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夺爱痞子男 > 第十章

夺爱痞子男 第十章 作者 : 青微

    黎子煜是在醒来的第三天就搬回家里,并且开始重新上班,她不喜欢医院那带着药味的空气,何况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什麽大碍,最重要的是,她不能让自己闲下来,也只有忙碌才能短暂忘记那些烦恼,忘记乔锐给她的痛,她不能选择遗忘,只能选择一时的麻痹。

    走出办公楼,又是阴雨天,就像是记忆中的那一天,乔锐笑着出现在楼下……

    黎子煜闭上眼睛,好像真的听到那好听的声音再次出现,嘴角慢慢露出一个笑容,却不敢睁开眼睛,害怕一切只是自己的幻觉。

    “姐姐,姐姐。”有人扯动她的衣角。

    她猛然睁开眼,低下头,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

    “姐姐,给你伞!”小女孩不停地喘气,把手里的雨伞递给她。

    “给我的?”她不很确定地指指自己。

    “给姐姐。”小女孩点点头,天真的笑容让黎子煜也不自觉笑了。

    “你是谁呀,为什麽给我送伞呢?”她逗弄着孩子,蹲下身子把她揽在怀里,“不说不让你走了。”

    “我要去找妈妈了,姐姐放开我。”小女孩有些慌了,一副要哭的表情,“我答应叔叔不告诉你的,我不能说。”

    “可是你已经说了呀。”她的心不禁一动,叔叔,会是他吗?

    “叔叔就是叔叔。”小女孩扭动着身体,“姐姐你放开我。”

    眼看小女孩就要哭出来,黎子煜赶忙松开手,任由她离开。

    撑开那把伞,深深吸口气,恍惚中竟然闻到熟悉的味道,她淡淡笑了,眼眸中却藏着犹豫不决,除了他,还有谁呢?乔锐,你为什麽还要一次次蛊惑我的心,自己又为什麽有了些动摇?

    撑着伞走进雨中,好像身边还有一个坚实的臂膀为自己遮风挡雨,黎子煜苦涩笑了。

    因为照顾女儿,黎父黎母也都留了下来,每天做好吃的饭菜,说不好笑的笑话,只是这次的事情让他们大受打击,每次见到女儿强颜欢笑都忍不住自责。

    终於,黎子煜看不过他们小心翼翼的态度,在他们照顾自己吃药後主动开口:“爸妈,坐下说会儿话吧,我睡不着。”

    “哎!”两人应声,尴尬地坐下来。

    想起乔锐那天的解释,她的心里涌上一股暖意,“你们不要这样小心翼翼的,我看着也不舒服,我是你们的女儿,永远是,乔锐他已经说了事情的原委,我不怪你们,真的!”

    “可是我们终究不该瞒着你。”黎母想起女儿受的罪就忍不住眼圈发红。

    “没关系,如果没有这件事,我也许永远不会知道还有这麽多人在暗中爱护我,我爱你们还来不及呢!”黎子煜红了眼眶。

    “小煜,你长大了!”黎父攥紧女儿的手,“都是爸爸的错,我不该答应乔锐瞒着你,可是当时你的心情那麽糟糕,再加上这麽多年对乔锐的离开都没有释怀,我是真的不敢告诉你真相啊!”

    黎子煜沉默一会儿,“我早就想明白了,就像乔锐说的,他希望以一个全新的身份来面对我,也许你们也是被这个理由打动了吧。”

    “我的乖女儿,你还没发现自己的心意吗?有些事该放就放,这样执拗地抓着不可改变的过往,只会更痛苦!”

    “可是……”黎子煜红了眼眶,低下头说道:“我怕了!”

    黎父还想说什麽,黎母却突然按住丈夫的手,示意他离开。

    “小煜,别怕,无论发生什麽事,爸爸妈妈永远站在你的身边陪你面对。”黎母坐在床边搂住女儿。

    看着爱妻和女儿抱在一起,黎父也颇不是滋味,乾脆就退出去,给她们两个人一点空间。

    黎子煜抱着母亲,像是一个脆弱的孩子,眼前闪过乔锐的笑脸,让她的眼泪止也止不住。

    “孩子,我知道你是为什麽伤心。”黎母哪里看不出女儿的心思,抚着她的後背说道:“你是喜欢乔锐的,可是又觉得背叛了记忆里的文隽,这也不怪你,谁让乔锐那孩子前後换了一个人一样,可是,傻孩子,你知道为什麽爸爸妈妈最终还是答应乔锐接近你吗?我们怎麽会看不出他的变化,可我们看得出这些年,他唯一没变的就是对你的那份心。”

    “我刚才对你说会永远站在你身边,可那是傻话,我们越来越老,你却还有很多很多美好的时光,怎麽可能陪你一辈子?真正能照顾你一生的人……是乔锐呀!”

    “可是……”黎子煜不知道该怎麽表达自己的犹豫。

    “别担心欺骗,也别惧怕谎言,有时候欺骗一个人恰恰是因为想要保护她!你想想自己为什麽在知道真相後那麽生气愤怒,因为你在乎那个人,所以他轻轻的一句话就能让你万劫不复,这虽然听起来危险些,可正好说明你的心里是多麽在乎他!”

