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龙神泪 上 > 第十六章

龙神泪 上 第十六章 作者 : 绿光

    君十一听得一愣一愣的,作梦也没想到原本纯真善良的君十三,竟有如此可怕的心计。

    “一旦生下龙子,从此以后君家便是龙族后裔,这么做就能让君家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就算哪天龙神不再降临,咱们有龙子,不也一样拥有改变一切的力量。”

    她说得铿锵有力,却不知无咎听得肝胆俱裂,理不清到底是什么样的痛苦,竟能将他凌迟到不能动弹。

    “那我有什么好处?”

    “当然有,君家需要十一哥的手腕去打通官脉,从此以后,谁敢不看十一哥的脸色行事?”

    君十一听到这里,眼前仿佛出现百官低伏在他面前的景象,不禁扬声大笑,将匕首收起。“好,咱们就这么说定,我先去找太守大人,要他想办法将府里的事给掩盖过去。”

    “好。”看着他走向房门,她暗松了口气,但就在他开门的瞬间,外头一阵强烈的气劲让他当场身首异位,鲜血溅上她的衣衫。

    瞪大眼,她还未搞清楚状况,喉头已经被人紧紧掐住。

    她痛眯着眼,看着来人,不由得怔住。“无……咎……你怎么出得来……”她明明布下结界,他要是强行离开,非得灼伤自己不可。

    “为什么?”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低滑嗓音教人不寒而栗。

    她想开口,喉头却被掐得更紧。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再问,凑得极近。“你以为把我困在里头,所以毫无顾忌地说着你的计划?以为我永远都不会发现?”

    要不是他听到她的惊呼,强行离开结界,他至今恐怕还被蒙在鼓里。

    他想起她的转变,就在画舫之后,她先是示爱,而后又狠狠地拒绝他,可在李成威意图轻薄她之后,她主动求合……这竟是因为她贪恋他的能力吗?

    将他困在结界里,只是要留下他成为棋子……他终究只是她的棋子?

    君十三这才明白,他听到她和君十一的对话,他误会她了。

    “说到底,你迎合我,只是为了龙子?所以,你根本不在乎我为救你水淹地府会惹来什么后果?”他哺着,笑着,笑得肩头颤动,但殷红的眸却淌着热泪。“为什么要这样待我?难道我为你所做的,还不足以让你感动?”

    原来左近全都说对了……一个具有神格的巫女怎么可能动情?

    她没有爱,她不懂爱,否则她不会忍心这样伤他!

    君十三摇着头,想说话,喉头却痛得像是要酿出血,但再怎么痛也痛不过心间的椎楚。

    不是的、不是的,她是不得不说谎,那是为了骗过十一哥的权宜之计,给她机会,让她解释!她在心里呐喊着。

    奈何他怒得发狂,看不见她眸底的真实,更听不见她心底的呼唤。

    “你的眼里只有君家,从来没有我……我竟不如这些凡间百姓?”无咎笑得益发张狂自嘲。

    “七百年前如此,七百年后如此,我不过是想要在你心底占上一席之地,你却连一点位置都不愿给我?”

    他暴咆着,幸劲几乎要掐断她的颈骨!

    此刻,他是真的想杀了她,他是真的恨她,恨她的无情,竟将他利用至此。

    以名立约,她把他困在没有尽头的等待里,将他锁在似有若无的情爱里,让他哪里也去不了,心里念着的全是她。

    他在三生石上刻满了他们前世的记忆,等待来生再见,三生石引领他们想起前世,今生再续。

    七百年,他日复一日地等待。

    等到了,以为相爱了,却是背叛的开始……

    “是你辜负我……”他粗哑哺着。

    他爱她,爱到甘心受缚,守着誓言等待,可她却选择更残忍的方式利用他。

    她不爱他……不爱他……就他傻,困在她打造的牢笼里,一等就是七百年。

    君十三嚅着唇,想说话,唇角却不断地溢出鲜血。

    不是的,给她机会解释,听她解释!

    “如果你不能爱我,那为何要告诉我,我们之间有三世的情谊?为何要让我期待?为何让我等待?你知不知道我是怎么度过漫长的七百年?只因为你一句话,所以我等,因为我觉得值得,只要能再见你一面,千年我也能等,可是……”她辜负他,辜负了他!

