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魔女不够坏 > 第三章

魔女不够坏 第三章 作者 : 恬蜜

    【第二章】

    “我帮你带来一杯饮料。”

    杨千黛没有掀起眉睫,自顾自的看着手中的书。

    “不客气。”阎迅奇又对着空气自说自话。

    唉,好悲哀,不过至少她没再赶他走,这也算是有点小小进展吧!

    接连好几天,他下午没课就来这里。还好刚到这所学校教书,并没有排很多课程。

    他投注太多时间在学术与实验上,现在只想展开精采的个人生活。

    杨千黛,是上帝送给他的惊喜,他才回台湾不久,就遇见她了。

    没想到他也会跟人家谈起师生恋,哈哈哈……不过他年纪这么轻,又长了一张娃娃脸,若说他是学生,也不会有人怀疑,就像杨千黛,到现在还不知道他是学校的教授,如果知道了,怕会逃得更远。

    他算是多少了解她的个性,静待两人的关系再稳定一点,才决定向她坦承。

    “你没看见我在看书吗?”她一直感受到他炽热的目光,赧颜微怒,硬声强调。

    “我知道,因为我一直在看你。”他大言不惭,别具用心的笑说。

    “咳。”他懂不懂什么叫含蓄啊?

    “你脸红了。”阎迅奇像是发现新大陆,双眼大亮,笑得童心未泯。

    “并没有。”杨千黛不承认,然而愈是表现得若无其事,血液愈往上冲。

    “还说没有,你的脸明明红得跟苹果一样。”他指着她酡红的脸蛋,得意的大笑,宽健的胸膛凑了上去。

    她难得的羞态,让他更加为之怦然心动。

    “别闹了。”她的心跳不受控制的加速,就连脸上的红潮也大肆渲染,拼命的埋首,拼命的躲着他欺近的男性躯体,他迷人健壮的男性气味却像天罗地网,牢牢的将她困住。

    “小心,别摔下去。”

    差一点,她又要栽下去,但是他用强而有力的双臂稳稳的托住她,将她牢固的往他的怀里带,让她见识到男人沉厚的力量。

    杨千黛半跌入他宽厚的胸怀,再一次以极亲密的姿态与他纠缠。

    她慌乱的抬起眼眸,望进他转为深浓的眼眸,接着迷失在他的双唇中,

    “哗……”良久,胶黏的四片唇瓣终于分开,阎迅奇惊叹,“我就知道,我们俩的初吻绝对是缠绵悱恻的。”

    杨千黛不知道,从没设想过自己的初吻,几乎以为这辈子不会对男人动情,直至撞见他……

    “我要去上课了。”理智回来了,她神情仓皇,气息仍然凌乱,亟欲逃走。

    “下次我们接吻,你就不会这么害羞了。”一回生,两回熟,他看出她的窘迫不安,藏不住笑意。

    她也有这样小女人的一面啊!

    “谁说还会有下一次?”可恶!她一触及他的眼眸,粉颊不禁又滚烫了,脑中充斥的尽是刚才有如烟火的绚丽色彩。

    她的娇躯翻飞而下,以最快的速度离开那个危险男人的身边。

    “还说不会脸红?!”阎迅奇乐得哈哈大笑。

    见到她美丽的身形消失于绿林间,他却缄默下来,喟叹着刚才那一吻、她的心墙暂时倒塌的那一刻。

    没错!在她冷漠孤寂的外表下,确实有颗沸腾的心,是时间的问题,他一定要让她的心复苏,热情的跳动。

    一直到结束这天所有的课程,杨千黛还是无法忘记那个吻,全身热烘烘的,心跳速度比平常快一点。

    这不像她,她是怎么了?难道她真的被他撼动了?

    她一向独来独往,却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有他的陪伴,时间一到,思绪便飘向不知名的地方,再由他抬了回来,透过他的笑颜,却又有大半遗留在他的身上。

    虽然不承认,但是她开始明白思念是怎么一回事。可怕!原来恋上一个人不需要太久的时间,端看对象而定,也终于明白当年母亲是如何在短短的一星期就决定跟了到中东出差的父亲。

    不过明白是一回事,接受又是一回事,她的内心还在挣扎。

    阎迅奇若以这种痞子无赖的态度死缠下去,她或许撑不了多久,就会全盘失去攻守。

    这样会不会太快便宜他了?

