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血女婿 第十一章 作者 : 官颖

第六章

辜沛婷吃了卷饼后,努力从残留在口中的香气、口感分析食材和调味料,“鸡肉、面粉、生菜、番茄……”说到这里,她突然一阵沉默,才又说:“酱油、辣椒……”

“时间快超过了,十、九、八、七……时间到,没有过半,还有芝麻、橄榄油,油醋……请接受处罚。”

“好吧!”辜沛婷低头认输了。

她转动轮盘,命运的轮盘转啊转的,停在她最害怕的惩罚项目上。

“啊?”惨了!她看了表情一惊,全身微颤。

“Jennifer运气真好,你抽到的是——盛装游泳二十五公尺。”

“我……可以换一个惩罚吗?”辜沛婷表情为难。

“没有人可以特例的。”优子笑得可开心了。

她故意要雅子支开安德烈就是别有用意,这种接近零度的天气下水游泳,一定会让她尝尽苦头。

“我不会游泳。”辜沛婷眼神哀求。

“被惩罚的时候,大家都会这样说的!”优子不怀好意的娇笑着,好不容易找到报仇的机会,可不打算对她开恩,她对在一旁待命的两名壮汉使眼色。“快点,我们还要进行下一个人呢!别让Jennifer的皮衣湿了,月兑下来!”

“我来帮她接受处罚吧!”杰瑞打算英雄救美。

“谁都不能违反游戏规则。”优子严厉的说着,她最讨厌的就是男人都对辜沛婷特别好,教人不满极了。

说完,两名壮汉已经将辜沛婷从座位上拉起,月兑下她的皮衣。

“不,我真的不会游泳,救命!”

在三楼房间的安德烈,耳尖的听到楼下传来一阵熟悉的求救声。

他一顿,似乎是沛婷的声音!

此时,雅子正指着放在厨柜上的大型玩偶说话,故意拖时间,“这个奖实在太大了,我拿不下来。”

安德烈置若罔闻,他很快的冲向阳台,探头一看,就见到两名壮汉一人抓住辜沛婷的双手,一人抓住她的双脚,不顾她的奋力挣扎,把她架到游泳池畔,准备把她丢下水——

安德烈不敢迟疑,用最快的速度往楼下冲。

此刻,所有人都围在游泳池畔,眼神寄予无限同情的看着已经落水的辜沛婷。

“这只是游戏,好玩而已,你就下去凉快一下!”优子在游泳池畔说着,笑着看好戏。

辜沛婷在水中挣扎、拍打,载浮载沉。

“我不会游……”

“我知道天气冷,但你别把不会游泳当作是博取大家同情的藉口,玩游戏就要服输啊!”优子就是看不惯她老是受到主厨们的喜爱而享有特权,不让她受苦喝水,难消她心头之恨。

因为优子这样说,大家也以为辜沛婷说不会游泳是藉口,也就冷眼的看着她在水中挣扎,直到沉入水底。

才一会儿工夫,辜沛婷感觉到鼻腔、口腔、耳朵都灌进了水,体内的氧气似被抽光了,她的脑中涌起两个人的影像——

最爱她的慈祥爸爸,还有她最爱的火爆安德烈……

她会不会从此就看不到他们两个人了?

安德烈,你在哪里?

胸口像被灌入了满满的惆怅和不舍,她还有很多话想跟他说,她真的不想和他就此分开……

“不对劲!她完全没动静了。”墨西哥主妇见她沉入水底,惊得睁大双眼。

“她也许真的不会游泳,谁快去救她……”金云熙叫着,同意胖妇的看法。

“别大惊小怪,她就是这样,善于伪装。”优子嘴边噙着狡猾的笑意,安抚大家,“说不会厨艺,可是每次考试她都是拿高分,说不会游泳,等会儿说不定就像美人鱼一样游给大家看了。”再假吧你!

