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偷心佳人 > 第九章

偷心佳人 第九章 作者 : 元婷

    白幕又换上了黑夜色彩,一径的期待,又过了一天。

    在等待中往往一小寸的光阴都是艰苦难熬的,尤其是这种生离死别的时刻更是教人伤心难受。

    五天了,莫休已经整整昏迷五天了,这五天来烟之书陪伴在他身边,不说话也不动,整个人像是凝滞静止的,若不是眼泪仍旧不停的滑落,恐怕会以为她不是个活生生的人。

    “肩上的伤好点没?哎呀!-别哭了,再哭下去分舵里要淹水了。”烟之画忍不住走进房来劝阻道,脸上的表情极为烦闷。

    烟之书苍白着一张脸,愁绪堆满面前,泪水还是不自觉的滴落,肩上的那点小伤对华-晨来说是小儿科,根本不碍事,反而是莫休较令她担忧。

    哎!见她如此,就算聪明绝顶的烟之画也拿她无可奈何。

    不过她也的确是听明,在谷劭将她“拐”离咸阳约有三天路程的地方时她就发现到不对劲,继而死缠活赖的要谷劭再带她回咸阳“看热闹”。她想知道她所教的偷心术是否有效,也想知道小笨蛋烟之书是否已经钓到目前“最有价值”的男人,莫休。

    谁知道就在她再度回到咸阳分舵时,见到的竟然是一个哭哭啼啼的烟之书和一个快要死了的莫休?!

    于是,她不敢有所耽误,立刻集合了长啸堡和胭脂门两大势力努力去寻找人称“少年神医”,就是烟之琴的丈夫华-晨。

    很幸运的两天后就找到了人,不过,烟之棋的下手实在是不留情,那可怖的剧毒并非华-晨的能力可解,所以只能暂时用赤芝先护住他微弱的心脉,若再找不到起死回生草(灵芝草),恐怕只是拖时间而已了,难怪烟之书会如此难道。

    “-说话啊!别闷着嘛!”烟之画快被她这种阴阳怪气的态度给闷坏了。

    “我……我好担心,好……难过……”她重复着这几天老是说的几句话。

    “如果-担心难过的话,-可以吃一堆东西肥死自己;不然-也可以找个人捉弄一下,让自己开心一点;要不-也可以拿支笔将自己画成丑八怪……很多方法的,用不着一直哭。”烟之画好心地建议着。她最不喜欢见到人哭,偏偏烟之书像水捏的,动不动就哗啦哗啦!真恐怖。

    吃东西,捉弄人,甚至在自己脸上作画……她现在哪有这般心情?

    烟之书的腮边满是晶莹的泪珠,心中的惶惶不安一直无法平静,直到目前为止,莫休依然昏迷不醒,让她一颗悬着的心无法放下。

    “画儿,-说棋姊是不是很讨厌我。”烟之书难过自责的问。若不是莫休,今日躺在那里的人就会是她。

    “这……当然不是,她也是无可奈何啊!书儿-千万别怪她。”

    “我……好。”烟之书乖巧的答应。当晚若不是烟之棋帮她将莫休送到这里,以她身上受伤又路痴的情况,恐怕事情会变得更加危急。

    “哎呀!其实-应该感到高兴,因为在-这辈子中遇到了一个莫休,他肯为-这么做,-应该满足了。”烟之画安慰道。下回她一定要问问她家相公谷劭,若她也遇上像烟之书一样的危险,他会不会去救她。

    “嗯!”烟之书噙着泪水点头。

    “那就好了,走走走,我带-出去呼吸一些新鲜的空气。”烟之画硬是要将烟之书拖离房内。

    “别拉我……我想陪他。”烟之书固执的坐在莫休身边不动。

    “-……”烟之画低下头小心翼翼的瞧她一眼,轻声的问:“如果……呃!我是说如果莫休万一……不幸……那-会怎么做?”

