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娇女 第九章 作者 : 银心

夜幕渐渐低垂,冷风吹掠,落叶狂卷,书季绫失魂落魄的站在小巷子里,勉强伸手扶着墙壁,不料墙面冰冷,一点一滴,冻得她牙关打颤。

她哆嗦着把手缩回来,失去了支撑,却差点儿连站都站不稳。

安柔自尽了。

她六神无主的抱着手臂,身子不住发抖。

小巷巷口正对着安家人宅,这几天许多大夫来来去去,听说安小姐意识浑沌,还在生死边缘徘徊着。

难怪他如此伤心难过,难怪他吃不下、睡不着,每天往返安府,连家也不回。难怪他不肯告诉她实话,管事的什么也不愿意透露。

安柔为什么要自尽?

她摇摇欲坠的走出小巷,步履蹒跚,痛苦的穿过街道上汹涌人潮。

安柔如果死了,她怎么办?

安适之明明警告过她,安柔深爱寂黯,没有寂黯是不行的,她偏不信邪,仍是执意和寂黯成亲,事情才演变至此。

现在她自尽,分明是她害的,她害死人了……

“姑娘请请请,这边请,楼上还有雅座唷!”

酒楼酒贩拉开嗓门,对着街上人群大声吆喝,书季绫抬起头,茫茫然的瞪着酒楼牌匾,身后突然有人一推,害她身子踉跄,差点跌在店家门口,狼狈扶着阶梯扶手,一步步往上走,店家小二立刻出来招呼。

“公子请,我带您到楼上雅座,您想要用点儿什么?”

“来一壶酒。”她垂头丧气地跟着小二,选了一个倚窗的位子。过不多时,酒菜上桌,她抓起酒壶猛灌一口,热辣的刺痛感贯串全身。

苦,她好苦啊!

一口接着一口,眼眶蓦地红了。

刚得知爹娘为她定亲的时候,她觉得好生气,既是她要委身之人,至少也应该先问她的意愿才对吧?她气坏了,于是不顾一切的寻找张寂黯。

那时,她满心只有一个念头,反正先把婚事搞砸就对了,这是要爹娘知道,想安排她的终身大事,一定得先经过她这关,否则免谈。

只是她作梦也没想到,他居然是个这么可怕又冷漠的男人。

他完全不把她的胡闹放在眼里,摆明了就是根本不在乎,所以随便她爱怎么闹就怎么闹。

这样的男人,值得托付终身吗?

亲眼见过他,她更坚定自己的想法,什么臭家伙,她绝不嫁他!

可这狡猾的家伙却先下手为强,向她爹娘告了一状,害得她被禁足,婚事还得提前。

然后,他蛮横无理的吻了她,取笑她自称是范含征的情人,却连接吻也不会。

恶心死了,谁晓得他嘴巴是不是又脏又臭?竟敢把舌头伸进她的嘴巴里,过去从未有人胆敢如此放肆,她真被他吓到了。

这可恶的男人,像她命中注定的魔星,她越不想见他,他就越要在她眼前晃来晃去,一时逗她,一时要她,弄得她心里十五个吊桶,每天七上八下的,怎么闪躲也没用。

有一回,范哥哥故意拉着她假装亲热,可……可是,在那恶人冷冰冰的注视下,她忽然退缩了,连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她竟然如此在意他。

之后,他果然生气了,婚事又再次提前,对她更加肆无忌惮,每天都来看她,一副非她莫娶的模样。

然后然后,有一天,他迟到了,她才发现,原来自己暗暗等了他一上午。

然后然后,她忽然觉得,嫁给他……勉为其难,也不是什么坏事。

而且,他并不是全然的冰冷无情,偶尔心情好的时候,他眼睛就像两颗闪耀的宝石,他的眼眸,是全天下最好看的一对眸子。

上天真是捉弄人啊!

正当她已经准备好出嫁,安适之却绑架了她,告诉她他和安柔才是一对有情人,希望她打消出嫁的念头。

这一席话像一记青天霹雳,狠狠打在她身上,几乎揉碎了她的心。

她无法思考,脑中一片黑暗。

有这种事,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她呢?她心如刀割,悔恨不已。

太迟了吧!她已经把心交出去了呀!

到底,她是什么时候离开安家的,她出不知道,茫茫然的在街上东游西荡,欲哭无泪,脑海里尽是张寂黯那张可恶的臭脸,最后被雨水淋得全身湿透,还是回到自己熟悉的家,茫然的嫁给了他。

她不愿去想太多,反正,一切都是上天安排的缘份,上苍安排了她和张寂黯的姻缘,一定还会带来别的契机吧?

