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洋半子 第六章 作者 : 米乐

“您说纱英小姐是少爷的前女友?”

在厨房帮忙松尾太太一起做晚餐的卓宥羽,听到高桥纱英是西川隆一的前女友,她很惊讶。

“是啊,他们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纱英小姐比少爷小了两岁,从小就很黏少爷,而西川家和高桥家是很友好的世家,大家以为他们应该会更早就交往,但两人是在纱英小姐大学毕业后才开始交往的。”

松尾太太一回头,看见卓宥羽呆呆站着。“小羽,发什么呆,快点洗菜,还有,把盘子拿给我。”

“喔,好。”卓宥羽把盘子拿给她。“那他们为什么会分手呢?”高桥纱英不但长得漂亮,看起来更是精明干练、落落大方。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是交往一年的他们突然就传出分手,大家都很惊讶,因为那个时候大家都以为他们应该会结婚,毕竟两个人看起来很登对,不过分手后,他们还是跟以前一样是朋友。”

隆一和纱英小姐,他们两个人就外型来看的确很登对。

“在他们两人分手后的来年,因为高桥家的大儿子在美国开了几家的连锁餐厅,发展不错,因此高桥家就举家移民去美国了。”松尾太太尝了口味噌的汤头,觉得很满意。

“所以纱英小姐她现在是住在美国吗?”

“没错,不过她没有在她哥哥的餐厅工作,而是在私人企业上班,他们公司好像两年前开始和日本公司合作,因此纱英小姐常会飞回来日本,一年至少一次,有时是两次或三次,她每次来日本洽谈工作,都会借住在西川家,因为她说她不喜欢住在饭店,也对,饭店哪比得上家里呢。”

松尾太太看着她。“你不要一直发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你不用想太多,因为少爷和纱英小姐现在只是好朋友而已。好了,晚餐时间快到了,不能再聊了,你那边的菜洗好了就快拿来给我。”

“好。”卓宥羽连忙回神,专心的帮忙准备着晚餐。

二十分钟后,松尾太太让儿子去请老爷、夫人及少爷,还有来家里作客的纱英小姐到饭厅用餐。

当西川隆一走进饭厅落坐后,卓宥羽端了四碗白饭过去,恭敬的一一放在大家面前,当她把最后一碗饭放在西川隆一面前时,她的右手突然被他抓住,让她吓了一跳,餐桌上其他人也都愣住。

“少爷,怎么了?”

“从树上掉下来时受伤了为什么没说?”他微皱了下眉,看着她右手内侧有一片擦伤,还渗出血丝,伤口不算小,很明显是被树枝给划伤的。

“只是小小的擦伤,不要紧。”

“我说过不会让你受伤的。”

“这跟少爷你没有关系,是我抓住树枝时受伤的。”而且就是怕被他发现,会觉得她笨手笨脚,对她更讨厌,因此她才没有说,没想到还是被他看到了。

“你们大家先吃。”西川隆一站了起来。“你跟我过来,这得马上消毒。”

“少爷,我真的没事,不然我自己去消毒伤口,您先吃饭,因为还有客人……”卓宥羽不想去,她知道他是因为那句不会让她受伤而在意她的伤口,可是她最怕用双氧水处理伤口时的刺痛了,她不想在他面前娇弱得唉唉叫。

西川隆一不理会她,迳自抓着她走出饭厅。

饭厅顿时一阵静默。

“我想我们还是等隆一回来再用餐好了。”高桥纱英说着。

“不用了,不用等那个小子了,谁叫他让可爱的小羽受伤了,我们先吃饭。”西川爷爷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可是……”

“纱英,没关系,就让隆一去替小羽处理伤口,我们先吃饭。”西川奶奶也跟着动起筷子。

高桥纱英看了下身旁空空的位子,然后开始默默吃东西。

另一头的西川隆一和卓宥羽来到偏厅后,他拿出医药箱替她处理伤口。

看着他拿棉花球沾了药水,她忍不住颤了下。“少爷,我自己消毒伤口就行了,你快点回去用餐。”

