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爱在仇火中 > 第八章

爱在仇火中 第八章 作者 : 岳桐

    住进刘宅的第一个清晨,沈均仇满意的看着聂莹莹在他怀中转醒。翻身下床,他手中拎着昨日趁她没注意时买的东西。

    “这是什么?”聂莹莹好奇的接过包裹。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沈均仇愉快的看着她,昨天在市集陪她逛了一个时辰,连肴风不见了他也没注意到,这么惬意的日子在他八岁以后就未曾有过。

    聂莹莹打开布包,里面是一件雪白滚银边的丝织绣袍,

    “这是给我的?”她的声音中有些许的疑惑。

    “这女孩儿的衣服,不给你,难道是我要穿的吗?”他忍不住逗弄她,得意地见她的脸又红了。

    “喜欢吗?”他装作不甚在意的问道。这是他第一次买女人的衣物,尴尬不说,他更担心自己买差了她会不喜欢。他知道像聂莹莹这种大小姐穿的衣裳,只怕随便一件都比他在市集上挑的要好上千百倍。

    “喜欢,喜欢!”聂莹莹抱住衣服高兴的直笑。

    她觉得好幸福,没想到他会给她买衣服!只要他买的,哪怕是破布她都喜欢。曾几何时,她的喜怒哀乐均为他所牵动?

    “喜欢就换上,看看是否合身。”他注意到她身上穿的,仍是被他捉走时穿的那件青色罗衫,经过这么多天,已经显得有些破旧了。

    “好。”她伸手就要解开第一颗绣扣,忽又停下了动作。

    “怎么了?”他纳闷地问。

    “你可不可以转过头去?”她红着仍,小声的要求。

    原来如此,他还当是什么事!毕竟是受传统礼教蒸陶的大家闺秀,纵然他们已有了肌肤之亲,她还是不愿意当着他的面更衣。

    “我转过头就是。”他难得非常的君子。

    见他转过头后,聂莹莹安心的一笑,开始脱去身上的衣物。

    他真是坏透了!沈均仇望着眼前的铜镜,心中得意偷笑。就这么刚好,这面镜子恰巧将她的一举一动都清楚的反映出来。

    “好了。”聂莹莹仔细的扣上最后一颗绣扣,不好意思地拢拢头发,屏息等待他的反应。

    白色果然是适合她的!沈均仇怔怔的望着清灵优雅的佳人。早在那个覆满白雪的树林中,他就想看看她着白衣的模样,如今一瞧,她比他的想像还要美上几倍。

    见他不说话,她有些担忧的开口,“不好看吗?”

    “不!你很美。”他由衷的说。

    笑容重新回到她脸上,以前穿衣只管自己喜不喜欢,现在她有点懂得“女为悦已者容”的心态了。

    “镜中的你已经够美了,没想到转过来一看,你更美。”他捉弄的心又起。

    聂莹莹不解的望着他一脸的贼笑,再向后看,她看见镜中的自己。

    “你这个人懂不懂什么是羞耻呀!一点君子风范都没有。你居然偷看!”她又羞又气的嚷。那面镜子将她完全纳人镜中,也就是说他该看的全看了,不该看的也看到了。

    他的笑容更加扩大,“我没有呀!是你自己要我转过头去的,我怎么知道这里刚好有面铜镜?”

    他说谎,他明明知道,否则他怎会答应得如此干脆。

    “你……”辩不过他,她开始搜寻四周可供攻击的武器。

    “做什么?又想丢人了?”他非常了解的说道,没一点回避的意思。

    “别欺人太甚了!”她出其不意的扔出一只花瓶,可怜的花瓶在他身后阵亡成碎片。

    “你连我站着不动都扔不到我,你还想做什么?”他促狭道。

    “好!你等着。”她豁出去了,拿起手边任何可以扔的东西朝沈均仇丢过去,只见他一闪一躲,好不轻松。

    一阵敲门声打断两人的健闹,沈均仇走过去应门,是个较胖和气的妇人。

    “沈大爷、沈夫人,用早膳了。”孙大婶恭敬的说,一边好奇的用眼角余光打量刘老爷这位奇怪的客人。

    刘老爷不但空出整个西厢房给这三位客人,还交代不准任何人踏入西厢,现下就只有她和一个伙夫能进人这里打理客人所需要的一切,这么神秘且重要的客人怎能不引起旁人的好奇呢?

