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桃花王爷 > 第十章

桃花王爷 第十章 作者 : 元柔

    天权城内一片寂静无声,每一个奴仆都小心翼翼地做着自己手边的事。

    十天前,珩王突然带着身受重伤的吴小姐来到天权城求医,据说那时候吴小姐已经剩最后一口气。

    经过城医的抢救,总算是把命给留住了,可还是昏迷不醒,而他们心目中美若天仙的未来城主夫人狱甯儿,则在看见受伤的人之后,居然不顾形象扑上去就想打人,幸好被英明的城主给拦下来。

    茉儿的情况,其实就是失血过多,再加上刚受伤时他们所处的小村根本就没有大夫,拖延到医治时间,伤口本身又受到了感染,让她高热不退,才变得那么严重。

    曜玄凰在太初城停留了两天,等到茉儿的情况稍稍稳定一些之后,马上带她回天权城找城医医治。

    他身上还是十天前那套深紫染血的锦袍,头上的金冠早就不知道哪去了,几绺长发垂落,眼睛里一片血丝,下巴上的青须都冒了出来,整个人是少见的狼狈与颓废样。

    “玄凰,你去休息一下吧。”宇文怀燕看他这个样子,心底也不好受。

    曜玄凰就像没听到一样,依然坐在床边,握着茉儿冰凉的小手,出神地凝视着苍白的她。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了解什么叫做痛彻心扉,第一次发现,生命居然是这么的脆弱,只差一点,只差一点她就要香消玉殡在他怀里……

    他害怕,真的害怕!

    他原以为自己对茉儿的感情还不到生死相许的地步,只知道自己很喜欢她,甚至可以说是爱她,直到差点失去的那一刻,他才知道他是很爱、很爱她,失去她对他来说居然是这么可怕的一件事,让他差点疯狂。

    狱甯儿在一旁撇撇嘴,要不是每次吃饭都有怀燕压着,她很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还记得要吃饭。虽然她对他还是很不满,但看在他对魔儿情深的份上,她就不计较他害魔儿失忆跟受伤的事了。

    宇文怀燕摇摇头,带着狱甯儿出去。

    听到关门的声音,曜玄凰僵硬的身子才动了动,缓缓地俯下身,靠在茉儿的颈边,鼻中萦绕的是浓厚的药味,微微地偏过头,薄唇轻触着她纤细脖子上跳动的脉搏,眼睛一热,两道热液不受控制地滑出紧闭的双眼,轻轻地没入了她的衣领里。

    苞父皇的逝世不同,他知道那是必经的过程,就算是帝王也难逃一死,加上父皇晚年身子多病,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就算是伤痛,也还能自持灵台清明,但是她不同,她真的把他吓坏了。

    茉儿从沉沉的睡梦中醒来当下,第一个感觉到的就是脖子上那炽烫得足以灼人的吻,耳边听到隐约的吸气声,苍白的唇微微一弯。

    “雁德……”

    气若游丝,若不是全心放在她身上,他也不会听到。

    闻声,曜玄凰身子一震,偏过头去,紧贴着她的面容,由上而下地凝视着她清明的双眼,“茉儿……”声音瘖痖。

    茉儿凝视着他通红的双眼,眼底一阵不舍,这么近地看着他,也发现了他的狼狈,心里一阵酸涩,主动亲亲他的嘴。

    “我没事。”

    曜玄凰眸中映水,低头轻轻回吻她,脱掉靴子后躺在她身边,避开她的伤口抱紧她,“以后不可以这样吓我。”

    茉儿淡淡一笑,“好。”他眼底的害怕、伤心,她都看见了,心底一暖,“我只是想保护你。”

