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无情夫君 > 第九章 遗忘

无情夫君 第九章 遗忘 作者 : 于欢

    世事一场大梦,

    人生几度心凉?

    夜来风叶已鸣廊,

    看取眉头鬓上。

    ──西江月.苏轼

    数天过去,左阳都未曾再踏进雨阁一步。

    蝶雨倚窗长叹,怨叹幸福的日子为何如此短暂,也怨为何左阳不相信她、不听她的解释?

    为此,她食不下咽,睡不安寝,加上已逐渐凸出的小肮,让她的身子一日瘦过一日,神情也日渐憔悴、委靡。

    “蝶雨姑娘,你怎么又将窗子开得这么大?小心著凉了。”

    周婶走进房间,见蝶雨穿著单薄的衣裳站在窗前,不由得边唠叨,边上前将窗子关上。

    “我帮你熬了些粥,你快趁热暍了吧!”她扶著蝶雨坐到桌前。

    蝶雨摇摇头,意兴阑珊的说:“我不饿。”

    “你就算不饿,还是多少吃点东西,你得为肚子里的孩子著想啊!”周婶主动为蝶雨盛了一碗粥。

    听她这么说,蝶雨不禁神色黯然的抚了抚小肮。

    “为什么他不相信我?”她喃喃的低语著。

    闻言,周婶忍不住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我不知道你跟少爷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人家都说,夫妻床头吵,床尾合,只要彼此能退一步想,我相信,没有什么事是解决不了的。”

    她从丈夫那里得知,在少爷出门前,两人还是难舍难分的,怎知,少爷回来了好些天,两人却不知为何形同陌路,少爷甚至宁愿夜宿在书斋,也不愿踏进雨阁一步。

    但少爷不提,蝶雨姑娘也不说,没有人知道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即使他们想帮忙,也使不上力啊!

    “但他完全不肯听我的解释。”蝶雨哽咽的说。

    “也许是少爷还在气头上,心里难免放不开、想不透,你可以主动去找他,跟他说清楚啊!”周婶好心的建议。

    “主动去找他?”

    “是啊!既然他不来找你,那你就去找他嘛!男人就是脸皮薄,不喜欢低声下气的求和,你主动去,等于是给他找了个台阶下,说不定他就不会一个人在那儿钻牛角尖了。”周婶以过来人的身分劝道。

    “真的吗?”蝶雨不太确定的问:“可我怕他不想见到我。”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就我所知,少爷这几天也是同你一样,每天茶饭不思的,老是一个人在书斋里借酒浇愁呢!”

    蝶雨低头深思著,或许,真如周婶所说的,她该主动出击,毕竟,一个人待在这里自怨自艾是无济于事的。

    “嗯!谢谢你,周婶,我等会儿就去书斋找相公。”蝶雨的脸上终于露出这几日来的第一个笑容。

    “好啦!那你就别再烦心了,先把粥暍了,等会儿我帮你炖点补汤,你带去给少爷,我相信你们之间一定会雨过天晴的。”

    蝶雨微笑地端著一碗参汤,缓缓的踏上楼梯,朝书斋走去。

    才在书斋门口站定,她突然听到一声急促的喘息及暧昧的呻吟自书斋内传出来。

    她皱著眉头,伸手轻轻的推开书斋的门,但映入眼帘的景象却令她惊讶得忍不住倒抽一口气,整个人愣在当场。

    只见小妍浑身衣衫不整的半躺在躺椅上,双腿大张,眼眸半眯,露出一脸快意、沉醉的yin媚表情。

    而赤luo著上身,压在她身上的“左阳”背对著门口……

    虽然撕心裂肺的剧痛笼罩著她,但她只是静静的躺在地上,双眼无神的看著天空,任由泪水无声无息的滑落,直到渗到土中消失不见。

    心碎了,徒留躯壳又有什么用?还不如就这样结束吧……

    眼,眨了一下,又一下……渐渐地,一阵黑雾向她袭来,她突然觉得好累好累,好想睡……

    也许,就让她这样永远沉睡不醒吧!至少,这样她就不会再觉得心痛了……

    清月高挂,寒蝉凄鸣。

    雨阁的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数名仆婢匆忙的进出著,每个人的脸上皆布满了仓皇的神色。

    相较于屋外寒冻的天气,屋内的温度正不断的升高著。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叫你们把炭火烧旺点没听见吗?这屋子里真是见鬼的冷!”

