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危险家夫 > 第十五章

危险家夫 第十五章 作者 : 陈毓华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楼下的车声、杂沓的喧闹声一直到深夜才真正消失。

    有人推了房门进来。

    他开门的刹那,一把刀就冷凉的抵着他的脖子,准确无误。

    “啊啊,有必要这么热情招呼我吗?都是自己人不用这么客气。”圆滚滚的胖子,弥勒佛似的,身上白衬衫的扣子都在要迸开的危险边缘中,他用一根指头顶了顶那柄刀子,看似害怕,实则漫不经心。

    “你来晚了。”关飞天沉声道,示意天使收起武器。

    “你也知道,路上塞车咩。”

    “人就交给你,别出楼子。”关飞天看了眼依旧躺在老旧弹簧床上的白雪白。

    “都老朋友了还不相信我?”胖子嘻嘻笑。

    “我就是不相信你!”

    “不会啦,这次难得合作,上头想逮他归案很久了,除非饭碗不想要了,我没那胆子搞砸。”上头指的是CIA,中央情报局,这胖子是他们对外的窗口。

    “那我们走吧!”从暗处走出来的关飞天身穿防弹衣,右手提突击步枪,腰背处还挂了自动手枪,还有纤维绳,另外一只手拿着沉甸甸的工具袋。

    “那个老家伙住的地方有套警报系统,这套东西每半个小时就会更新密码,另外,那幢宅子的周围都设有高压电,只要有人靠近,密密麻麻的电网就会把你烤成巴比Q,一只鸟也飞不进去……别怪我没提醒过你。”胖子还在碎碎念。

    “我知道。”他是最后一个走出房门的。

    那一晚,小老百姓们睡觉还是睡得非常安稳,夜夜笙歌的夜店咖依旧在夜店狂欢不休,只是巴西翌日的早报新闻上面多了那么一则让知情人士震惊的新闻:某位神秘大人物位在郊区的豪宅遭到不明恐怖份子先以电磁脉冲枪毁掉半径一公里内所有资讯类武器,让所有系统为之瘫痪,又埋设数量惊人的炸药,几乎将豪宅夷为平地……

    巨大的爆炸造成死伤严重,政府部门也在第一时间逮捕了从床上狼狈逃出来的军火商……

    “这是你们做的?”看了半天新闻,从小电视萤幕中回过头来的白雪白看着正在打包行李的三个男人,嘴角抽搐。

    “是啊。”三个男人对看一眼,接着关飞天不淡不咸的坦白承认。

    “在我昨晚睡着的时候?”

    “啊。”

    “这么冒险,而且还是犯法的。”她身上流动的正义因子冒了出来,“要是一个不小心,你们都会有事情……要是剩下我一个人怎么办?”她不敢继续往下想,忍不住环抱起了自己的双臂。

    “我们不都好好的回来了?”本来就没打算要让她知道,想不到她还是注意到了这则新闻。

    “要是有个万一,不可以,我不能想万一……你们这么鲁莽,要是有个万一,我真不敢想,又不是在拍电影……我要你们答应我,以后不可以了,再也不可以这样。”虽然已经是事后的惊吓,可是想到那种惊险场面,她不只语无伦次,更心有余悸的忍不住要冒火了。

    “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再有了。”关飞天环住她,轻声安慰。

    “你保证?”

    “我向来说话算话。”只有她敢不相信他。

    “好吧,我也是。”天使投降得很快,他是墙头草没错。

    “事情做都做了,安全的把你救出来,还罗哩巴唆的……”关飞行可不吃她那一套,可是一看见他哥的眼神,态度立刻一百八十度的、迫于恶势力的转弯了。

    “知道了、知道了,在人家的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对不对?”

    可是这么说又好像哪里不对劲,什么屋檐下,那房子可是他哥哥的耶。

    女人呐,麻烦的东西!

    “既然事情已经解决,那我们可以回家了吧?”转忧为喜的人儿如今迫切的希望回家。

    “这个啊……这几天可能还不行,反正我们都出门了,你就陪我回一趟坎城怎样?”