    睇着她唇角不断溢出的鲜血,他泪眼模糊,笑着,却无比扭曲而空洞。

    “十三,我不等了。”他喃着,吻上她的唇,尝见咸咸的血味,一滴泪仓惶地落在她脸上,瞬间渗入不见。

    她想开口,可是口中却不断地溢出血。“不……”

    她还没告诉他,她在三生石里看见了两人为何纠葛,还没告诉他,替他取名,那是出自于她的自私,只为让他爱上她……她还告诉他,将他困在杭州,只为得到相遇的机会……她还没告诉他,为了与他结缘,她付出了不断轮回凄凉孤死的代价。

    她还没告诉他,她爱他,爱到愿意世世轮回,生生受苦,只求一份缘,如今他就在她面前,但他却看不见她爱他……

    他看不见……

    “这滴泪,盛满我所有的情,从此之后,我不再流泪。”他笑睇着她,无比哀恸,逼迫自己决定,“从此之后,我们互不相欠,既然不能相爱,我们不必再束缚对方。”

    豆大的泪珠滑出她眼眶,他清晰的字语犹如刀刃,一字一刀地刺入她的心底。

    “七百年,够了……我不等了……不属于我的,我不强求了……”他取下从没离身的额箍,往地面一丢,松开了她,转身就走。

    他宁可失去神格被贬下凡,好让他遗忘这纠缠他七百年不放的贪嗔痴,让他终于可以解除这七百年来的束缚。

    他不要再爱了,不要再爱了……爱情太伤人,太伤神……

    “无……咎……”君十三趴伏在地,紧抓着他丢下的额箍,如泣血杜鹃发出哀鸣。

    别走!听她解释,听她说……

    不是的、不是的……

    她挣扎着,突地想起——

    不行,外头有诛雷!

    思及此,她死命地撑起身子,跟跟呛地走着,来到房门口,瞧见他的背影,她喊道:“无咎……诛雷……”

    天空闪过刺眼紫电,以雷霆万钧之势劈落,横过他的颈子,转眼,首落。

    “不!”她拔尖喊着,大步冲向前去,跪仆在地,抱起他分离的尸首,张口往指尖一咬,口中念念有词,滴落的血水仿佛成了红丝,不断地交缠着他颈首横断之处,像是要将他密密绣缝。

    然,天空却突地降下疾雨,冲毁她好不容易绣上的血痕。

    “无咎、无咎……”她狠狠地咬着十指,以血为丝,不断地缠绕,却不断地被破坏,恼得她仰头瞪天。

    “你还要我怎样?你骗了我!让无咎生等了七百年!让所有的命盘都出了错!不该是这样的……我不会允许的……我要救他,谁都不能阻止我。”

    她划开腕间,以血封住他分离的尸首、结印,再转身回房取出她搁在案上的泥娃娃,将他的魂魄封进泥娃娃里。

    顿时,泥娃娃的头颈断裂,像是老天在破坏她绞尽脑汁所想出的法子,一再破坏、一再破坏……

    突地,她扬声高唱,那拔尖的嗓音不像是人声,凄怆哀绝,霎时山摇地动,江水翻涌。

    疾雨斜打,狂风大作,整片大地被狠狠撕裂。

    君十二不知从哪跑出,一把捂上她的嘴。“不准唱,十三,不能唱!”

    这是世代相传的咒歌,她曾经听过,但没有勇气记全,就怕招来不祥。

    她带人躲到北院的柴房,直到听到这可怕的咒歌才奔出,循声找到她。

    “祭主……”跟着君十二跑来的有几个君家人,八云也在其中,正泪流满面地看着她。

    “为何不能唱?老天不让我救他,我就毁天灭地,我要老天来见我!”说着,她又要再唱。

    君十二遂更用力地捂着她的嘴,吼着,“来人,给我拿布过来!”

    一阵混乱之后,君十三被拖进房内五花大绑,嘴塞着布,不让她发出声音,可一旦布被口水浸湿,有些缝隙,她便又幵始唱,几回之后,让君十二不得不痛下决定。

    “副祭,八云给你磕头,不要毒哑祭主,不要……”八云跪在她面前,拼命求着。

    “不是我要这么做,而是她一直唱着咒歌,会把一切毁灭……”站在君十三房外,君十二捧着刚熬好的毒汤,百感交集。“是姬不该动情,她不该动情……我早就说过了,我警告过她了。”

    “可是……”

    君十二没有后路可退,陆敬和追查着君家发生的血案,如束想要保住君家,就要找个人顶罪。可如今,十一哥己死,十三神智不清……还有谁能出面?

