冠酒店的六楼宴客厅正因着新娘久久不露面,而议论声此起彼落,客人们凭空杜撰着千奇百怪、无奇不有的各种假设和臆测,真可谓三人成虎啊!

    为了杜绝悠悠众口,他钟焕星只得认命地往主席台走去,拿起了麦克风。顿时席下鸦雀无声,莫不屏息等待一个猜臆中,新娘可能跑了的乌龙消息。

    “爱你入骨、没有你我会死的恶心肉麻话,相信你一定不爱听,听了也会嗤之以鼻。爱你一万年的不实宣言,我也没把握能做得到,还是省起来不提,省得浪费口水。”

    顿时台下哄堂大笑,却也期待莫名,而在新娘休息室的游佩雯更是气得红了眼眶,委屈、不满的辛酸苦楚爆发而出。

    只见休息室的门猛然被推了开来,而她满是怨怼地正欲撇下一切,逃脱而去。

    全场的喧哗笑语尽遍为零,众人莫不好奇地等待后续发展。这可鲜了,新娘想“临阵脱逃”,真是千百年难得一见。

    “但,我可以给你的是——”钟焕星满是深情挚爱的专注凝眸深深地对上她尽是委屈的盈盈水眸,令她挪不开想愤然离去的冲动脚步。

    “我可以给你今生今世永不改其志的决心,我爱你,永远守护着你与我们的子女,今生今世,你将是我最真也是最终的一切,爱你恋你、如痴如狂。”他缓缓迎向了她。“你是我的一切,我的爱全属于你。”

    他敞开了双臂,等待她的真情回应。游佩雯热泪盈眶,满足地飞奔入她终其一生的避风港,但嘴边仍是咕哝不已:“花言巧语,没半点正经!”内心则是洋溢着暖烘烘的热流。

    如雷的掌声彷若响彻云霄,这一段小插曲倒也无伤大雅,反倒乐了一群看好戏的亲朋好友,却苦了两家的大家长,只见他们频频拭冷汗,幸好圆满收场,不然脸 可丢大了。

    “是不是花言巧语,你多的是时间慢慢应证。”钟焕星炙热的唇瓣,无视众目睽睽的紧迫盯人,烙印上她欣然期待的艳唇……她是他一生的依恋。

    “什么时候,你才肯嫁给我?”涂光杰满是期盼地凝睇着彭羽娴,仍是一样令人如沐春风的温煦柔情,浅浅淡淡的,却也浓烈得化不开。

    但笑不语,不愿做正面回答的她,稍稍踮起足尖来,在他唇上轻点了下,快得令他无法延长加深这突如其来的亲昵,却也让他心荡神驰不已。

    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会如愿以偿。

    铃——

    电话响起,打错了!?别急着挂断哦,也许一份未知的情缘,正等待着你。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一电钟情最新章节 | 一电钟情全文阅读 | 一电钟情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