    “不幸?”闻言,烟之书睁大两只有如核桃般哭肿的大眼,十分激动肯定的说:“那我也不要活了。”

    这……这么严重啊!哎呀!真是麻烦。看来得想个法子骗骗她了。

    “呵呵!书儿,刚刚是开玩笑的嘛!-要对华姊夫有信心啊!”烟之画想法子平复她激动的情绪。

    “信心?大莫真的会没事吗?”水汪汪的眼眸中满是询间。

    “这……当然,当然啦!”烟之画话锋一转,语带警告的说:“不过如果莫休知道-这么难过,他心里一定很不安。”

    “可是……”

    “-要哭就离他远一点,免得给他听见了。”烟之画哄着她说。

    “他,听得到吗?”烟之书怀疑地看着莫休依旧紧闭的眼睛,难过的情愫再度涌上心头。

    “听得到,当然听得到啊!-不会以为莫休已经死了吧!”烟之画夸张的陈诉。

    “不,他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他死……不会……”烟之书忍不住又哭了。

    “好了,-再哭下去,莫休要被-的眼泪淹死了。”她乘机将烟之书给带离现场。

    *

    “华姊夫,拜托拜托你想想办法嘛!不然书儿那小笨蛋若再继续哭下去,恐怕眼睛会给哭瞎了,而且她还说若莫休死了,她也不想活了。”烟之画皱着眉,央求着华-晨说。

    “-晨当然会想办法,-就别再给他压力了。”谷劭将老婆拉回自己身边,不准她再去烦人,这些天华-晨的苦他是可以了解的,毕竟他并不擅长解毒。

    “我不是要给他压力,只是担心啊!”烟之画其实心地还算是很善良的。

    “我们会尽力救他的。”烟之琴温柔恬雅的眸光中也满是水雾,她更是不忍心见到烟之书那么的难过。

    “那他到底会不会活呢?机率有多少?”烟之画忍不住再问。

    “如果现在有起死回生草就会活。”华-晨只能这么说,在其儒雅的脸上也充满倦意,这些天为了救回莫休,他也忙坏了。

    “起死回生草?”烟之画喃喃念着这五个字。

    华-晨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也就是说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根本很难取得,而且就算拿到,恐怕拖的时间也太长了。那么烟之书……花厅里众人皆静默起来,每个人都不愿意见到这样的结局,但……谁有法子呢?

    就在此时,外头突然匆忙的跑进一个人。

    “禀少主,外头有一个道士说有很重要的事,一定要即刻见你。”

    “道士?相公,你什么时候跟道士『勾搭』上了?”烟之画不解地-着腰问。

    “画儿,注意-的用词。”谷劭没好气的警告完爱妻,才对那通报者说:“带他到议事厅来。”

    “是。”

    “我去看看。”谷劭话说完,随即赶到议事厅去。

    “我去偷听。”烟之画也偷偷跟了出去。

    这对夫妇?烟之琴和华-晨不自觉的莞尔。不过烟之书才是令他们最心烦的。

    事情会有转圜的余地吗?

    他们都希望会有。

    *

    白茫茫的一片,任他再怎么跑、跑得多远,跑得多久,四周的景物依旧是一径的纯白,完全没有其它颜色。

    没有时间;没有景物;也没有人声……这是什么地方?

    一向乐天派的莫休也忍不住要皱起眉头,太奇怪了,这个地方真是玄得古怪透顶。

    “有没有人啊!人都跑哪儿去了?人呢……”他再度向前奔闯并使劲的大喊,不过所有的声音都像石头投入水中一般,只漾起了一圈微小的涟漪,然后瞬间便消失,而他所见到的景象仍是一片的白。

    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累。

    一径的奔跑让他身心俱疲,他开始想放弃,他已经没有力气再继续胡乱闯了,这古怪至极的地方让他不由丧气地坐了下来,躺平在白茫茫的烟雾之中,任凭那朵朵似云般的白雾将他湮灭,脑中也跟着一片空白。

    忽地——“大莫,大莫……”清楚的女孩哭泣声破空而至,慌乱得像个迷途的小孩极需亲人的牵引,当然更加轻易地引动了莫休敏锐的神经。

    “书儿,是书儿……”莫休原本低落死心的情绪,只因烟之书的叫喊声,整个奇迹似的都活了过来,他坐起身来看,没错,那泪眼汪汪、楚楚可怜的娇美人儿,不正是他舍命保护的女孩吗?“书儿,书儿……”

    “大莫。”烟之书一听见他的声音,立刻朝他飞奔而来紧紧拥抱住他,赖在他怀中尽情哭泣。

    “真的是-……真的是-……”莫休激动得无法言语,他已经许久没见到除了白色以外的景物,更别说现在怀中紧抱的还是他悬悬念念的人,他欣喜的简直无法言语。

    “大莫,如果你死了,我也不要活了。”烟之书从他的怀中露出一张脆弱苍白的脸蛋,真诚的对他说。

    “死?”经过她的提醒,莫休才猛地有所觉悟,难道他已经……没等他多问,蓦地——原本在他怀中的纤细人影突然飘离了他的身边。

    “书儿,-要去哪里?”莫休跑向她问。不过任凭他跑得多快,烟之书始终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大莫,答应我一定要回来找我,一定要回来找我……”烟之书噙住泪水,含情脉脉的对他说。