    ☆www.xxsy.net.net☆☆www.xxsy.net.net☆☆☆

    沈均仇拉着聂莹莹的手,经由孙大婶的带领走人饭厅。

    已经在饭桌前坐定的肴风苦着一张脸,看见沈均仇,他有如大旱望云儿,“你们可来了!”现在的他根本无视沈均仇和聂莹莹异样的亲密,他只求粘在他身上的小乞丐赶快离开。昨天一时的好心是大错特错,这小混蛋居然死命的跟着他,一步也不肯离开。

    “那是什么东西?”在肴风的对面坐下后,沈均仇才注意到肴风局促的神情,还有一团灰灰脏脏的东西附在他的手臂上。

    “我不是什么东西,我是萱儿,是风哥哥带我来的。”那团脏脏的东西突然冒出一张脸,还会讲话。

    “这是怎么回事?”沈均仇一脸不悦,冰冷低沉地问道。

    “我只不过一时心软收留这小乞丐一夜,谁晓得他现在竟赖着不肯走了。”肴风无奈的回答。

    “你的问题你自己解决,我不希望有不相干的人在这里碍了我们的事。”沈均仇维持一贯的冷漠,拿起碗筷,自顾自的吃起来。

    肴风早就知道指望他是没用的,那家伙的身上挤不出半点同情心!看来他只好狠下心肠把这小乞丐扔到门外,任其饿死、冻死了。

    咦,小乞丐呢?肴风准备捉起小乞丐丢出门时,却发现一直挂在他身上的人不见了。

    紧张的向四周扫视,原来他转移目标跑到聂莹莹的身边去了。

    “姐姐,你真好看,你叫什么名字呀?”萱儿上上下下的打量聂莹莹,而后拧了拧自己破烂肮脏的衣摆,一**坐在聂莹莹的旁边。

    “我叫莹莹。”聂莹莹好奇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小乞丐。忽然间,她发现自己整个人被沈均仇拉到他旁边的座椅。

    “别用你的脏手碰她,否则剁了你的手!”沈均仇怪声怪气的威胁,他可不要这个脏兮兮的小乞丐弄脏他的莹莹。

    他强烈的占有欲吓坏了在座的另外三个人,肴风张大了嘴,小乞丐萱儿一溜烟的躲在肴风背后,而聂莹莹则是羞红了脸。

    “肴风合上你的嘴,然后吃饭。”沈均仇若无其事的说。见肴风就要开口,他立刻又接着道:“不准问话!吃完饭后,把这个小表扔出去。”他镇定得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风哥哥,那人是谁?好凶呀!人家只不过想要摸摸莹莹姐姐罢了。哪知道那个哥哥这么小气,只准他一个人占着莹莹姐姐。”有了靠山,依然专注于碗盘里的食物。萱儿泄气地嘟着嘴,算了,反正自己的目标是全世界最好的风哥哥,暂时不要跟那个死人脸一般见识。

    萱儿抹了抹脸,又攀回肴风身上,露出近乎献媚的笑容,“风哥哥,你说莹莹姐姐是不是很美?”

    “是呀!”肴风不假思索的回答。然而,他却感到一道杀人的目光自对面直射而来。

    “那我呢?”萱儿又问。

    “你?”肴风不解。

    “是呀!我和莹莹姐姐比起来呢?”

    “你和聂姑娘?你是男孩子,跟女人家比什么?况且你又脏又臭的,根本没得比。”这小乞丐问的是什么问题呀?

    没想到萱儿竟然红了眼眶,“那你是说莹莹姐姐比我好罗?”