    “不要有下一次。”他宁可自己受伤,也不愿意看见她受伤。

    “好……”柔柔一笑,眼底充斥的都是对他的情意。

    曜玄凰将她揽得更紧一些,现在他终于可以安心了,多日来的疲惫一下子全涌了上来,眼皮越来越重,就这么抱着她,沉沉地睡着了。

    茉儿偏头看着他的睡脸,轻轻地靠在他的胸口,缓缓地闭上双眼,陪着他一起入梦。

    ***

    茉儿转醒之后,伤势也跟着好转,在所有人细心的呵护下,她养伤也养胖了一圈。

    半个月后,她终于想起来一件事。

    “雁德,那个孩子呢?”还记得她受伤前找到的那个孩子,应该就是陈媚娘的儿子。

    曜玄凰正陪着她坐在屋外晒太阳,“怎么突然问起他?”顺手把摆在一旁小几上切好的苹果递给她。

    “就是想到,那孩子呢?”茉儿看了看,摇摇头。她已经胖了好多,再吃下去,她怕自己会走不动。

    “那孩子……”曜玄凰想到那个受到极大刺激的男孩,不禁轻叹,“过两天就要送回皇都,皇上已经指了一户人家收养他。”

    茉儿疑惑地看他,“为什么送到皇都?”她原本还想把孩子带在身边,年纪小小就遇到了这种事,令人心疼。

    “那孩子……应该说陈媚娘,她是陈氏旁支一脉的后人,当年她是特意被送到驰州藏在青楼里的。”这又牵扯到了陈家的事情,这孩子怎么说也是陈氏的后人,万一又被有心人给利用,会是一个麻烦,还不如将他带到皇都,在天子底下监看着。

    “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曜玄凰拍拍她的手,缓缓地跟她解释她养伤这段期间发生的事情——

    原来陈媚娘当年算得上是皇叔最信任的相好之一,皇叔当年起兵的时候,就已经安排好后路,原本是想跟着陈媚娘一起退到元葳国去,但没料到七星城主会这么快就赶到皇宫,情况失去控制,皇叔在逃亡途中突然下落不明,而被劫走的湳王,就这么辗转地落到陈媚娘手中。

    陈媚娘当年不过只是个十五岁的小泵娘,被安排到青楼已经很不愿意,又怎么肯多带一个累赘在身边?但那时候风声紧,她没办法把小孩子带出城卖掉,只好忍耐着养他。

    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她把孩子带到牙行,随便开个价就把孩子给卖了。

    在青楼里待了十年,她看透了很多事情,也了解到皇叔从来只是把她当成一颗棋子,但她明白,总有一天皇叔会来找她要湳王,因为那孩子是很好的棋子。

    只是她已经变了很多,也明了自己当初的想法有多自私,又怕给四季阁带来麻烦,所以找了一个还算中意的对象赎身离开,过起相夫教子的生活。

    就在半年多前,她突然发现村子里多了好几个眼生的人,而且频频跟她打听她的往事,她警觉到事情不对劲,从那时候起就开始防范,只是后来事情也失去了控制,她跟丈夫孩子都无法逃离村庄,所以只好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挖坑,好为夫家留下一滴血脉。

    “这些事情都是她事先写在信里面的,她把信藏在孩子身上,就是想要我们发现的时候,能够饶过这孩子。”曜玄凰当然一眼就看透了陈媚娘的用意。

    茉儿轻轻叹气,“她也算是得到报应了,而且她不惜牺牲自己也要保护孩子,想来真的很伟大。”难怪所有人都死在前厅或偏室,只有她一个人死在后院,原来是要以自己的尸身来挡住孩子的藏身之处。“那湳王?”

    曜玄凰一笑,“只要找到信上她所提到的牙行,再找到当年的纪录,就可以找到三皇弟的下落了。”经过了这么多年,这次总算有点线索了,再追查下去,一定可以将三弟给带回来。

    “那就好。”茉儿知道湳王是他心里的一个疙瘩,以前曾经听他说过,要不是阴差阳错,当年被抱走的应该是他。

    “过阵子,皇上赐婚的旨意也下来了,我们参加完宇文大婚后,就该动身回玉衡了。”

    “嗯。”茉儿脸色微红,有些害羞。昨晚他才跟她说过,等回到玉衡城,就该准备他们两人的婚事了。

    “害羞什么?早该办的,若不是你受了伤,我们赐婚的旨意也该一起下来。”

