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富贵钱庄 > 终章

富贵钱庄 终章 作者 : 淘淘

    众人又是一阵错愕,屠莫却是恍然大悟,将放在一旁的木盒递给她,江芷灵拿着装假金条的箱子说道:“假金条只是掩人耳目,主要是木箱动了手脚。”她灵巧地将手伸入木盒内,搜寻里头的暗格,手指灵巧地推开木片,从里头拿出一叠银票。

    翠娘也算恶趣味了,她已有一箱金条,又何必在乎这叠银票,但她对吴华怀恨在心,想着老娘就是死也不告诉你银票在哪儿,你辛辛苦苦赚来的钱都被老娘偷了,看谁厉害,你找一辈子也找不到我把银票放在哪儿……

    吴华的脸色比方才更加难看,恨不得扑过来把她撕碎。“你可是认了罪行,放心,到了县老爷那儿,我不会忘记你的!”他绝对会将她拖下水。

    屠莫使个眼色,执鞭人干净利落又是一鞭,吴华叫得像杀猪似的。

    “都出去。”屠莫下令。

    江芷灵小声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置他?贺大人会很生气吧,你又动私刑。”上次鞭打黑衣人就让贺睦黑了脸,才没几天他又明知故犯。

    “出钱多铺几条路就是了。”他一点都不担心。

    “可是……”

    “走吧。”他拉着她往上走。

    外头的阳光让她眯了下眼,走出地窖时,吴华的叫声已不复闻,见她有些担心,他说道:“放心,不会把他打死,诈欺在律典上罪不致死,不乘机打杀一顿怎能解气?”

    “我也有罪……”

    “是翠娘,不是你。”他低头瞅着她,温柔地摸了下她的发。“我不会让你有事。”

    她颔首,表情仍是担心。“法律可不会相信换不换魂……”

    “大不了帮你换个身份就是。”他轻描淡写地说,方法多得是,没什么可担忧的。

    江芷灵好笑道:“讲得像切萝卜一样。”

    他莞尔。“钱很好用的。”

    “是,大金主。”她挥挥手上的银票。“瞧,我也是金主了。”

    他朗声大笑,她勾着他的手也笑得开怀,前头的屠孟回头看了两人一眼,吴锋则是一脸不安。

    天蓝得像海,江芷灵眯起双眼,望向远方,一只老鹰在云间遨游,她勾着笑,听见远方传来的骆驼铃声,似有若无,却不再让她头疼,她的新生活已经开始了。

    夜是一点一滴染上黑的,先是带着一点灰蓝,而后渐渐加重,像油画般层层铺上,慢慢穿上沉重的黑,却又不甘寂寞地带着一抹青蓝,再缀上月亮与星光,将厚重的衣裳添上轻盈与热闹。

    待月亮爬上天顶,江芷灵拿着梯子爬上屋顶观星。坐在屋檐上其实没有想象中的浪漫,老担心会摔下去,但既然到了古代,不试试总觉得挺可惜的。

    “只要拍古装戏,一定会出现屋顶,晚上一定有黑衣人,大家在屋顶上飞来飞去,就像拍飞车街头追逐一定会拍车底,要有撞车。”江芷灵兴致勃勃地跟屠莫解释电视、电影。

    屠莫听得一知半解,不过没有打岔,静静听着,明白她又想家了。

    她望着如墨的夜色,繁星高挂,像是一盏一盏的小灯。“我喜欢这里的食物跟夜晚,没有光害,星星好亮。”

    屠莫摸摸她的头。“你还喜欢马。”她每天都要去马厩报到,帮小马洗澡,然后骑着它跑一会儿。

    她笑道:“嗯,我喜欢小白。”

    小时候养了一只狗,也叫小白,黏她黏得紧,每天上学它也跟着,送她进校门,放学时就来接她,极有灵性,弟弟说小白没办法显出它的灵性,所以都喊它“犬夜叉”。

    想到往事,她笑了起来。

    “笑什么?”

    她把小狗的事跟他说了,还添了许多小白陪伴她的故事。

    “小白真的很有灵性,有一次我从楼梯上摔下来,撞了门牙,腿也扭了,哭得又是血又是泪,还是小白跑到外面把我妈妈叫回来。”

    她叹口气。“高中的时候小白走了,我难过得都快活不下去了,没胃口,睡不着,总是想它在跟我开玩笑,等我第二天醒来,它就会从角落窜出来吓我。我妈忍了我一个礼拜,她也难过,但她受不了我要死不活的样子,狠狠抽了我一顿。”