    “回来?”回来哪里?“书儿,我到底该回去哪里?该怎么走?”莫休有些慌急,他欲抓住烟之书的手,不料这回她跑得更远。

    “答应我,一定要回来找我……一定要回来找我……”她没回答他的话,只是含着泪水这样说,在说话的同时,轻灵的身影也在转瞬间离莫休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白雾环绕的尽头。

    “书儿,别走,把话说清楚,-要去哪里?别乱跑……”他没忘了这女孩有严重的路痴症,她怎么可以一个人乱跑呢?怎么可以?

    急躁慌乱地犹如锅上蚂蚁般,他用尽全力的追向烟之书消失的方向,她是他生命中最大的原动力,他不放弃,绝不能放弃,再怎么的苦他也要找回烟之书,保护她,他要保护她一辈子的。

    “书儿,等我,别走……”他再度追向她消失的方向……*

    “书儿别走,书儿……”莫休的手在空中不断挥舞,口里像梦呓般始终喃喃念着烟之书的名字,突地,他猛然大喊了一声,紧紧握住伸向他身边的手。“书儿,书儿……”

    “我不是烟之书。”谷劭原本好心的想帮他抹抹额上不断沁流的汗水,谁知道就这样被莫休硬生生的握住手,而且还紧握不放,真令他哭笑不得。

    “哈哈哈,别挣扎,他现在可当你是他心爱的小笨蛋烟之书呢!相公,你就做做好事吧!”烟之画在一旁看得呵呵大笑,惹得谷劭干瞪眼,两个大男人的手紧握在一起像什么话?他赶紧缩回手,绝计不帮这个忙。

    谁料他越是挣扎,莫休就抓得越紧,生怕他跑掉似的,不过生病中的莫休力气哪敌得过谷劭,就在谷劭挣脱他的-那,莫休奇迹似的清醒过来——“书儿别走。”他似乎使出全力的大喊一声,随即睁开了眼,整个人半坐起来。

    “啊!醒了醒了,他终于醒了。”烟之画高兴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厅室。不只是她,连在场的烟之琴、华-晨和谷劭都感到欣喜,他真的醒了。

    “书儿……”莫休还是喃喃念着这句话,不顾众人好奇的视线,眼光快速地巡视着现场,只可惜并没有找到他所想见的人。背脊突然传来一阵疼痛,他呻吟了声又躺回了床上。

    “-晨,你快看看他的情形怎么样?”谷劭见到这种情景,忙喊。

    一阵忙碌的望、闻、听、切,华-晨俊雅的脸上终于露出放松的神色,一扫多日来积在眉头上的忧愁。

    “放心吧!再修养个几天就会没事了。”他微微一笑,说。

    莫休皱着眉头,紧盯着这四个“奇怪的人”看,他们是谁?

    “你们是……”

    “哈哈,差点忘了自我介绍啦!”烟之画于是很快将他们四个人的身分及一切来龙去脉告诉一头雾水的莫休。

    “这么说是你们救了我,多谢。”莫休诚心的说。

    “不用客气,其实都是你自己的功劳,若没有那一扬道士的起死回生草,华姊夫也没法子救你的。”烟之画很难得谦让的说,不过她说的也是事实。

    原来三日前,一个自称一扬道士的人来到分舵内,将珍贵无比的起死回生草交给谷劭,说是因为受过莫休的恩惠,特地来报答他的;经过华-晨的妙手回春,细心配药,总算将生死边缘的莫休给救回来了。