    曜玄凰促狭地笑道。

    “皇后娘娘到时候会来为我送嫁吗?”茉儿没有其他的亲人,也不好意思麻烦狱甯儿她们这几个远亲。

    曜玄凰嘴角抽搐了下,“皇后不得随意离开中宫殿,放心吧,到时候狱甯儿她们姐妹都会来为你送嫁,还有安城主也是。”前两天他才跟安夜寒谈到这件事。

    所有人都同样责怪他,要不是他的谎话,茉儿就能光明正大的以安魔儿的身份嫁给他,而不是用吴茉儿,不过也还好,他捏造的身份也不算太低,只是没亲人送嫁。

    这个年头没亲人送嫁是一件很羞辱的事情,为了这一点,狱甯儿指着他的鼻子不知道臭骂了多久。

    “这样好吗?虽然是表兄弟姐妹,可是你不是说我们是出了五服以外的表亲?”那么淡薄的血缘,她不好意思麻烦人家。

    要知道送嫁不仅仅是人来而已,还要为她添妆,她又要嫁给皇子,添妆的物事自然不然太过落俗,这都要花费一笔不少的钱呢。

    “放心吧,这事还是狱甯儿主动提的,安夜寒也同意了。”应该说,同意的是他。

    “嗯!”茉儿这才露出安心的笑容。

    曜玄凰看着她的笑,心口就涨满了浓浓的暖意,低下头,撷取了这朵笑花,深深地将他所感受到的幸福传递给她。

    两人唇齿交融,彼此之间流窜的爱意虽然从没有说出口,但心底却早已知晓。

    若是不爱他,又怎么可能会舍命为他挡那一箭?

    若是不爱她,又怎么可能守在伤重的她身边,难受哭泣?

    “茉儿、茉儿……”曜玄凰抱紧她,含着她的唇轻喊着她的名字。

    茉儿虽然羞赧,但还是很热情地回应他,勾着他的脖子,露出她最甜美的笑。

    这一刻,曜玄凰很想笑,他也真的笑了,“呵呵……”低沉的笑声在她的耳边响起,就像一首悦耳的曲调,动听又令人迷醉。

    “你是我的茉儿。”不管她是不是会有恢复记忆的一天,她永远都要留在他的身边。

    “嗯,所以你以后不准有侍妾喔!”茉儿眨眨眼,难得调皮地打趣着。

    “哈哈哈……”曜玄凰放声大笑,一反手,在她腰上捏了一把,笑吟吟地看着她,“好!那以后就你帮我换衣服了!”

    “才不要。”想到那个画面,茉儿羞红了脸,想推开他。

    “不行,就这么说定了!”他才不管她的反抗,她羞红的模样,让他心波荡漾,邪气地一笑,含着她的耳珠低语,“大不了我也帮你换衣服。”

    “啊,我才不要!走开——”茉儿捂着耳朵,趁他不注意推开他,一弯身从他臂弯里逃了出来。

    “过来,我现在就帮你换衣服,来来来!”曜玄凰全身火热,一脸兴奋地追着她。

    他那表情,让茉儿笑得快直不起腰了,一边绕着桌子跑,一边娇笑着逗弄他。

    远处,狱甯儿的身影藏在隐蔽的一角,又是欣慰又是难过地看着茉儿粲笑的脸庞。

    “别难过了,至少她得到了幸福。”宇文怀燕温柔地劝着。

    狱甯儿没好气地白他一眼,“这是骗来的幸福!”她一直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才没办法对曜玄凰有好感。

    宇文怀燕淡笑,“走吧。”将手递到她面前。

    狱甯儿回头再看一眼茉儿,难过地低下头,投入他的怀抱中。宇文怀燕半抱着她离开。

    “她是我妹妹耶……”狱甯儿哭红了眼睛。她真的很伤心,从小到大相依为命的魔儿,居然认不得她了,明明是亲姐妹,却得要用这种身份相见。

    宇文怀燕当然知道她的不舍,但这种事也是两难,命跟回忆,只能选择一样,已经选了命,说再多也是没有意义的。

    “我讨厌曜玄凰!”狱甯儿在心底决定,这辈子她要讨厌曜玄凰到底!

