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霸王猎艳 > 第七章

霸王猎艳 第七章 作者 : 芳妮

    【第四章】

    想起那女人笨手笨脚跳舞的样子,还有让人忍不住发噱的“魅惑表情”,万俟猛的唇线就是无法自主的往上扬着。

    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这么脱序跟脱线的女人,更特别的是,竟然还是一个绝世美女,这其中的矛盾与冲突,的的确确勾起了他很大的兴趣。

    孟乔是吗?

    万俟猛用手摸了摸胡须,想起她竟然会伸手拨开他的胡须找他的嘴喂酒,就让他忍不住又轻笑出声。

    “猛,你的心情似乎很愉快?”凤腾天稀奇的打量着万俟猛。

    万俟猛扯扯唇,没有回应。

    “是因为你又让绍帝白忙了一场吗?”凤腾天猜测。

    “他想跟我斗,就注定永远是输家。”万俟猛豪气道。

    “猛,千万不可大意。”凤腾天提醒,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好友命丧黄泉。

    “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万俟猛扯扯唇,一只手在桌上盘算什么似的敲打着。

    “所以说,昨天那个女人,真的一点都不知道自己被卷入怎样的计谋中?”凤腾天有听万俟猛稍微提起经过,对这样的状况也感到不合理。

    “看样子,应该是绍帝的计谋中有某个环节出错了。”万俟猛缓缓道。

    “甄香阁在京中可是数一数二的青楼,尤以锦岚为首,是个远近驰名的名妓,再怎么说,绍帝也不该派一个名不见经传,又没有任何技巧的生手来实行这个下毒的计谋。”凤腾天想了想道。

    想到孟乔那不停道歉又慌乱的神色,万俟猛忍不住又扬起了唇瓣,“应该说是比生手还要生涩太多了,她根本就不是那块料。”

    凤腾天看出万俟猛脸上充满兴味的神色,好奇的挑眉,“真难得,你对她有兴趣?”

    “嗤,我要怎样的女人没有,干么对一个傻瓜有兴趣?”万俟猛否认,但那双炯炯的黑眸中却泄漏了相反的讯息。

    毕竟,这还是第一次有女人说他像大熊,也是第一次有女人敢当面教训他的不是。

    “呵。”凤腾天自鼻子哼笑出声。

    “你那种笑是什么意思?”万俟猛白了凤腾天一眼。

    “我是在想,就算你有兴趣也没用,这种成不了事又失去作用的棋子,想必会马上被除掉。”凤腾天道。

    凤腾天的话让万似猛的眉间骤地打了好几折,他说的没错,绍帝绝对会杀人灭口的。

    不知为何,想到孟乔那白皙的颈项染上鲜血的模样,就让万俟猛非常的不爽。

    “你要去哪?”凤腾天向突然站起身的万俟猛问。

    “去找绍帝。”万俟猛淡淡道。

    “找绍帝?你去找他干么?喂,猛?”凤腾天对着万俟猛的背影喊着,但却完全没有减缓他的速度。

    这家伙又在打什么主意?该不会去跟绍帝摊牌吧?

    凤腾天摇头叹了口气,赶紧快步跟上前。

    “臣拜见皇上。”凤腾天单膝跪地。

    “万俟猛见过皇上。”万俟猛则是合掌微微屈身。

    “快平身。”绍帝满脸堆笑,上前扶起了凤腾天,又拍了拍万俟猛。

    “谢皇上。”凤腾天顺势起身。

    万俟猛则是微微一笑,没有谢恩。

    虽然绍帝微笑点点头,但凤腾天却敏锐的发现,绍帝的目光在扫过万俟猛的瞬间露出了不悦的光芒。

    唉,一山不容二虎,一个宫殿容不下两个皇帝啊,凤腾天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两位爱卿今日怎么有空来探望朕呢?”绍帝转身走上龙椅坐下,刻意突显自己高高在上的地位。

    凤腾天看了眼万俟猛,暗暗盘算等下如果万俟猛触犯龙颜时,自己要如何出面打圆场。

    “皇上,本王是来跟你讨一个人的。”万俟猛不罗唆,开门见山。

    “喔?讨人?”绍帝暗暗吁了口气,至少他不是来找他兴师问罪,不过就算真是要兴师问罪,他也早想好了死不认帐,把错全都推给甄香阁。

    讨人?凤腾天也好奇的看着万俟猛,他怎么不知道绍帝身边有他想要拉拢的对象?

