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明月在 二、纪晓芙(下) 作者 : 匪我思存

他回过头来自负的一笑:“丫头!我跟你打个赌,总有一天,你会很温柔的躺在我身边,和我一起看星星!”

做你的春秋大梦!这辈子休想。好在他只是嘴上讨便宜,不过见识过此番阵仗后,也明白了不能硬来。第二天就告诉那位亦步亦趋跟着自己的和服美人:“我要去买东西。”

和服美人微笑:“您需要什么,我可以叫人送来。”

她啼笑皆非的望着和服美人:“你叫什么名字?”

“美智子。”

她点点头:“美智子,你究竟是不是女人?你难道不知道购物这种事情,非要亲自去才有趣味吗?东京最繁华的百货公司在哪里?我要去买东西。”

美智子还是彬彬有礼的应了声:“是。”又说:“我去叫他们准备车子,请您稍等。”

耶!成功了!

——才怪!

真是要奄奄一息,没想到出门会这么夸张,以前在电视里看到有钱人出门前护后拥,还好生羡慕,万万没想到这么威风凛凛的场面会让自己扮主角。保镖……情不自禁又一声,十几个保镖,都是五大三粗虎背熊腰的汉子,再加上那个亦步亦趋的美智子,她真是插翅难飞。

店员小姐倒是热情周到,那只手提袋也确实漂亮,拎在手中格外顺眼。她扫了一眼价格标签,倒吸一口凉气。身后的美智子却已取出信用卡递给店员:“请刷这张卡。”

啊?天上掉馅饼这种事情都有?有人买单?心痒难禁,迟疑了一秒钟就下定决心,买!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再说,试问章小惠谁敢收留,最好花钱花到吓得那杨逍退避三舍才是最佳方案。

兴高采烈,大血拼!

十几个人没有白白跟着,全做了提购物袋的劳力。回去时已是黄昏时分,沙文猪出现在餐厅里,看来是打算和她一起吃饭。果然,有正宗的日本料理吃,花花绿绿一大桌子。瓷器倒是很漂亮,日本菜却是一如既往的中看不中吃。早知道就在外面吃碗拉面解馋了。不过,她眉飞色舞的向他一一展示辉煌战果:“看我今天买了什么,HermesBirkin包,Ferragamo鞋,Burberry风衣,MaxMara长大衣,YSLHauteCouture,ChanelNO’5香水,Prada红标运动鞋,Montblanc钢笔,LV拉杆旅行箱,CK棉内衣,Cartier三环戒,Missoni光谱花纹衬衫,DandG牛仔,Chanel鞋,Gucci竹节皮包,Versace印花雪纺礼服裙,FendiBiga包,Loewe小羊皮拼接皮长裤,Dior钱夹。”呜……一口气说下来,差点喘不过来气憋死。

他倒是若无其事:“就这些,还有吗?”

看来他还真是超级有钱,现在黑社会都这么好混吗?哼,看来走私军火的利润高得吓人。不要紧,她眉开眼笑告诉他:“还有,我订了块Piaget镶粉钻的腕表,还订了部莲花Elise跑车,下月才能提车。对了,明天劳斯IceBlue橱柜代理商会来测量厨房尺寸。啧,真是漂亮,虽然我不会做饭,但一看到那橱柜就想,这样的厨房真好看。”见他仍是一脸平静,不会吧,哪个男人听说花了他这么多钱还是波澜不惊?太令人失望了。终于忍不住使出最毒那招杀手锏:“听说东京最近要拍卖赛尚的静物画。”

他终于扬起眉:“你想要?”

她掷地有声的答:“我热爱艺术!”说完禁不住心虚,赛尚耶……除了从电视和画册上瞻仰过,她这辈子做梦也没想过要去买,专家估价两亿四千万,天!那钞票堆起来,这整间餐厅能不能堆满?

他说:“那我打电话给拍卖代理人。”

寿司一下子噎在喉中,差点晕过去,赛尚!

