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丽前妻 第九章 作者 : 银心

时间不知不觉一下就溜走,和徐雅璇聊完,茉儿回到家都快两点了。

她拖着疲惫的脚步,一步一步攀着扶手上楼。

太晚了,她累得几乎睁不开眼睛,满脑子只想着她的床床床,好想一头栽进去,睡到地老天荒。

孰料一转身,乌漆抹黑的楼梯间里突然多出一个大男人,侧头倒在阶梯上,肩膀抵着大门,好像睡着了。

谁会好端端的睡在这里?还不就是徐硕飞嘛!

茉儿轻轻走上前,小心在他面前蹲下,仔细看着他。

他睡得很沉,英俊的侧脸没有表情,长长的眼睫毛低垂着,鼻翼的呼吸规律起伏,性感的薄唇紧闭,下巴还蓄着一点点胡碴。

昏暗的灯光下,他看起来有点落寞、有点颓废,又……很好看。

茉儿情难自禁的叹息,有一点点心疼,又觉得很开心。这个大傻蛋,到底窝在这里睡多久了?

自从她跟硕飞大发脾气后,她就严格禁止他再任意进入她.家,为了不让她更生气,硕飞都很听话的没有用钥匙进门找她。

是不是下班后发现她不在店里,回来按电铃又发现她不在,所以才在这里等她回来呢?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真是……

茉儿掩起嘴,努力忍住笑意,小心翼翼的,不想太快惊动他。

她想这样子偷偷的多看他一会儿,很喜欢他做这些可爱又好笑的事,让她觉得……他很在乎她的样子。

雅璇的话还回荡在耳边,她说的一点也没错:其实硕飞真的很爱她,也真的是个大傻蛋!

呵,讨厌的家伙,怎么会这么惹人怜爱啊?

茉儿好气又奸笑的伸手摇他,“硕飞,快起来了,回家睡觉。”

“你去哪里了?”

徐硕飞迷迷茫茫的半睁开眼,模模糊糊的认出她。

“怎么这么晚回来?几点了?”他揉揉眼。

“跟雅璇喝茶。”扶他起身,他一瘸一拐的,彷佛随时都会摔倒,“你……快点起来……”

茉儿撑着他很吃力,替他开门,又扶他回房休息。

“喂喂,你好重喔,自己也要走啊!”

“脚麻掉了。”

“房间快到了,再忍一下。”

“噢,脖子好酸……”

“谁叫你在楼梯间睡?呀……”

本来就走得跌跌撞撞,好不容易终于回到房间,徐硕飞突然倒下来,害她也一并跌到床上去。

这一压可不得了,他全身重量都叠在她身上,呀,重死了!

茉儿奋力地推他肩膀,“你压到我了——”

沉重的鼻息吹拂在她颈边,徐硕飞动也不动,温热的气息逗得她耳朵好痒。

茉儿微微哆嗦,咬牙切齿的拚命推他,“徐、硕、飞,起来——”臭家伙,故意装死是吧?

“唔……”他终于动了动,下颔往她锁骨扫去,她又差点敏感地尖叫。

“好了好了,不要再动了……”她真是怕死了他的胡碴。只要他不乱动,她再也不敢奢求别的了。“真受不了。”

茉儿忽然无奈地想起。快凌晨三点了吧?

她真的累坏了,半点力气也没有了。眼皮好重,天花板在天上转来转去,睡在底下的床铺又好软好舒服。坦白说,硕飞的味道真的很好闻,她已经没力气挣脱他回家睡觉了……干脆就睡吧,直接睡吧,在这里睡一晚就好!

茉儿眼皮慢慢往下掉,想睡了,想睡……渐渐,渐渐,终于不再挣扎。

徐硕飞眼睛偷偷睁开成一线,笑意不觉爬上脸颊。

她真的睡着了?

茉儿茉儿……他垂头低嗅她的气息,怀里拥抱着她的温暖,数月来的疲惫一扫而空,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傻。幸福本来就是这么简单,为什么要每天张牙舞爪相对,让彼此都不好受呢?

徐硕飞充满感情的凝视她。

这女人,每天一见面就喊着要离婚,气呼呼的鼓着脸,看他的眼神活像要把他杀来包水饺似的,却舍不得他三更半夜坐在楼梯间里打盹?

茉儿……他真的好感激她,无论他再怎么过分,脾气再坏,她还是爱他。

算了吧,徐硕飞!

