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二娶西帝 上 > 第十章

二娶西帝 上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嗄?是皇嫂呀!你是不是误会了什麽?深夜造访,皇弟深感惶恐。”

    看着与南宫狂神似的脸孔,北越清雪的眼神迟疑了一下,没骤下杀手,她回手一抽,将十尺白缎收回袖袋。

    可是她并未完全忘了,再相像两人还是不同个体,更没忘了眼前这个男人就是杀了她好姊妹的凶手。

    “少作戏了,你刚才和那名男子说的话我全听见了,你不仅奸杀了我朝军师,还暗伏杀手,意图谋刺西帝,你还敢不认罪。”璃儿不能白死,她要他血债血还。

    他两手一摆,表情好不无辜。“你说什麽,我全然听不懂,谁杀了谁,有谁想谋刺皇兄,我这身子骨不济事,连一步也跨不出门口,外头发生了啥事我完全不清楚。”

    “你还装模作样,这小人嘴脸真令人作恶,南宫狂怎麽会有你这种只敢在别人背后使坏的兄弟,你连他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天理昭彰,坏事做尽的人终遭报应。

    既生瑜、何生亮,是南宫越始终摆脱不掉的阴影,他最恨听人家将他和兄长做比较,且口气遗憾弟不及兄,他只能成为被光掩盖的影子。

    北越清雪一针见血地踩中他的痛处,盛满假笑的面容倏地一阴,他缓慢而冷沉地收起摺扇,往后一扔。

    “谁说我比不上他,皇兄有的,我有什麽没有,我有的,他不见得也有,皇嫂嚐过男人的滋味了吧!要不要做个比较,我今晚刚好缺个人作伴。”她也长得不错,清灵秀美,最重要的是,她是南宫狂的女人!

    “无耻,我是你皇兄的妻子,你竟敢连我也想染指,简直是畜生。”不该留他活口,他会是很多人的恶梦。

    他轻笑,眼尾轻佻上扬。“皇嫂也是女人呀!为什麽不能碰,你不就是因为皇兄满足不了你,你才半夜来找我,不虚度春宵良时。”

    “这麽下流的话你也说得出口,今日不杀你,我对不起死去的璃儿。”话一出口,她随即抛出袖中白缎,缠向他颈项。

    应该虚弱无力的南宫越身手俐落地闪开,以一记掌风挥开她的攻势。“想杀我也要有本事,光是嘴巴说说可是会惹人笑话的。”

    她再扬手,白缎如流云飞出,腾空卷成杀伤力极强的漩涡。“你果然学过武功,看你还能瞒到几时,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北越清雪不再手下留情,一想到惨死异国的挚友,她的愤怒油然而生,出手也更为狠厉,使尽全力要他命丧黄泉。

    只见她十指有如织娘的纺线,弹拉间变幻出令人眼花撩乱的招式,看似轻软递送,却又暗藏软劲,白光掠过,一截垂穗落地。

    白缎强韧不易断裂,一般刀剑削减不了它分毫,可在使用者输入内劲,它锐利如薄刀,削铁如泥,稍一碰触人体便是碗大的口子,鲜血直流。

    “我会武又怎样,你认为皇兄信你还是信我,婚礼前夕到男子房里的人是你,我看你先想个理由替自己开脱吧!”他笑着闪过一波攻击,但掠过脸颊的气劲划出一条血痕。

    “你以为你真的做得天衣无缝吗?真病假病再找个大夫瞧瞧便知,谁说一定要宫中太医。”百密一疏,不可能完全没有破绽。

    他心惊,面色阴沉。“看来你小有才智,我低估你了。”

    南宫越自认没有不如人的地方,举凡是孪生兄长所拥有的,他都想抢过来,乍见自己送上门的北越清雪,他是有点见猎心喜,想来个一夜风流,不过见识到她超凡的武艺,以及听闻她此时口中的威胁,他顿时改变王意,她的存在是一大阻碍。