    “这是当然。”

    “我明白了。”萱儿突然放开肴风站起来,“我会走的。”话音甫落,他就跑出门外了。

    怎么会这样?肴风错愕的看着跑走的萱儿,他才在想该怎么赶走他,这儿会他倒自己走了,真是出乎他意料之外。这样也好,少了个麻烦。

    解决了这个问题后,再来就是那两个人的问题了。他可不愿意一直被蒙在鼓里,像个傻瓜似的老担心他们会伤害对方,结果却发现他们莫名其妙的好得跟什么似的。

    看见肴风一脸疑问,沈均仇赶紧放下碗筷站起来,“我找刘顺商量事情,你们慢用。”

    “均仇,你别走!我有话问你,喂……”肴风发现自己又在对空气说话了。

    唉,既然男主角跑了,他只有问女主角了。

    “聂姑娘,你和均仇是怎么回事?我是说,最近你们似乎比较……比较不像以前那么仇视对方了。”他抓抓脑袋,努力思索着要如何委婉的问出问题。

    聂莹莹尴尬的低下头,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就连她自己也觉得奇怪,她曾经是那么憎恨沈均仇,如今却……

    看出她的窘迫,肴风暗骂自己的笨拙,“对不起,我的意思是,均仇没再伤害你吧?”

    “没有。”她缓缓的摇头,脸又红了起来,“他对我很好。”

    “真的吗?”他们讨论的是同一个人吗?很明显的,均仇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可是,为什么呢?

    肴风开始思考每一种可能性,为什么均仇会突然对仇人的女儿好,难道他忘了仇恨,不要报仇了?

    不!不可能!他等二十一年就是为了报仇,怎么可能突然放弃?那么他是要……肴风想起另一种可能性,难道均仇得了人家身子还不够,还要赔上她的心?等到聂莹莹真的喜欢上他后,他再抛弃她,活活逼死聂莹莹,借以伤害聂雄天。

    会是这样吗?

    以他对均仇的了解,虽然他心狠手辣,却不曾玩弄女人的感情,看他这些年来只找过杜燕楼就知道了。可是这次对方是聂雄天,他的复仇心早就将他的良知啃蚀殆尽,难保他不会做出这种事。

    再看一眼聂莹莹娇柔情丽的脸庞,她看起来宁静平和,甚至可以说是喜悦的。

    肴风只觉一种不安的预感笼上心头,她已经喜欢上均仇了吗?如果均仇真是抱持着那个目的,单纯的她是逃不过他的手掌心的。

    “肴大哥……我能叫你肴大哥吗?”聂莹莹笑问,他看起来好像很烦恼。

    “当然。”他有些慌张。

    “你别担心均仇会不高兴,他会对你那个小朋友生气是因为他怕他弄脏我的新衣服。你瞧,我的衣服还是干干净净的,所以他不会不高兴的。”她以为他是为刚才的事烦心。

    天!她都唤他均仇了,可以想见他们已经亲近到什么地步了。

    他的眉头锁得更紧,这天真的聂莹莹已经一步步踏进均仇的陷井而不自知,还不知死活的为他担心!

    身为均仇的朋友,他知道自己不该插手过问这件事,况且均仇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连警告聂莹莹都是不应该的。可是,他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无辜的聂莹莹牺牲吗?

    他的内心陷人天人交战的痛苦,这几年他眼看着均仇做尽坏事而未能阻止,这次他又有什么能力阻止他?

    “肴大哥,别烦心了。如果你担心你的小朋友,就去找他吧!我想均仇不会在意的。”聂莹莹看着眉头深锁的肴风,好心的安慰。现在的她幸福而愉快,她希望所有人都能和她一样快乐。

    “聂姑娘……”

    “叫我莹莹吧。”

    肴风怔怔地望着她,她纯真的笑容教人炫目,就像……他的小桥妹妹。“莹莹,答应我,无论均仇对你做了什么,你都要保护自己,好吗?”他只能这么说了。

    聂莹莹侧过头,狐疑的望着肴风。今天他好奇怪!虽然听不懂他的话,她还是微微的点头。

    肴风在心中叹息,这么美好的女孩子,均仇怎么舍得伤害她呢?