    “希望皇上应允。”万俟猛目光炯炯的直视着绍帝。

    “这……这得看看你要的是谁啊?若是朕的丞相,那朕可万万不许哟。”绍帝皮笑肉不笑道。

    “放心,我要的是一个女人。”万俟猛微微扯起了唇角。

    “女人?”绍帝顿了顿,随即大笑道:“朕素闻金蒙王后宫佳丽人数众多,而且数位妃子都是绝色,没想到还有女人可以吸引你啊?那么,你是看上了哪个王公贵族的女儿啊?”

    不会吧,凤腾天讶异的看着万俟猛。虽然传闻他好色鄙俗,但真正的他,完全不是个性好渔色之徒,就连上次去甄香阁,也是为了看看绍帝玩什么把戏才答应邀约,什么时候他会看上个女人,甚至动念向皇帝要人?

    “孟乔。”万俟猛缓缓吐出了个名字。

    “孟乔?”绍帝皱皱眉,努力在脑海中搜寻这个名字,“这是哪家千金?朕怎么没印象。”他望向凤腾天,得到的也是一个茫然困惑的表情。

    “甄香阁的孟乔,也就是昨天伺候我的姑娘。”万俟猛的补充让绍帝僵了表情。

    “呃……你是在说笑吧?”绍帝干笑了几声,心中却打了个突,这金蒙王心里到底在盘算些什么?

    “皇上,你应该很明白君无戏言吧?”万俟猛慵懒的扯扯唇。

    绍帝的脸色变了变,这万俟猛竟然将自己跟他这九五之尊相提并论?

    “皇上,金蒙王多次协助我朝平定边境,是我朝最好的盟友,提出这样的要求并不过分。”凤腾天看出绍帝的不悦,赶紧出面进言。

    绍帝沉默了几秒,似笑非笑道:“腾天,你果然是朕的好子民,也是万俟猛的好兄弟。”凤腾天是京中首富,也很大方的资助朝廷补充粮草,朝中也有很多官员受他好处而被他收拢,他是挺欣赏他的,但他跟万俟猛走得太近,已经让他感到有点碍眼了。

    “这是臣应该做的。”凤腾天中规中矩的回应。他当然知道自己已经成为绍帝疑虑的对象,但他凤腾天一向我行我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即使是皇帝,他也没在怕的。

    “给不给,一句话。”万俟猛逐渐失去了耐心。

    绍帝暗暗咬了咬牙,挤出抹虚伪的笑容道:“给,当然给,不过是个小妓旦,你想要几个都可以。”

    “多谢。”万俟猛满意的笑笑,简单的抱拳行礼,随即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臣代金蒙王叩谢圣恩。”这家伙,好歹是在人家地盘,也假装一下嘛,凤腾天边抱怨边替万俟猛收尾。

    绍帝的拳头已经紧紧的握在身侧,有那么一瞬间几乎就要大喊来人,将狂妄的万俟猛拿下,但他还是硬生生忍住了。

    “平身吧,你也退下。”绍帝僵硬的声音还是稍微泄漏了他的情绪。

    “是,臣告退。”该有的君臣之礼,凤腾天还是不会吝于遵守。

    一等凤腾天的身影也消失在大殿上,绍帝的怒气就再也无法维持的爆发,愤怒的重搥了下龙椅。

    “皇上息怒。”一直躲在殿内阴暗处的丞相王贵立刻跳了出来安抚绍帝。

    “你都看到了,这金蒙王傲慢自大,完全没把朕放在眼里。”绍帝咬牙切齿道:“朕非将他除去不可!”

    “王贵!”绍帝愤怒的瞪视着丞相道:“为什么没有将朕交代的事情办妥?”

    “臣惶恐,是甄香阁那些低贱的妓女阳奉阴违,没有照着臣嘱咐的计画行事,臣本想派人封了甄香阁,又恐事情闹大,所以仅仅抓了那个坏事的女人严惩,顺便杀鸡儆猴,警告其他人封口。”

    “孟乔?”绍帝皱了皱眉。

    “是……”

    “万俟猛要的就是这个女人,她现在人呢?”

