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水晶的魔力 > 第十章

水晶的魔力 第十章 作者 : 袁茵

    傅永夜站在细雨中,从楼下凝视着水晶的住所。只见屋内一片幽暗,水晶还没回来?

    正欲离去之际,耳边突然传来尖锐的煞车声,接着是车门被用力摔上的声音。他有些意外的回过头,却见到一张怒气腾腾的脸。

    “你还来干什么?水晶都已经走了!”

    冯挽绿满腔怒火的开炮。

    走了?傅永夜心里一惊,赶紧追问:“她去哪儿了?”

    “你也会关心吗?”冯挽绿双臂交抱,鼻孔连连喷着气。“我告诉你,她已经彻底对你死心啦!你别再妄想她会回来找你了。”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难道我说得不够清楚吗?我不相信世上,会有你这么冷血的人,你知不知道,水晶有多么爱你?”冯挽绿怒视着他。

    “我认识她的那一年她才十七岁,她把我当作最要好的朋友,与我分享所有的心事。”冯挽绿大骂,眼泪却簌簌落下。

    “她曾对我说,这世界上,她最喜欢的人就是夜,无论遭受什么挫折屈辱,只要一想起夜,她便会精神百倍、勇气十足,可以应付一切的困难。她是那么的相信你,相信你会保护她,给她幸福!可是你瞧瞧,自己对她做了什么?”

    “她现在在哪儿?”傅永夜握紧了拳头。

    “她走了,你听不懂吗?她走了,她已经放弃了你的爱,不会再回来了。”

    “我不相信!”

    傅永夜愤怒的-上眸子,感觉自已的手微微颤抖。

    “事实就是如此!你宁愿为了可笑的报复而放弃她,不是吗?像你这种人,活该孤独一辈子,可恶!”

    她举起手便要掴打他,可手却在半空中被拦截住了。

    “挽绿,-太激动了,先回车上去吧!”那西斯轻声安抚她。

    “可是水晶她”望见那西斯温和的眼光,冯挽绿陡然消了气。“好吧!”

    她合着眼泪转头上车,只剩两个男人在细雨中相对。

    “我们到最上面去?”那西斯做了个邀请手势。

    傅永夜没说什么,跟着那西斯一路走上顶楼。一打开门,冷飕飕的风和雨扑面而来,那西斯却极享受的张开双手,深呼吸着。

    “这儿的风景真好。”他跳上水塔,也不嫌脏的坐下。“过来!”他招招手。

    傅永夜顺从的跳上去,坐在他身旁。

    那西斯笑了。

    “多奇怪,我要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那水晶呢,你为什么从不听她的话?你不在乎她?”

    “不是的!”傅永夜咬着牙说:“你不会懂的。”

    “我是不懂,”那西斯耸耸肩。“我不懂有人竟然可以那么固执、那么懦弱,自已不敢爱,却将一切罪名怪到宿命上,真好笑。”

    “住口!”傅永夜的额上冒出青筋。“我不需要你的多管闲事!”

    “我偏不,”那西斯不怕死的说道:“为什么你总是要伤害爱你的人?推开身边所有关心你的人?”

    “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傅永夜冷冷的望着前方。“你根本不明白!”

    “不明白的人是你呀!你的一切事情我都知道。自小苞着母亲生活,可惜母亲被男人欺骗了感情与钱财,最后死得不明不白,你也因此被送进了收容所,吃了不少苦头。”

    他耸耸肩,一脸不置可否的表情。

    “但是你现在有水晶、有关心你的家人,你却不愿接受,反而刻意伤害他们,这种行为你不觉得很幼稚?”

    感应到那杀人的锐利目光,那西斯笑了。“我知道,你要说『针刺不到肉、不知道肉痛』嘛!”

    他缓缓拉下额上的亚麻布——

    额头中央,赫然出现一个可怖的逆十字伤痕!

    望着傅永夜震惊的眼神,那西斯的娃娃脸上,还是维持着一贯的笑。“我身上还有更多噢!只不过嫌丑,动手术把它们做掉了。只是这个我得留着。”

    他将头巾恢复原状,若无事然的说:“现在你知道,这世上的倒霉鬼,不止你一个了吧!”