    莫休帮助过的人太多了,他根本不记得一扬道士是谁,不过做好事是会有好报的,由此就可验证。

    “对了,书儿还好吧,她在哪里?”莫休最急于想见的人就是她了。

    “看我们多胡涂,都忘了通知书儿了。”烟之琴转头急忙的想去告诉烟之书这好消息,不料却让烟之画给挡住去路。

    “琴姊,先别忙着通知她嘛!”烟之画一双古灵精怪的眼睛又开始溜溜转。

    “画儿,-又想做什么?”谷劭看穿地瞅住她问。

    “君子有成人之美嘛!对不,相公?”烟之画故意亲热的环住他的手臂,娇道。

    “说说喽!”谷劭倒想看看这回他这娇妻又有什么诡计可以“成人之美”,不过基本上他不抱太大希望。

    “就这样……”烟之画将房内的几个人集合,轻声的说出自己的计划。

    “这样?”除了谷劭由于司空见惯没吓到以外,剩余的三人全都瞠目结舌的看着她。

    “好,但是别为难她。”莫休也想知道烟之书是不是真的爱他,还是只是一种依赖。

    “知道,我哪敢为难她。”烟之画佯装一副小媳妇状,撇了撇嘴,低声道:“真是神偷难敌偷心女,想不到莫休居然会栽在那小笨蛋的手中。”她摇头兴叹着。

    闻言者,全都咧开嘴开怀的笑了,包括被偷了心的莫休。

    *

    “我要见大莫,我要去见他,你们别拦着我……”烟之书语音凄哑的推挤着阻拦着她的人。

    “书儿,-冷静一点,不是我们不让-见他,是因为他……他……”烟之画声音带着哽咽,泫然欲泣的模样。

    “他?他怎么了?他到底怎么了?画儿、琴姊,大莫他是怎么了?”烟之书见到烟之画吞吞吐吐的模样,心中的惶惶不安更加狂烈,就好比失去浮木即将溺毙的人一般。

    “他……”烟之画偷偷瞄了两眼躲在门帘后的人影,还是故意吊人胃口的留下一个疑窦。

    “他到底怎么了?怎么了?画儿-别这样,快告诉我。”烟之书很少见到一向快人快语的烟之画说话这样吞吞吐吐,简直快把她急死了。

    烟之画生动的眸光诡谲一闪,轻咬下唇,像是下定非常大的决心般盯着她说:“我们不让-见他是原因……因为希望他能在-心目中永远保持俊挺帅气的模样,我们都是为-好,真的。”

    为我好?烟之书嘴唇蠕动了几下,心中的慌乱更如激流般汹涌。

    “什么意思?-说的是什么意思?”烟之书抓住她的手问。

    “他……他恐怕没救了。”烟之画神色闪动着诡异的光彩,改换抽抽噎噎的声音,继续说:“所以我们才会不要-去看他,他现在的样子太……太丑了啦!”话说完,她煞有其事的趴在谷劭的怀中,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在为莫休伤心,其实她是快忍不住笑场了。

    “没救?-的意思是……”烟之书苍白了一张脸,没预警的跌坐在地,整个人像灵魂出窍,完全没了生气。

    见到她的样子,躲在门帘后头的人差点忍不住冲了出来,还是烟之画瞪他一眼,他才知道记得现下的状况。

    “书儿,-也别太伤心。”烟之琴赶紧安慰着,她觉得这玩笑开得太过火了。

    “他……”烟之书忍不住在她怀中放声大哭,“他骗我,他说过要一直保护着我,时时刻刻的,他骗我,他骗我……”呜咽凄然的哭声传遍整座大厅,震愕不安的娇柔身驱直偎向一直抱住她的烟之琴,想要藉此寻求一些安全。

    “书儿别哭,别伤心……”烟之琴温柔的声音不断的安慰着,她几乎快忍不住要说出实情了。

    “琴姊,我不要大莫死,大莫不能死……”烟之书依旧号哭不已。

    “人死又不能复生,-就节哀吧!”烟之画打铁趁热的继续加油添醋,“放心,放心,等他死了,我再帮-介绍个又帅又有钱的相公……”

    烟之书没心思去听她说其它的,她只听到烟之画说莫休……死?他居然死了?

    怎么会呢?他还那么年轻健康怎么会死了呢?烟之书脸色顷刻变得苍白黯然,捂住自己的耳朵拚命摇头,拒绝再听到不利他的传言,她不要莫休死,不要……不要……“不,我不要别人,我只要大莫。”烟之书哭着推拒道。

    “喂!苞-说他死了,-别为难我嘛!”烟之画装出不高兴的样子说。

    莫休真的死了吗?他居然死了?