    周婶沙哑威严的声音先是命令著,而后又转向躺在床上,面无血色的女子,温柔地开口,“蝶雨姑娘,你别担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蝶雨浑身虚弱的躺在床上,一双大眼无神的睁著。

    她没听到周婶安慰的话,也没听见仆婢们在屋内走动的声音,此刻的她,脑中净是一片空白,她完完全全无法思考……

    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为什么她会觉得心酸得疼?

    为什么她的身体也是空空的、飘飘的,像正在失去什么似的?

    是她的生命吗?

    “蝶雨姑娘,你要振作点,孩子没了可以再生,你千万要撑下去啊!”周婶声音哽咽的说。

    孩子?

    她的孩子……

    她的孩子……

    没了……

    突然,她想起来了,她记得她看到一幅令她心碎的画面……

    然后……她吓得不小心从楼上重重的跌了下来……

    她失了焦距的瞳眸顿时蒙上一层泪雾,睁大的眼瞳中进射出恐惧的光芒,微张的唇像是想要说些什么,却无法说出口,害她急得猛力的喘息著。

    “蝶雨姑娘……”周婶见她神色不对,急忙轻唤了一声。

    然而,蝶雨却恍若未闻。她握紧的双拳因用力而泛青,纤弱的身子因急剧的呼吸而打著颤。

    终于……

    “啊……”

    一声凄厉呐喊冲出她的喉咙,吓著了屋内所有的人。那一声强过一声的呐喊,像是带著悲凉的控诉,逐渐上扬、再上扬……

    经过一阵混乱后,雨阁终于恢复了宁静,一切都是静悄悄的,呈现一片死寂。

    “砰!”的一声,门被重重的推开,左阳跌跌撞撞的冲进来,但才一跨进门,他就被眼前清泠的气氛震慑住了。

    他一手扶著门框,双眼瞠大,直直的盯视著前方躺在床上、安静得一动也不动的人儿,全身不由自主的开始发抖。

    他不敢往前进,只能像个木头人般僵直在原地。

    他也想开口,但双唇却因颤抖得太厉害,声音彷佛都被哽在喉咙里,怎么也挤不出来。

    静,一切都好静好静,静得让他害怕、让他恐惧,他害怕她会就这样不再睁开眼看他,他恐惧她会就这样离他而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他就站在那儿,定定的看著她,许久,他才缓缓的移动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的靠近床边。

    他迟疑的伸出颤抖得厉害的手,小心翼翼的,像是怕惊扰到她似的移到她的鼻前,直到感觉到她轻浅的呼吸,他才松了一口气地“咚!”的一声双膝跪地。

    凝视著她苍白的小脸,他心痛得无以复加。

    是他!都是他害她受到如此的折磨!

    看著她憔悴、消瘦的面颊,他忍不住伸手轻抚著虚弱的她。

    握住她平放在棉被外的小手,他俯低头,将脸贴上地柔弱无骨的柔荑轻轻摩挲,感觉到一股热热的液体自他的眼眶流出。

    她没死……

    她没有离开他呵……

    真实的感觉到她的体温,让他这才安下心来。

    “少爷……”

    一声轻唤自他身后传来。

    他转过头,看见站在他身后,一脸忧心的周婶。

    “大夫怎么说?”他轻声问著,再次转过头,深情的凝视著安睡的蝶雨。

    “算是逃过一场死劫吧!只不过……孩子没了,就不知蝶雨姑娘醒来后,是不是能承受……”周婶哽咽的说不下去。

    “孩子……没了……”左阳震惊的跌坐在地,好半晌说下出一句话来。

    “由于蝶雨姑娘从楼梯上滚下来……孩子保不住……”周婶边说边拭泪。

    他闭上眼,痛苦得难以忍受,他不但害了她,还杀了自己的孩子啊!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他心情沉痛的自问著。

    “少爷,我不知道你和蝶雨姑娘之间究竟怎么了,这几天,她一直闷闷不乐的,老是喃喃自语著『他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不听我解释』”,但问她,她却什么也不说。

    “今儿个一早,我就劝她主动到书斋去找你,好化解彼此间的误会,怎知道她……她会趺下来……唉!早知道,我就该陪她一起去的,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周婶自责的说。

    “不是你的错,都是我……让嫉妒蒙蔽了眼……我应该要相信她的……”他声音痦瘂的开口。

    “你们之间究竟……”周婶很想问清楚,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她实在没有资格过问主子间的事啊!