    既然他无法改变既定的事实,他只好祈祷均仇在无意中掉人自己设下的陷井,爱上聂莹莹……

    ☆www.xxsy.net.net☆☆www.xxsy.net.net☆☆☆

    又是午后,肴风漫无目的的独自走在人声喧嚷的王府井大街上,心中的不安益发扩大。他愈来愈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他从来不曾见过均仇会带杜燕楼上哪儿去“逛逛”,他这么处心积虑的不就是要夺得聂莹莹的心吗?

    思及此,他觉得自己真是混帐得可以!明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他却无力阻止,只能眼睁睁的任由事情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风哥哥。”熟悉的声音突然自他背后响起。

    肴风的头皮发麻,全世界就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叫他,京城这么大,怎么他随便走就随便碰到这个好不容易才赶走的小乞丐?

    麻烦出现,唯一之计就是假装没听见,他加快了脚步。

    “风哥哥,你别走呀!”后面要命的声音急急的追赶而来。

    “我警告你,别再跟着我!否则……”他倏地停下脚步,转身大吼,企图吓走那个缠人的小乞丐。

    咦,那脏兮兮的小表呢?站在他眼前的只有一个俏生生的大姑娘,还直冲着他笑。

    “对不起!”真丢脸!那小表居然跑得比风还快,害他骂错人,而且还是个姑娘,真是没面子。他一转身就要走开。

    岂知那个姑娘竟伸手捉他的手臂,“风哥哥,你认不出我啦?我是萱儿呀!”她咧出一个自认迷死人的笑容。

    肴风拨开她的手,向后跳一大步,“姑娘,男女授受不亲,请自重。”

    奇怪,他怎么突然变得大受欢迎?无论是小孩还是女人都粘上他了。

    “风哥哥,你真的认不出我来了吗?”萱儿一跺脚。一叉腰,娇嫩的红唇翘得半天高。

    “你是萱儿?可萱儿是个男孩子呀!”他满脸疑惑。

    “风哥哥,你看清楚,萱儿是女的!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男孩子了?”她将脸凑到他面前,要他看个仔细,她可没有兴趣玩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游戏。

    肴风定睛一看,她的确有几分像个那个小乞丐,听她的声音也的确是那个小乞丐,可是那个肮脏的他怎么会变成活色生香的她了?

    算了!避她是谁,他可不想自找麻烦。肴风连理都不理,掉头就走。

    “风哥哥,你不要我啦!你不可以不要萱儿!风哥哥!”见肴风离去,萱儿急得大喊,连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肴风差点晕过去,这疯女人想害死他呀!竟然在大街上嚷些莫名其妙的话。现在可好,不但街上的行人纷纷驻足,就连附近商铺的人都停下手边的工作,跑出来看好戏。

    “你乱喊些什么!”他将她提到一旁,摆出一副凶恶的模样。这些年来待在强盗窝里,多少也学了些他们吓人的本事。

    “风哥哥,你就知道你还是舍不得丢下我的。”萱儿高兴的抱住他,她现在可是跟莹莹姐姐一样美了,她就不信他会不喜欢她。

    肴风急忙推开她,“姑娘,你讲点道理,我甚至不认识你!”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人家昨天明明就睡在你房里,你还说不认识我。”萱儿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风哥哥怎么可以说不认识她?

    四周一片哗然,围观的人纷纷摇头叹气,眼神由好奇。同情,最后转为谴责。肴风感到四周射来斥责的目光,刺得他十分不自在。

    “喂!你这家伙玩弄人家姑娘的感情,还装作不认识她,你不怕遭天打雷劈吗?”一个路人正义凛然的说出大家心中的话。

    “是呀!是呀!”众人同声附和。

    “我不认识她呀!”他说得有些心虚,那个姑娘都说她是萱儿了,再不认她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可是就算她是萱儿又怎么样?

    “风哥哥,你讨厌我是不是?”萱儿红了眼眶,大颗大颗的眼泪滴了下来,看肴风一阵心疼。

    显然心疼的人不只他一个,又有一个人义愤填膺地站出来,“喂!你还不快认她,难道你想始乱终弃?”