    那也得看阎迅奇是不是可以商量的家伙,他是绝对不会慢下速度的。

    杨千黛猛然发觉自己生平第一次为了一个男人露出傻笑,而且心田被他占满。

    不妙!真的不妙!她似乎有点陷下去了。

    惊觉之际,神思已游移多时,她居然在恍惚中离开教室,经过整座校园,快到校门口了。

    以往这一大段路,她恨不得自己真的有把扫帚,能让她一路飞回去,不用听见那些恶意传播的“耳语”。

    凡是她所到之处,就像垃圾车经过,总会让人捏起鼻子,批评恶臭。

    原来阎迅奇可以是一层屏障,让她平安的远离这一切。

    只是当她回过神来之后,四周的攻讦又如狂浪一般清晰的涌至。

    “喂,魔女来了。”

    同学们见到她,莫不纷纷走避。

    “快闪远一点,免得被她勾魂了。”女同学急着把身边的男人拉到另一边,免得被她吸引。

    “真的很厚脸皮耶!还真以为自己是正牌千金,就算已经住进杨家、入了杨家的户籍,但是骨子里流的永远是私生女的血。”

    类似的话语即便听了数万遍,杨千黛的心还是练不成铜墙铁壁,每一回,每一句,仍会被戳痛。

    不是她死皮赖脸的要住进杨家,不是她愿意被生下来的……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她所能选择的。

    “等等我啊!阎教授!阎迅奇教授!”

    一阵呼唤声让杨千黛的呼吸乍然停住,“阎迅奇”三个字透过层层诅咒,清晰的钻入她的耳朵。

    “呼呼……教授,你干嘛走这么快?”女学生气喘吁吁,终于追到目标了。

    杨千黛转头,目光随即落在那张熟悉灿烂的笑脸上。

    “是你的动作太慢了吧!”阎迅奇语带调侃的说。

    在他的眼中,这些活泼的学生就像他的弟弟妹妹们,他不爱在学生们的面前端教授的架子,但是达不到他的要求,会收到无声沉冷的警告眼神,学生们喜欢亲近他,短短时日,师生感情融洽。

    今天他让学生们分组讨论,交出报告,展现成果,学生们的表现令他很满意,因此他也做出贡献,答应让学生们敲诈,领着他们到学校附近打打牙祭。

    “教授,你好过分,待会儿我一定要多吃一点,让你破产。”面对才虚长他们几岁,又帅得要命的年轻教授,女学生充满爱慕的脸蛋闪闪发亮。

    杨千黛再次听清楚女同学对他的称呼。

    教授?阎迅奇是教授?

    不会吧?他从没告诉她。

    “欢迎让我破产,你们最好一路表现到毕业,我很乐意为你们倾家荡产。”阎迅奇扬起嘴角,面对学生,少了几分搞笑,自信中带点幽默,依旧潇洒迷人。

    “哎哟!那不是魔女吗?我们快走啦!遇到她准没好事,衰透了。”身旁有人突然高分贝的大喊。

    “对耶!她在看我们这边,真倒霉。”更多人发现到杨千黛,刚才只顾着讨论要吃什么,都没瞧见她。

    “她该不会看上我们教授吧?快保护好教授。”

    一群女学生上前,团团围住阎迅奇,深怕她们爱戴的新教授会不小心着了魔女的道。

    “你们在做什么?”阎迅奇惊讶。

    “教授,那里有个人,不,不要看她,她是我们学校有名的魔女,看她一眼,你就完蛋了。”女学生警告他。

    “对啊!教授,她很会勾引男人,就跟她妈妈一样,尤其更爱勾引已经有了女朋友的男人。”一旁有人补充,深怕阎迅奇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没错,我的男朋友也差点被她勾跑,还好我把他抢回来。”自认曾经深受其害的女同学义愤填膺的怒吼,压根儿不晓得那是一大票虚荣又嘴贱的男人说着壮大自己魅力的谎言,而杨千黛根本无法一一辩驳,于是她的“战绩”更加辉煌,成了族繁不及备载。