他拉过她的手。“不要乱动,这只是碘酒,应该不会很痛。”

看着他将棉花球沾了碘酒替自己消毒伤口,卓宥羽不敢乱动,虽然没有预期的刺痛,不过当药水碰触到伤口时,还是让她瑟缩了一下。

她咬着唇,眼睛微微湿润,忍痛让他处理伤口。

西川隆一不是没有看见她隐忍着痛的样子,上药的力道已放到最轻,“很痛吗?”

她马上摇头。“没有,一点也不会痛。”

“会痛就说出来。”

“我一点都不痛!”她大声说出来。

西川隆一看着她强装坚强的表情,内心有着心疼,如果她没有认识他,也许就不会受这些伤了,俊颜敛得更紧,忽地,一只小手摸着他的眉头。

“别再皱眉了,虽然你皱眉的样子也很帅,可是别皱了,我会受伤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你还救了我呢,是我自己不该爬到树上的,所以你别再心情不好了。”她甜甜地笑了笑。

别再心情不好?西川隆一听着心惊不已。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心情因为她而波动着?看她受伤,他心疼;看她危险,他紧张不已,现在更是连要和她保持距离的心都受到动摇……

他倏地站起来,“剩下的你自己处理。”说完,他快步离开。

对于他的忽冷忽热,卓宥羽一脸的困惑与不解,明明刚刚还很热心的帮她清理伤口,怎么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冷淡离开。

唉,本来她还在想,他会帮她清理伤口,是不是已经对她没有那么讨厌了,看来是她想太多了。

“咏欣,你说隆一这样是不是很奇怪?”

“的确,神经有点问题,一会儿对你好,一会儿又很冷漠,他该不会有双重人格吧?这样你还要继续喜欢他吗?”

“当然,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格,我都喜欢他。”

“我看你的神经也有问题。”

“呵呵,也许,因为我发现自己愈来愈喜欢他了,我甚至想要就这样一直留在日本,永远待在他身边。”

“教练他是不可能让你留在日本的。”

“这个我也知道。”

晚上九点多,卓宥羽坐在房间里,在例行的每日打电话回家问安后,打开笔电和自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卢咏欣在线上聊天,关于她在日本的事,包括到西川家帮佣的事,她都跟好友说了。

咏欣曾经在她家道馆学过柔道,因此都称她父亲为教练。她现在也在旅行社工作,不过任职的旅行社是台湾数一数二的大型连锁旅行社,她的个性本来就很开朗,加上努力,所以在工作上的表现很出色。

“对了,你现在都还是带团去北海道吗?”

“说到这个,我正要跟你说,两个星期后我会带团去东京,到时候要不要过来跟我见个面呢?”

“真的吗?太好了,我会去找你的。”

听到好友两个星期后要来东京,卓宥羽很开心,因为北海道太远了,她没有办法去那里跟好友见面,但如果是来东京的话,她怎么样也要跟好友碰面的。

此时有人敲着她的房门,卓宥羽不知道是谁,她先跟好友说再见后,才起身推开纸窗门,她很讶异来人竟然是高桥纱英。

“纱英小姐?”

“抱歉,我有打扰到你吗?”高桥纱英看了下她桌上的笔电。

“没有,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

“可能因为时差的关系,我完全不想睡,你可以帮我泡杯咖啡吗?”

原来是时差问题,卓宥羽笑着点头,“好,没有问题,那么请您先回房间,待会儿我会端去房间给您。”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跟你一起去厨房。”

就这样,卓宥羽和高桥纱英两人来到厨房,她开始煮咖啡。来这里工作的第一天,她就学会如何煮咖啡,因为隆一早餐习惯喝咖啡。

“你叫小羽是吗?我也可以这么叫你吗?”