    “是呀!是呀!”众人再次附和。

    萱儿在心中暗笑,她这一招真是天下无敌,没人抗拒得了她的泪眼攻势。瞧,现在所有的人路人都站在她这一边了。

    为免触犯众怒,肴风一咬将她带离现场,围观的人群也逐渐散去。

    “你到底想怎么样?”将她拖离一段距离后,他停下脚步,不悦的捉住她的肩膀大喊。

    “风哥哥,你瞧,我是不是和莹莹姐姐一样美了?”她开心的拉住他的衣角。

    肴风诧异的看着变化神速的面孔,刚才还是楚楚可怜的泪人儿,现在却是一副巧笑倩兮的模样,他怀疑自己被耍了。

    “够了!到此为止,我没空陪你玩!不管你是谁,不准再跟着我。”他决定不再跟她搅和下去。

    泪水立刻再度浮现在她的眼眶中,“你又不要我了?”

    肴风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掩住她的嘴,因为路人的眼光又逐渐朝他们聚集。

    “算我怕了你好不好?只要你别乱说话,统统随你便!”这辈子他从没想过自己也会有被女人威胁的一天,他走的是什么运呀!

    “好!风哥哥,我要你陪我到宝记吃饭,你一定会喜欢那里的菜。”她又恢复笑脸,眼泪收放自如的本事无人能敌,看得肴风是目瞪口呆。

    “好好好,随你。”不过是吃一顿饭,应该不会有问题。

    在萱儿的带领下,他们来到城南大街上最富丽堂皇的房舍。

    肴风站在门口,迟疑着不敢进人。这么华贵的地方不是他这种人可以来的,更别说他的钱袋里只有几两银子了。

    一名神色倨傲的伙计朝他们走过来,上上下下的打量肴风寒颤朴素的穿着,蔑视的眼神清楚的表达出“这儿不是你们这种穷人该来的地方”。

    “我们走吧!”肴风拉着萱儿,不想在这里自讨无趣。

    “为什么?我偏要进去。”她太了解这种瞧不起人的神情了。这一个月来,她深刻的体验到什么是人情冷暖、狗眼看人低,仿佛一个人的价值只建立在他的衣着与称谓之上,其余皆不重要。

    “萱儿!”

    “风哥哥,别担心。像他们这种势利的人我见多了,你跟着我进来就是了。”她不理会那个伙计,逞自拉着肴风在显然是保留给贵客的位子坐下。

    刚才那个泪眼婆娑、要胁兼耍赖的萱儿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气势逼人、高傲尊贵的她。

    肴风眨眨眼,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这个无意间救回的小乞丐总令他惊奇。现在就算有人说她是个格格,他也不会惊讶。

    “这位公子和姑娘,这个位子有人包了,请你们换桌吧!”那名伙伴口气尖刻的看着这两个不识相的家伙。

    “本姑娘和我的朋友就要坐这儿,不高兴的话叫你们掌柜来。”萱儿不过冷冷的一瞥,那名伙计立刻感受到她的尊贵之气,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

    “怎么回事?”掌柜老远就见到有人和店里的伙计起了冲突,连忙赶过来处理。

    “薛掌柜,你看他们非坐这儿不可!这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人就能坐的位子。”见有人撑腰,伙计的声音更大了些。

    然而薛掌柜只是张大了嘴巴看着萱儿。

    “薛掌柜,怎么你们宝记店大就欺客了?原来我和我的不够资格坐在这儿。”萱儿笑吟吟的说道,眼神却锋利如刀。

    “岂敢,岂敢。”薛掌柜的额上竟沁出丝丝冷汗。

    “那还不快上菜!”

    “快!快将最好的菜端出来伺候。”薛掌柜急忙吩咐伙计,一面拿出手巾擦汗,一面陪着笑脸。

    “可是他们……”那名伙计满头雾水,掌柜何必对这两人低声下气的?