他深情地看着茉儿微笑,同时对自己长长叹了口气。

这一次,他还是认输好了。其实夫妻间的输赢很难说,也许,该低头时低下头,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他跟她,又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他轻轻吻着她的脸,鼻尖在她美好的线条上游走,慢慢接近她的唇,偷偷伸出一点点舌尖,滑过她玫瑰花似的唇办。

茉儿仍然没有知觉,徐硕飞呼吸却慢慢急促起来。

内心突然涌现一股强大的欲望,想要热切地呼唤她,却又不敢。他大手捧起她纤细的后颈,拇指梭巡她锁骨上的凹陷,然后不由自主的低头靠近她,徐徐亲吻她,体温越升越高,他越来越难以自制,大手忍不住滑向她衣领的扣子,仔细解下每一颗。

“唔……”茉儿动了一下,转头又睡着了,浑然不觉自己的衣服正逐渐褪去。

不一会儿,胸衣的勾子也松开了,裙子慢慢慢慢往下滑,穿过足踝,穿过脚尖,全被粗鲁的抛到床下。

“你……你做什么?”茉儿终于浑身发烫地醒来,对上徐硕飞火热的黑眸,有一丝困倦的茫然,“你干么……”脱我衣服?

话末说完,嘴就被彻匠占领了。

他激情地吻着她,舌尖撩拨她的,双手无止境的在她身上游走,茉儿喘不过气的推开他,虚软地低吟,“不要闹了。”

“我要闹!”徐硕飞笑嘻嘻地亲吻她额头,不怀好意地大笑说:“你都已经进来了,也上了我的床。叫我什么都不做好好的放你出去,那我还算男人吗?”说着双手覆上胸前的柔软,爱怜地捧起它们,呵护地温柔抚模。

茉儿皱眉瞪着自己的胸部,眼看它们像面团似的被揉成各种形状,她实在没有力气反抗了,只得无奈地抗议,“不要这样,我真的很累,想睡觉了。”

“好好好,你睡啊,快点睡!”他又哄又骗的亲吻她脸颊,嘴上说好,指尖的却从不间断,逗得她浑身酥软,一阵阵哆嗦,又是咬唇隐忍,又是低泣叹息。

“硕飞!”茉儿哭喊着捶打他胸膛,娇躯燃起一把熊熊烈火,烧得她辗转反侧,欲罢不能。

“乖,快睡啊,闭上眼睛……嗯?怎么不睡了?”徐硕飞似笑非笑地亲吻她的唇,大手往她敏感的大腿内侧轻轻刮过,害她又是阵阵酥软。

“我不要睡了!”茉儿怨恨地啜泣,死命狠瞪着他,突然猛地翻身,一把将他压倒在床上,双腿跨坐在他身上。

搞什么嘛!她全身上下都被剥光光、模透透了,他西装衬衫居然都还好好的?

“你死定了!”她气恼不已,咬牙切齿的厉声咆哮,“看我今天不把你榨干,以后就不叫程茉儿!”敢不让她睡,今天晚上谁也别想睡了!哼!

徐硕飞闻言一愣,随即哈哈大笑——

夫妻床头吵、床尾合,乃是天经地义的。

很激烈的床头吵,就要很激烈的床尾合,也是可以理解的。

隔天徐硕飞和茉儿睡到下午才起床,两人分别打电话回公司和便利商店请病假:唔,其实倒不如说是“伤假”,两人都“负伤在家”……

“别以为跟我上过床,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茉儿煮了饭,两人一起坐在餐桌前用餐,吃看吃着,她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

有男人以为和女人上过床,所有问题就全部迎刀而解,当作事情全部处理完了,她可没办法这样!

徐硕飞默默看着她,不发一语,照样继续用餐。

随后吃完饭,一起收拾餐具,洗碗、收碗、擦桌子。这琐事全部处理好了,徐硕飞就牵着茉儿的手来到客厅,请她坐下来。.他单膝跪在她眼前,诚恳的道歉,“对不起,关于离婚的事,我向你道歉,这件事是我不对,我做错了。”

“硕飞?”茉儿惊讶不已,看着单跪在地的徐硕飞。

她不需要他这样的,正想开口叫他起来,这时脑海中突然闪过雅璇的话——

那种一辈子高高在上的男人,你想要他怎么低头认错呢?

“我不应该开这么大的玩笑,对不起。”徐硕飞又说。

茉儿怔仲想着,忽然又觉得好笑。雅璇如果看到这一幕,恐怕眼珠子都会掉下来吧?

“我们不要再吵架了,好不好?”他认真的注视她。如些漫长的对峙,像仇人般的厮杀,他再也受不了了。他们明明是相爱的,明明心里、眼里只有对方,为什么反而要互相折磨呢?

他承认他做法失当,可是出发点还是因为爱她,她也知道的。

茉儿几乎喘不过气来,痴痴地凝视徐硕飞,俏脸激动得涨红。她没想到他会这样,她整颗心都融化了,她真的好感动。

“硕飞,我……我已经不生气了。”她羞涩地拉他起来,心头甜蜜蜜、喜孜孜的,心花朵朵开,只不过,他们和好的时候还不到。“只是我……我还需要好好想一下。”

徐硕飞闻言沉下脸。

他都已经做到这种地步,难道她还嫌不够?