    傅永夜凝视着他,很久、很久,才轻声说道:“我不敢爱人,不敢付出感情,我怕自己黑暗的宿命,会伤害每一个接近我的人,更怕感情付出后,会招来令人心碎的背叛!”

    他的眼神没有焦距,无神而茫然。“到时候,有谁来保护我呢?我还能剩下些什么?”

    “其实你的孤独,不是来自于你的宿命,而是你那偏执的性格。”那西斯拍拍手,掸掉手上的灰尘。

    “告诉你,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不幸的人,如果上天注定让我有悲苦的童年,那么我就要在长大之后,将幸福完全的补回来,我会努力活得比普通人幸福一百倍。这样说你懂吗?”

    他伸手环住暗永夜的肩膀,将头靠在上面。“人生哪,只有短短的几十年,我不会跟自已过不去,活要爽爽快快的,死也要舒舒服服,但最重要的,是绝对不要让自已的人生留下遗憾;也绝不要让心爱的女人伤心,什么黑暗的宿命?管它呢!我只愿意拥有眼前这幸福的一分钟——”

    彷佛有一点凉凉的东西流入脑中,然后渐渐的扩散、扩散他的心情豁然开朗!

    “我明白了!”

    爱情之所以使人受伤,是因为它曾经让相爱的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幸福。

    若不是曾经爱的浓烈,怎么会在失去后备感痛苦?

    他拒绝水晶,以为这样就能让自已坚强,可以为即将失去她的痛苦,却逼快疯了他。

    一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无论嘴上有没有说“爱”,它始终是真真实实存在。不断的逃避,只是苦了自己、和夺走水晶的笑容。

    那是他这辈子,最不愿意做的事啊!

    巴黎的夏天,即使再热,也带着点微微的寒意。波光粼遴的湖面上,偶尔跳起一两只肥鱼,鳞片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水晶坐在树下,惆怅的望着眼前的美景,身边熟悉的一切,都一再的勾起她与夜的回忆。

    就在那一晚,听着悠扬苍凉的陶笛声,她看见了夜的眼泪,也在那一晚,她终于真真正正、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然而,现在还剩下些什么呢?只有流动的风,伴着她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寂寞的日子。

    她并不恨夜,她相信他是痛苦的,是她没用,无法将夜从地狱边缘拉回。

    热泪忍不住从眼角落下。已经数十个夜晚了,为什么每当她想起,还是会一阵一阵的心痛。

    望着眼前悲凉的美景,水晶环住自已瘦削的身子,缓缓的摇晃起来。她开始轻轻的哼着歌,那一首夜曾吹给她听、美丽又苍凉的曲子。

    突然,不知从哪儿飘来似有若无的陶笛声,随着风温柔的流泄,流入她心底。

    水晶震惊的站起来,举目四望,四周空荡荡的,除了满眼的翠绿与虫鸟外,并没有人的踪影,但乐音仍然不断的地飘泄过来。

    她循着微弱的声音往前走去,直到乐音愈来愈清晰、直到那熟悉的修长身影,映入她充满泪意的眼中。

    “-来了。”他的眼神彷佛这样告诉她,既温柔又使人心碎。

    水晶很慢、很慢的向他走过去,眸子里满是眷恋与喜悦。“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在这儿?”

    他放下了手中的陶笛,轻柔的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真的是我,对不起,我来迟了。”

    “夜、夜”水晶扑进他的怀中,如拥抱生命似的紧紧环住他。

    熟悉的温暖与味道钻入了她的鼻中,她又哭又笑的叫唤着他,像是想确认他的存在。

    “放心吧!、这一次,我不会走的。”傅永夜勾起她尖巧的下巴,深深的凝视着那湿润的瞳眸。“我不会离开-,永远。”

    喜悦瞬间涌上心头,将水晶的心涨得满满的,她娇羞的依偎住夜的胸膛上。

    “不要一脸春意,我可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傅永夜拉拉她的发丝,没好气的说。

    听见他这么孩子气的话语,和如此亲昵的举动,不知怎么的,一股酸意直冲鼻梁,眼眶瞬间挤满两泡眼泪。

    有多久了?有多久夜没这样跟她相处了?这么不设防、亲近而宠爱的。

    “夜”她呜咽起来。“你”