    任何挡在他登基之路上的小石子,他都会一一剔除。

    “少废话,纳命来。”她再次扬袖,满天白花飞舞,风旋趋狂,化为致命之击。

    那是一种极其诡异的招式,以白缎变化出万千姿态,看似虚幻缥缈,让人眼花撩乱,分不清真假,恍似在花海之中。

    手无寸铁的南宫越虽然有不错的武学造诣,可一再的闪躲终究不是办法,身上已有多处被风舞划开的伤口,不甚严重,但……令人发火。

    他眼神一沉,射出冷冷幽光,眼角往床头的竹管一瞄,微露一丝阴狡笑纹。

    “哎哟!我又流血了,皇嫂你手下留情,我认错了,别真的赶尽杀绝,看在皇兄的份上放我一条生路。”他边闪边求饶,一副无力招架的样子。

    手中的白缎一顿,北越清雪神色复杂地盯着和南宫狂一模一样的脸,心中犹豫。“跟我到你皇兄面前说明真相,由他仲裁你该不该死。”这是她唯一的退让。

    “好好好,皇嫂怎麽说怎麽是,玉玮不敢违背,不过我腿软了,可不可以扶我一下?”他脸色潮红,喘得快断气。

    她看了一眼,走了过去。“你最好别玩花样,我最痛恨不知悔改的人。”

    “你功夫这麽好,我哪敢……不对你出手。”眸光一闪,他阴笑地朝她使缎的右肩插上一物,再一掌拍向胸口,将她击飞。

    “你……你居然使诈?!”她呕出一口血,面色由惊愕转为大怒。

    南宫越得意地笑着,双手一劈,从竹管中取出一把锋利斜刀。“啧!兵不厌诈,皇嫂竟然天真如童稚,北越国交到你手中实在堪虑。”

    “本想给你一个机会悔过,可惜我的仁慈感化不了没有人性的禽兽,你死吧!”他不值得信任。

    受了伤的北越清雪这下铁了心,不再对他有丝毫留情,指间的翻动更为快速,白缎一分为二如两条交缠白蛇,直取他咽喉。

    但是受创的右肩多少受到影响,加上南宫越多了兵刀肋阵,两人互有消长,各自负伤在身。

    只是卑鄙的南宫越惯使阴招,一再用下流的招式偷袭,因此一时半刻之间,北越清雪未能取他首级,反而渐落下风,伤处流出的血染红一身白衣。

    “皇嫂,人生苦短,何不快意今宵,看着我这张脸,你不会想起和皇兄快活风流的时候,我不介意当他的替身,与你来场畅快欢爱。”他刻意调戏,好让她松懈。

    “我想听的是你的丧钟。”见势于己不利,她使出最后绝招。

    她已经被仇恨蒙敝了理智,忘记北越、忘记百姓、忘记自身的责任,脑海里满是替好友报仇的念头,不杀他誓不甘心。

    于是她用了“同归于尽”的招式,软缎如蛇缠上刀锋,她以身喂剑向上一滑,再将插在肩上的一物拔出,尖处反手刺向他左胸。

    没料到她会出此险招的南宫越蓦地睁大眼,瞪向没入肉里的青玉发簪,没想到收集的物品会成了凶器,悔恨已晚末看出她的心思,流出的鲜红红了双眼。

    打斗不可能毫无声响,很快的引来巡逻的侍卫,并惊动正在准备大婚的西帝,他匆忙赶至时,正好目睹北越清雪拔出一支带血的发簪,而胞弟却倒在血泊中。

    “救……救我,皇兄……我……我不想死……”只剩一口气的南宫越惊慌不已,拚命地喘气。

    “你……你杀了玉玮?!”这是怎麽回事?他的妻子杀了他的胞弟?!

    不敢相信眼见的事实,南宫狂抱住血流不止的皇弟,一边按住他的胸口,一边命人快传太医,狂乱的黑瞳死瞪着面无表情的人儿。

    “他该死,他才是奸杀璃儿的真凶,我们都被他骗了。”握着手中的发簪,她笑了。这是璃儿的发簪,她为自己报了仇。

    “胡说,玉玮连个碗都拿不稳,怎麽有能力杀人,元凶早就伏法受裁了。”父皇临终前授命他保护皇弟,可是他却……

    “那是装的,他根本没病,不然我一身伤从哪里来,就连你几次遇刺也是他安排的,他连你也不放过,想置你于死地。”如此手足情份,不要也罢。

    一心护弟的南宫狂根本听不进她的解释,他看到的是气若游丝的皇弟,而不是身上带伤的妻子。“清雪,为什麽?为什麽要让我恨你?”

    “恨我?”她神色一白,抽痛了心窝。“你不相信我,我是你的妻子呀!”