    “好,我知道,你就努力讨厌他吧。”宇文怀燕只能默默支持妻子的决定,至于实质上的行动,他可是爱莫能助。

    ***

    两个月后玉衡城

    当朝唯一一个王爷大婚了!这是举国上下都欢腾的事情,皇上还特意遣了皇室的仪仗当作新娘的送嫁队伍。

    这一天,原是白色城墙的玉衡城,被漫天铺地的红色绫布覆盖,满城欢庆城主大婚,街道上每个人都喜气洋洋的。

    新娘子则从皇都出嫁,是天子所赐的荣恩与圣典,比照了皇朝公主出嫁时的行程而走。

    不过,有人高兴,也有人不高兴,大婚的隔天,负责扫街的人发现,除了烟火的碎屑之外,还有一种垃圾最多,就是破碎的瓷碗杯盘,据说破碎的,其实是一颗颗少女心啊!

    回到婚礼,玉衡城大开,准备迎接送嫁队伍,城中两排的道路上站满了看热闹的人潮,先进来的就是去迎亲的玉衡城主,今天的曜玄凰不免俗地穿上了金红色闪亮亮的皇子婚袍,他满面春风地策马领着十六名陪同迎娶的人昂首阔步地走作前面,后面就是公主的送嫁仪仗。

    先是六人持扇,然后就是公主的乐师仪仗,乐声震天,热闹极了,然后进城的就是十六人所抬的花轿,花轿雕饰着一朵朵代表富贵的牡丹花,漆金带银,贵气至极。

    “哇!好漂亮的花轿啊!”人群里响起惊呼声。

    花轿过后就是一长串抬嫁妆的队伍,惹得众人又是一阵惊呼声,比起前一阵子的天权城主大婚,这次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抬抬的嫁妆自城门外涌进来,迎娶队伍都到内城门了,外城门的送嫁队伍还没走完。

    平民百姓何曾见过如此奢华的婚礼,全都兴奋的大叫拍手,同时对未来的城主夫人充满了敬佩,这不是普通人家能够办到的。

    迎娶的队伍来到内城里,大婚是在内城的玉殿举办,原本皇子结婚应该是在皇都举办,但由于曜玄凰还身兼城主之位,所以理当以城主礼在玉衡城举办,而王爷的生母文太妃,今日就在玉殿里等着新人对她拜堂。

    曜玄凰下马后在门口等着,喜娘将新娘子牵出花轿,缓缓地引到他的身边,将她的手放进他的掌中。

    曜玄凰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脸上的笑比三月的挑花还要动人;手终于握到那双熟悉的大掌,茉儿紧张的心才稍稍纾解,交握手心,微微黏腻,有些汗湿,让她的心狂跳不已。

    出嫁前一天,瑶光城的尚主夫人还特意去她的房里,跟她解说新婚之夜夫妻敦伦之礼,现在两人肌肤相触,让她回想起尚主夫人所说的话,羞得脸色红艳艳的一片,手心微缩,却让他抓得更紧。

    “吉时到——”礼官的声音响亮如铃。

    曜玄凰紧握着她的手,穿过一层层的回廊、小庭,然后领着她一起来到玉殿外,身后也跟着一大批官员家眷,狱甯儿几人也在其中。

    “新人到——”场面倏地安静下来。

    玉殿里,那高坐在紫漆木上的文太妃有些迫不及待地望出去,看见了儿子欣喜的面容,还有跟儿媳妇紧握的双手,心里一动,眼睛泛红。

    她终于等到了儿子大婚的这一刻。

    “新人拜堂!”