    只剩下她了……

    可在她死之前,她必须先将十三处置好。

    推开门,她走到床边,便见君十三张着眼,双眼已经流出血泪。

    “十三……”她唤着,抽开塞在她嘴里的布。

    “十二姐?你把我关回暗室了吗?”

    她一怔,看着外头亮白的光线,再看向她,只见她双眼眨也不眨,像是什么也看不见。

    八云掉着泪,捂着嘴,不敢让她听见。

    “对,我把你关回暗室了,谁要你不听话。”她听见自己这么说。

    十三的眼……瞎了,而现在,她必须狠下心,夺走她的声音。

    “没关系,可是你可以把我的泥娃娃拿给我吗?我得想法子把颈项绣回……”

    那身形就是无咎的元神,只要绣得起来身首,就可以让他恢复。

    “好,你先把这碗药给喝了。”君十二将她抱坐起身,把毒汤送到她手上。

    八云不断摇着头,求着君十二。

    君十二噙着泪,她也想住手,但不能,为了天下百姓,她必须残忍,她非得残忍不可。

    君十三垂着眼,整个人消痩得不成人形,憔悴得令人心惊,再也不见她往日的风釆。

    “十二,我真的救得了他吗?”

    “别说了,快喝。”见她情绪又开始激动,君十二一手抓着药碗,一手拙住她的颈项。

    “十二,我要怎么做才能见到他?来世有他吗?可来世还要多久?我连一天都等不下去了,他是如何为我等上七百年?七百年啊……十二,我辜负了他,我伤害了他,是我……累得他形伤神毁……”

    “八云!”君十二快抓不住她,忙吼着。

    八云走向前,泪流满面。“副祭,不要……”她不忍心祭主失去双眼还要失去声音。

    “不要为难祭主,一切让我承受,把我的脸毁了,再杀了我,假装我是祭主交给太守!”

    “快!”君十二催促着,“该死的只有我,你必须留下来好好照顾十三!”

    八云泪如雨下,往前擒住君十三的双手。

    就在君十三再次唱出咒歌的瞬间,君十二拿起药碗便往她嘴里灌,每灌一口,便涌出一口触目惊心的血,但她不敢停,继续灌,直到血水混着黑色的毒沾湿她的白衣。

    君十三发狂般地吼着,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哭出满脸血泪,黑暗之中,她什么也看不见。

    “祭主!”八云紧紧地将她抱住。

    像是听不见,她不断地挣扎,伸长的手,却没人握住,不不管她再怎么哭喊,没有人会摸摸她的头,没有人……

    无咎……

    君十二蹲在床边,双手捂着脸,痛哭失声。

    为什么会这样?

    如果当君家人是如此痛苦,那么来世她不当君家人……

    后来,君十二以君十三所绘的画像,要族人建立龙神庙,以香火供奉。

    建立寺庙,为救族人,为了让十三得以生存下去,她慷慨赴义。

    然而,这些事,君十三都不知道。

    她回到了暗室。

    “祭主,该吃饭了。”八云随侍在侧。

    君十三瞎了、哑了,张口吃着八云喂的饭菜,纤指在地上写着——姐姐,来世换我照顾你。

    八云笑睇着,泪却不断地落下。“好……下辈子换你照顾我,把你的苦、你的痛都给我……来世,不管你在哪里,我一定都保护你。”如果还有来世,她绝对不要像这一世这么没用,连保护她的能力都没有,甚至还加害她。

    听着,君十三靠在她肩上撒娇,纤指在地上写着——十一姐姐呢?

    “副祭很忙……最近旱灾……”八云泪水滑落腮边。

    湿意染上颊,君十三疑惑地抚上她的脸。

    “我没事的,只是有点热……”

    抹着泪,八云的心很慌。怎么办?君家人的寿命向来极短,如果她不在了,谁来照顾祭主?

    君十三不知道她的担忧,直到有一天,她再没有听到八云的声音,她抓着人,纤指在地上写出了血,还是没有人告诉她答案。

    最终,再也没有人踏进暗室里。

    暗室里,只有无咎去下的额箍和她所捏的泥娃娃陪伴着她。

    她不放弃,日日夜夜以血为他灌注、为他血绣,直到她寿终正寝那天,泥娃娃才从她手中滑落……

    ——待续——

    一世相遇、一世定情、一世圆满,但第三世真能如愿以偿吗?

    请锁定三生石之《龙神泪*下》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龙神泪 上最新章节 | 龙神泪 上全文阅读 | 龙神泪 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