    杨千黛在这里?阎迅奇的心狠狠一震。

    他的身形高人一等,抬起眼眸,便望见她。

    在人海中,她反倒有如一朵清莲,但是他已从她的眼中看出她受了伤害。

    完了,他尚未对她表明身分,她并不知道他其实不是学生,而是教授,他在无意间对她撒了谎,这等同告诉她,他欺骗了她。

    她没料到心口上会多了一道伤痕,而且更深、更剧痛。

    永远别相信男人说的话。

    他是这么说的。

    没错,他老早就警告过她,但她还是愚蠢到相信他,甚至觉得自己动心了。

    “教授,你不要看她啊!”发现阎迅奇安静下来,和魔女杨千黛无声的对望,女学生惊慌,唯恐他的真着了她的道。

    “安静。”阎迅奇忍无可忍,大声斥喝。

    然而才一眨眼,杨千黛已离开他的视线范围,然而她末了那一眼,却深深的烙印在他的心底。

    那苍凉的眼神,如怨如泣,狠狠的鞭笞他的心。

    阎迅奇如同守株待兔那成语故事中的愚昧农夫,不知道自己开启了无尽的徒然与懊悔,等待一再落空。

    他在那个秘密角落,再也遇不到她。

    她没来。

    一天,两天,三天……

    他开始愤怒,不是生气她,而是憎怒自己,为什么连她最后这块净土都要剥夺了?她想喘息的时候,该到何处?

    她应该来的,来听听他的解释,听听他内心的告白,他喜欢她,喜欢她对四周小心翼翼,却又对一草一木感到欣喜的单纯心灵。

    他看见她内心的美好与渴望,希望带她远离这一切,让她体验生活的乐趣。

    但是,他搞砸了一切……

    他会出现在那里吗?

    不,应该不会了。倘

    若他只是想看她的笑话,那么他的目的达到了,应该不会再来。

    不过,也许他想当面耻笑她,揭开他真正的目的,他其实只想愚弄她。

    后悔已经来不及,感情一旦放了,就像泼出去的水,很难收回。

    为什么要认输?她应该回报他满不在乎,即使用演的也要演出来,不让他看出她内心的伤害,她决定回到那片绿荫,那是她最先发现的地方,是她的乐园,凭什么她从此就不敢去了?

    然而,真正见到他时,她转身就跑。

    “千黛!”阎迅奇一眼望见她,守了这么多天,他终于盼到她出现。

    杨千黛的一颗心快要跃出胸口,然而未曾缓下步伐。

    “杨千黛,这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从我身边逃离。”

    可恶!这次再追丢她,他就不是男人。

    “终于让我追上了吧!”他卯足气力,占着身高略胜她一筹的优势,好不容易追上她。

    深怕她从他的手中飞走,一攫住她,便紧紧的将她锁扣在怀中,长而有力的双臂像是织起一张天罗地网,让她无处可逃。

    “这下你再也无法消失不见了。”

    “放开我!”杨千黛挣扎着,“你千方百计接近我的目的达到了,还想当面污辱我吗?”

    “我接近你的目的?你到底在说什么?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接近你?”他抬起俊颜,狐疑的问。

    她若真懂他的心,为何一见到他就逃?

    “你想看我是不是传言中的魔女,到底有什么魅惑的本事……现在你知道了,我根本乏味得可以,你尽避去对大家说啊!我不在乎,我一点都不在乎你!”杨千黛声嘶力竭的大吼。

    明明不在乎,为什么心如刀凿,胸腹间涌冒出鲜红的血水,呛得她快要受不住?

    到处有人说她又勾引了谁,那些莫须有的指控,她全都没做,为什么别人可以传得绘声绘影,再替她冠上魔女的封号?就因为她的母亲有过不名誉的过去,所以她也必须继承她的污名,一辈子都洗不掉?

    谁都没关系,但是她不愿阎迅奇也这样看待她。

    “你……笨蛋!你不知道那是因为我深深的被你吸引吗?”阎迅奇气爆了,她把他当成什么人?他岂是那么无知?“我喜欢你,想了解你的一切,想成为你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想让你露出笑容。”

    “那你为何要欺骗我?”她不相信,用力的摇头,拒绝将他说的话听进耳里。

    “我是怕吓坏你。”他紧紧抱住她想挣脱的身子,冀图说服她,“你已经拒我于千里之外了,若再表明我的身分,岂不是更不可能靠近你?”