    随箸礼官的声音,曜玄凰牵着茉儿的尹款步来到玉殿中央,昂首看着母妃,对她欣喜一笑。

    文太妃可以感受到儿子是发自内心的欢喜,欣慰地点头拭泪。

    “一拜天地——”正式的拜堂礼开始。

    茉儿的视线望出去都是一片红,脖子上的凤冠压得她有些头晕眼花,但身边的男人却是紧紧握着她的手,一次也没放开过。

    不知道叩了多少首之后,她终于听到送入洞房!手心一紧,他领着她一起前往两人日后要同住的院落。

    昂责招待的叶子豪等人就带着宾客前往另一个偏殿吃喜宴,剩下跟随的不是喜娘就是新娘的至亲。

    回到了新房后,曜玄凰接过喜娘递来的机杼掀了红头盖,看见了他满心期盼的新娘,目光柔情似水。

    茉儿先是眯了下眼,对上了他的目光,盈盈一笑,有些娇羞、有些喜悦。

    喜娘将两人的衣摆打了一个结,代表永结同心,再拿出剪子将他们的头发各剪下一绺放进一个锦囊里,这代表结发夫妻。

    接下来就是新郎出去敬酒了,曜玄凰不舍地看一眼娇妻,然后在狱甯儿的催促下,慢吞吞的离开了。

    茉儿这才在丫鬟的服侍下将大红的嫁裳跟厚重的凤冠取下,洗漱过后,换上了另一套一样红艳的便袍,头发也是轻软地盘在脑后。

    “茉儿姐姐,恭喜你了。”狱澄儿眼睛红红的。她在驰州接到消息之后,一直都很难过。

    狱甯儿在一边拉了她的衣袖一下,“你也真是的,大婚之日怎么可以哭哭啼啼的!”她也很舍不得妹妹顶着别人的身份嫁出去,但事已成定局,再说也没用了。

    狱澄儿勉强笑了笑,“茉儿姐姐,对不起,我太高兴了,所以失态了。”

    茉儿很贴心地递上一块方巾,“没关系,我知道你是为我高兴,谢谢你们特意来参加我的婚礼。”

    狱甯儿心里也很失落,抬手摸摸她的头,“你是我的妹妹,这是应该的。”

    狱澄儿抹去眼角的泪,从怀里拿出一个四方的木盒,“茉儿姐姐,这送给你。”

    茉儿一笑,伸手接过来打开一看,愣了一下,精致的木盒里,放了厚厚的一叠银票,每一张上面都是万两开头,这少说也有二十万两呢!

    “澄儿,这、这是?”怎么突然给她这么一大笔钱?

    “茉儿姐姐,这些钱给你留在身边使用,万一王爷对不起你,你就拿了钱回来找我们。”狱澄儿对曜玄凰也是颇有怨念。

    “……”茉儿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顿了下,有些僵硬地笑笑。

    狱甯儿也拿出藏在怀里的木盒子,“茉儿,这是我送你的成亲礼物。”

    又是木盒?

    茉儿这次迟疑了一下才接过手,打开一看,这次不是银票了,而是一瓶瓶小瓷瓶。“这是?”

    狱宁儿得意一笑,“这是毒药,要是曜玄凰敢对不起你,你随便挑一罐给他吃,就够让你有时间跑回来找我们了!”

    茉儿手心一抖,差点没把整盒的药给抖掉了。

    狱甯儿抓紧机会,跟狱澄儿两个一直灌输她一些若是曜玄凰对不起她,她应该怎么做之类的观念。

    茉儿听得头晕,到后来都快被洗脑了,直到天黑,新郎都回来了两人还不肯走。

    最后是新郎的脸也黑了,她们才不甘愿地离开。

    门一关上,房间里顿时多了一股难言的暧昧,茉儿低着头,不敢直视他焚烧着火焰的双眼。

    曜玄凰一笑,感受到她的紧张,拿起交杯酒来到床边,茉儿抿着羞赧的笑意接过手,两人的手臂互勾,仰头一起喝下交杯酒,再将杯子往床底一丢。

    一仰一合,代表夫妻以后也会和和美美。

    曜玄凰坐到她身边,轻柔地牵起她的手,“娘子,是不是该帮我换衣服了?”

    他对她眨眨眼。

    茉儿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么一笑,反倒让她没那么紧张了,心底一软,还真的伸手为他解衣。

    颤抖的小手慢慢解开他的腰带,他的眼底像有火一样燃烧着,炽热的凝视着她,然后她的手移向他的胸前,手心一抖,不经意地抚过他胸前的凸起,下一刻,她整个人就被打横抱到床上。

    “哇!”惊呼一声,还来不及反应,一张唇就霸占了她所有的呼吸。

    然后……就是风光旖旎的新婚之夜——

    棒天,他才在妻子的柜子上发现了那两个姨子所送的大礼,气得将两个木盒给扔得远远的。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小妻子居然又偷偷地把它们给捡回来了。