    “我……我也不要活了……”突然,烟之书大喊了一声,推开紧抱住她的烟之琴,往大厅的梁柱撞去。

    “啊——”始作俑者的烟之画差点给吓呆了,她没想到烟之书居然会做出这么激烈的反应。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眼明手快的谷劭赶紧阻止她。

    “书儿,-别吓我们。”烟之画赶紧抓住她还是蠢蠢欲动的娇弱身躯。

    “放开我,-让我死,我要跟他在一起。”烟之书依旧挣扎着想推开一直架着她的人。

    “-真的肯为他而死?”烟之画扶住她的双肩问,她深谙这小妮子固执得很,一旦决定的事就不会改,所以更加不敢让架住她的人放手。

    烟之书坚定无比的点头。

    “既然-肯为他而死,那么若要-现在嫁给他,-肯不肯?”烟之画强调的间:“我是说嫁给他之后,可能一下子就得守寡了。”

    “嫁给他?”烟之书怔忡住了,她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她只是天真的以为她会和莫休一辈子都这么好,莫休会守护着她一辈子,所以他不会死。

    “难道-不愿意?”烟之画怀疑地盯着她问。

    “我……”烟之书水灵澄澈的眼眸中带着一丝羞怯,她可以嫁给他吗?

    “如果-不愿意就算了,毕竟这种事是勉强不来的。”莫休居然没让烟之书心动?烟之画心中带着遗憾的对躲在帘后的人耸耸肩。

    那人似乎受到某种打击,脸色不复刚刚的神采飞扬。

    叫别人相公?

    “不,我要嫁给大莫,我要嫁给他……”烟之书的脸上再没有踌躇,反而因为自己的这句话,脸蛋上带着少女的嫣红。

    “但……他就快死了。”烟之画试探的说。

    “没关系,就算他死了,我这辈子也不会改变心意的。”烟之书明眸中充满光辉,她很高兴自己所做的决定,不管如何,她这辈子都不会忘了莫休的。

    “很好,婚礼我们会替-办的,不过-若要后悔,在成亲的前夕都可以,我们会为-做主的。”

    “不,我不后悔,一辈子都不会后悔。”烟之书-哑着声音,擦干泪痕说。

    烟之画等人总算露出放松的表情,不过最快乐的人莫过于躲在帘后一直注视着这一切的人,因为他知道烟之书是爱他的,并非只爱他的偷技。

    *

    喜幔高悬、炮竹连天,整个长啸堡咸阳分舵内充满一片喜气洋洋,众人嘴里都噙着朵灿烂的笑靥,因为明日他们的少主夫人要嫁妹子了。

    喜乐的气氛下,似乎唯有新娘子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忧愁。

    烟之书坐在石凉亭的石椅上,看向忙碌着为她张罗婚事的众人,奇怪的是,她心中并没有新嫁娘的喜悦,反而是一径的担忧。

    传说,新人在要结婚前都不可以见面,否则会不吉利的,虽然婚礼决定的匆促,才仅仅十天的时间,但连同之前的时间她已经整整有半个月没有见到莫休了,本来想偷偷在他窗外张望,烟之画总是差人将她看得紧紧的,丝毫不留空间。

    他还好吗?

    每次问烟之画她都说好,华-晨的医术很高明,保证莫休一定能等到和她成亲那天,但她没亲眼看见怎么能放心,他真的好吗?

    烟之书忍不住又踱步到他的窗前,极力的想要偷觑,没想到刚刚才说要出门再亲自挑一些胭脂的烟之画,居然会这么巧的又出现在她面前,又将她拖离现场,再回到凉亭内。

    “哎呀!我不是说过不可以见面吗?-是故意的。”烟之画指责道。

    “画儿,我真的很想见大莫,只要一眼就好,拜托啦!”烟之书苦苦央求着。

    “不行。”烟之画狡黠的一眨眼威胁道:“除非-不想嫁给他了。”

    “我……我想。”烟之书垂低着螓首说。

    “那就乖乖的,反正明天就见得到了嘛!不差这一天的。”话说完,她拍了拍她的肩便离去。

    不差这一天?可是一天很长耶!现在才是上午而已,还有下午,还有晚上……“为什么一天要这么长呢?”烟之书感叹的说,泪水又忍不住扑簌簌的掉下来。

    暗处,一双深情的眸光始终跟随着她。

    *

    红烛高挂、灿若星点,荧荧之光映照在烟之书清灵秀美的脸上,让她显得更加绝尘动人,迈着莲步,她轻巧却快速的移到了心底悬念多时的人的床前。

    “大莫。”她轻喊了声。

    婚礼上没有新郎出席,她一点也不在意,她只希望能够快点见到一直悬念的人。

    莫休的气色看来很好,还是像以前一样的挺拔帅气,一点都不像烟之画所说的快要死了的样子,让她一直悬浮的心终于能够放下。

    “大莫,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好看,真的。”烟之书扯出了一抹许久不见的笑容,软若无骨的柔荑轻柔地滑过他清逸卓然的脸庞,奇异的,心中溢着一股说不出的安全感,只要在他身边,就让她有十足安定的感觉。

    突然,烟之画昨晚所说的话在她耳边响起,她说……“再教-一个方法治病。”烟之画眼神溜溜地转。

    “治病的方法?-什么时候又会治病了?”烟之书觉得莫名其妙,她什么时候又变成“神医”了?

