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女秘书 第九章 作者 : 银心

他从来不知道,照胃镜原来是件那么痛苦的事——

冯沐扬心碎的站在门边,看着林亚玟瑟缩的侧躺在诊疗台上,两眼泪汪汪的,无助望着远方。

身为护士的冯沐馨亲自拿着一条又粗义长的管子,将它一点一滴塞进她嘴里。

林亚玟瞳孔放大,俏脸涨得通红,看得出她正在拚命忍住恶心和反胃的冲动,冯沐馨在一旁只能尽力安抚。

“放轻松喔,放松才不会想吐,对,你做得很好……”

内视镜逐渐深入胃部,医生和冯沐馨仔细检查每一寸胃壁,过了好一会儿,胃镜好不容易才取出来,林亚玟早已满头大汗,两腿无力的滑下诊疗台。

冯沐扬立刻冲进来紧紧抱住她,低头亲吻她额头。

“好了,已经检查完了,没事了。”

林亚玟默默的贴在他胸前,虚弱得连说句话的力气也没有。

冯沐馨和医生低头交换一下意见,才领着他们离开检查查室。

“像这样的检查,多久要做一次?”冯沐扬脸色苍白的询问。

明白他的意思,冯沐馨叹息着回答,“四个月至半年,如果没做检查,医院就只会开胃乳片而已,想获得比较好的治疗,这是一定要做的。”

“四个月?”冯沭扬难以置信的喃喃重复,一颗心,仿佛又碎了一遍。每四个月就要受这种折磨,难怪亚玫一点也不想来医院。

“哥,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冯沐馨严肃的看着他,冯沐扬只好先把林亚玟扶到走廊上的椅子坐好。

“在这里等我一下。”

他摸摸她的脸,林亚玟点头,他才和妹妹走到一旁。

“什么事?”他警觉的低头询问。

冯沐馨瞥了林亚玟一眼,直截了当的问道:“她是你什么人?”

“朋友。”冯沭扬闷声道。

她立刻握拳捶了他胸膛一记,“太不够意思了,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他淡淡接着说:“认识七年,其中五年半是我的秘书,就这样。”

“好吧、好吧……”冯沭馨潦草的点个头,又尖锐的问:“那她为什么没有家人陪她来?”

“她只有妈妈和一个妹妹,都住在南部,所以在台北,我就是亲人。”

“这样啊……”她咬着唇,顿时陷入沉思。

冯沐扬皱眉看着妹妹,低声问:“她的情况很严重吗?”

“胃溃疡,”冯沭馨蹙着眉,奇怪的说道:“她似乎刻意疏忽自己的身体,这样对她不太好,长期这样下去,罹患胃癌的机率恐怕会大大增加噢!”

他神色一凝,随即扯住妹妹的手臂。

“请你跟医生打个招呼,开最好的药给她,如果健保不给付,就把帐单直接给我,我会付这笔钱。”

冯沐馨闻言不禁微笑,“只是朋友,需要做到这种地步吗?”

“这个病,折磨她很多年了。”

想到她痛苦的模样,冯沐扬就神色紧绷。

“我不忍心看她这么难受。”他语带艰涩的低语。

“好吧,有钱人,我知道怎么处理了。”

她神色复杂的拍拍兄长的肩膀。感情这回事,绝对骗不了人的!

随后回到门诊,医生解释完病情等拿药。

冯沐馨面对林亚玟,神色不觉温柔起来。

“空腹很久,一定很难受吧?待会赶快去吃东西吧!”

“谢谢。”

林亚玟露出苍白的笑容,冯沐馨又笑了笑。

“别客气,我还有事要忙,不送喽!”

她走了之后,冯沭扬拉起林亚玟的手。

“走吧!去吃东西。”他说。

“不用麻烦了。”她轻轻的挣脱开手,低声道:“已经检查完了,我自己回家吃,你去上班吧!”