    番外篇之我是吴茉儿

    这是在茉儿跟曜玄凰成亲很久、很久以后的事了。

    话说有一天,茉儿正陪着小女儿一起去她跟曜玄凰的秘密山洞游玩,负责送她们母女上山的,是已经十六岁的长子曜书绯。

    五岁的曜书香调皮捣蛋,让茉儿头疼不已。

    玩了一会儿,茉儿累了,曜书香却还皮得不像话,她只好放弃,当作没看到,自顾自地坐在一旁休息。

    曜书香折腾完种在山上的稻子之后,又跑回来山洞里抱着母亲撒娇。

    “母妃,陪香儿玩嘛!”曜书香有一张完全承袭于她祖母的美貌,才五岁而已,五官就极为精致娇美,长大了肯定会是个美人胚子。

    茉儿揉揉鬌角,“香儿,你把稻子都玩光了,当心你父王生气。”女儿的性子像她父亲,听母妃说,曜玄凰小时候也是闹得皇宫不得安宁,现在可好了,女儿也将她折腾得不得安宁。

    曜书香才不怕哩!她是家里最小的公主,两个哥哥疼她入骨,更别说是把她当成宝呵护的父王。

    说来也怪,曜玄凰生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每一个他都疼到骨子里去,但是每一个却都比较爱母亲。

    而恰巧,曜玄凰最爱的也是他们的母亲,所以当孩子还小的时候,就常常可以见到他跟两个儿子抢人,好不容易等儿子都大了,一个不注意又来个小的,也是跟他抢人,他很想用对付儿子的那一招,把她丢出门去就好,但是看着女儿跟妻子一双一模一样的眼睛时,心都软了,只好把妻子让给女儿。

    “母妃、母妃?”曜书香使出她的绝招,赖在母亲的怀里咿咿呀呀的撒娇。

    茉儿爱怜地拍拍女儿的头,牵起她的手往山洞外走,“好,母妃真是怕了你,别再破坏东西了,这里的东西都是你父王一手做的呢。”

    “好!”曜书香娇脆地应道。

    这些年来,茉儿常常跟曜玄凰来到这里休息,所以这里的东西也变多了,除了那些稻米之外,旁边还有一亩花田,然后就是一些孩子们玩的玩具,小木马、秋千等等,还多了一棵应儿子要求所种的果树。

    什么果他们不知道,这么多年来,也没看到那棵树开花结果,两夫妇也没奢望可以吃到什么水果,就当种树一样养着。

    曜书香没一刻安静,站到树下的秋千前,扬着笑脸,“母妃,帮香儿推推!”

    使唤得十分顺口。

    茉儿好气又好笑地睨她一眼,走到她面前捏捏她的鼻子,“原来是想要母妃帮你推秋千,坏丫头。”

    “母妃,你最好了啦,快点、快点咩。”曜书香想要玩秋千只能靠别人,因为她那双小短腿还不够力,只好可怜兮兮地望着母亲。

    茉儿笑着走到她身后,先是抱着她坐上秋千,然后再伸手轻轻地推动。

    “哈哈哈……我飞起来喽!好高!还要再高!”曜书香银铃般的笑声响遍了山崖,茉儿也跟着忍不住笑开来。

    目光不经意地看向山崖边的栏栅,淡淡一笑,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第一次跟着丈夫来到这里的情景。

    茉儿望着别处,没看着秋千已经过来了,一个不小心,秋千用力撞上了她!“啊!”茉儿痛呼一声摔倒在地,好巧不巧的,地上正好有一圈围着树的石头,她的后脑杓撞上石头,一下子就把她给撞晕了。

    曜书香也从秋千上摔了下来,幸好她摔在曜玄凰特意为她挖的软沙子上面,除了手心磨破有点痛之外,没什么伤。

    一回头,她看见倒地的母亲,惊愕地睁大眼,愣了一下之后才跑到茉儿身边,一眼就看见了茉儿后脑流出的血丝。

    “啊!母妃!”曜书香吓坏了,哭叫着扑在茉儿身上,只是不管她怎么叫,茉儿都没有反应。

    曜书香哭哭啼啼的不知道该怎办,她好怕母妃死掉!懊怎么办?对了!扮哥!