    左阳却不以为意的低喃道:“我回来那天,小妍告诉我,说她看见蝶雨跟堂哥之间有暧昧,他们趁我不在的时候……我本来是不相信的,可是……谁知道,一进门……我就看见堂哥与蝶雨在床上……我一时怒急攻心,根本听不进去她的解释……”

    “怎么可能?”周婶不平的嚷道:“每天我都陪著蝶雨姑娘,她怎么可能会和堂少爷有……有暧昧关系呢!”

    “其实,今儿个我一个人在酒馆里喝闷酒的时候就想通了,都怪我鬼迷了心窍,被嫉妒冲昏了头,才会这样误解她,甚至害了她,害了孩子……”

    “既然如此,等蝶雨姑娘醒过来后,你就跟她把事情解释清楚,我相信,她一定会原谅你的。”周婶乐观的说。

    “但愿如此。”

    话落,他就听到床上传来一阵轻微的呻吟声,他赶忙转过头去,紧握住她的手唤道:“雨儿……”

    蝶雨皱著眉心,状似痛苦的摇著头,许久,才缓缓的睁开眼。

    “你觉得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他心急的叠声询问著。

    蝶雨眨眨眼,皱起眉看著床顶,然后才转头看他,一脸的漠然。

    “我……怎么了……”她迟疑的开口。

    “你忘了吗?你从楼梯上跌了下来。”他解释道。

    “跌下来?”她一脸的迷惘之色。

    “是啊!蝶雨姑娘,你可把我们给吓死了呢!”周婶欣喜的说。

    “蝶雨姑娘……是谁……”她不解的问,只觉得头痛欲裂,脑袋中空洞一片,好像什么也想不起来。

    闻言,周婶惊讶的倒抽一口气,纳闷的看向左阳。

    “你不记得了?”左阳也是一脸的不敢置信,她怎么会这么问?

    “你……是谁?”

    “我是你的相公啊!”左阳心急的说。

    “我……不记得……”她痛苦的闭上眼睛,她只感觉到全身好痛,像是要散开了似的。

    “周婶,快去请大夫来!”左阳急切的吩咐。

    周婶忙点头,转身街了出去。

    “我的头……好痛……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她扶著头呢喃。

    “别怕!有我在,我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绝对不会……”他向她保证。天哪!老天到底是在开什么玩笑?左阳在心中痛苦的呐喊著。

    他一把揽住她的身子,将她紧紧地抱在怀中,想用无限的柔情安抚她不安的心……

    清明时节,春色无边的西湖畔,涌进络绎不绝的人潮。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来,一道娇小的身影倏地冲进在一旁等候的男子怀里。

    “相公,这里真的好美好美喔!”她那小巧、绝美的脸蛋上,染上一层因奔跑过后的红晕。

    男子展臂揽住她柔软的娇躯,宠溺的为她拨开散在脸上的发丝,深情的凝视著她。

    自从那次失足跌落楼梯的事件后,时间已然过了一年,但她的记忆一直留在清醒的那一刻,之前的痛苦与折磨,彷佛不存在般的消失无踪。

    为此,他不禁心怀感谢,对她而言,这或许是最好的结局,那些痛苦的记忆就让它埋藏在过去吧!即使她不再忆起,他也不觉得有啥遗憾,反倒有些庆幸。

    如今,她只记得清醒后,他对她的深情与浓浓的爱意,完全忘记之前所有的不快乐。

    也因此,他对自己立了重誓,他要宠她、疼她、爱她,用他所有的温柔与呵护包围她、灌溉她,让她在他的保护下度过每一个日子……

    但他也有心理准备,有朝一日,她若记忆恢复,他会用尽他所有的耐心、爱心让她能原谅他的所作所为,让她知道只要有真爱,任何的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

    是的,他有信心,他会是这世上唯一能给她幸福的人。

    “相公,我们再到桥那边去看看好不好?”她兴奋的说,指著不远处的一座半月形的拱桥。

    “好。”他温柔的笑著点头,他真是爱极了她天真、无忧无虑的笑容。

    “快点!”她心急的拉著他往前走去。

    “别急,小心跌倒,伤了肚子里的宝宝。”他轻声提醒道。

    “哦!”

    闻言,她才缓下脚步,努力压抑住兴奋的心情,一步一步慢慢走著,边走,还边不时朝他露出灿烂的笑颜。

    他心满意足的搂著她。

    幸福,在春色下逐渐蔓延、再蔓延……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无情夫君最新章节 | 无情夫君全文阅读 | 无情夫君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