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伴君泪 > 终曲

伴君泪 终曲 作者 : 云上晴

    清晨醒来,秋漱玉发现自己被孤独地留在一处山洞,昨晚流了一夜的泪,也不知何时睡着的,哭肿的眼睛几乎睁不开来,忆及种种,心中又甜又涩,一点也不怀疑总有一天会为他哭瞎了眼,都是情字害人深啊。

    地上放了三颗洗干净的水果,她知道是他留下的,正巧肚子饿得慌,她决定先填饱肚子再去烦恼自己该何去何从。

    甩开最后一颗果核,她拍拍手站起身来,整理仪容准备向新的一天出发,正待跨出山洞时,地上斗大的字赫然跳进她的视线——别离开!

    好熟悉的命令句,要她别离开,但他又哪里去了呢?她才不想乖乖守在这里,反正又不是每个人走路都会看地上,所以她假装没看见地跨过那行字。

    山洞外是一片原始林,绕了几圈还绕不出去,她索性大声喊着,“有人在吗?”

    “原来漱玉妹子在这里。”方羽柔娇美的声音传来,大腹便便的身体随之出现。

    她当日被楚南天带回去,心有不甘的她派探子跟踪,今日得空便连夜赶来此地,欲杀她一泄心头之恨!

    “是你?”她不是被楚南天捉回去了吗?秋漱玉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方羽柔轻柔笑道:“什么你呀你的,妹子怎么不叫我声羽柔姐姐呢?”

    秋漱玉直觉她又想害自己,警觉地瞪着她,“你来这里做什么?”

    方羽柔取出怀里预藏的小刀,步步逼近,“这里四下无人,我们可以无话不谈了。”

    她总算露出蛇蝎心肠,秋漱玉有所防备的步步退去,“你想谈什么?”她悄悄地将手伸入袖里,偷偷捉取蒙汗药。

    “君如玉该死,你也该死,等我杀了冷大哥之后,我们四个人一起下地狱,看看这次谁能夺得他的心。”

    秋漱玉见她神情异样,像是丧失心智,当机立断地将蒙汗药洒出去!

    她一动,方羽柔就往她扑去,厉声大叫,“死来!”

    秋漱玉侥幸地避开致命的一击,但回身的刀锋仍是扫过她的胸口,正好划破红蛊,红蛊几乎是被一刀两半。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胸口那道轻浅的伤口,双眼写满惊讶、痛苦与更多的哀伤与不愿。蛊母一死,它散在宿主体内的触角也开始化为毒液,她的身体开始感到麻痹,感觉生命正一点一滴地流失,最后她无力地躺下尘埃中。

    几乎在同时她听到杂乱的人声,有忿怒的嘶吼声、有慌乱的喊叫声、有悲伤的哭泣声,想睁开眼睛看看围在四周的人,但眼皮却是沉重地一动也不动,就连身体都像冻僵了般,不听她的指挥。

    “漱玉!不要死!活过来……求求你活过来,求求你……”

    是他的声音,沉重的声音饱含着无限的悲痛,他在哭吗?她的意识清楚地感觉到他的心几乎碎成片片,好想睁开眼看他,告诉他自己并没有死去,好想安慰他哀痛的心,可是她像是被囚禁冰冷的铁牢里,全身动弹不得。

    “呜,大哥,迟了,她走了。”

    “迟了?不会的,我还有话没告诉她,她不会走的。”

    “大哥,漱玉妹妹她……她不会活过来了。”

    不会活过来?秋漱玉的心响起巨雷,难道自己死了?

    “云齐,爱一个人是什么滋味?”冷风行的语气忽然转为轻柔幽忽,仿佛陷入神志恍惚状态。

    “别这样,大哥,你的伤还没治。”

    “已经不重要了。”他平淡地说着,似乎他的心中已作了某项决定。

    冷雨律痛呼地说:“大哥,漱玉妹妹如果看见你现在的样子一定会很心疼的。”

    “我的伤口只有她才懂得治疗。”但他却是现在才发现。

    冷云齐在一旁急得跳脚,“哥哥你不能这样,我现在就带你去找漱玉妹妹的父亲。”

    “只有她才能治疗。”他的声音愈来愈小,但绝望却是愈来愈强烈,强烈地透射出他心中惟一的企图。

    冷云齐倒抽一口凉气,“难道你想?”