他深深瞅她一眼,又再一次拉起她的手。

这一回,林亚玟怎么挣也挣不开。

冯沐扬坚定的握紧她的手离开医院。

这一回,他怎么也不放手。

说他霸道也可以,蛮横不讲理也无妨,他已经不会再这么轻易被人推开了。

“休息吧!”

回到家,冯沐扬轻轻摸着林亚玟的额头,对她这么说。

她蹙眉坐在床上,决绝的挥开了他的手,“我已经检查完没问题了,你可以走了。”

“你,根本没办法想像我有多爱你……”

他静静望着她,忽然毛骨悚然的低笑起来,尤其说到“爱”这个字,简直就像“恨”一样冰寒彻骨。

他又伸出手,摸着她的长发,淡淡的说起一件事,那语气,仿佛这事和他一点都不相干似的。

“我没和于孟盈结婚,她才把钱的事说出来。”他对林亚玟露出笑容,淡淡说道:“在那之后,我把钱全部还给她了。所以,你的一千万是我给的,除了金钱,我的感情、付出的时间,那些思念和折磨,你知不知道你究竟还欠我多少?”

她苍白的抬起脸,他把拇指伸过来,轻轻搓着她的唇,冷笑说:“要我走?走到哪里去?你会不会太天真了?”他直直看着她,眼神尽是一片空茫。“我要你欠我的,全都还我。”

林亚玟不敢置信的眨眨眼,脸色更加黯淡。

“现在好好休息吧!”

冯沐扬还是笑,低头吻着她的额头,揉揉她的头发。

“跟你的帐,我一定会慢慢算回来的。”

他的话,那些冰冷的语调,像世间最锋利的刀刀,狠狠的刺进林亚玟心房。

为的,不是他的无情,而是,那说话的语气,她太熟悉了。

她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天,她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爱变成恨,心也跟着扭曲。

这个道理,林亚玟比任何人感触更深。

夜深了,窗外的雨,兀自浙沥沥下个不停,像风的哭声,悲伤的肆意嘶吼。

林亚玟平静的坐在窗前,她深爱过,也恨过,那恨意曾经伴随着身体的不适,层层叠叠,浓浓笼罩着她阴郁的心灵。

她曾经也是极端扭曲、极端厌世的人,她最懂得那个中的苦。

而今,她已经从苦痛里解脱,却没想到,她的苦,竟然是从她体内辗转挪移到另一个人身上去——个她最不愿意看到他痛苦的人。

冯沐扬。

他整个人都变了。

她没想到他能用那么冷酷的眼神看人。

云淡风轻的,从嘴里说出那么无情的话一一

要决绝的说出那些话,是必须先被伤得多么体无完肤,她完全明白的。

门锁转动的声音响起,冯沐扬湿淋淋的从外面回来。

她回眸看他,他低着头,落寞的藏起自己的眼神,隐约只见他似乎抿着唇,迳自脱下外套,沉默的走进浴室。

浴室哗啦啦的水声传来,林亚玟轻喟一声,抬头看了天花板上的日光灯一眼。

她并没有开灯,冯沐扬进门时也没丌.这屋子依旧一片漆黑。

这样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

灯太亮,会把他们的心事照得太清晰。

林亚玟伸手拢紧领口,她还没有敞开心房,面对他的勇气。

不一会儿,冯沐扬沭浴完走出来,迎上前一把抱起她,转身将她抱到床上。

他低垂眼眸,弯下腰来热切的吻她。沐浴后清爽的气息弥漫在她鼻尖,连她也迷醉了。她没有排拒,温存的迎合他的唇,谁知他突然别开脸往她肩头重重咬下。

她压抑的惊喘,肩膀痛得隐隐发麻。

他认真咬她,然后将她推倒在床上,蛮横的解开她的衣物,炙热的身躯紧密的贴合上来。

他并不温柔,也不粗鲁,可以说,只是精准老练的**她的娇躯,只想痛苦的宣泄欲望和恨意,他并不给她太多柔情,低垂的眼眸没有抬起来看她一眼。

林亚玟只得叹息着,也跟着闭上双眼。然而尽管心灵还有保留,身体却像拥有自己的意识般,他们完美的结合为一,肉体熟练的交缠不休,终于进发出极致的热情。在那之后,林亚玟再也睡不着了。