    “是,你是我的妻子,可是玉玮是我同胞兄弟,你竟然狠得下心杀他,你要我如何相信你。”他痛心,难以置信锺爱的她竞心如蛇蠍,毒辣无比。

    急召而来的刘太医正在诊治二殿下,他把起脉,眼中流露出一丝复杂神色,内心挣扎了一下,他向西帝摇摇头,表示没救了。

    其实若用上大量珍贵药材吊着命,还有一线希望,但是想起二殿下的种种恶行,不想再受其威胁的刘太医决定放手,任由南宫越流血至死。

    “这是璃儿的发簪,从他手中得来,证明我所言不假……”她忽地失去声音,美目圆睁,瞪向递向她右胸的一剑。

    “清雪,我爱你,我多麽欢喜自己的妻子是你,你让我了解到爱一个人的心情。”他的妻子,他的爱呵!好美的一场梦。

    “烈云……”她眼眶含着泪,不愿接受他竟然如此对她。

    “玉玮不是凶手,他没害死任何人,也无与人争强的野心,你错了,错得让人无法原谅。”南宫狂狠心地抽剑,不去看剑尖滴落的血。

    他不知道北越清雪已经受伤不轻,以为她白衣上染的都是皇弟的血,而这一剑他其实算准力道,不致有性命之虞。

    哀着胸,她血色骤失地连退好几步。“说到底……你就是不信我……”

    涌出的血代替了她流不出的泪,结冰的心在枯萎,再也开不出一朵鲜艳的花儿。

    “你走吧!北越清雪,从今以后我们夫妻情份恩断义绝,了无瓜葛。”

    一边是亲情,一边是挚爱,他两相拉扯,为了弭平纷争保她一命,他步得下亲手刺她一剑。

    随后赶至的众大臣及北越侍卫,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好,那就恩断义绝,我北越清雪不再是你南宫狂的妻,北越与西临将是永不来往来的对立国家。”她将记住今日的羞辱。

    心碎欲绝的北越清雪在北越侍卫的搀扶下,走出西临皇宫,一次也没回头。

    ★★★★★★

    “君上,你的伤……”

    “伤?”盈满哀伤的眼黯了下来。“这世上有真正相爱的人吗?”

    她的伤在心上,不是身上,没人看见它在流血,千疮百孔,伤痕累累。

    “莫丧志呀!君上,你还有我们,还有北越,还有成千上万拥戴你的百姓。”她不是孤单一人,他们永远是她的后盾。

    面色苍冷的北越女皇睇视跟随她来西临国的亲信,心中苦涩万分。“是呀!我还有你们,还有北越,还有我无数的子民,我怎能忘了。”

    十人来,死了六个,包含她仰赖有加的军师。

    她做了什麽,做了什麽呀!以为能够替百姓谋求更好的生活以身犯险来到西临国,结果赔了身又失了心,还损失数名亲信,最后落得什麽也没有。

    这是她该承受的磨难吗?老天特意要考验她为帝的能耐,让她狠狠栽了个大跟斗。

    不了,她不再轻信于人,除了与她患难与共的臣于,她不相信任何人。

    昂伤而定的北越清雪决定关上心门,封锁爱人的能力,南宫狂那一刺虽然不致命,却深深划破她的心,让她后悔为了爱他而付出的代价。

    “君上,我们接下来该往哪里走?”西临国是不能待了,协议也夭折了。

    “接下来……”她眼神先是茫然,不自觉地往身侧一瞧,但能告诉她方向的人已经不在了,她顿时神色一黯。

    “回北越吧!红雁、黄樱、李忠,咱们的家在北越,回家了。”

    她的王朝在等着她。

    “是的,君上。”

    红雁、黄樱、李忠同声一应,当初的侍卫如今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个个带着伤,神色憔悴。

    不过他们并未因此丧志,矢志追随北君,她活着,他们便保护到底,不畏生死、不怕苦,永不退缩。

    “璃儿,回北越了,你要跟紧,别走丢了。”北方的天空好蓝。

    哀着手心里青玉发簪的北越清雪,低声轻唤挚友的名字,眼中多了落寞。

    一对有情人因为误会分开了,面对已经风云变色的此越国,北越清雪该如何力挽狂澜?最精彩动人的烽火情缘,请锁定花园1522——二娶西帝——下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二娶西帝 上最新章节 | 二娶西帝 上全文阅读 | 二娶西帝 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