好容易咽下那块差点噎死她的寿司,又使劲掐自己一把,疼得差点叫出声来,不是做梦!见他唇边仍是那种微笑,阵脚大乱,胡乱又拈了片鱼生,在碟子里沾一沾调料塞进嘴里,一下子眼泪都涌出来。芥末!辣!

泪汪汪的看着他,好似受了天大委屈。他嗤笑:“丫头,我刚刚答应买赛尚送你,你能不能换含情脉脉的眼神?”

含情脉脉?她晕头转向,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了。

他却凑近来:“你眼睛很美,眼睫毛很长,不要再乱眨了,不然我当你勾引我。”

勾引?少在这里自作多情,她恶声:“卑鄙无耻下流!”

他扬起眉头:“好,既然你已经识穿我的真面目,那我也不用在装什么正人君子,今天我一定要让你渡过一个毕生难忘的夜晚。”伸手竟然将她打横抱起,他要做什么?救命啊!她尖叫着拼命挣扎,他的手臂像铁钳一样紧紧禁锢着她。他径直将她抱到卧室里榻榻米上:“别那么紧张,放轻松些,小美人,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

她歇斯底里:“姓杨的,我一定化成厉鬼找你算帐!”

他嗤笑,随手按了个开关,屋顶竟缓缓向一旁移去,露出玻璃的天花板:“你别想歪了,我只想你看看天空上的星星。”他微笑着在她身旁躺倒:“你看,多美的夜空。”她无语望向天际,深遂幽蓝的天幕上,星星像碎碎的银钉。他的声音梦幻一样:“牵牛,织女,每年七月的这个时候,就是两颗星最近的时候。”

无可否认,他这样静静的躺在那里,像块要命的磁石。

钓鱼……她从来不认为钓鱼是多好玩的事情,特别是和大魔头一起钓鱼。再好的湖光山色都是黑山恶水,闷都要闷死了,不过还好可以寻衅跟他吵架:“把我的护照还给我,我签证要过期了。”

“女人还是要温柔一点比较好。”

“我就是这样,你最好马上叫我滚蛋。”

“我从来不叫女人滚蛋,何况你是我的女人。”

她真的要崩溃了:“姓杨的,我救了你,你却绑架我,你为什么要恩将仇报?”

他唇角上扬:“我曾经向自己发过誓,我要一辈子保护你,我不可以让你白白出去送死!”

“你可以派人送我去机场,只要离开日本,我就安全了。”

他眉头微微皱起来:“丫头,你太天真了,明教在亚洲的势力是你无法想像的。你离开日本不会安全。”

她想家,她只想回家:“我不管,我要回家,我要回吉隆坡!”

他问:“难道你不怕死?在你心目中,做我杨逍的妻子是不是比死更可怕?”

是,是,她是有为青年,她有大好前程,她怎么能和一个军火贩子结婚?眼泪又要掉下来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他叹了口气:“你不怕死,我怕!我不想你白白去送死,我会心痛,知道吗?将来你就会发现,做我杨逍的妻子,是你这辈子最大的福气!”

沙文猪!他以为他是什么人?F4还是申东贤?她差点歇斯底里:“我不要!我不要当你这个大魔头的妻子!”

他终于发怒了:“你这个不知好歹的臭丫头!”

他会怎么样?恼羞成怒一枪打死她?她嗫嚅:“杨……杨逍,我是不会嫁给任何人的,我念圣德女校,我发过誓要做修女,将一生奉献给主。”

“做修女?”他嗤之以鼻:“做修女有什么好?”

她昂起头:“你不能侮辱我的信仰!”

他将手里的鱼竿掼在地上,名牌耶……她无限心痛的望着那鱼竿,一定是专门订做的,他向来只用最好的,这根鱼竿也一定贵得吓死人。

他的脸色暗沉得吓人,声音也是:“不行,我不能放你走。”

她忍无可忍破口大骂:“杨逍!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我愿意做修女,做修女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我救了你,你不报恩也就算了,为什么连我的心愿也要阻碍?”