深夜时分,她悄悄转头,默默看着冯沭扬满是疲倦的侧脸。这张脸,在很久很久以前,并不是如此忧郁憔悴的。他本来是个充满阳光,人见人爱,幽默风趣的帅哥美男子。

是不幸爱上了她,才变得如此。

爱情啊——

林亚玟叹息着,暗自思量。

究竟,爱,到底是什么呢?

从前,在很久很久以前。

她认为长久思念一个人,把他放在心上,眼里再也容不下别人,这就是爱情。

可是仔细想想,其实她并没有去爱他啊!

过去那些时光,她连自己也不爱,只是辛苦忙着和自己;悲伤打仗,什么都没有为他做过。

这样,怎么能算是爱他?

连自己都不爱的人,到底有什么余力去爱人?

可是,像她这么糟糕的女人,冯沭扬却爱上她,并救赎了她——原本她并不清楚这一点,是离开之后,她独自走上前程,渐渐的沉淀自己,才慢慢领悟到他对她付出了多少:

过去这十八个月里,她带走他给的,满满的爱踏上旅程无论走到哪里,内心总是安宁平静。

忽然间,她发现自己不再心怀愤怒,不再埋怨这个苦多于乐的世界,她的心因为拥有他的爱而圆满了。即使在异乡最深的夜晚,她满头大汗,双手环抱疼痛的腹部,瑟缩的身子在床单上簌簌发抖——光凭着思念他,就不再痛得那样椎心刺骨。

他改变了她的心,给了她这么多,她呢?她究竟回报他什么?

她什么也没为他做过啊!

也许是有了这层体悟,再度重逢后,她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极端冷酷的推拒他。她的心变得柔软了,他心痛她也会痛.他难过她也不好受,她明白他的忧愁全是她自私带给他的:

多希望他过得幸福,多希望他能再度快乐起来,像很久很久以前那样。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她真的好想多为他做些什么,如果这一切还算不太晚,从今以后,她的快乐、她的伤痕,都不再重要了。

绝对不能让他,像她过去那样愤世嫉俗。

绝对不能让他,像她过去那样充满怨恨及不幸。

她偷偷伸出手,轻轻抚平他睡熟后,依然紧拢的眉心。她凝望着他,心疼的泪流不止。

他说的没错,她真的欠他太多太多了。

所以,这所有的对待,也是她应得的。

有何不可呢?

现在的她,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现在,她只想将他的人生,圆满的送还给他,不再有所求了。

下班前,岑雅欣带着最后一批资料走进办公室,冯沭扬伸手接过,连头也没抬一下。

“总经理,亚玟姊身体还好吗?”她站在办公桌前,小心翼翼问起。

“她很好。”冯沐扬简单回答。

岑雅欣默默瞅着他,嘴巴一开一阖,最后,终于鼓起勇气往下问:“那……你们……”

“可以了,你拿去吧!”他提笔在资料夹上匆匆签完名,便往她面前一推,显然没打算满足她的好奇心。

她接过资料夹,只得不情愿的小声咕哝说:“亚玟姊的手机都打不通,我很想找时间去看看她。”

他一边抓起西装外套起身,一边回答她,“我会帮你转告。”

“噢……谢谢总经理。”

岑雅欣听了立刻识相的退出办公室,并且笑咪咪的猜想:他会转告?那不就表示他们还在一起吗?真是太好了。

不一会儿,冯沐扬走出办公室直接下班,岑雅欣目送他走,又不禁深深皱眉。

总经理看来还是这么郁闷,难道他们重逢后,彼此之间的问题还是不能解决吗?到底是什么样的问题啊?