    “不!不!”她还是摇头。

    太可怕了,相信他竟让她变得脆弱,她被诅咒一般的冷嘲热讽纠缠了一辈子,也不见崩溃过,却因为他,她首次尝到绝望的痛楚。

    “不管你的理由是什么,我都不想和你有牵扯,放开我,放开我。”她宁可活在自己封闭却安全的世界里。

    她发疯似的抗拒他,拼命捶打他,逼得他不得不松开她,她立刻像是死里逃生,逃得远远的。

    “别以为这样就能伤害我,我是魔女,不折不扣的魔女,你想接近我,就去交个女朋友吧!或者先去接近我那人见人爱的天使妹妹吧!你没听说吗?我喜欢抢别人的男人,尤其是我妹妹的男人,历史重演,那不是更有趣吗?”杨千黛咭咭阴笑,自暴自弃的咆哮。

    她既是魔女,就该有魔女的样子,反正她的臭名早已远播,不会有人真心想接近她。

    “千黛!”阎迅奇再次看着她扬长而去,亟欲追上去。

    “你追上她也没用。”清脆的嗓音蓦地自他的身后响起。

    他的脚步顿住,迅速转身,差点以为自己见到一位天使。

    白皙的肌肤近乎透明,身材纤细轻盈,仿佛身后长出一对翅膀,她有双无瑕明澈的眼眸,弯巧的鼻梁为她增添一楼俏皮感,娇嫩的红唇勾勒着笑意,就像天使一般温柔可人。

    “我是杨希蕾,杨千黛的妹妹。”

    天啊!她们姊妹的形貌果真如传闻中那般贴切。

    “你现在做什么都徒劳无功,如果你真的想敲下她的心墙,只有一个办法……”

    一切又归于沉寂,她的人生真的就像滞臭的泥淖,永远不会有澄澈、流动的一天。

    她很想一走了之,但是若真的离开了,她的母亲将为此更加自责,因为不能给她人生单纯的开始,她的母亲已经够内疚了。

    在杨希蕾的亲生母亲意外身故后,杨世琮便将杨千黛和她的母亲接回杨家,让她们入了户籍,一直到半年前,杨世琮把事业交给了信赖的人,带着母亲回故乡生活一年。

    杨千黛从不觉得自己属于这里。

    夜幕低垂,她的心也如同这沉沉暮霭,无法清明,拖着脚步,来到豪华却空荡荡的餐厅。

    杨家餐厅有如大型宴客厅,装饰着精致的水晶吊灯,所有的家俱都是最高级昂贵的,却让她感受不到丝毫的暖意。

    若不是杨世琮规定,除非天塌下来,否则用餐时间,全家人都得到齐,否则这个餐厅将更加孤寂。

    打从男女主人皆出门以来,狭长的餐桌上只有三副碗筷,今天却多了一副。

    “今晚有谁要来?”发问的是代替杨世琮管理一家及全部事业体系的郝士尧。

    他和杨千黛一样,都是外来客。

    郝士尧受恩于杨世琮,他的父亲曾是杨世琛的旧识,双亲早逝之后,他便被杨世琮收留,在杨家一待到现在。

    “希蕾小姐说她要带朋友回家。”仆人回道。

    郝士尧虽然充满疑惑,但是没有表现在脸上,“她没说几点回来,我们就先开动吧!”

    “嗯。”杨千黛点头。这个家里,唯有郝士尧和她有着类似同志的情谊,两人惺惺相惜,他大概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

    “我回来了。”杨希蕾边说话边走进来。

    以年龄区分,她虽然排行第二,但是杨千黛觉得她才是真正的“大小姐”。

    “我带一个朋友回来,我的男朋友。”杨希蕾郑重其事的说。在外面,她的个性甜蜜随和,在家里,却多了一份不可理喻的骄蛮。

    杨千黛无可避免的抬起眼眸,霎时有如跌至冰窖,全身僵冻。

    “他叫阎迅奇,我们一见钟情,刚开始交往。对吧,迅奇?”杨希蕾扬起莹白的脸庞,眨着闪亮的眼眸,娇甜的要身边的男子回应。

    “是,我的天使。”高大俊朗的阎迅奇坦承不讳,柔声回道。

    轰!杨千黛只觉得脑袋和耳朵顿时发起一阵响雷。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魔女不够坏最新章节 | 魔女不够坏全文阅读 | 魔女不够坏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