他回过头来,恶狠狠的道:“闭嘴!”

吓得她心扑通扑通乱跳。他掉过头去望着远处的山,浅灰色的山峦,温柔的曲线逶逦动人。风吹乱他的发,他为什么突然意兴萧索?

她心乱如麻,忽然听他说:“你走吧。”

一刹那她难以置信,他说:“趁我还没改变主意,快走。我叫人送你去机场。”

轻咬着唇,朝思暮想,一旦真的听到,却恍若不信。转身离开,却听到他叫:“等一等。”这么快就出尔反尔?她加快步子,他追上来:“纪晓芙!”她怒目以视:“你自己说话都不算数?”

他却只是长长叹息一声,将一样东西递给她:“这是明教铁焰令,如果今后你遇上麻烦,拿它来找我,我就算粉身碎骨,赴汤蹈火,也会为你效劳。”

哇……这么神气的东西拿在手里,以后不就是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可是为什么笑不出来?为什么自己一点也不觉得高兴?只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谢谢。”

一直走到草地那头,才回过头看他,夕阳将他的影子拉得好长,他立在那里望着远处的山,他整个人笼在金色的斜晖,再见了,杨逍……不,是永别了。他与她是两个世界,这些日子只是一个璀璨的美梦,从此,再无交集。

回到熟悉的城市,殷梨亭来接机。车窗外是熟悉的吉隆坡街景,她回来了,回到真正属于她的世界。尾指上还戴着Cartier的三环戒,并不是最贵,她现在只心痛赛尚,那幅赛尚他真的拍到送给她,看见画的那一刹那,她的呼吸都几乎停顿。这世上最昂贵的不是这画,而是自由,所以她想尽办法终于逃离。

现在,她自由了。

她下定决心,将杨逍将星星将鹊桥仙将赛尚将日本将明教将过去几日的一切统统从记忆中删除,永远永远。

殷梨亭替她洗尘,与她吃午饭,在间日本料理。看到满桌的姹紫嫣红,她突然有掉头就走的冲动:“我刚从日本回来,你又请我吃日本料理?”殷梨亭手足无措:“晓芙,对不起。”她一直欣赏他的温文儒雅,可不知为什么,今天就觉得这温文儒雅简直是唯唯喏喏,又想发脾气了,他突然掏出一样东西,竟然是TiffanyLucida的戒指,她张口结舌,只听他说:“晓芙,嫁给我吧。”

求婚……她又晕头转向了,只听殷梨亭说:“你说过,你最梦想是TiffanyLucida的订婚戒指,我拿到奖金马上就买来。晓芙,答应我吧。”

她岔开话:“你拿到奖金?什么奖金这么高?”

“我们刚刚破获一大宗军火走私案。”

军火走私,她的脸孔更白了:“殷梨亭,我要考虑一下。”

他笑逐颜开:“当然可以,我等你电话。”

她做了一晚上的噩梦,梦见杨逍。梦见他浑身是血,身上全是子弹,她尖叫惊醒,冷汗早已经濡湿了睡衣。天!她一定是疯了,才会梦到那个大魔头。她得赶紧想办法忘掉他,忘得彻底,忘得一丝一毫都不再记得。她抓起电话拨号,久久才有人接,她叫:“殷梨亭!”

睡意惺松的声音:“晓芙,早。”

“我答应你了。”

殷梨亭未睡醒一样,过了几秒钟才惊喜的叫:“晓芙!你答应我的求婚了?”