    “法国啊……”她拉长了声音,迟疑了下,不说话了。

    法国啊,浪漫之都,从来都只有在电视杂志上看过,真要能去一趟,啊,这辈子也就值得了,派出所里的同事一定会羡慕死……慢着,慢着,从巴西飞法国,再从法国飞台湾,那得花掉多少时间,她有时间可以这么浪费吗?

    “怎么,有问题?”他蹲下看着她的眼。

    “你别误会,我不是不去,只是我莫名其妙不见,都过了那么多天,派出所一定闹翻天了,我都不敢去想那个后果,我觉得我还是先回去交代一下会比较好。”

    不论怎么说她都还是个公务员,更惨的是在执勤中失踪,现在人又好端端的,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回去向长官们解释自己的行踪?

    她想得头发都快掉光了,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办。

    她要是坦白招供,说自己被不明人物绑架,绑到了巴西,又被几个英雄人物救了出来,长官会不会送她去精神病院?

    ……也许在飞机上,她可以想出一套比较完善的谎话来。

    “我要出门的时候打过电话给你的长官,替你请了长假。”轻抚她因为担忧皱起来的眉头,关飞天淡淡的说。

    “我没有去签假条也行?”

    “行,我用的是你未婚夫的名义。”再加上有力人士的打点,正确的名称是关说,事情也就可大可小的过去了。

    至于那个有力人士是谁,胖子幕后的Boss……这么好的棋子不利用,实在浪费了,何况只是劳动他打个电话而已。

    “真的?”她捏捏自己的脸,放下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天下的好事都让她碰到了是吗?

    抱着他失而复得的珍宝,关飞天笑得温柔。

    法国•坎城

    他们一行人来到坎城的时候是老海德赛接的机。

    他是个高大、有着一头白发的男人,替他们搬行李的时候大气不吭一声,结实的肌肉教人叹为观止。

    一台桑塔纳就把几个大男人全部塞了进去,没有谁有怨言,就连一向意见最多的关飞行也安静无声。

    “超载是犯规的。”白雪白偷偷拉了关飞天一把,小小声的说。

    “我家,人在外面的时候杰森最大,回家,就听老妈的。”他爱怜的摸摸她的颊,有时候他真喜欢她这点小迸板。

    “喔。”她有点明白关飞天的个性是像谁了,在外面,大家都得听他的,回到家,他听她的。

    原来是家教啊!呵呵。

    车子离开机场,顺着平整的车道进了市区,看到的是一排排高大的棕榈树、蓝色的大海。

    “你们来的不是时候,五月一年一度的国际电影节刚刚过去。”杰森咬着烟管,一手靠着车窗,漫不经心晒着明亮的阳光,可知父莫若子,只有关飞天发现杰森的眼角余光是对着白雪白的。

    他在审视自己带回来的女孩。

    坎城位在法国东南部,濒临地中海,温和的气候和秀丽的风景,典型地中海的风光,迷人的海滩,使它跟邻近的两个大城市并称为南欧三大游览中心。

    尤其每年一度的国际电影节更使得这座小城声名大噪,每年成千上万的电影工作者、片商、影迷和游客都云集在这里,几乎是名副其实的电影城了。

    关飞天的家是一幢白色楼房,精巧、典雅、迷人,门前迎接他们的是开得灿烂的火红玫瑰。

    站在花坛前面的是关飞天的养母,一个窈窕、美貌依旧,笑起来却有副惊天动地嗓门的女人。

    她热络的招呼他们进了小白屋的门。

    寒暄后,怕她旅途劳累,关飞天的养母把白雪白带进了她未来要暂住的房间,关飞天则和他那高大却不见年纪的养父关进了书房。

    那天,直到夜晚用餐的时候,关飞天才又出现。

    “胖子呢,他不跟我们一起用餐吗?”白雪白问他。

    “你看到他了?”