    “别乱说话!要命的话就给我好生伺候着!”薛掌柜怒视那个犹不知天高地厚的伙计,后又换回笑脸,不停的向萱儿弯腰鞠躬,“对不起!他是新来的,不懂规矩,请见谅。”

    “算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是。还不快下去?别坏了我们吃饭的兴致。”萱儿皮笑肉不笑的赶人。

    “是,是。有事请尽避吩咐。”薛掌柜拉走仍然不明所以的伙计,恭敬的退下。

    不多久,肴风的面前摆满了他从来没见过也没吃过的山珍海味,那名伙计也一改原先倨傲的态度,卑躬屈膝的招呼他们。

    ☆www.xxsy.net.net☆☆www.xxsy.net.net☆☆☆

    “这是怎么回事?”他终于忍不住问道。

    “风哥哥,你快吃呀!这菜色别处可是吃不到的。”萱儿夹起一堆菜到他碗里,脸上堆满笑。要不是想让她的风哥哥尝尝北京城的名菜,她才不会冒着被捉回家的危险来到宝记。

    “别给我打哈哈!你到底是谁?为什么那个掌柜见了你像见了鬼似的?还有,你明明是个小乞丐,哪来的钱买这身衣服?”这萱儿真是愈来愈可疑了。

    叹了一口气,她放下碗筷,“风哥哥,你有所不知,这京城里的人都是欺善怕恶的,你不对他们凶一点,他们还以为你好欺侮。像我这样子,他们就不敢造次了。”她随便编一个借口。

    “真是这样?”他存疑的研究她的反应。

    “真的!你们外地人不明白,所以容易被欺负。我在北京城活了十六个年头,什么事不知道?你听我的准没错。”她拍拍胸脯保证道。

    “那你倒说说看,你哪来的钱买这身漂亮的衣服?”我记得你那天还为了一个馒头差点被人打死。”肴风提出第二个问题。他以为她这身衣服的来处只有一个可能——偷。

    “风哥哥,你觉得我的衣服漂亮呀?”萱儿兀自兴奋起来,显然她只挑好话听。

    肴风不禁皱眉,这小表真会顾左右而言他,说了半天,她只关心她的衣服漂不漂亮!

    算了,这几年他和沈均仇所犯下的罪行可比偷窃还要严重千百倍,他又有什么资格教训别人?可是望着萱儿纯真娇悄的面容,他心中却是百般不舍,他不愿这么年轻无暇的灵魂沾染上一丝一毫的污秽。

    “萱儿,你听我说,”他将身上所有的银两掏出来,

    “这些银两你拿着,以后别再偷了。你喜欢漂亮的衣服,我买给你。”

    “风哥哥……”萱儿一时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她果然没看错人!尽避他的钱少得连付眼前这一顿饭都不够,可是他的心意才是最教人感动的。

    虽然他误会了,她还是轻点一下头。

    “你懂就好。”肴风舒坦了一颗紧绷的心。这世上或许有许多事他无能为力,但他至少拯救了一个差点沉沦的灵魂。

    “风哥哥,你说我们吃完饭上哪儿好呢?是去王府井大街听说书,还是上大栅栏的万福看戏?今天的戏码好像是‘美猴王’,这可是难得的大戏哦!若是你都不喜欢,我就带你逛逛京城。京城里有趣的玩意儿可多了,风哥哥,你一定会觉得好玩的。”她兴致勃勃的叨念着。

    看着她容光焕发的脸孔,他突然发现原来萱儿也是挺美的。小巧的瓜子脸搭配一双灵动慧黠的大眼,十足的娇俏迷人。再过一、两年,她肯定会出落得更加动人。

    “随你,去哪都好。”肴风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好棒呀!那我们别吃了。风哥哥,我带你去看紫禁城,皇帝住的地方大着呢!包准你吓一跳。”扔下一桌没吃完的丰盛菜肴,萱儿拉着他就往门口走。

    “等等,萱儿,这饭钱……”