    “为了一次伤害就拒绝一个真正爱你的人,值得吗?小煜,乔锐也是人,他也会痛会难过,甚至比你受到的折磨更多更强烈,孩子,答应我,你可以暂时任性,可以用这种两败俱伤的方式来折磨他,只求你别让他痛得太久,若是哪天,这个最爱你的男人受够了疼痛的折磨选择放手,到时候你一定会後悔终生的。”这是黎母离开时留下的最後一段话,这句话让黎子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不,乔锐不会放手,他的爱那麽深、那麽浓烈,怎麽会放手?

    可是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即便再多的爱也经不住饼多的折腾,她怎麽能这麽确定乔锐不会放手,还不就是仗着乔锐的爱折磨彼此,若是有一天这爱不在了,该怎麽办?

    是啊,若是这爱有一天不在了……黎子煜不敢想像。

    和乔锐相处的画面在脑海闪过,还有他们共同经历的,一件件、一桩桩的甜蜜或者忧伤的事,似乎总能轻易牵动她的心情,是啊,如果自己不在意这个男人怎麽会那麽生气,就是因为太在乎才越害怕受伤!所以说,她应该给他一个机会?

    这些天乔锐每天才会上来陪她一会儿,可两个人之间只是沉默,她不愿搭理这个男人,却每每听到他说要走的时候心酸难忍,有想挽留的冲动,最终却是什麽也没说出口,心底却期待他第二天的出现。

    到底是怎麽样的爱恋才会这样?就连沉默的煎熬也变成期待,她真的可以无视乔锐的心意,独自度过没有他陪伴的後半生吗?既然选择放手已经让她痛到极致,那再试一次又何妨?最坏不过心死成灰,可若是想到以後的每一天都不能见到乔锐,她真的宁愿自己立刻就死掉。

    一瞬间仿佛所有的担忧和惧怕都烟消云散,黎子煜蓦然一笑,把身体倒在床上,突然发现自己只要和这男人的事情扯上关系,就会手足无措,竟然陷入一个无解的假设中不能自拔。

    她呼出一口气,幸好醒悟的还不算迟,把身体摆成一个大字型躺好,她的心情一片大好,手臂却打在一个硬硬的东西上面,略一起身看一眼,是一个红色的盒子,看起来很精致,还绑着束带。

    “这是什麽东西?”她自言自语说道。

    扯开束带,掀开盖子,两枚戒指就这麽出现在她面前。

    轻轻捏起来,两枚戒指上面的图案正好拼凑成一个心形,里面还刻了字,男款的里面刻着三个字母,LZY,女款上面也同样有两个字母,QR。

    一瞬间,泪水控制不住流出眼眶,黎子煜紧紧把那戒指摆在胸前。

    原来,你已经想要给我天长地久的承诺,我却不知道,乔锐,我现在回头算晚吗?

    五分钟後,黎子煜放轻脚步走出卧室,又悄悄走出家门,她必须立刻见到乔锐,一刻也不能再等待。

    一下接一下地按门铃,黎子煜丝毫不在乎会不会吵到别人,她要疯狂了,就让大家陪着她一起疯狂吧!可惜,门开後却不是她想见到的人。

    “你是谁?我找乔锐。”她焦急地询问。

    一个魁梧的男人堵在门口,他用古怪的目光打量黎子煜一眼,瓮声瓮气地说道:“他在楼下停车处。”

    “他去那里做什麽?”黎子煜慌了神。

    “乔先生要走了。”大汉说话很简洁。

    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黎子煜愣住,无法抑制的慌乱涌上心头,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在呼喊,她不能让乔锐离开。

    来不及多说一句话,黎子煜跑向电梯,颤抖着按下按键,心不可抑制的疼痛,他竟然真的要走了!为什麽,他不爱了吗?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她要对他说自己有多爱他,他不能走!

    停车场内,乔锐正和乔沐道别。

    “你真的决定留下来?”乔沐还是不死心,“那个小丫头真的那麽好,让你能舍下一切?”

    “叔叔,您别劝我了,如果您所说的一切能比得过小煜,那我在十几年前就会忘了这个女孩。”乔锐笑笑,“抱歉辜负您这麽多年的栽培,请原谅我!”

    乔沐突然笑了,拍拍乔锐的肩膀,“别这麽说,我相信对你的栽培不会白费的,即便不在乔家,你也一定能创出一番事业,其实你的母亲也根本没想过让你继承乔家的一切,不然当年也不会把你送到黎家,再说乔擎并不比你差多少,我们乔家是不会因为你的离开而不再辉煌。”

    咧嘴一笑,乔锐还想再说什麽,却被身後的脚步声吸引,回过头,一个穿着睡袍,披头散发的女人直奔着自己跑过来。

    乔锐看向自己的目光为什麽那麽陌生,脚下还放着一只皮箱,难道他真的要走了吗?奔跑的黎子煜再也顾不得什麽羞涩,冲着不远处两个人喊出声:“乔锐,我不许你走。”

    乔锐这才看清楚跌跌撞撞跑跑来的那人是黎子煜,来不及多想她突然出现的原因,眉头皱成一团,赶紧跑过去把这个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的女人抱住,“你身体不好还乱跑什麽?”