她叹了口气。爱情,真是一道难解的习题。

冯沭扬沉默的开着车,茫茫然的开往林亚玟住的小公寓.

车窗外的天空一片灰暗,沿途偶有几片叶子打在车窗前.又飘落不见。

外头的风应该很大吧?吹得人头发纷飞。

他呆呆瞪着前方的人潮,红灯转绿,行驶片刻又转红.他突然很希望这段回家的路程,绵绵不绝,水无止境的延续下去。

他好想再看看她,抱着她。

只是,明明牢牢紧抱着,失落却越深。

她就这么突然回来了,又走入他生命里,像梦一样。

这场梦仿佛转瞬间就要灰飞烟灭,谁知道她下一回会走到哪里?会不会又消失不见?想到这里,他突然头痛欲裂,冯沐扬蹙起眉头,立刻踩着油门,加速奔回林亚玟身边。

她如果又走了,他不知道,不知道自己又会变得如何?

抵达后停好车,他快步走向公寓,扶着扶梯没命的往上跑,巴不得马上看到林亚玟。

谁知道接近林亚玟住处时,她家大门突然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身形微胖,西装笔挺的男人。

“那么林小姐,我会尽快帮您处理,谢谢您。”那男人退着从她住处出来,点头对着门内的人微笑。

冯沐扬停下脚步,盗了一身冷汗。

她果然又要走了?她又要离开他了?如果他下班晚了,没发现仲介来过,她什么时候又会无声无息的消失?

“你好,借过一下。”

那男人转身发现他,礼貌的打声招呼,随即绕过他走了。

一瞬间,冯沐扬又浑身刺痛起来,伸手扶墙壁,痛得连呼吸都困难。

林亚玟正要关门,听见门外的声音.便把头探出来看看。她没想到冯沐扬神色苍白的站在门外,瞠大了眼,不禁愣住。

“我想把房子卖了。”她抬头看他,轻声道。

“多少钱?”他狠瞪着她,“你还需要钱吗?多少钱我都买。”

她深吸口气,还未开口,他便走上前,奋力拉着她的手臂进屋去,“砰”的一声把门甩上。

“你给我好好待在这里,哪里都不准去。”他语气不稳,激动得全身紧绷,朝她厉声大叫。

“我哪里都没有要去。”林亚玟平静的看着他,柔声说:“我只是想,这套房太小了,没有多余的空间,你住也很不方便,所以……你愿意的话,我搬去你家好了。”

沉重的空气,冰冷的凝结在两人之间。

冯沭扬眼里充满不信,黑眸暴戾的斜睨着她,两人对峙了许久许久,他冷笑一声,嘴角几近抽搐的轻扬起来。

“你觉得怎么样?”

她温柔的询问,纯净的眼眸,温暖又动人。

他木然的抿着唇,决绝不带感情的回答她,“我当然好。”

他脑中乱烘烘的,猜不透她的目的,不过这一同,不管她要什么把戏,他都奉陪。

他绝不会放手的,不管怎样,他都不让她离开。

既然要搬家,晚不如早。

晚上冯沐扬立刻叫搬家公司送来纸箱,估价完毕后开始打包。

正好隔天是假日,大清早,两人正要开始忙碌,对讲机突然哔哔的响起。

冯沐扬过来接听,“你好,什么事?”

楼下管理员的声音传来,‘你好,有两箱林小姐的包裹,很重喔,可不可以现在下来搬?”

“请稍等一下。”他挂上对讲机,随即准备出门。

“怎么了?”林亚玟抬起头问。

“我下去拿包裹。”

简单交代一声,就开门出去了,不一会儿,吃力的抱着两箱大水果箱上来。

“是你妹妹寄的。”他把它们放在角落里。

“那个啊……”她看也不看,似乎早就知道里面的内容物。

她从鞋柜里再拿出一双新拖鞋给他换上,一边喃喃说着,“本来拜托我妹妹保管,昨天晚上才请她寄过来,没想到她动作这么快。”

冯沐扬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不怎么感兴趣。

林亚玟突然停下手边的动作,认真的对他说:“这些东西本来是我的,可是想想,我好像从来没送过你什么,所以,这些送给你好了,你自己打开看好吗?”