    “先赊着。京城里的人吃饭都是先赊帐,之后再一次付清的。”她打断他的问话,急忙将他推出宝记。

    “是吗?”没想到京城吃饭这么方便,还可以用赊帐的。

    “是呀!风哥哥,你等我一下,我同掌柜说一声就来。你不可以偷跑哦!”得到肴风首肯,她立即转回宝记,薛掌柜正站在她面前。

    “今天的菜色您和您的朋友还满意吗?”他必恭必敬的问道。

    “尚可,把纸笔给我拿来!”她吩咐道。

    接过他递来的纸笔,萱儿龙飞凤舞的写上名字,还煞有介事的盖上她随身携带的象牙印。

    “拿这张纸去帐房取钱吧。下回若是见到我朋友,所有的帐都算我的,清楚吗?”不等薛掌柜回答,她便像一阵风似的跑开,伯肴风突然又反悔走了。

    薛掌柜非常恭敬地朝着她和肴风逐渐远去的背影弯腰说道:“慢走,格格。”

    ☆www.xxsy.net.net☆☆www.xxsy.net.net☆☆☆

    “给你。”沈均仇将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往聂莹莹的膝上摆。

    “什么东西?”她吓了一跳。刚才他突然不见了,她只好静静坐在路边的茶棚子里,一面欣赏雪景,一面等他。

    她定神一看,竟是只雪白的野兔。“好可爱的小兔子!你从哪里捉来的?”

    “就在前面的林子里。刚才你在看什么?看得都痴了。”沈均仇在她旁边坐下,茶棚的伙计马上盛满一杯热茶。

    “我在等你。这里好美、好静,仔细听还能听见雪从树上掉落的声音呢。”她微笑道。

    “你这么喜欢看雪?”记得他们还在凤平县时,她就常常静静的凝视窗外的落雪。

    “是呀!从小就喜欢。一年四季里我最爱冬天,下雪时所有的东西都染上一层白色,好美。没人陪我时,我就看雪。”她没有其他兄弟姐妹,父亲又忙碌,与她年龄相仿的贴身丫环喜儿也因为张嬷嬷的限制,总是跟她保持一定的距离,多半时候她都是一个人的。

    “是吗?”沈均仇一手撑住下颚,审视正在安抚小兔子的聂莹莹,“雪白的颜色倒很适合你。”

    凝视着霜雪的她,沉静绝美得仿佛不属于这庸碌的世俗红尘,好几次他都以为她会与融雪共同消失在天地间。

    与其见她这么恬静的模样,他宁可面对她的怒气。这样的她让他有种不确定感,好像明明将她扔在怀中,一下刻她却如云雾般缥缈远去。

    “走吧,带你见样东西。”他一执起她的柔荑,然后一把捉住她怀中的兔子放到雪地,任它在林中消失。

    转瞬间,眼前豁然开朗,他们站在高岗上眺望,苍郁的远山笼上一层灰白,底下的湖面结上薄薄的冰,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五彩金光,琼楼玉宇林比鳞次地矗立在湖畔,周围光秃的枝丫更添几分萧瑟凄迷,仿若仙乡。

    “真美!那是什么地方?”她无法移开视线,这般清幽雅致的所在,比这些天在北京城所见的都还要吸引她。

    “清漪园,是个皇家行宫。从这里望去,刚好可以将它整个收入眼底。”他抱她下马,在一处可遮风的大石旁坐下。

    “从这儿可以到那里去吗?”她像极初识世面的小孩,渴望地将此情此景深深印人脑海中。

    摇摇头,他答道:“这里离清漪园实际上还有数十里。我也是无意中才发现这个观赏清满园的好地点,否则像清漪国这种皇家别院,哪里是我们平民百姓所能窥探的呢?”

    “天地真是神奇,造就许许多多的美影,教人看也看不完。“”聂莹莹幽幽的叹息,心中却有无限甜蜜,若是能与他共同赏尽天下美景,她也不枉此生了。

    “是啊!雪是固然美,却是平常。我见过夏日的飘雪那才教人迷醉。”他的眼神渺远,唇边浮现一抹微笑。

    “真有夏雪吗?”

