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烈火娇妻 > 第十章

烈火娇妻 第十章 作者 : 元婷

    古家在杭州一带是有名的大富商,其手下经营的商号遍及大江南北,其中又以精致的布料最为着名,因此深受古氏夫妇疼爱的古雨枫自然衣衫不俗,身上穿的件件都是高级精品。

    今日,她特地穿着一袭鹅黄色的美丽裙衫,将聂宥淮顺利地诱拐到她跟卓定敖约定的地点,而后又借口顺势溜走。

    现在她正在天绝山庄里等待卓定敖的消息,他们决定一旦抓住了聂宥淮,就要立刻回长平去救人,不过她的心却一阵起伏不定,不停跳动的眼皮似乎在告诉她即将有大事发生。

    “该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

    她在大厅里不安地走来走去,晃得瞿NB72EQ劬Χ伎旎了,他连忙抗议道:“星儿,你行行好,坐下来安静个片刻,这样晃来晃去的,我头都让你给晃昏了。”

    “可是已经两个时辰了,竟然都没看到师兄的回应,我好担心。”

    “担心什么?高手过招时间不是问题,像你这么心浮气躁,武功是学不好的。”瞿NB72E3嘶说教道。

    “谁要学你的烂武功,哼!你害我连黑大那大色猪都打不过,还说有多高明呢!”想到这个,她就忍不住生气。

    “这……那是你……”“你不用心”,瞿NB72EM滔抡饩浠埃有苦无处诉。

    古雨枫也没空理他,她继续在大厅里来回跺步,“哎呀!到底是怎么了嘛!至少也得派个人回来说说,好让我知道情况啊!”

    “别急,说不定他们两个打得两败俱伤,都倒在地上不能回来了呢!”

    “不会吧!你不是老爱吹嘘你的徒儿有多厉害吗?”

    “那你最清楚了,你不是见识过他们两人的武功吗?”

    “可是……可是又没同时见到,更何况各有千秋,我怎么比?”

    瞿NB72ES葡械睾攘丝诓璨诺溃骸胺判陌桑【退愣ò秸娴氖涓聂宥淮那小子,至少我们人多势众啊!”

    “可是你们不是最爱逞无谓的英雄吗?”

    就算是事实也不必说出来嘛!真是个坏丫头。瞿NB72EV桓以谛睦锫裨埂

    “我们打定主意要掳那小子回长平跟他爹换人,自然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古雨枫想想也有道理,不过心里就是很不踏实。“算了算了,我还是去瞧瞧比较安心。”

    “你是在担心聂宥淮那小子吧?”瞿NB72EJ镀频匦谑问。

    “你胡说,我才不是呢!”语毕,她转身就往外跑。

    不过她绝没料到当她飞奔到现场时,正好看见卓定敖手上的利剑就这样刺进了聂宥淮的心窝。

    “不!”她大喊,狂奔到聂宥淮面前去,正好接住他染满血迹往下倒的身子。

    “雨儿……你……你竟然这么对我?”聂宥淮脸色苍白的断断续续道。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不是……”她拚命摇头。

    “我……我总算看清你了。”

    古雨枫还是摇着头,将他抱进怀里哭泣道:“我没要人杀你,我没有……我没有……”

    “可……可是我……”

    “你怎么了?宥淮,你要振作一点,振作一点……”古雨枫慌乱的抬头面对持剑的人,“定敖哥,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卓定敖没说话,面无表情的望着他们。

    古雨枫恨死他那木愣的表情了,她掏出自己的手绢掩住聂宥淮的伤口道:“宥淮你振作一点,我去找大夫来。”

    “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卓定敖这才出声。

    “不!快,快点找人来救他……”看着聂宥淮身上的鲜血,古雨枫简直急疯了,“师兄,求求你快找人来帮忙,快点!”