如此想着,她又不免自嘲——她书季绫,何时竟成了一个听天由命的女子?

苦涩的抓起酒瓶,她仰头猛灌,酒瓶子里滴落几滴酒液,已经喝完了。

“来人,再拿酒来!”她对着小二大叫,眼眸腥红迷离,似哭似醉。

不一会儿,酒又来了。

酒啊酒,只有酒解愁,书季绫抱着酒壶痴痴傻笑。当初不该嫁的,当初坚强一点就好了,她果然害惨了安柔,寂黯又如此痛苦。

他们俩,真是情深意重啊!

即便成了亲,她还得费尽心机对他下药,才能逼他跟她圆房。

那个安柔,她就这么喜欢寂黯吗?失去他,宁死也不愿活着?

扪心自问,如果是她,她会为了他自尽吗?

不会的,这种事她做不来,想都不会去想。

现在寂黯一定很伤心吧?如果当初她能把持住,坚持不嫁,他就能跟他心爱的女子双宿双栖了。

她自斟自饮,愁思百转,不知不觉夜幕越来越深,满天星斗,遍地繁灯,人潮逐渐散去,只剩零星几只狗儿依旧在街头闲晃。

“这位公子,很对不住,小店要歇息了。”小二鞠躬哈腰的上前提醒。

书季绫醉眼一瞪,叹了口气,只道:“再拿一壶酒来!”接着掏出钱来,又向店家取了一壶酒,便摇摇摆摆的起身离开,孤单单独自在街上游走。

她不想回家去,回去做什么呢?

寂黯不在那儿,就算人在了,心也不在。

不想回家,只能漫无目的东飘西晃。

无处去,她也不在乎,手里有酒,胜过黄金千万啊!

喝着走着,小州桥边,有个醉汉倒在桥柱上,她经过时瞥了一眼,又一眼,便不自禁的清醒大半。这醉汉眼熟得很,分明是……

“范哥哥……你在这儿啊!”她简直不敢置信。眼前这是风流潇洒的范含征?人见人爱的范含征?她所知道的范含征,天生贵命,一向逍遥,怎会落得这般潦倒?

“这么晚了,还在外头鬼混?”范含征懒洋洋的抬起一边眉毛,嘴角轻扬,低笑不此,分明已经醉了。接着,狼狈的俊眸往她身上一瞄,又呵呵呵的取笑道:“和丈夫吵架了?”

她傻笑着搔搔头,胡乱摇摇头,只道:“不晓得怎么说。”

地面上散着许多酒壶,有喝干的,也有未拆封口的。书季绫踢开一只空瓶,秀眉深蹙,“你喝了好多酒。”

他上下打量她,咧嘴微笑,“你也不遑多让。”

“分我喝些好吗?”她索性走上前,往他身边坐下。

“自己拿吧!”

这下可好了,有愁、有酒、有友,他们俩真该拜把当兄妹,玩闹一起,闯祸一起,伤心失意都在一起。

书季绫吃吃傻笑着,没想到风流快活、无忧无烦的范哥哥,居然也会借酒浇愁,该不是跟她一样,也为了一个“情”字吧?

“范哥哥,你喜欢的那位姑娘,后来怎么了?你们为什么没在一起?”她忍不住好奇。

范含征悠然长喟,酒逢知己,不免卸下心防,老实道:“是我单恋她,她已经嫁给她心仪之人了。”

“喔……”她黯然叹息,可怜的瞅着他。

单恋?那一定很苦吧!若是以前,她肯定没办法体会那种感情,可现在,她好像懂了……她对寂黯,可算是一种单恋吗?

“你很想念她吗?”她仔细端详他。

如果她和寂黯分开,也会像他这样,痛苦思念着吗?

范含征低垂眼眸,抿唇不语。

“想念一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书季绫偏头,柔声问:“我很想多知道一些,你说给我听好不好?”见范含征回眸狠瞪她,她也不怕,还拉着他的手臂,温柔催促,“告诉我,好不好嘛!”

她眼中有种莫名的急迫,像快溺毙的人,拚命想抓住一块浮木,范含征本想早早摆脱她离开,这时见她如此,不觉愣住。

“范哥哥?”