“我答应。”她清楚的告诉他,也告诉自己:“我要和你结婚。”

结婚……到现在还是不真实的恍惚,拍婚纱照,任由摄影师将两个人摆布来摆布去,她全然像只木偶。又要换衣服,怎么要换这么多衣服?她叹口气,接过店员小姐递上的另一件礼服。走进更衣室,刚刚关上门,突然一只手伸上来用一方毛巾捂住她的口鼻,一股难闻的气味令她眩晕,她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

好痛!全身的肌肉都痛。耳中只听到海浪声,海浪……她艰难的睁开眼,白花花的太阳毒辣的直射下来,又一阵眩晕。再次睁开眼,才看清自己在甲板上,四周都是茫茫大海。

游轮,自己怎么会在游轮上?挣扎着想站起来,才发现自己手被绳索捆得紧紧的。旁边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一脸的笑:“不好意思,纪小姐,在杨先生赶到之前,只好委屈一下你了。”

杨先生?哪个杨先生,难道是杨逍?

一想到他的名字就脸色煞白,天空中传来直升机的声音,直升机打着旋,发出振耳欲聋的轰鸣,终于降落在游轮顶层的平台上。她仰脸看直升机,有人下来,她一眼认出来,真是他。

虽然相处日子不长,可是他化成灰她也认得出来。

他那样子,真像是出海来晒太阳的,她紧咬牙根,大魔头!居然能想出这招来劫持她!

身旁的满脸横肉却大声叫:“杨逍,站住!你再上前一步,我就宰了这臭丫头。”

他冷峻的扬起眉头:“你们要是敢动她一根头发,我就叫你们统统下海去喂鲨鱼!”

原来不是他劫持了她,原来他是赶来英雄救美的。她忍不住大骂:“杨逍你个大笨蛋!你这么单枪匹马的跑来,怎么救我?你不是明教左使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起码也得带上浩浩荡荡的雇佣军才对,再不然,也应该带上什么核弹生化武器来跟他们换人啊!”

他笑了,竟然还笑得那样轻松:“他们倒是要求我拿导弹来换你,可是那样会威胁到世界和平。”

“见鬼的世界和平!”她说:“给他们导弹,我只值一枚导弹?我以为我起码应该值一枚核弹呢!”

满脸横肉终于忍无可忍瞪向她:“闭嘴!”他回头的那一刹那,杨逍已经出手了。他的身影快得像鬼魅一样,他出手快得像闪电一样,一脚飞起就踢掉横肉手里的枪。再接着左手一伸就将她揽入怀中,右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把AK—47指着那横肉的太阳穴:“陪我们上直升机。”

太帅了!她忍不住吹了声口哨。满游轮实枪荷弹的喽罗瞠目以对,眼睁睁看着他们三人上了直升机,扬长而去,半路还将那横肉扔下碧海,真是污染环境。

成功月兑险,比邦德还邦德。直升机飞至小岛降落,她仍在回味适才的惊心动魄,他却毫不留情的将她手腕拽住,带进面前的别墅。她踩到自己裙角,差点跌倒。他脸色冷得像冰一样:“你穿着什么鬼衣服?”

“婚纱啊。”她抱怨:“我正拍婚纱照,就让人绑架了。”话一出口,差点后悔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他怒不可抑:“纪晓芙!你骗我!我杨逍这辈子最痛恨人家欺骗我!你可以不爱我,但是你不可以欺骗我!”

她心虚的低下头:“我骗你什么?”

“想当修女?全是屁话!你心中另有情人!我告诉你,我杨逍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当初我真的以为你要当修女才放你走,你要嫁人,只可以嫁给我杨逍一个人!”

她吼回去:“我死也不要嫁给你!我是殷梨亭的未婚妻,如有异心,天诛地灭!”

他的脸色更冷了:“好,我这就去杀了那个殷梨亭。”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她阵脚大乱:“杨逍!你站住,你不准去!”看到那枝AK—47,随手端起,咬牙道:“杨逍!你再不站住我杀了你!”

他回过头来,轻蔑的扬起眉:“杀我?”