    “你走吧,让我一个人静静。”

    “要走我们一起走,一个情绪压抑过久的人,一旦释放其心就是至死方休,我不会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的。”

    冷哥哥!秋漱玉哭泣地喊着,她的心受着悲伤与焦急的煎熬,有太多的话想对他说,但是眼不能传情、口不能传意,两颗心明明如此贴近,却不能传达丝毫抚慰的讯息。

    “小表,你走是不走?”

    秋漱玉侧过脸看见一个白衣白发的人百般无聊地看着她,于是她问:“你在对我说话吗?”

    “不对你说话难道我还跟人说话?”那人不客气地说着。

    难得有人可以听见她说话,秋漱玉紧张地求证,“难道你现在不是跟‘人’说话吗?”

    那人瞪她一眼,语气不善地说:“上次也是你,走了一半又回头,这次难道你想赖着不出来吗?”“可以吗?”她满是冀望地问。

    那人再给她一个白眼,“你以为鬼卒的工作轻松吗!天天往你这里跑,我的绩效都被你拖累了,快点走啦,我还要赶下一场。”

    “可是……”就在此时秋漱玉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她高兴地欢呼着:“我爹来了!”

    鬼卒喷了一口怨气,忿恨不平地说:“你们父女不知坏了我多少事!”说完他的身影渐渐飘远。秋老头急促地喊着,“快点!红情花!”

    三个月后

    “干杯!”狼族族长继任大典,老中少三代同聚一堂,扛了半辈子的责任总算可以丢给年轻人,而且接任的人选还是三代一致推崇的人选,老人心中的欢喜自不在言语。不过接任的冷风行却是一脸沉郁难测的脸色,尽避现场的气氛热闹喧腾,但愈靠近广场前方气氛愈是拘谨,尤其是坐在他附近的人,连讲话音量都不敢太大。

    自从那个丫头三个月前被她父亲领回去调养后,冷风行的脸色就没好看过,平常他们能避就尽量避,但是像现在这种避不开的场合,众人也只有皮肉绷紧一点,免得表错情又被罚堆砌城墙。

    自从冷雨律之后,每次有人惹毛冷风行就是罚堆城墙,现在邙狼城的外墙已经直耸天际了,而且他们深信那个丫头再不回来,邙狼城就快要有第二道外墙了。

    就在这时,守城的卫兵进来禀报,“参见族长,城外有一名女子求见族长。”

    众人的目光立刻集向卫兵,冷雨律首先问:“可是中原女子?身后还有一名侍从?”

    卫兵摇摇头说:“她身上穿狼族的衣服,属下怀疑是前来投靠的外族人,而且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冷雨律不死心地再问:“可有姓名?”

    “她说她只是没没无闻的人。”

    “生何模样?”

    “她蒙着面,属下看不清她的长相,所以……所以才来请示。”

    冷风行不耐烦的打断他们,“直接带进来。”不管是不是她,他都要马上知道。

    秋漱玉走进邙狼城,除了城墙变高之外,这座石城几乎没什么改变。走进广场看见日思夜暮的他高高在上方,粗布剪裁的黑袍穿在他身上丝缎优雅高贵,深邃的黑眸带着狂喜,他应该是认出来了,她顽皮一笑,施了个完美无缺的礼仪,“小女子秋漱玉躬逢盛典,贺新任族长盛世千秋。”

    人群顿时沸腾起来,“是秋姑娘!”

    “她回来了!”

    “终于等到她回来了!”

    冷风行却是冷淡地回着,“原来是秋神医,不知有何指教?”

    “啊?”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这两个人之间出了什么事。

    “呵呵呵——我吃了狼族的圣物,自当为狼族尽一份心,所以我打算在此行医。”

    “多久?”