    “嗯。我小的时候住在一片植满梨树的山林中,一到文日,整座梨园开满雪白的梨花,凉风一起,园子里就飘扬着无数的花瓣,就像下雪似的。那种美景只要见过一次,终生难忘。”那段快乐的时光离他有多久了?他搂住身旁的人儿,细细咀嚼往事。

    “我真想见一次。”聂莹莹聂精会神的听他述说往事,这是他头一次在她面前提起小时候的事。

    沉稳低哑的笑声自他喉中逸出,“小傻瓜,那地方可远呢!崂山在山东,光是骑马就要好几天,况且那梨园还是在里人迹鲜至的地方。”

    “是吗?”虽然暂时去不了,她还是将崂山这个地名牢牢记在心里,这是他生长的地方呢!“那你回去过吗?”她忍不住又问,那个地方对她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

    “没有!”沈均仇的语调摹然转变,脸上也上一层阴郁,“我离开的时候才八岁,只记得那地方在崂山,却不记得怎么回去了。”

    “好可惜……”她不敢继续说下去。他的离开是因为她爹吗?他的爹娘呢?横互在他与她爹之间的仇恨到底是什么?她不敢问,他也不愿提,这话题成了永远的禁忌。

    死寂弥漫在两人之间,方才的好气氛突然消失无踪。

    “后来你到哪儿去了?”为了打破沉闷的静默,她试着问道。

    “那时我受了重伤差点死去,幸而在我家帮佣的大婶逃过劫,将我背下山求医,这才捡回一条命。后来遇见我的养父,他将我带回东北的山塞中扶养,也教导我一切技艺,以后我就一直待在东北。”这些事他只跟肴风提过,没想到他竟能哪些平静的在她面前诉说沉痛的往事。

    “那道疤痕就是那时留下的?一定很痛吧。”她心痛的抚摸那道藏在衣下的烙印。

    “早就不痛了。”痛的是心,这道疤痕无时无刻在提醒他那血腥的记忆。

    “你说过是我爹做的,到底我爹爹做了什么?告诉我!”她的情绪激动起来。她不能相信她的爹爹会对一个八岁的孩子下痛下毒手,她要知道事情经过,或许是他搞错了也说不定!

    “别问!我不要你的记忆沾染任何污秽,既然跟着我就别问!”沈均仇极力克制心中翻腾的恨意,害怕它随时会淹没他,让他做出无可挽回的事。有那么一瞬间,他竟有扼杀聂莹莹的冲动,要不是他握紧了双手,只怕她已经香消玉殒,而他就真会变成修罗恶鬼,坠入万劫不复之地。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她有许久不曾再见过他这副穷凶恶极的残酷模样,慌张写在她苍白的面容上。

    老天爷!沈均仇低吟一声,总有一天他会因为这样的折磨而死去,他竟爱着也恨着同一个女人!

    听着她语不成调的道歉,他所能做的只有将她紧拥人怀,狠狠的抱住她,好似这样能减少他满腔的苦涩与痛楚。

    “莹莹,以后都不要问了。我心里好苦!我好怕我会克制不住心中的仇恨,用这双手扼死你!从我十五岁时杀了第一个人后,我的双手便再也没有任何知觉了,它的存在只为杀人与复仇,这是双沾满血腥的手!”他悲切的低鸣,连天地也为之动容。

    聂莹莹泪流满腮,他的悲与恨好似化成她的一部分,她情愿帮他背负所有的哀痛,也不愿意见他哪些痛苦的模样,这份积压在他心中二十一年的仇恨就要把他逼得发狂了啊!

    “均仇,我不问了,再也不问了!求求你不要逼自己,给你我留条活路吧!我是那么在乎你,求你不要再折磨自己了!看你这样,我的心好痛……”她呐喊着,求他能听见她的心。

    “莹莹,我的莹莹……”沈均仇哺道。她是上天送来救他的宝贝。他好想哭泣,希冀泪水能够稍稍带走他心中的仇恨,只是他已经没有泪了,早在他杀了第一个人之后,他就再也淌不出任何一滴泪水了。

    紧紧相拥的两人伫立在苍茫的天地间,四周的一切仿佛已不存在,只愿此时常留,此情常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在仇火中最新章节 | 爱在仇火中全文阅读 | 爱在仇火中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