    她感慨地望着他。“我是个死脑筋的人,很多事虽然心里有底,但就是逃避,知道它回不来了,就想着都是假的,小白会回来的。后来生了病……”她指着脑袋。

    “我也告诉自己是假的,醒了就好了,不是都有医学奇迹吗?说不定就发生在我身上。后来又怪老天为什么让我生病,让我这么痛苦。我啊,平时看着满开朗的,但其实很爱钻牛角尖,生病之后钻得更厉害,对于不想接受的事就催眠自己都是假的,让自己好过一点。”

    她浅浅地勾起一抹笑。“来到这里后,不知怎么回事,虽然没办法接受,心情却慢慢又开朗起来,大概是翠娘身体健康,没了病痛,心情便快活不少。”

    她语气一顿,叹道:“你说的没错,我一直在逃避,不肯接受自己已经在另一个世界的事实。”

    “也不用操之过急。”他反过来安慰她。“慢慢就会想开。”人非草木,离开了熟悉的亲友跟世界,成了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哪能如此容易看开,只要她晓得自己在逃避就成了,最怕的是不承认,想也不敢想,一味缩在壳里。

    “起码这儿有我,你不是一个人。”他摸摸她的头发安慰道。

    脸上晕了一道红,幸亏夜色昏暗,否则还真不知该往哪儿看。江芷灵不自在地低下眼说道:“嗯。”

    见她害羞模样,屠莫笑着揽住她,闻着她发上的香味。她喜欢干净,天天沐浴,前几天还问他能不能把头发剪至耳下,把他吓了一跳,严厉阻止,最后拗不过她,还是从腰下剪至胳肢窝。

    她拿起发簪简单地在脑后盘了一个小髻,倒也挺好看的。晚上天气冷,她便把头发放下,也显得飘逸动人。

    感觉他在亲她的额头,江芷灵的脸更红了,不知所措地说:“你……我们在屋顶上,会掉下去。”

    他笑道:“有我在,不会有事。”

    她瞪他一眼。怎么男人都跟急色鬼差不多?

    她的脾气他也摸准了,明白强硬不行,所以也没再亲她,规矩地揽着她望星星,江芷灵靠在他怀中,渐渐放松下来。

    原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后来慢慢地两人都没了声音,只是彼此依偎着。江芷灵喜欢徐风吹来的清凉,也喜欢他怀抱里的温暖,厚实又让人安心。他们明明是不同世界的人却凑在一起,有时想想都感到不真实。

    “改天我带你到草原上过夜,无边无际的,像盖着一张大被子。”

    他一点都不浪漫的形容让她笑了起来,胸口胀得满满的,甜美得令人想叹息。

    “好。”她低语,双手环紧他的腰。

    黑夜的星空让人感到温暖安全,渺小却又幸福,两人静默地听着晚风吹拂,虫鸣轻吟,直到月儿一点一点地沉落。

    “我们是不是该下去了?”她问,听着他沉稳的心跳,眼皮慢慢沉重起来,但又舍不得星空美景,也亏他纵容地陪着她胡闹,爬屋顶对他来说应该是小毛头才会做的事吧?

    见她不舍又惋惜的表情,他微笑道:“没关系,坐着吧,你若睡了我也能背你下去。”

    她喜道:“这可是你说的。”

    他好笑道:“怎么,怕我背不动你?”

    “不是,让日理万机的屠爷陪我虚耗光阴,心里愧疚。”她调侃地说。

    他顺势道:“那你还不给点甜头。”

    江芷灵抬眼,正要问他想要什么甜头时,他已经自取了,温热的唇覆上她的,她被风吹得冰凉的脸颊瞬间染上一片红,羞窘地想推他,电光石火间又想到两人坐在屋顶上,万一将他推得摔下怎么办?

    这么一迟疑,已让人攻城略地,他结结实实地吻上。她听见风的声音、他沉重的气息、自己的心跳,脸上的肌肤已没有一丝凉意,取而代之的是热,里里外外都觉得热。

    她的气息温暖又让人迷醉,双唇柔软如棉,屠莫热情地滑入她口中,撷取如蜜的甜美滋味,双手在她背上轻轻移动。

    江芷灵觉得天旋地转,抬手环上他的脖子,喘息道:“我们下去吧,我怕掉下去。”他吻得她头重脚轻的。

    他吮着她的唇瓣,低声笑着。“好。”

    他的头又压了下来,她抗议地拍他一下。不是说好吗?怎么又来了?

    许久,才见着两道身影自屋顶上下来,交握着双手走在小石路上。天很暗,几乎看不见影子,江芷灵不害怕也不担心,有双手紧紧地握着她,温暖结实。永远陪伴在身边,两人一起慢慢走着,直到尽头——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富贵钱庄最新章节 | 富贵钱庄全文阅读 | 富贵钱庄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