该死的!这些人居然见死不救,冷眼旁观。

像火箭一样冲下楼的安德烈,一看见直直往下沉的辜沛婷,毫不犹豫地跳入水里。

他下水如蛟龙,游近沉到水底的她,左手捞抱住她的腰,右手拨水,双脚猛力踢水往上游动,带她浮出水面。

“她溺水了,快让她躺在地面!”他紧急的将她抱上岸,对墨西哥主妇说着。

“好。”墨西哥主妇和金云熙不敢迟疑的把她拉上岸。

大家表情一惊,看见辜沛婷的脸色惨白没血色,才知道游戏玩得太过火了。

她不是装的吗?优子眼神惊慌。

“我去拿毛巾!”大家很配合的帮忙,让辜沛婷躺在地板上,帮她盖上毛巾。

“沛婷……”他唤着她,轻拍她冰冷的颊,心中的焦虑不断扩大。

安德烈以食指及中指检查她的颈动脉,确定仍有脉搏,他压住了她的额头,提起下巴,确定呼吸道畅通后,再施以口对口人工呼吸。

“婷婷,快醒来! ”他唤着她的小名,前所未有的恐惧和不安压在他的胸口。

他不断的对她施救,捏住她的鼻子,往她口中吹气,重复相同的动作,又心急的在她耳边呼喊着她的名字,就怕她再也不会醒来。

“婷婷,你快醒来,快醒来,不准离开我!”她一直昏迷不醒,他的心如一锅沸水,陷入前所未有的焦虑和不安。

但尽管他死命的叫,她甜美的脸蛋却依旧惨白黯淡,再也无法对他施展笑意。

天啊!如果她就这样离开了他,那么他该怎么办?

失去了她,生命又有何意义?

这一生,再也没有一个女人能像她这样调皮的走入他的心里,开启他紧闭已久的爱情闸门,让他感受到生命的光辉和美妙了。

这一刻,他终于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喜欢她、需要她……

他心里又急又慌,后悔没有接受她的告白,气恼自己没有正视这段爱情,他恐怕就要永远失去她了。

“婷……我爱你,你快醒来!”面对死气沉沉的辜沛婷,他再也无法顾及任何禁忌和顾虑,抱着她大喊。

围绕在身旁的人,个个表情惊诧,震惊不已。

“安德烈主厨爱上Jennifer”

“他们两人什么时候陷入爱河的?”

都已经是这么危急的时刻了,这些人居然还有心思八卦臆测,安德烈再也忍不住,如发狂的野兽般暴吼——

“你们见死不救,一个个都月兑离不了预谋害人的罪名。”

“不,不是这样的!”

“我什么也没有做啊!”

在场的所有人表情惊恐,摇头的摇头,撇清的撇清,就怕自己领个杀人罪名,回不了家乡。

“优子,是你主导这一切的,对吧!”安德烈锐眸眯起,质问她。

“不,不……Chef,我真的不知道她不会游泳,我以为她是在开玩笑……”优子惊慌的摇头,她不是涉嫌谋害辜沛婷的主谋,她只是要辜沛婷吃点苦头,怎么知道会玩过头了。“我……我立刻去叫救护车。”说完,她随即转身跑开,因为太过心虚惊慌,半路还踩到礼服的下摆,狠狠摔了一跤。

当大家还屏气凝神,僵凝在震惊和恐惧之中,安德烈继续帮辜沛婷做人工呼吸,更不忘持续深情呼唤着她。“婷,我爱上你了,不准离开我,听见了没有?”

意识昏迷的辜沛婷,隐约听见一阵阵吼声。

她努力的睁开眼睛,看见了一张满布焦虑的俊脸就在她眼前,他一边对她口对口施救,一边在她耳边嘶喊。

“安……德烈……”她幽幽的醒来,轻唤。

大伙一见她清醒了,全像看到圣母玛利亚再世,高兴的又叫又跳,“Chef,她醒了!Jennifer睁开眼睛了。”

安德烈看她虚弱的睁开眼、喘着气,胸口起伏不已,一颗担虑的心总算落了地。

“婷,你终于回来了!”

“是你……救了我吗?”她问着。

“嗯。你吓死我了,我刚才以为……”安德烈棕眸布着红丝,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不是……在作梦吗?刚刚你……说什么?”辜沛婷想再确认刚才听到他说的话是幻觉,还是真实的?