    “在天牢,恐怕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

    “该死,这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绍帝懊恼道:“干脆直接杀了她,告诉万俟猛她身染恶疾猝死好了。”

    “皇上且慢,臣以为依照金蒙王的个性,绝对不会接受这样的说词的。”王贵道。

    “既是如此,说吧,你认为呢?”绍帝烦躁的坐回座位。

    “臣以为,这倒不失一个好机会,若能跟在万俟猛的身边,暗杀他的成功机率将会大增。”这就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硬闯进来。

    绍帝想了想,点点头道:“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否则,提你的脑袋来见朕。”

    王贵冒出一身冷汗,也只能恭敬道:“臣遵旨。”

    “天,小孟,你没事吧?”金莲看着被架回甄香阁的孟乔,惊呼道。

    “金莲姊。”孟乔浑身伤痕累累,硬是挤出抹笑容回应。

    “来来,快点在床上躺下。”金莲招呼着来人将孟乔扶上了床。

    “我的老天爷,小孟,你究竟受了多少折磨啊?”金莲是真的感到心疼,原本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儿,现在面容憔悴、血渍斑斑,只不过,她也挺讶异,孟乔居然还能活着走出牢笼。

    “我还好,我没事。”孟乔虚弱的说道。

    “来,喝点水吧。”金莲倒了杯水,坐在床沿协助她喝水。

    “谢谢。”孟乔艰困的半坐起身,**痛得让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真是太残忍了,怎么可以把你打成这样?”金莲摇了摇头。

    “都怪我自己,没能好好招呼皇上的贵客,所以才会受此惩罚。”孟乔自责道,不过她也没想到,怎么会那个大熊一离开,就有一群人冲进房内将她带走,然后就是一连串刑罚,连个审问都没有。

    金莲讶异的看着孟乔,她真的以为自己是因为这样受罪的吗?真是个傻瓜,也怪不了她当初推她出来顶替锦岚了。

    “嗯,金莲姊,酒都是我们甄香阁准备的吗。”孟乔突然问。

    “是啊,怎么了?”金莲一凛,瞅着孟乔问。

    “没、没什么。”孟乔摇摇头,吞回了关于毒酒的疑问,一定是那个大熊搞错了,甄香阁准备的酒怎么可能会有毒,没错,肯定是想故意吓她的。

    就在孟乔暗忖的同时,房门缓缓被打了开。

    “小孟。”甄荷走进房内,身后还跟了个男人。

    “娘……”孟乔想要起身,但又无力的瘫下。

    “别起来了。”甄荷赶紧阻止她,转向金莲道:“你先出去吧。”

    “娘,我想留下照顾小孟。”金莲的眼神在甄荷身后的人影上瞟了一圈,拒绝离开。

    甄荷皱皱眉,然后朝身后的人影说了声,“没关系,她都知道。”

    “嗯。”站在甄荷身后的人影走了出来,是个严肃的老者。

    “这位是当朝王丞相。”甄荷轻声介绍。

    金莲一凛,立刻跪拜道:“拜见丞相大人。”

    “这些礼数就免了,今天我到这里的事情是机密,千万不可外泄。”王贵沉声道。

    “民女遵旨。”金莲缓缓站了起身。

    “你就是孟乔?”王贵的视线在孟乔身上打量着,虽然脸上布满伤痕及血渍,依然可窥见她脱俗的美貌,只不过,那声音还真不是普通的难听。

    难怪万俟猛会想要了她,看来,这单纯只是因为贪图美色吧,若是如此,再次暗杀的计画就更加万无一失了。

    “是。”孟乔虚弱的应道。

    “真可怜。”王贵的脸色霎时转为慈祥,“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怎么受得了这些酷刑?”

    “民女知罪,只怪民女没能让金蒙王满意,不小心打翻酒,弄脏了他的衣服不说,还拿擦过地板的脏丝帕在他身上擦拭,越擦越脏,这全都是民女的错。”孟乔缓缓道出“罪行”,让其他人越听眼睛瞠得越大。

    这丫头,还真是不可思议的笨手笨脚加迷糊,这是另外三个人共同的心声。

    “呵……呵呵,真有趣。”王贵笑了出声,这么说来,万俟猛可能真对这个女人有特别的兴趣,否则应该当场就会砍了她才是吧,哪还可能跟皇上要人。

    “民女不是故意的。”孟乔尴尬道。

    “其实皇上也不想拿你入牢,但也得做做样子给金蒙王瞧瞧,不过多亏皇上宅心仁厚,替金蒙王为你求情,你才能活着走出牢门。”王贵脸不红气不喘的扯谎。

    “民女叩谢皇上。”孟乔试图下床行礼,但双腿无力,只能坐回床上。

    “不过金蒙王有个条件交换。”王贵伸出手示意她不用起身,继续道:“他要你跟他一起回国。”