    傅永夜突然俯下来,轻轻抱着她。

    “对不起,水晶,我想清楚了,我不再逃避自己真实的感觉,我决定面对自。真正的心意。”

    “你再说一次,”

    水晶震惊的张大了眼眸。

    “或者你捏捏我,告诉我不是在梦里。”

    傅永夜笑了,心中却涌上许多愧疚。

    “我很抱歉,让-受了这么多苦。那是因为我害怕,我以为自己只要不付出感情,就不怕失去、不会受伤,所以我宁愿推开-,孤独一人的活下去。”

    “不要抱歉,夜。”水晶环住他,搂得好紧、好紧,他的体温气味暖暖的包围着她。“能得到你的爱,是我这生最快乐的事,无论要承受多少磨难与困难,我都不怕,因为唯一会使我痛苦的,就是你不再回眸看我。”

    “若不是-的离去,让我清楚自己的想法,我永远也不敢跨出这一步。”傅永夜亲吻她柔软湿润的唇。

    “夜”她娇羞的响应着他的热吻。

    这是夜第一次主动吻她,如此的温柔、灼热,和甜美。

    结束了缠绵的吻,水晶轻柔的棒住了他的脸,小心地问:“那,你和傅家之间”

    “我已经见过他们,也跟他们说-我之间的事了。他们都很赞成。”

    水晶微微张唇,神情是惊愕而可爱的,傅永夜忍不住亲吻她,才开始叙述。

    “从我有记忆以来,我就没见过自已的亲生父亲。印象中,只有母亲与我相依为命,”他淡淡的说:

    “母亲原本是好的,虽然生活上偶尔的不快会让她埋怨我,但是她始终是爱我的,直到”

    傅永夜眸中满是复杂的情绪。

    “直到法森?欧斯蒙的出现!他知道母亲的空虚寂寞、身上又有一笔款子,因此他蓄意引诱她、教她施打毒品,最后终于榨光她所有的财产,让她凄凉悲惨的死去”

    眸中的眼泪终于落下来——那是属于小男孩的泪,在十多年前,该流而没有流下的泪

    “夜,不要哭。”

    水晶伸手拭去他颊上的泪水。

    “我不会让你孤单的。”

    傅永夜收拢臂弯,在她发上烙下一个吻。“我想了很多,父亲和永昼,其实没有亏欠我什么,我其实不该责怪他们。”

    “我知道。”水晶捧着他令人窒息的脸孔,很诚挚的说:“你的外表虽然冷,但内心比谁都还火热。虽然你曾经有过怨怼,但你不恨他们的吧!”

    “是吗?”傅永夜叹口气。“原来我的样子这么明显,真没用。”

    “我不许你这样说自己。”

    水晶轻吻他灼热的唇。

    “你是世界上最善良、最高贵的人。即使受这么多的苦,你选是不忍伤害你的家人,说要报复,只是一时气话吧!否则他们早倒大霉了。”

    “-说得对,我并没有什么可怨的。这次回去,反而更让我看清一些事情。”他摸摸水晶乌黑的发丝。

    “我并不认为,财富可以让人无忧无虑。像爸爸与他的妻子,因为我而自责了二十多年、没有一夜好睡过。又或者是永昼,即使身为企业家继承人,也有属于旁人无法了解的烦恼。”傅永夜说:

    “看看他们,虽然拥有富裕的生活与权力,但并没有比我好过多少。人生就是这么回事,多得到一些、也就会多失去一些。”

    “我好高兴你谅解他们。”水晶将他拥得更紧。

    “水晶”他有些哽咽。

    “谁说你不是天使?”水晶慧黠的笑了。“只要心里相信,你就是我纯洁而深爱的唯一。”

    傅永夜抱着她,心里涌上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此刻,他终于得到了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

    水晶那无瑕、全然的爱。

    经过那么长的时间,绕了无数个圈子,他们选是回到了原点,然而这一次,谁都不愿意再放手。

    悠扬的乐声又再次响起,随着风、踏着云,飘散在阳光下的每一处,它不再苍凉、悲伤了。

    因为吹笛者,已找到了他真正的幸福——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水晶的魔力最新章节 | 水晶的魔力全文阅读 | 水晶的魔力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