说着,她准备出门,从层层叠叠的纸箱中找到包包。

“我去买早餐,待会回来。”

冯沐扬目送她把门带上,又狐疑看着地上两箱包裹,不明所以。

亚玟说那两个大纸箱要送给他,未免太莫名其妙了。

不知为何,他忽然忐忑起来。

里面会是什么呢?

他站起来设法撕开胶带,打开纸箱,里头排着满满一整排的航空包裹,每个包裹,约莫都是十六开的书本大小,而且密封完整,全部都没有拆封过。

他取出其中一包,看看信封上的地址,是从伦敦寄来的。

再拆开包裹一看,果然就是一本笔记,封面印着英国伦敦的街景。

这是我来到伦敦的第一天,一下飞机就在机场买了这本笔记。

今天伦敦的天空是灰黑色的,有人说,来到伦敦,你会爱上她,然后痛恨她的天气。幸好我不会永远住在这里,在还没痛恨她的天气之前,我会先享受她的阴郁苦寒。其实天知道,世上或许再也没有另一种风景,可以和我内心的风景如此契合了。

冯沐扬心头一震,立刻往后翻了好几页。

沐扬、沐扬、沐扬、沐扬、沐扬。这是她的旅行笔记,但每一页里都有他的名字。他愣愣的坐倒在地板上,一页页细读笔记里的字字句句。

我在橱窗里看到一条好适合你的领带,可是,我有什么理由买下它呢?离开你之后,想念你变成像呼吸一样自然的事。

但,我再也没有机会让你握住我的手了,如果拜托雅欣找藉口,把它送给你,会不会被你识破拆穿呢?

唉,真的好麻烦喔!还是先买下它,以后再想办法吧!如果真的没办法偷偷送到你手上,我会帮你戴上它,假装你也很喜欢……

冯沭扬强忍眼眶里的水气,没想到林亚玟突然回来了。

他飞快抬头看她一眼,随即低下头.笔记翻到下一页。

林亚玟没说什么,默默走到流理台边,把他的早餐放在托盘里,又轻手轻脚的走到他身边,把早餐放下。

然后,她继续收拾东西,把要带走的,慢慢整理到箱子里去。

冯沐扬默默坐在房间里的一角,低头继续往下看,把“伦敦”看完了,又从纸箱里随手一抽。

这一本,来自西雅图。

她每到一个地方,就买一本厚厚的笔记,写完了就从当地寄回台湾,然后离开到下一个目的地。

她没有住顶级的旅馆,也没有参加什么了不起的行程,只是只身在各个城市里漫无目的的游走,凭着自己的知觉去感受每个城市的不同。

然而,她并不是单独一个人旅行。

无论走到哪里,她心上都携着另一个人。

你真的认为我不爱你吗?

相爱和相守根本是两件事,心里深爱一个人,就算走到天涯海角,爱也不会消失。

他想起她曾经说过的话。

当时,他认为那只是敷衍,是一场谎言。

她是个多么绝情的女人啊!

在他们交手的那两年里,她冷硬无情的排拒他,不肯公开交往,不肯结婚,不要承诺,也不希罕他的爱和专一。

他只要想越雷池一步,她立刻无情的回绝,他永远只是痛苦和被拒的一方。

到最后,她竟然带走于孟盈给的巨款远走高飞,为了钱,残忍的离他而去。

发现那笔钱的事,他的全世界就完全毁灭了,他的心早被伤得支离破碎。

他不想再接近任何女人,再也不想结婚,他曾经发誓永远不会原谅她,也不会再苦苦追逐她,恳求她回到他身旁。

没想到再重逢,他的决心竟是如此不堪一击,瞬间全数崩解。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对她那样执着?他好像一个溺水的人,而她就是放眼所及唯一的浮木,他生怕错过了她,自己就只能绝望溺毙。

她这个女人,她真的是……绝情到不能再绝了!