    她在身上胡乱翻找着,找到了一个小小的木竹子,上面绑着一条引线,这是昨天她跟哥哥要来的信号烟花。

    曜书香涕泪纵横的爬起来,小跑步来到栏栅旁边,照着哥哥昨天教的指示拉开引线,“轰”地一声,小木竹里冒出了一个东西向天空射去,带起了一阵粉红色的烟雾。

    丢下小木竹,曜书香又急急跑回母妃身边,摇了几次还是没醒过来,她害怕地放声大哭。

    “母妃!母妃……呜呜啊啊……”

    没一会儿工夫,收到消息的曜书绯跟着弟弟曜书亦急忙地赶到了。

    “母妃!”两兄弟一个箭步赶到母亲身边。

    “你抱书香,我背母妃下山!”曜书绯看见了母亲后脑杓上的伤口,一弯身,把母亲架到了背上,急忙地往山下冲去。

    曜书亦抱起了妹妹紧跟在后。

    回到了内城,因为王妃受伤的关系,又引起一阵小混乱,城医看过之后,只说幸好是小伤,多休息就是。

    曜家三兄妹守着母亲,一步都不敢离开。

    饼了半个时辰,茉儿才醒过来,三兄妹马上围到她身边。

    “母妃、母妃你没事吧?”曜书绯紧张地看着她。

    茉儿看着眼前三张熟悉的脸庞,三个孩子脸上的焦急跟心疼都尽入眼底,目光沉沉,静默了一会儿之后才摇头,“母妃没事。”

    曜书香扑进她怀里抽噎着,“母妃,你吓坏香儿了。”

    茉儿拍拍女儿娇软的脸颊,“母妃不是故意的,香儿乖。”

    “香儿,哥哥带你出去,母妃身上还有伤,让她好好休息。”曜书亦伸手抱过曜书香。

    三兄妹又陪着茉儿说了几句话后才离开。

    茉儿坐在床上,有些出神地看着房里的景物,久久之后才叹了口气,抚着后脑已经包起来的伤口。

    “伤脑筋……怎么这时候想起来了呢。”她低声喃喃自语着。

    砰的一声,紧闭的房门突然被粗暴地推开来,一抹颀长的人影快速地朝她而来。

    那人,凤眸里染满了焦急,一张俊美的脸庞上都是心疼不舍,快速地来到床边,伸手在她身上四处摸着。

    茉儿一愣,嗔笑地睨着他,“你干什么呢?我没事。”是了,这个人,是跟她结缡十六载的丈夫啊。

    曜玄凰确定她身上没别的伤之后,才心疼地看着她扎着白布的头,“怎么这么不小心?以后都不准去了。”

    茉儿静静地凝视他,眸底有丝光芒幽幽地闪动;曜玄凰一开始还没发现,过一会儿才注意到妻子的目光。

    这种眼神,很多年前他似乎也见到过一次,顿时心一凛!懊不会是这么一摔……

    曜玄凰心乱地抓住她的肩膀,试探地唤了她一声,“茉儿?”

    他眼底的害怕,茉儿看得一清二楚,小心翼翼的模样,惹得她心口一疼,深深地吐了口气,再一眨眼,又回复到他熟悉的模样了。

    “嗯?”

    曜玄凰一颗心还是快速地跳啊跳的,好一会儿之后,才将她抱进怀里,“方才在想什么?”不会的,城医说过了,经历太久,想起往事的机会已经微乎其微了。

    “没什么,只是想……这么多年来,我似乎没告诉过你,我好爱你。”茉儿靠在她熟悉的怀抱中,满足地轻叹。

    曜玄凰胸口一热,环着她的手臂收得更紧,“没关系,我早就知道你很爱我,我委屈一点,也爱你。”

    茉儿气笑了,捏了他手臂一下,“真敢说。”

    “当然喽!我最爱的茉儿。”曜玄凰放心了,看样子应该像城医说的,这一辈子她都不会再想起以前的事了。

    茉儿伸手抱紧他的腰。是的,这一生,她就是茉儿了,曜玄凰的王妃——吴茉儿。

    《本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桃花王爷最新章节 | 桃花王爷全文阅读 | 桃花王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