“就是……”压下飞身离去的冲动,他别开脸,努力忍住胸口阵阵奇异的汹涌。“坐着,走着,有时候正和旁人聊天,莫名其妙想到她,周围声音就突然不见了,不知道身边发生了什么事。又……有时候躺在床上,想到那个人就忘了呼吸,到快死掉了才忽然坐起来人口喘气。有几次,我好像真的死了,却又转活过来,活过来后,又懊恼怎么还不死去……”

说到这儿,他仰头灌自己一大口酒,俊脸不知何时涨得通红,剑眉紧蹙,像是真的喘不过气来,书季绫吓得赶紧抢下酒瓶,没命拍打他后背,直到他长长吐息,她这才双手颤抖着,发现自己盗了一身冷汗。

“范哥哥,既然她已经嫁人,你就忘了她吧!”书季绫红了眼眶,不舍的柔声安慰,“早晚一定会再遇见别的姑娘的。”

“是啊……早晚会遇到别人的。”长长吁了口气,范含征朝她淡淡微笑。

书季绫无一言凝视着他,心中也是痛楚难当。

范哥哥嘴里应和她,眼底却只有绝望,他根本不相信自己还会遇上别人,为什么爱情令人这么痛苦呢?

“季绫……”范含征突然伸手揽着她肩头,亲匿的将她圈在怀里,“咱俩虽不是什么亲兄妹,但你那种不顾一切的任性,倒跟我有几分相似。有时候,我真怕你闯出什么难以收拾的大祸……”他本是浪荡子,一有机会就往女人身上磨蹭,良家妇女可说是人见人怕。

但书季绫却毫不在意,还牢牢抱着他,一心只想为他提供些许温暖慰藉。

“范哥哥给你一个忠告,”垂下俊脸,他苦涩的朝她露齿一笑。“你要小心,不要任意伤害心爱的人,否则有一天后悔莫及,就太迟了。”

闻言她抬起脸,愣愣地注视他。范哥哥……伤害过自己钟情的姑娘,所以感到后悔,是不是?为什么呢?

“书、季、绫!”

一声无预警的暴喝吓得她心惊胆战,接着她手臂突然被人用力一扯,身子顿时从范含征怀里踉跄退了开来。

“你做什么?”转头看见丈夫,她便想扭开他的手,不料怎么扭也扭不开,他的五根手指深深掐入她手臂,痛得她俏脸扭曲,不住尖叫。“痛死了,快放开我……

“给我闭嘴!”盛怒之下的张寂黯仿佛失去了理智,完全不理会她的叫喊,拖着她手臂,强势扭着她离开。

“你做什么啦!”书季绫拚命推他打他,他也不管,连拖带拉的把她拖到一顶轿子前,又推她一把,厉声喝道:“上轿。”

“我只是碰巧遇到他而已。”她气恼不已的回头瞪他。

“给我上轿!”张寂黯神情冷酷,那脸色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怒瞪着他,她愤愤不平的啐道:“你有毛病啊!”

他索性推她上轿,自己随后落坐,对轿外喊道:“起轿!”

轿子摇摇晃晃的越走越远,书季绫透过窗子往外看,就见范含征还孤单单的坐在小州桥上,抱着酒壶猛灌自己。

******bbscn***

第一次见到她,他真的吓到了,原来这就是他要娶的女人,传闻中骄蛮无理的千金小姐。

她疯狂的行径果真令人匪夷所思,为了不想嫁给他,竟换上男装,和那恶名昭彰的浪荡子相偕出游,一点儿都不避忌。

尽管哭笑不得,他还是强自按捺着——他早已听说她的风评,既然决定娶她为妻,今后便不能任由她这样胡闹。

于是他断然离开锦蝶园,便到书家拜访他未来的丈人。他决定将婚期提前三个月,一来是给书季绫一个教训,再来,也免得夜长梦多,徒生是非。

书老翰林了解自己的女儿,只是同时也提出一个条件——希望他在成婚之前,尽可能去探望她。他这个女儿个性叛逆,如在婚前他们能彼此多多了解,未来总是比较容易适应。

这丫头,还没过门就给他一堆麻烦。

尽管如此,他还是勉为其难的同意了,在这个忧心忡忡父亲身上,他深切感受到慈父对女儿无条件的溺爱,就算只是为了报答师恩,他也决意好好善待书季绫——不管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只是,他没想到季绫居然这么讨厌他,每天不是装睡就是躲起来,半步也不让他靠近,他到底哪里得罪她了?