“我说……我爱上你了。”安德烈再也无法掩饰内心的真正声音,他喜欢调皮的她在他身边,她的迷糊可爱触动着他的心,他爱上这个可爱又教人放心不下的小女人了。

只有跟她在一起,他才能感受到这世界充满瑰丽的色彩,重新体验爱情的美妙,他真的不想放开她!

她凝望着他,他眼中那份焦虑惊慌,他温柔深情的叫唤,还有真挚的告白,不再是她的幻觉或梦境,是最真实不过的爱情。

此刻,她的身体还泛着冷意,但心却涌上温热的暖意。

“我也爱你,安德烈。”她终于等到他的回应,紧紧的抱着他,“那么我可以不用搬走了吗?”

“不准走,留在我身边。”

他低头吻她,将蛰伏心底的情意化为温柔的热吻,绵密的纠缠着她的唇、她的舌……

围绕着两人的同学和主厨们,看见有惊无险的这一幕,瞬间爆出掌声。

没想到一场溺水记,让辜沛婷捡到超级白马王子,逼出铁汉安德烈的真情告白。

狼狈从地上爬起来的优子,看到两人拥吻,也从惊恐中慢慢的接受主厨爱上辜沛婷的事实。

她越是从中作梗,越是让两人相爱,紧紧相依,分不开了。

那么把辜沛婷推下水,她算不算是做了好事?

“哈啾!好冷。”

回到家,辜沛婷的身体还在颤抖,她坐在床上,全身包裹着棉被,还是不停的打喷嚏,突然,她的眼前出现一杯冒着热气的可可,房内顿时氤氲缭绕着温暖的香气。

“谢谢你。”她感激的对安德烈一笑,捧过热呼呼的可可,啜饮一口,身体涌起一股甜蜜的暖流,“哇——好香,这是我喝过最美味好喝的热可可了。”

“是优子故意要陷害你的,对吧?”安德烈不舍的问。

“我不怪她。”

“为什么?”他坐在床沿,棕眸充满不舍。

“如果我没有溺水,你不会来救我,那么我就不会知道你早就喜欢上我了。”

“傻瓜!”他笑了,伸手掐了她鼓起的女敕颊,她真的教人又爱又不舍。

“你会爱我多久?”

“什么?”

“法国人会不会很善变,情人一个接一个换?”好不容易两人互相喜欢,她却担心爱情保鲜期不会太久。

“如果我是这样善变的男人,你早就被我换掉了。”他的嘴角噙着笑意。

“说的也对。”

“对什么?”

“因为你把热情全都投入在事业里,那份专注,就是吸引我的最大魅力,也因为这样,一旦用情,你也会是个专情的男人,绝不是仗着自己的好条件,脚踏多条船的花心男人。”

“你越来越了解我了。”

“可是慕名来巴黎学厨艺的女学生,个个条件都不输我,为何你会喜欢我?”掩不住心中的好奇,她仰头问他。

他挤上床,和她肩并肩坐着,盖着同一条棉被。“因为你很迷糊,又太调皮,可做事态度又很认真,让我很难不去注意你。”

“咦,就这样吗?”好像少了什么……她娇瞋,想听到更多他的心声,挖掘他潜藏的浪漫因子。

“你的单纯让我放不下心,你的笑容教人印象深刻,你的味道比我的经典甜点还要可口,我常常会想起你的甜美……”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感兴趣的睁大眼问。

他点了点她俏皮的鼻子,又说:“你搬进我家以前。”

“喔,那么久了,你这个闷葫芦,还好我积极的搬到你家,不然就永远不知道你喜欢我了……”

“你话真多,热可可要喝到什么时候啊?”

她捧起杯子,凑进嘴边,一口气喝完热可可。

他接过她的杯子,搁在桌上,回头看见她的嘴唇上沾了一圈泡沫,那模样俏丽可爱,他的目光顿时盛满柔情。

“你的嘴唇……”

“我的嘴唇怎么了?”