    聂宥淮眼中闪动着感动的波光,一瞬即过。他倏然痛苦地道:“雨……雨儿,永别了……”头一偏,往下垂去。

    “不——”她整个人就像被掏空般,心痛的看着他就这样闭上了眼睛。

    “他已经死了。”卓定敖不带感情的道。

    她拚命摇头,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骗我,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语毕,她也昏死了过去。

    临倒下之前,她却感觉到一双熟悉而又温暖的手抱住她,然后她被一片黑暗所掳攫。

    古雨枫摸着那张熟悉的脸孔,曾经令他又爱又恨的人竟然就这样死去了,卓定敖的理由竟是“不小心”。

    他怎么能用这么荒唐的借口搪塞她?难道一句“不小心”就可以随便夺走一条人命吗?“宥淮。”她扑倒在他的身上大哭,“对不起,我原本只是希望希望能救我爹,我绝不想弄成这样的,宥淮,你知道吗?”

    躺在床榻上的人一直没动静,脸色仍是俊逸不凡,就像睡着了般。

    “宥淮……宥淮……”她哭得好伤心,“我……我承认一切是我太任性、太天真,想出了这么个烂方法,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她边哭边拿起他的手打自己。

    “这些天我也不是故意要跟你闹的,我只是……只是真的吃醋了,我不想看你和绛枫或跟邑冰在一起,我嫉妒她们跟你是青梅竹马,我怕你真的只是奉爹娘之命娶我而已。”

    这种心将死去的感觉,让她想起了被黑大抓去的那夜,若不是聂宥淮不畏风雨执意的找寻她,恐怕她真会让那胖女人给抓回去让黑大做八姨太。

    “宥淮,我不玩了,你醒过来好不好?我们不要闹了?我答应以后都听你的,以后我再也不质疑你的话,我相信你会帮我救我爹,我也不再阻止绛枫和邑冰接近你,甚至……甚至我可以答应你纳她们为妾……不,就算要我让出正室的位置也行,只要你别死,你别死好不好?好不好……”她近乎孩子气的央求道。

    她曾经那么的信任聂宥淮,为什么她会让嫉妒冲昏了头,反而设下计谋来害他呢?现在回想起来,她真是太不应该了。

    “宥淮,你不理我,是不是不再爱我了?不再……疼我了呢?”古雨枫知道人死不能复生的道理,可是她就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突然,她由自己的鞋里抽出一把匕首,那闪亮的银光和房里的烛火相映,形成了一抹诡异的景象。

    “求求你别跟我生气,宥淮,别走远,你等我,我……我这就去陪你。”她将刀子往手腕上一划。

    匡唧——

    那把划向她手腕的匕首突然横扫在地,而她整个人也被抱上床,那个原本已经死去的人竟然又“奇迹”似地复活了。

    “宥……宥淮?”古雨枫睁大眼睛,看着那张熟悉的俊朗脸孔。

    “是我。”聂宥淮大手轻抚着她柔嫩的脸蛋,带着无限歉意道:“对不起,跟你开了个玩笑。”

    “开玩笑?”

    “我可以任你随意处置,雨儿,对不起。”她竟然为了他而要自杀,聂宥淮知道自己爱她的心总算有了代价,不过纵使今天的事是真的,他也舍不得她跟着他一起死去,她真的太傻了。

    “你真的是在跟我开玩笑?真的吗?”她还停留在惊讶的阶段,尚未回复过来。

    “真的,不信你可以摸摸我的心跳。”他将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胸口道。

    有力的心跳声撼动了她,也模糊了她的视线。

    “你太坏了!你又欺骗我,你这大骗子……”她突然放声大哭,粉拳不断地往他胸口捶去。

    “是,我真是个大坏蛋、大骗子,不过我向你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你能原谅我吗?”他轻拭着她脸上的泪水问。

    “我……”古雨枫其实高兴的无法形容,她紧紧地抱住了聂宥淮,就像抱住什么珍宝怕人抢夺似的,“宥淮,是我的错,我不该设计你的。你能活起来真好,以后我再也不许你轻易离开我,就算是死也要带着我一起,你快答应我。”

    “好,从今以后我们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离。”