    “他在我们后面搭计程车来的不是?”难道她看错了?她的视力可是超好的啊。

    知道没瞒过她,关飞天淡淡的说道:“他拿到他想要的东西,当然要赶紧回去交差,那种烫手山芋早点回去它该在的地方,对谁都安全。”

    至于“那东西”是怎么到了他养父手上的,这对以前以“神偷”出名的老男人来说,顺手牵羊是他唯一的坏习惯,不过,真要对他说教,则是一点用也没有,他只会用一双迷人的眼睛睨着你说:不值钱的东西要他偷,他还看不上眼。

    在坎城的每一天,杰若琳总是带着白雪白喝下午茶、种花、串门子,教她烤饼干、蛋糕,尤其最爱拿着关飞天两兄弟的居家生活照炫耀,那眉飞色舞的神情里,有着母亲对儿子的疼爱和怜惜。

    白雪白在那里看见了少年的关飞天,那个她本来无从认识、过去少年时期的关飞天。

    她对杰若琳感激万分。

    至于男人们根本是玩疯了,每天一条泳裤,带着墨镜、滑板、烤肉架就能在海上玩上一整天不喊累。

    也许是过得太快乐了,总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半个月过去,她心满意足,和关飞天家人的感情与日俱增,但是她想家了,想念那个只有她跟关飞天两个人的家。

    依依不舍的杰若琳差点在机场红了眼眶,白雪白也承诺会再回来看她。

    再度启程,几天后,一行四人终于回到了沿海的小城。

    三个男人回到家哪还有半点英姿焕发的模样,一个一头钻进电脑室看他的爱妃去,一个吹着口哨扒光身上的衣服,上楼去晒日光浴,最后剩下她跟关飞天。

    “呵,剩下我们两个人呢。”

    “真好。”由衷的。

    这一阵子身边的苍蝇实在太多,他好久没办法跟她细细温存,现在他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他要对她做这个,做那个……回到家的感觉真爽!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锵。

    有什么东西被打破了。

    不是被以往熟悉的汽笛还有海鸥声叫起床,还在调时差的人们半夜被某种诡异的声响惊醒,仅有的瞌睡虫被抛过墙了。

    “不是叫你小声一点,要是让那个人知道我们躲在这里,看他怎么对付你!”威吓的声音低低的,却有股掩不住的颤抖。

    “我……手滑,不是……故意的……呜……”看了眼摔在地上的玻璃杯,被凶了的小家伙想忍住哭,眼泪却不肯配合,和鼻涕混在一起,再用手一抹,变成一只大花猫了。

    “好了,不要哭,哥哥会保护你的,你看我有面包喔,赶快吃一吃,好睡觉了。”

    黑暗里,一块已经缩水干瘪的面包递到小男孩手里,他肚子饿得咕咕叫没错,可是,现在就把面包吃掉了,那明天呢?

    忽然,灯光大亮——

    “啊……”

    两个肮脏的孩子往角落一缩,突如其来的灯光刺得两人的眼睛睁不开,大的警觉性高,霍地站了起来,把弟弟护在后面。

    关飞天、白雪白并肩站在楼梯口。

    “小纯,阿宇?”她很错愕,这两个孩子不只瘦了一大圈,衣服裤子也脏得不像样,最可怕的是脸上、胳膊上到处是瘀伤。

    阿宇看了他们两人一眼,脸上并没有什么喜悦的神情,拉起了还坐在地上的小纯道:“我们走!”

    “不要走,阿宇,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心疼极了,怎么才多久没看见,这两个孩子又变回最原先的样子,甚至更糟了。

    回应她的是无声的冷漠抗拒。

    “我来跟他谈吧,你去厨房找看看有什么吃的,我看他们两个都饿坏了。”关飞天搂搂她的肩。

    她不放心的往厨房走去,临走前看见小纯不安的抱着哥哥的腿,心里一片恻然,这两个孩子在他们不在家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离家那么久,老实说家里也没什么存粮,最后,白雪白还是从柜子里找出没有开封的面条,搜刮了后面菜园子的青菜,总算煮出两碗汤面来。

    她很快把煮好的汤面端出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危险家夫最新章节 | 危险家夫全文阅读 | 危险家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