    “终身够吗?”说着她揭下脸上阻隔尘沙用的面纱,一张清灵秀美的脸蛋呈现在众人面前,五官精致秀美依旧,但感觉却比以前更是美上几分,因为她脸上带有珍珠光泽般的红润,那是以前从未展现的健康洁美。

    仔细审视这张脸孔之后,冷风行问:“这三个月你做了什么?”他的语调不高不低,像是对陌生人说话般。

    “先是养病,再以父亲传授的心法养身,有空的时候就帮父亲照顾药圃或是看护病人,父亲还教我……”

    “哼!”他不悦的声音打断她的话,“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早一点回来?”

    她突来被打住,见他硕伟的身躯往这边走来,浓眉俊口口尽是怒气逼人,她一时结巴地说:“是……是父亲不让我回来……他……”话未竟,她就被结实手臂捉住,整个身体被压进他的胸膛里,炙热的爱意浓烈得叫人无法思考。

    他将头埋进她的发丝里,唇挠着声音问:“为什么不早一点回来,难道你不想我吗?”

    “我……”胸膛的空气几乎被挤空,她难过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而且她发现周围充满好奇的目光,在这么多人面前谈情说爱实在叫人难为情,她一时窘红耳根,不知该如何应答。

    “想啊!”人群小声地打着暗示,他们已经筑墙筑怕了。

    她害羞地推着他,“没有人的时候再告诉你。”

    “哈哈哈——”众人笑她羞手羞脚的小女人模样。

    不过冷风行没让他们开怀太久,他接着命令道:“云齐,给你半个时辰准备婚礼!”

    “半……半个时辰?!这是不可能的……”

    “这半个时辰所有的人接受你的调度。”说完,他抱起他的新娘子往“曲风楼”走去。

    冷云齐跳脚地说:“我的老天爷啊,这是不可能的!”

    冷族长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你大哥已经等这场婚礼等三个月了,再等半个时辰已经是他的极限。”

    “可是没时间准备多少东西。”

    “那就来个简单隆重的婚礼吧。”冷雨律说着。

    秋漱玉身着彩绘圣花图腾的淡紫色礼服,额心一颗象征花蕊的血红玉珠子,高贵优雅地站立在“曲风楼”门前,一排白衣少女手持素色鲜花、踩着整齐的步伐鱼贯地走来,恭敬肃穆地迎接新娘,新娘子含笑点头让她们迎往祭坛。

    祭坛上冷风行穿着代表狼王身份的紫金长袍,迎风而立的姿态尊贵不凡,从新娘子走进广场后,他的视线和众人一样锁住最前头的娇小身影,最美也是最清逸高雅的人儿。

    秋漱玉在众人的注视下走过漫长的路来到新郎面前,冷风行扶着她的细腰转身面对祭坛,主持祭坛的长老开始用狼族古老语言念起神圣的祈语,祈祷上苍赐福这对新人。

    她虽然听不懂咒文的内容,但心思却能跟着抑扬顿挫的音调飘扬,一开始感到新鲜好玩,但时间一久,冗长的咒文像是催眠调,催得她偷偷打了几个哈欠,幸好没被人发现,不过瞌睡虫好像愈来愈多……

    冷风行发现她的精神状况不佳,放在她腰上的手指用力地摇了她一把,她突然惊醒,偷偷抬眼看他,发现他正嘴角含笑地望着自己,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不过冷风行也发现咒文比往常还要长上一倍,心想一定是冷云齐的主意,可以拖延一点时间准备事宜,他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脑筋转得很快。

    最后祭坛长老宣布仪式圆满成功,他将象征母仪天下的权杖交到秋漱玉的手中,她的泪直落下来。

    冷风行轻叹地擦干她脸颊的泪水,她爱哭的个性还是没变……

    接着狼族武土一个一个走上前,单脚跪在主母面前宣誓他们的忠诚,这是冷云齐想出来的花招之一,全狼族的武士宣誓起码得花上个把时辰,这样他又可以偷到不少时间。

    虽是偷时间的花招,看在男尊女卑的狼族人眼里,这个仪式却有非凡的意义,它代表族长之妻将享有与族长一样的权力。

    直到最后一人宣誓完毕,“轰!”地一声,广场中央的火炬宛如金龙升空般冲霄直起,在众人惊叹声中,有别于传统婚礼的庆祝仪式热闹地展开,首先是一群打着赤膊的武士扛着秋漱玉先前用过的药鼎走进来,雄壮威武地跳着祈福的舞蹈。