    “我如果不来就见不到你了,你的戒指我看到了,我答应,我答应嫁给你,你不许走。”终於再次感受到被他拥抱的滋味,黎子煜差点哭出来。

    “我什麽时候要走了?”乔锐哭笑不得。

    “你还骗我,你就这麽想要摆脱我吗?我去了你家,问人你去了哪里,他说乔先生要走了。”黎子煜哭丧着脸质问。

    “我……”乔锐的心里又是无奈、又是狂喜,一时不知该做什麽反应。

    一直待在後面兴致盎然看戏的乔沐乐了,走上前来,“丫头,乔先生确实是要走了,不过我才是他口中的乔先生,你抱着的这位是乔少爷。”

    “你……”黎子煜怔住,这才明白自己闹出了笑话,是的,好像那些人一直称呼乔锐的叔叔为先生,而把乔锐、乔擎称作少爷,哗的一下脸变得通红,她把自己埋入乔锐怀中,只恨不得一辈子都不要出来。

    虽然明白恋人的尴尬,乔锐却还是笑了,加重力道抱紧怀中的人,“小煜你怎麽还是这麽笨笨的,不过我很高兴你的这个误会,要不然我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听到你说别走。”

    “你们都笑我,气死了。”黎子煜把自己闷成鸵鸟,握拳捶打乔锐的肩膀,瓮声瓮气地抱怨着。

    听到这话,乔锐和乔沐同时笑出声。

    乔沐拍拍侄儿的肩膀,“好小子,错打错着,我就等着喝你们的喜酒了。”

    紧紧拥了黎子煜在怀里,乔锐发自真心地笑了,“谢谢叔叔。”

    手牵手站在路口,看着乔沐的车子越走越远,乔锐一直不安的心终於踏实下来,微微笑着,“真好,我从来不敢奢望真的会有这样一天,牵着你的手得到家人的祝福,到现在还觉得一切都那麽不真实。”

    黎子煜晃动下两人交握的手,狡黠一笑,“握着我的手也还会觉得不真实吗?那你要怎麽做才会觉得真实?”

    “你真想知道?”乔锐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

    “当然!因为我要确定自己做些什麽才能给你真实感。”黎子煜笑着说道。

    “该怎麽说呢?我想要的真实感……是把一个傻乎乎且有些笨的丫头留在自己身边一辈子,每天早上第一眼看到的是她的脸,第一句早安是对她说的;早早起来为她准备早餐,在她起床的时候说一句我爱你;在她离开家里上班的时候,吻吻她的唇;在她说想要和我一起吃午餐的时候,第一时间赶过去;在她回到家里的时候拥抱她,然後重复这样的生活六、七十年,在我们都白发苍苍的时候想起这些事,就会会心一笑。”

    黎子煜愣住,一股热浪袭上眼睛,她装作若无其事地转个身,“讨厌,被沙子飞进眼了。”

    “是不是很感动?”乔锐笑说道。

    “才没有。”黎子煜硬着头皮摇摇头。

    “我还希望她能为我这些话感动,然後让这感动持续六、七十年。”

    “讨厌讨厌,你明明知道我最不能听到这些话。”黎子煜突然转身扑进乔锐怀里,哽咽着说道:“我现在才知道自己为什麽这麽爱你,因为你爱我更多,所以我必须爱你。”

    “那麽,黎子煜小姐,嫁给我好吗?”乔锐搂住怀里的人。

    “好,我答应嫁给你,就算你不要,我也要一辈子缠着你。”

    “求之不得!”

    喧嚣的马路上,忙碌的人们来来往往,乔锐和黎子煜拥抱的身影变得不那麽清晰,四周仿佛有花瓣四处飘飞,美好的如同童话故事里,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酒店内,一场声势浩大的婚礼正在进行中。

    “新娘,麻烦你配合一点好不好,这样乱动我们是没办法化妆的。”化妆师急得都要哭了。

    好半晌,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在白纱下响起:“我还在思索,这该死的婚礼什麽时候才能结束?如果你不希望婚礼後变成像你弟弟一样的猪头,并且不怕闲话,请麻烦立刻带我这个被人折腾得最惨的新娘子离开这里,我要嫁的是你的人,不是这些以折腾我为乐的损友。”

    “唔……”乔锐长长地叹息一声,“好吧,那我亲爱的新娘子,我们这就跑吧!”

    下一秒,乔锐拉起黎子煜的手跑出去,穿过花桥迅速消失在众人的目光中。

    许久,安静的礼堂内响起一阵阵喧哗声,大家的表情由不解变成惊愕,再变成无奈,好吧,这算是最特殊、最意外的婚礼了吗?至於大家会怎麽想,管他们呢!

    黎子煜心想,自己开心就好了!-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夺爱痞子男最新章节 | 夺爱痞子男全文阅读 | 夺爱痞子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