“当然可以,纱英小姐。”

“你手上的伤要不要紧?”高桥纱英问着。

“擦了药,已经不要紧了。”

“看来隆一他很关心家里的每个人,还替你清理伤口。”

说到清理伤口,直到现在卓宥羽还觉得莫名其妙。“少爷他并没有完全帮我清理好伤口,他只是用碘酒消毒一下后,剩下的就叫我自己处理,然后就走了。”

“是吗?”高桥纱英脸上闪过一抹异样神情。

“纱英小姐,您的咖啡好了。”卓宥羽将咖啡端给坐在一旁的她。

高桥纱英浅尝了一口,微笑,“很不错,你煮的咖啡好喝。”

“谢谢您,纱英小姐。”卓宥羽笑着。

高桥纱英看着她脸上的单纯笑容,“小羽,我还满喜欢你的,我想你也不要叫我什么小姐了,我比你长了几岁,叫我纱英姊就可以了。”

“咦?可以吗?”她觉得纱英小姐个性大方也很健谈,她也喜欢她。

“当然可以,我想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好。”高桥纱英给人感觉随性,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高桥纱英又喝了口咖啡。“对了,晚餐的时候奶奶跟我说,你是为了倒追隆一才来当帮佣的,这是真的吗?”

她的问话让卓宥羽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不过,那早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因此她点点头,“嗯。”

“那么隆一怎么说?对你倒追他的事?”

“他很生气,他说他不喜欢我,一开始还想把我赶走,但因为松尾太太一个人没有办法做所有家事,需要一个助手,所以他才让我留下来,但直到现在,他还是讨厌我。”卓宥羽老实说着。

“你说他讨厌你?”

“嗯,纱英姊,其实我很羡慕你,你从小跟他一起长大,你还做过他的女朋友,现在又是好朋友,真的让我好羡慕。”她现在跟隆一甚至还不是朋友。

高桥纱英放下手上的咖啡杯。“我和隆一从小一起长大,可能对彼此太了解了,所以交往一年后就分手,只能当朋友。”

“那个……纱英姊,你会生气吗?对于我要追求隆一少爷的事。”卓宥羽小心翼翼的问着。虽然他们两个人已经分手了,但她不知道纱英姊是否还喜欢他。

高桥纱英笑了声,“生气?我干么生气?我跟隆一那个家伙早就已经分手了,就算他现在交女朋友,那也和我没有关系。”

听到她这么说,卓宥羽这才松了口气,也变得比较自在,因为听起来纱英姊好像没有再喜欢隆一了。

高桥纱英幽幽地看着她,“小羽,我以过来人的身分劝你,隆一那家伙的脾气很差,个性也很糟,我劝你还是不要投入太多心思在他身上,以免日后受伤,因为那个家伙根本就不懂得如何去爱人。”

“我和他认识的第一天,就已经领教过他的脾气了,他还很凶的骂过我呢,可是我还是很喜欢他,那种感觉我也不太会形容,就是很想亲近他、想跟他在一起,所以啊,就算他不懂得爱人也没有关系,我爱他就好了。”卓宥羽粲笑。

“我劝你还是早早放弃他比较好,别白费心机了。”

“我父亲他是个柔道教练,除了开道馆,也在学校兼课,他最常跟学生说的话,就是『比赛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轻言放弃』,我想除非隆一说他很讨厌我,今生都不想再见到我,把我赶走,不然我是不会放弃的。”她妈妈常说她有着跟父亲一样的牛脾气,甚至有次还说她“牛”过父亲呢,呵。

“是吗?那就随你好了。好了,谢谢你的咖啡,我回房间了。”

“纱英姊,晚安。”

“嗯,晚安。”

卓宥羽笑着清洗杯子,开心今晚她交了个新朋友,却完全没有注意高桥纱英在离开前,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她,不若刚刚的热情,而是有些森冷。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东洋半子最新章节 | 东洋半子全文阅读 | 东洋半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