    族长与妻子坐在首座看着新奇而热闹的舞蹈,也看着整个狼族因这场婚姻而沸腾起来,秋漱玉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广场上的表演活动,冷风行则是侧过头对身旁的冷云齐说:“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就是不希望太过铺陈,想不到你这半个时辰过得真充实。”

    “呃?”冷云齐不知道这话是褒是贬,干笑道:“这些舞蹈和服装是事先准备好的,我这段时间只有准备祭坛的东西还有指挥观礼的人就坐而已。”

    “你的组织能力是我们三人之最,狼族就偏劳你了。”

    “你呢?你才刚继任族长……”

    冷雨律顶他一个手肘,“新婚燕尔哪有闲工夫理会这种事,欢迎加入免费佣工行列。”

    冷风行认真的说:“这几天我不希望在‘曲风楼’看见你们。”

    “我不能去找嫂子聊聊天吗?”冷雨律抗议地说。

    冷风行直截了当地回答,“不行。”

    “想独占嫂子?!”

    秋漱玉听到“嫂子”两字,转过头来,“你们说我什么呢?”

    冷雨律乘机告状,“嫂子,哥哥要把你软禁在‘曲风楼’,不准我们去探望你,我担心……”

    冷风行没让他把话讲完,他起身横抱起新娘子,丢下一句话,“记得!别来烦我。”

    望着他们的背影,冷雨律继续说:“赶快生一窝狼宝宝,我就不会烦你们了。”

    冷风行抱着她进入房间,温柔地将她放在床中央。

    他站在床边,手抵着床柱低头盯着他,狂热的目光让她全身起了轻颤,她羞怯地唤,“夫君——”

    “你这三个月有想我吗?”他问着早先的问题。

    这个人真是固执,她放意回答,“不想……”

    “嗯?”音调上扬表示他的不悦。

    她呵呵笑,“不想……是骗人的,可是爹爹说整天哭身体永远也养不好,身体养不好就不能来见你,所以我就强迫自己不想你了。”

    他坐在床边,手指轻轻地刷过她的脸颊,温柔地低吟,“你再不回来,我就去把你抢回来。”

    霸道的话他说得温柔腻人,她坐起身偎进他的怀里,“这三个月我一直想着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会喜欢我呢?一开始你不是讨厌我吗?”

    “我不曾讨厌过你,只是你让我感到困扰而已。”

    “困扰?”秋漱玉等了几分钟才明白他并不打算继续说明,用力戳着他的胸部,威胁地说:“现在不告诉我,以后我就每天用这个问题烦你。”

    他含笑地说:“我会告诉你的,不过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说着他将她推压在床上,手指头开始不老实地游移着。

    她往床内滚去避开他魔手,“你还没告诉我羽柔姐姐的事,虽然她死于难产,但小孩还是平安地生下来了,那孩子呢?”

    “楚南天带回去扶养。”

    “我上次的信上告诉你,如玉姐姐其实是我的亲姐姐,我娘是带着她离家出走的,你有没有很惊讶?”

    “你的问题太多了……”他将身体覆上她的,开始轻咬她的唇,不让她继续问出答不完的问题。她的味道尝起来就像红情花瓣的露水一样清香甘甜,第一次在山涧旁吻她时他就有这种困扰,而且躲避只会使这种困扰加深,只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才能舒解近乎扰人的困惑。

    “夫君……”她在他温柔的攻势下,微喘地说:“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

    “我知道。”他骄傲而自负地笑着。

    他的嘴开始变得蛮横,交缠戏弄着她的舌尖,他的狂情、她的羞怯,点燃体内热情的火光,来不及言表的爱恋烧成赤luoluo的欲望,将红烛香帐的夜晚变成激情放纵的春宵。

    我爱你……

    是他在她耳畔的呢喃,也是她在心中的呼唤。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伴君泪最新章节 | 伴君泪全文阅读 | 伴君泪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