    他低下头用舌尖撬开她的红唇,缠绵、深情地吸吮她唇中的甜蜜柔嫩;她也热切的回应了他,两人就像一对亲密的爱侣般,火热的情涛在他们之间汹涌激流。

    那股疯狂的爱欲让他们忘记了所有。

    他的大手狂热地往她的衣裳里探索,放肆地**着她柔细的肌肤,美好的肤触和窈窕的身段令他无力抗拒。

    他低沉喘息着,急乱地动手扯开两人之间的阻碍,那双因他的抚触而高耸的雪峰令他倒抽了一口气,他滚烫的吻落在上面,印上了属于爱的印记。

    “嗯……”一股快感从她下腹间激起,澎湃得就要将她焚烧,让她忍不住吟哦出声。

    她的回应和欢愉的声音听来就像对他的一种邀请,使他为之悸动,他大手抚过她的每一处,最后停留在让他欲望高涨的大腿内侧。

    “雨儿,知道吗?我好爱你。”他用着低沉而蛊惑人心的迷人嗓音道,他的吻继续挑动着她身上的每一寸。

    她整个人沉入他所编织的情网中,早就头晕目眩,而他的这句话更是深深地撼动了她。

    她抱住他的手更加缩紧,满是情涛的盈盈秋波专住地凝视着他。

    “我也爱你,宥淮,我爱你——”

    他露出了一抹愉悦的笑容,深情的眼神一转,他进入了她娇柔的身子,与她深情缱绻地合而为一。

    “宥淮——”她娇喘连连的喊着他的名字。

    疯狂的律动夹着万千深情蜜意,两个狂野交缠的身影相互倾吐爱意,彼此许下承诺……

    经过古雨枫不死心的追问,卓定敖才肯承认自己是因为相信聂宥淮保证会救出壑山寨的人,才被他收买,答应和他一起合演这出戏欺骗她。

    这可让她生气极了,自家夫君犯了点小小的错误是可以原谅的,但一个好师兄就不该如此出卖师妹,尤其是像她如此可爱的师妹。卓定敖真是太不应该了。

    为了处罚卓定敖,让他能够好好“反省”,古雨枫竟每逢见到年轻女子,就开始天花乱坠地介绍起卓定敖,将他比喻成天上少有、地上仅存的奇男子,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的,从此之后,孤僻的卓定敖再也不得安宁,因为“天绝山庄”门外每天徘徊着一大群探头探脑,想见奇男子一面的痴心女子。

    见到卓定敖一副快抓狂的模样,这位美娇娘才展露笑颜,肯点头上花轿了。

    来迎娶的马车全数换上了大红的色彩,带着亲生爹娘殷殷的不舍,古家才寻回不久的大小姐又立刻嫁往长平去。

    但古雨枫怎么也没想到在府里迎接她的人,竟然会是她一直放心不下的爹爹项钊。

    “爹——”她不顾旁人的目光奔进他怀里。

    “星儿!”项钊也同样激动的喊道。

    古雨枫赶紧拿出这些日子在各地搜买的东西,全数塞进他手里,“你快瞧瞧,我买了一堆东西要给你那!”

    “乖孩子,我的星儿……”项钊感动莫名,不过在看到她身旁那伟岸的年轻男子后,他突然神色一变,连忙跟她离出点距离来。“对不起,少夫人,我太激动了。”

    “少夫人?什么少夫人?”她疑惑地抬头问。

    “聂老爷仁慈,他念在我们壑山寨里的人虽然抢夺财物,却从没犯过杀人放火的歹毒之事,所以愿意对我们法外开恩,并让我们转业,待在聂府里当差帮忙抓些坏人将功赎罪,所以我现在在聂府里当总管呢!”

    聂府以前的总管告老还乡,项钊知道聂-P奘强丛诠庞攴愕姆萆希才会让他有机会担纲此职务。

    “总管?可是你是我爹。”古雨枫可不依。“淮哥,你去跟你爹说,要他别让我爹当总管。”

    “这可不行,你这丫头怎么能害我失业呢?”项钊抢先回答。

    “可是……你是我爹啊!”