他很快的俯首,用唇舌舌忝吮她唇边的巧克力泡泡,苦甜浓醇的香息,融在他的嘴里,让他可以细细品味她的甜美。

两人相濡以沫,在这美妙的夜里探索彼此,

踢开棉被,拉开缇花窗帘,辜沛婷看见阳光躲进云里,冷风吹拂,窗外树枝上的叶子已经凋零枯萎,枝桠渗着水珠,渲染出一片萧瑟,可是她的心却觉得暖呼呼的,爱情滋润了她,使她自然散发出幸福光彩。

“小懒虫,你今天不上课吗?”躺在床上的安德烈,好奇的问。

“要啊!下午的课。”她回头,俏皮的朝他眨眨眼。

“回来我身边。”他想再抱抱她柔软的身子。

她穿得太单薄,他担心她会感冒。

“我们出去走一走。”

“去哪?”

“我想吃点东西。”

“你不冷吗?”

“有你这个大暖炉在我身边,一点也不冷。”她笑着说,只要和他在一起,做什么事都是美妙的。

她帮他套上衣服,穿上裤子,扣上皮带,他也帮她套上毛衣,戴上毛帽,两人手牵着手,一起到糕饼区逛逛。

她来巴黎一直很忙,把所有时间都用在学习糕点上,但,她更期待和心爱的人,在充满诗意的巴黎喝下午茶,品尝她最爱的甜点,那是多么惬意、多么幸福的享受。

因为,时间要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才对。

一路上他拥着她,向她介绍很多店家,分享着每家甜点的特色以及他的观察,每次仰头望着他,他的目光总是盛满深情,大方的传递情意给她,有时甚至会情不自禁的印上她的唇,在街头和她热情的厮磨热吻。

这种感觉教人害羞,却又甜蜜得教人感到温暖。

接着,他和她来到一家法拉赫,享用午餐。

用餐完后,服务生送上以银壶倒出的热巧克力、草莓塔、摩卡香料杏仁饼……哇——她好开心。

这里的甜点,赏心悦目,滋味甜美,却不腻口。

“安德烈,稀客,你今天怎么有空?”老板娘认出了安德烈,热情的上前招待。

“我肚子饿了!”

“呵呵,能在店里看到您,是我的荣幸,喔,这位小姐是……”

“我的女人。”安德烈毫不避讳的回道。“这位是我姑姑,卡蜜拉。”

卡蜜拉五十岁了,犹是小姑独处,而安德烈在爸妈离婚后便和卡蜜拉同住,姑姑等于是他的第二个妈妈,更是他的甜点启蒙老师,她教他做很多美味的甜点,他跟姑姑的感情很好。

“我姑姑的人脉很广,手艺也不错,我小时候最喜欢跟她学做甜点了。”

“姑姑您好,原来安德烈的名厨基础是姑姑帮他奠定的,那以后我也可以跟你学手艺吗?”

“哇——漂亮的东方女孩,你嘴巴真甜。”卡蜜拉笑得阖不拢嘴了,她转向安德烈,“你去哪里找到这么甜美的女孩?”

“她是我的学生,她一直喂我吃她的甜点。”

“你的甜点一定施了魔法,才能让他爱上你。”姑姑最清楚他曾经受了伤,不敢轻易谈感情,而这女孩却有一种迷人善柔的独特气质,难怪安德烈会被她吸引。

“猜对了!姑姑。”她起身和卡蜜拉拥抱。

她喜欢卡蜜拉亲切慈祥的笑脸,更惊奇的是,安德烈把她介绍给亲近的人。

这代表着他认同了她,才愿意带她认识他身边的亲友。

她们结束拥抱,辜沛婷坐回位子上,安德烈看向她,提醒道:“婷,你的嘴唇……”

一定又沾到东西了!她才刚想拿起纸巾擦拭,他的唇已经凑了过来,舌忝去她嘴角的蛋糕屑,丝毫不因为旁边有人而消减他喜欢她的热情。

她脸红着,低声告诉他。“姑姑在看,别这样!”

“有什么关系,享受浪漫是恋人的专利。”

他才不在乎旁人怎么看,他乐于和大家分享他有个俏丽的东方女友,况且姑姑绝对乐见他陷入爱河。

他的感情生活已经空白多年了,沛婷是挥洒他生命色彩、填满他空虚心灵的俏精灵,这次,他绝对要好好的把握住她。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混血女婿最新章节 | 混血女婿全文阅读 | 混血女婿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