她越是如此,他越是啼笑皆非,越想好好捉弄她一番——真奇怪,他从来不是这种无聊男子,可看见她紧闭双眼,屏着呼吸,躺在吊床上忍耐装睡的模样,他忽然觉得这丫头可爱极了。

于是他做了一件,过去想都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他知道她醒着,故意吻了她,她的脸一下子就刷红了,真是小傻瓜,还自以为装得很好。

他差点仰头大笑,竭尽全身力量才能勉强控制住自己,实在太好玩了!

她问过他为什么执意要娶她,他没回答,可独自一人时,他却忍不住一再思量。

一开始,确实只是勉为其难,但每天到书家看她,只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他发现自己竟然变了……每早醒来,就不自禁的想见她,离开书家后,又控制不了的不断想起她。

她越是百般推拒,他就越是神魂颠倒。他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她怎能那样毫不掩饰她的嫌恶?他是她未来的丈夫啊!

见不到她的时候,思念她,总是令他痛苦莫名,而更令他胸口隐隐作痛的,是她身边那个叫做范含征的男人。

尽管仲绮一再拍胸脯向他保证,他俩只是一对臭味相投、顽皮捣蛋的异姓兄妹,绝不可能有什么男女之情——想对付范含征,唯一可行的方式,就是完全不要理会他,等他有一天自觉没趣无聊,自会罢手。

可,亲眼目睹他和季绫亲热的偎在一块儿,亲眼目睹范含征低头吻她,还说他们之间没什么,叫他如何置信?

世上有哪门子的异姓兄妹会在三更半夜,孤男寡女的单独坐在小州桥边,依偎拥抱,喝得烂醉?

张寂黯坐在床边,低头看着妻子。

她喝得太多,轿身一路摇摆,她原本气恼的别开脸不看他,后来居然就这么睡着,连他抱她回房,她也一无所觉。

轻轻抚模她的发丝,她突然嘤咛一声,背转过身,对着墙壁熟睡,仿佛连睡梦中也气恼他似的。

“别再和那个人见面,别这样折磨我。”默默顺着她的头发,他低不可闻的沉声低喃。

装睡的书季绫睫扇翼动,心跳登时乱了绪。这句话,是对她说的吗?这是什么意思?他嫉妒范含征,他在意她吗?

他从不对她多说什么,好像有很多秘密,很多痛苦,如果他愿意对她敞开心房,不知该有多好……

脑中又闪过安适之的话,她倏地咬紧牙根,苦涩想着:或许,他只有对安柔,才有范哥哥身上那种痛苦莫名的情愫吧!

窗外突然下起一阵骤雨,寒意及湿气渐渐在房间里弥漫开来,张寂黯落寞的脱鞋上床,搓暖了双手,才转身拥抱妻子。

夜雨淅沥,冷冰冰的敲打在心房上,两人各自数着雨声,直至天明,才疲倦的阖眼睡去。

******bbscn***

翌日,书季绫又失踪了。

张寂黯简直不敢置信,他匆匆打开衣箱,属于她的衣物果然被取走了一部份,剩下来的,全都整整齐齐堆叠着。

看来……她走得从容不迫,分明早有准备。

她竟敢就这样离开,没有一句解释,没有一声交代!

“粉儿!”

“是,姑爷。”

他狂怒不已的阖上衣箱,冷冷转身,阴恻恻的俊容宛若冰霜,静静的站在原地,沉默了好一会儿,可怕的面容突然平静下来,紧握的拳头也放松了,神情出奇冷淡。

“你回书家一趟,”他不痛不痒的淡然吩咐。“问问书季绫是不是回去了,如果是,你就留着伺候,不是,就把这儿的情形交代清楚,看要如何处理,再回来通报。”

“……是。”粉儿蹙起秀眉,隐隐觉得不大对劲,却也说不上来。

“还不去?”他不耐烦的沉声斥喝。

“是,姑爷。”粉儿震了一下,这才飞奔而去。

张寂黯麻木地伸手撑着桌面,脑海里来来去去,全是昨天夜里季绫和范含征在小州桥边卿卿我我的暧昧景象。

好个书季绫,昨天才被他亲手抓回来,隔天就失踪了,哼哼哼哼哼,他真是愚蠢至极!愚蠢至极!

他倏地哈哈狂笑,接着痛苦的抱着头颅。他的头好痛,痛得简直快裂成两半了!

书、季、绫……从今往后,她是死是活,都与他无关!他再也不会为她费心,再也不会苦苦寻觅她、不断追逐她,她想怎么放浪形骸都是她的事,他不会再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骄娇女最新章节 | 骄娇女全文阅读 | 骄娇女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