既然都做到这样,为什么还要写这些东西?

她用这一年半,写下缠绵思念的字句,这总不是什么作假用的道具吧?她脑子里究竟都想些什么?

林、亚、玟…她真是谜一般的女人,他命中永远的魔。

林亚玟扫出两三包垃圾,觉得累了,就爬到床上休息。冯沐扬什么也没吃,托盘上的早餐,一直静静的搁在他脚边。

她屈膝坐在床上,静默半晌,突然开口。

“我们认识多久了?你应该能了解,我是个多么务实的人。就算你想骂我现实、贪婪、冷酷、残忍,什么都好,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良的小白兔。”

“那时候,我已经准备要离开了,她却自以为是的坐在我面前,拿着支票叫我开价。我想不出理由来对她客气,反正钱又不是我要来的,是她自己送上门。所以我没有多想,如她所愿开了价,拿了钱就走。”

冯沐扬肩膀微微一震,木然的瞪着笔记,没说什么。

她凝望着他,轻叹一声,又接下去说:“可是我本来就要离开你,有没有钱都一样。人的感情,并不是谁付钱就可以拥有或失去。我拿钱,跟我离开你,根本是两件事,我不觉得我变卖了什么,只当是某个冤大头,自愿拿钱给我花。她可能自觉达成什么目的了,可是对我没有差别,我没有丝毫罪恶感。”

说起这番话,林亚玟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白皙的脸庞,冰冷又残酷。

她不带一丝不安的看着冯沐扬,像在嘲笑的询问他:她很坏吧?

又怎样?她本来就不善良,是个坏女人。

冯沐扬眼神闪烁,思绪乱成一团,心里某个坚固的信念突然硬生生碎裂了似,他觉得呼吸困难,几乎快喘不过气。

可,不知怎么的,他头脑似乎豁然开朗,好像模模糊糊懂了一些些,属于她的逻辑——

她很赤luo、很现实,除了感情上对他残忍,其实她既不坏也不善良,不管别人欣不欣赏,她就是这样的女人。

“你过得很精彩。”他没有目的的翻动书页,迟疑说着。

她幽幽的抱着抱枕,继续解释,“突然生出那笔钱,我只想快快花掉。人说不义之财不能久留,但我又不想伪善的把它捐给慈善团体,所以我带着去旅行了,顺便离你远远的,好整理我自己。

“本以为你知道这件事,就会对我彻底失望,然后好好结婚。没想到我自以为是的自私想法,竟伤害你这么深……”

她温柔的看着他,眼眶突然湿润了,明眸深处满满的柔情.令人不敢逼视。

“请你,不要觉得我把你的感情变卖了,不是这样的。”

冯沐扬别开脸,从箱子里拆开另一本笔记。

他的手,不听使唤,不住的在颤抖。

因为内心有太多翻腾,他眼里什么也看不见。

不要紧,反正他的心早就碎得不能再碎了,不管她说什么,不要理她,不要抱着期待比较好。

他早就不奢望她的爱情。

可,不管再怎么努力挣扎,他那支离破碎的心,却又为了她轻描淡写的一番话,一点一滴再度拼凑起来……

天,这简直比杀了他还可怕!

他不知道能不能再承受,承受好不容易把心愈合,又再受撕碎的痛苦。

看着冯沭扬苍白的神情,林亚玟唇畔徐徐泄出一阵叹息.

她明白他还需要时间,慢慢的消化平静。

不要紧,她能等的。

她闭上眼睛,软软的偎在枕头上,沉沉睡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女秘书最新章节 | 恶女秘书全文阅读 | 恶女秘书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