    “傻丫头,只要我能在你身边,能看到你我就心满意足了,比起你的亲爹娘,我比他们都幸运呢!别为我担心了,除非你不想再见到我,否则就乖一点。”项钊语毕,对他们笑着道:“少爷、少夫人,恭贺你们大喜,赶了一天的路,快些回房歇着准备迎接吉时的到来吧!我先告退了。”

    “爹……爹……”古雨枫喊着,但项钊却没再回头了。

    “雨儿,你也听到你爹的话了,若不是当聂府的总管,他是无法时常见到你的,你就别再为难他了。”聂宥淮在她耳边轻声道。

    古雨枫明白,这全是聂家对她的疼爱,教她能够时常看见她爹。

    “淮哥,谢谢你,你对我真好。”她感动的说。

    “傻瓜,妻子只有一个,我不对你好要对谁好呢?”他笑问道。

    古雨枫娇羞地露出了个笑容,她刻意问:“那邑冰和绛枫呢?你会不会也对她们这么好?”

    “到现在还吃她们的醋啊?啧啧!真酸啊。”他借机靠近她,嗅嗅她身上那股迷人的香气。

    “哪有酸味,你少骗人。”她抬手就想打他。

    “刚进门的娘子就要打夫婿?谁来救救可怜的我呀?”他故意大嚷,满园子让她追着跑。

    不过所有聂府的人都躲在一旁偷笑,谁也不敢真的出面干涉他们之间特有的恩爱方式。

    “别喊了,你站住。”古雨枫觉得丢脸极了,直想抓住他就拿块布将他嘴巴塞住,以免他再胡言乱语。

    只可惜聂宥淮似乎有意逗着她,明明就像快让她抓到了,又瞬间像泥鳅似的给溜走,害得她既好气又好笑。

    在屋里听到他们呼喊的声音,而跑出来的聂家夫妇见状差点没昏倒,怎么他们即将洞房的儿子跟媳妇,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在园里旁若无人的追逐着?

    这……今儿个他们可请来了不少的贵客啊!这样教他们两人的面子该往哪里摆?

    一个不拘小节的儿子,再加上一个天真顽皮的儿媳妇,唉!聂-P薜耐房商哿恕

    “抓住了,抓到你了,哈哈……”好不容易才抓到聂宥淮的古雨枫乐得笑出声来,再也不记得要拿块布将他的嘴给塞住。

    “你这么高兴抓到我?”聂宥淮古怪的问。

    “是啊!是……怎么了?”古雨枫顺着他那怪异的眼眸方向望去,忽然看到一群人正站在他们背后眼巴巴的望着他们,更糟的是那群人之中竟然还包括了聂家夫妇。

    噢!这下她可糗大了,真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可真是奇怪了,淮儿和雨儿怎么还没回来?师爷,你去外头帮我瞧瞧吧!”王湘之善解人意的对他们“视而不见”。

    周大豪也很识相的立刻回答,“是的,夫人,我立刻去查察少爷和少夫人的行踪。”语毕,他使了个眼色给在一旁围观的群众。

    瞬间,原本挤满人的后花园只剩下聂宥淮和古雨枫两人了。

    “他们……这是怎么回事?”古雨枫有些难解的问。

    “这可是我娘的一片心意喔!”

    听聂宥淮解释后,古雨枫才明白王湘之怕他俩尴尬,才会演出这出“视而不见”的剧情,她还真是感激这位善体人意的婆婆呢!

    她笑着抬头,却发现他近在咫尺,“你做什么?”

    “我想吻你。”

    她睁大眼睛,“不行,别人会看见的。”

    “我娘已经带走他们了,这里不会有人的。”

    “可是我们成亲的吉时快到了。”

    “没那么快。”

    “但是……”

    “但是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吻你了。”他接下她的话,深情的吻吻得她天旋地转,无力抗拒,真想就这样缠绵到永远。

    看来厅堂上的宾客,还有得等呢!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烈火娇妻最新章节 | 烈火娇妻全文阅读 | 烈火娇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