    “什么”金莲惊呼的声音比孟乔还大声,赶紧尴尬的抿起唇。

    “听说金蒙王个性古怪残暴,小孟这一去,我怕凶多吉少。”甄荷蹙了蹙眉,不过她很明白,孟乔在京中也待不下去了。

    “娘,其实他没有这么恐怖啦。”孟乔不觉那个男人有传言中那般夸张。

    “你不要被骗了,他的确是个无恶不作的大坏蛋。”王贵缓缓道:“况且,他也在密谋侵犯我朝。”

    “这是真的吗?金蒙国不是跟我们一向友好,还帮助皇上平定了许多的边境之乱?”孟乔不解。

    “这种蛮族之邦,没人知道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王贵凝重起神色道:“孟乔姑娘,老臣要代皇上请你帮忙做一件事。”

    “丞相请说。”孟乔直觉这不会是件小事。

    王贵与甄荷互觑了眼,由甄荷开口道:“皇上希望你可以为了大局,找机会暗杀金蒙王。”

    “什、什么”孟乔错愕得差点从床上滚下来。

    “杀了他。”王贵的眼中闪烁着森冷的杀气。

    “不、不可以,我做不到。”杀人她想到就发抖,况且,她一点也不想杀那个像个大熊的男人。

    甄荷给了王贵一个“我早跟你说过”的表情。

    “孟乔姑娘,这事关系国家存亡,你一定要做到不可。”王贵严肃道。

    “可是,我……我真的没办法……”孟乔咬紧了下唇。

    “你——”王贵动怒了。

    “丞相请息怒,可否借一步说话?我有法子。”金莲突然开口。

    王贵瞥了眼金莲,甩袖走了出去。

    “娘……对不起。”孟乔抱歉的朝甄荷道。

    “傻孩子,是娘对不起你。”甄荷坐到床沿,心疼的看着她身上的多处伤口,“你要体谅娘的苦衷。”

    孟乔摇摇头表示不在意,微笑道:“我没事,我壮得跟牛一样呢。”她举起手想要证明自己很好,但却不小心拉扯到伤处,又疼得龇牙咧嘴的。

    “还说没事?”甄荷叹口气道:“你就是这样善良,所以娘才会对你特别心疼。”

    孟乔扯扯唇,随即又迟疑的问:“娘,所以,本来就是要杀了他才叫我去伺候的吗?”

    甄荷愣了愣,心虚的摇头道:“当然不是,娘怎么可能陷你于这种危险,娘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旨意。”她没脸承认。

    “我就知道娘不是那种人。”果然,酒应该是没毒的。

    看着孟乔信赖的眼神,甄荷的心一阵揪痛,更加说不出自己将她推进死路的实话来了。

    “又发烧了,她这烧退了又来,只怕她这么纤细的身子要撑不住了。”

    “现在绝对不能让她有事,否则就要换甄香阁有事了。”

    “大夫来了没?快叫大夫再过来。”

    孟乔意识模糊中似乎听到了甄荷、锦岚及金莲的声音,然后是一阵杂沓吵杂的声音,身子忽地腾空而起,随即被卷入了一堵坚硬却温暖的怀抱中。

    “呃,你不能这样就带走她啊。”

    “快等等,大王,请留步。”

    “小孟——”

    耳边杂乱的声音越来越远,只剩下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回荡在烧烫得几乎糊涂的脑袋瓜中。

    “看来你的命还挺大的。”熟悉的嘲谑声音自紧贴的胸壁传来。

    “是、是你?金蒙王……”不知为何,她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

    看着她自然漾上唇角的笑容,万俟猛的心不由得一悸,“你不害怕?”

    孟乔摇摇头,白皙的脸庞因为发烧而烫红着,“不怕,虽然因为冒犯你而受罚,不过我知道你不是坏人。”

    “因为冒犯我而受罚?”万俟猛的眉头蹙了蹙,原来这是他们将她打入狱的借口?

    “嗯……好热……”孟乔点点头,暂时清明的神智又开始飘忽了,长睫缓缓阖了起来。

    “女人,醒醒。”万俟猛拍了拍她的脸颊。

    孟乔又费力的掀开了眼皮,朝他笑道:“对了,酒没毒……娘……不会骗我的……”

    “喂,孟乔?”万俟猛瞅着孟乔昏睡过去的脸蛋好一会儿,眸底闪过一抹连自己都没发现的怜惜。

    这女人真是好傻好天真,被卖掉可能还会帮忙数钞票吧。

    万俟猛拥着孟乔跃上马,两脚一夹马腹,马儿箭也似的冲出,他们两人之间纠缠的命运齿轮,也无法停止的向前滑动了起来。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霸王猎艳最新章节 | 霸王猎艳全文阅读 | 霸王猎艳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