“我……我杀了你这个大魔头,为社会除害。”

他轻轻一笑:“有志气,你行吗?”迅雷不及掩耳,已“啪”一声卸下弹匣。反手一扬,澄黄色的子弹叮叮当当落在地上。

她扔下枪,一字一顿:“我告诉你,你别指望把这个猫捉耗子的把戏玩下去!”扭头向海边冲去,悬崖高得令人头晕,他追过来:“不!”她毫不迟疑纵身跃下。

无边的蔚蓝包围上来,她窒息了,死亡竟然如此痛苦。

没死成……有杨逍在,想死原来都如此困难。醒来看到他的脸,仍是噩梦一样。眼泪终于情不自禁流下来:“你为什么要救我?”

他眼睛迅速的黯淡下去:“我送你回吉隆坡。”

她怔住了,他神色落寞:“如果我早知道你宁死也不肯嫁给我,我决不会逼你,我一直以为你不是那么讨厌我——看来,我太高估自己了。”他的声音又苦又涩:“对不起。”

眼角有眼泪滑落,为什么要哭,他已答应送自己回去,为什么还要哭?

偌大的游艇,无端端仍觉得空间逼仄。他将船设为自动驾驶,拎着酒上甲板来。她抱膝坐在船尾,他斟了酒,问:“你要不要?”她摇了摇头,他掉过头去一口气饮尽。她抬头仰望浩瀚的星河,哪一颗是牵牛,哪一颗是织女?可是唯一辩出的却是银河,天堑难逾的银河。

他说:“已经在印尼领海了,明天就可以见到你的情人了,你应该很高兴吧。”

她闷闷的低着头:“我当然高兴。”

他走过来仔细凝视她:“你并不高兴。”

夜风吹得人发冷,她自欺欺人的掉过头去,他却伸出手来,温柔的抚上她的脸:“傻丫头”。这三个字仿佛魔咒,她的目光接触到他的双眼,就再也移不开了。他的眼里有无尽的凄凉与痛楚,就像她自己的眼睛,清晰得令人害怕。她迅速低下头:“明天你就不要上岸了,马上回公海吧。你是通缉要犯,一旦行踪暴露会很麻烦。”

“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你和殷梨亭相爱是跟我认识前还是之后?”

她不要继续这样的谈话:“我要去睡了。”

他猛然抓住她的肩头:“你看着我!丫头,你看着我!我到底有没有猜对?”

眼泪夺眶而出:“不对,不对!我爱的是殷梨亭,喜欢的是殷梨亭,不是你!”

他捏得她肩头好痛:“你撒谎!你喜欢的人是我,你爱上我了!”

她挣扎起来:“你放手……”他不理,她挣不开,他呢喃一样:“晓芙,你是我的,是我的……”他吻上来,他的吻像灼热的火焰,他吻到哪里,她就像巧克力一样融到哪里。手足全都发软,天上所有的星像是全部坠落下来,坠成一片绚烂的火海。

清凉的晨风像温柔的手,拍在脸上咸咸的,眼泪干了,又流出来。她缩在床角,像陷井里的幼兽。

他想替她拭去眼泪,她却更畏缩的向后躲避。离开海岸越远,她就觉得绝望的感觉越清晰。他要带她回日本,他要带她去他的世界。

他低声说:“对不起,我不是存心的。”

她只是无声的掉着眼泪,他说:“好,你就当我是存心的好了,也只有这个方法才能把你留下来,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欺负你。”

无语,舷窗外万丈金光的朝阳,她视线却只是一片清冷的模糊。

他们经过群岛,靠岸加油再继续前行。他走进来,只见餐盘里的东西没有动,她还蜷在那里。柔柔的心痛弥漫开来,他该拿她怎么办?他纵横半生,怎么会拿这个丫头无能为力?怎么会栽在她手里?

她终于抬起头来看着他:“我想吃咖喱饭。”

他说:“那我去买。”

她话语里还带着一丝哽咽:“要很辣的那种。”

他寻了几家餐厅,买了份最辣的咖喱饭回来,船上寂静无声,只剩下明媚的阳光。空气里还有她的衣香,混淆着咖喱的气息呛上来,他竟然落下眼泪。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当时明月在最新章节 | 当时明月在全文阅读 | 当时明月在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