    “嘿嘿,这就是我厉害的地方……”烟之画于是神秘兮兮的将“秘方”告诉她……思及此,陡地,她的脸蛋全部嫣红,一颗心开始狂烈的剧跳不已,真的只要她一吻莫休,他的毒伤就会好起来?

    真有这么神奇吗?

    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试试了。

    羞怯地阖上了清灵的眼睛,嫣红地如同三月桃花般美丽的唇瓣开始慢慢一寸一寸地移近莫休的脸……她可以感觉自己跳如擂鼓的心脏;也可以感受到莫休似乎不怎么规律的呼吸。就在她唇瓣与他的结合时,突然——莫休伸出手臂圈住她,将她拥在自己的身下,狂如浪涛般疯狂的吻开始向她袭近。他等这一刻已经等得够久了。

    彷佛火山爆发般的热情开始灼热,充满激烈思念、爱欲交横的炽烈火焰在两人之间开始狂烧,莫休猛烈霸气的吸吮着她温软柔醇的娇唇,她身上少女的馨香更冲烈了这火热的情焰,几乎快将两人焚烧,让两人同时晕眩在这窒狂的情火中,几乎失控。

    “你……”

    烟之书完全没料到她的吻居然这么“有效”,莫休的伤居然真的让她的吻给治好了,喜悦充满她的心底,但她没有时间多去思虑,他袭人的热吻让她快要被淹没,只能紧攀住他的脖子不放,一股奇异的燥热延伸向身体的每一处,她开始不安分的扭动身躯,想要赶走那怪异的感觉。

    莫休猛地倒抽一口气,烟之书不安分的挣扎,让他原本就蠢蠢欲动的**更加深了,恨不得立刻让她成为他的人。

    但他还有疑惑未解。

    用尽所有力量,十分努力的控制自己,莫休以着低沉充满欲念的嗓音问出了他所想要问的问题。

    “书儿,想通了吗?真的爱我吗?”深情灼热的眸光紧紧抓住她清丽的眼神,他要她亲口对她说出这个答案。

    “我……”烟之书突然眼眶一红,低声啜泣,“你竟然还这样问我,我以为你在决定为我挡下毒镖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答案了。”

    她的眼泪让他几乎心碎,他不是有意的,他只不过想亲口听她说。

    “再亲口对我说一次好吗?书儿。”他诚挚的说。

    烟之书在主动吻上他时,对他说出了三个字。“我爱你。”

    “我也爱-……”

    莫休珍惜的吻干她玉肤上的泪痕,直到她的脸蛋再度为他而嫣红,散发娇羞却迷人的光华。他的大手快速的解开了两人间的束缚,犹似带着魔力般的大手抚遍她娇柔的身躯,引起她全身的战栗和陌生的狂喜,激烈渴望的吻,细细的落在她犹胜白雪般柔嫩的肌肤上,狂烈中带着浓密的情意。

    烟之书脸上飞着两朵晕红的霞云,彷佛浸沉在一池漾满酒馥腾熏的池水中,醉意让她变得更加娇美而诱人,散发着从未展现的女人特有的媚丽娇态。

    多美丽的小女人。

    原本就粉雕玉琢的烟之书在烟之画的妙笔下,更加的绝尘出众,一双秋波黑白分明慑人神魂;小巧的鼻梁微翘;朱唇则像朵娇媚的花朵引诱人心……尤其是她现在纤柔媚丽,更让莫休快要疯狂。

    狂野烈焰般的热潮再度向他俩袭近,这一回再也没有什么顾忌,绮丽罗帐下,两个相爱的身躯缱绻交缠,谱出属于他们浓烈深爱的恋曲。

    这是个浪漫且旖旎的夜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偷心佳人最新章节 | 偷心佳人全文阅读 | 偷心佳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