他神色凝重,黑眸渐冷。

“你……还是想离婚?”

“没有,我不晓得,我只是需要好好想一下……”她期期艾艾地挣脱他的手。

她刚刚已经说过,他们之间,并不是上过床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当然,也不是一句道歉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啊!

“对不起。”茉儿喃喃对他说声抱歉,立刻匆匆逃离他家。

她不知道她这一定,徐硕飞一瞬间陷人多么庞大的绝望恐惧中。

他慌了,他以为只要低头认个错,茉儿就会无条件的回到他身边,没想到结果完全超乎他预期。

茉儿说要好好想一下,可是,她到底需要想什么?

她只要乖乖回到他的羽翼下生活就行了,还需要想什么呢?

徐硕飞莫名感到心慌,好像走在一条弯弯曲曲的迷宫里绕不出来,焦虑感无穷无尽的蔓延、蔓延、蔓延,他脸色越来越苍白。

因为,这时候他才终于懂了!

终于懂了茉儿当初的心情,她一定很无助,一定很旁徨,当时她得承受多少压力和打击,这些,他终于懂了……

他真是个自私鬼!

徐雅璇提着包包站在吧台旁张望老半天,终于找到角落里的徐硕飞。她把垂落的发丝拨向耳后,信步走向他。

徐硕飞面无表情,垂倚在沙发上,浑身都是浓浓的酒气。

“啧啧,好可怜喔!”她往他身边坐下,看见桌上有酒,也为自己斟上一杯,“怎么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啊?”

他苦涩地笑笑。

女人,是世上最美丽迷人,也最变幻莫测的生物,他再也不敢随便揣测女人的心思了。

“唔……你能这么想的话,也算是好事一桩。”徐雅璇端起酒来轻啜一口,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缓慢的蓝调,优雅地在空气中流动,酒吧里每个人都很慵懒,迷幻的灯光隐约闪动,黑色的人影穿梭。

徐雅璇虽然来了,却不太多话,也不问他什么,只静静的提供陪伴,沉默的给予安慰。

“你到底为什么离婚?”徐硕飞懒洋洋地问。

相同的问题,问超过三次还不回答,似乎太不够意思了,尤其对象还是自己的亲哥哥。

“我们之间没有火花。”她淡淡说道。

徐硕飞默默看着她,似乎不太明白。

她叹了口气。也罢,就当作开个话题,解解闷吧!

“我跟大嫂说,我很羡慕你们这种关系,大嫂以为我随口说说,其实我是认真的,你不知道我多嫉妒你们。”

他哼哼哼地苦笑起来。

“火花?我和茉儿迟早会把对方烧死。”

徐雅璇不以为然的抱起手臂,反驳道:“那也是一种幸福啊!”

吵得火热的夫妻,总比冷冰冰的夫妻好。

“我和孟修的关系是死的,我们之间没有火花,生活中连一点小小的火星都没有。”徐雅璇摇晃酒杯,又说:“慢慢到后来,我已经不晓得这场婚姻有何意义,就离了。”

这种理由太扑朔迷离了,徐硕飞微微皱眉。

“说不定是你太钻牛角尖呢?”

“是吗?”她没有情绪的扯动嘴角。“我很怀疑。”

徐硕飞没有再追问下去。

他了解自己的妹妹,雅璇是个很有主见的女人,如果她对某件事下了定论,就很难有转园的余地。所幸她很坚强,从来不需要人烦恼。

从妹妹的事想到茉儿,他觉得失落。

忽然间,他再也不了解茉儿了。

被他宠爱、受他保护不好吗?无忧无虑的生活不好吗?不管她想做什么,他从来没有第二句话,她到底需要思考什么?

她的未来,除了和他在一起,还有什么选项可填?

茉儿说要好好想想,然后回到隔壁公寓,一切就恢复原状了。

她还是每天开心的上班,把打工当作玩乐,忙也忙得很高兴,闲也闲得不亦乐乎;天天和严颖杰有说有笑,和王绣玟聚在一块儿闲磕牙。

晚上他回来了,她就像平常一样笑嘻嘻的,到家就转身把他锁在门外,从来不提搬回家的事。

他问过她,她只说:“不可以,时候还没到。”

就这样,坚持不肯告诉他理由。

他想破了头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

“你现在醒了吧?”徐雅璇不禁莞尔。

“嗯?”徐硕飞挑眉询问。

“以前你不是说,大嫂没有你就活不下去吗?”她斜睨着他幸灾乐祸的弯腰取笑。“如今总算真相大白,不是程荣儿不能没有徐硕飞,而是徐硕飞不能没有程茉儿。”

茉儿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充满热情,也明亮豁达。

就算离了婚,就算顿失所爱,也不会顾影自怜,痛苦得活不下去。

就拿这一次来说,茉儿终究还是收拾好心情,快快乐乐的;继续过日子了。

徐雅璇笑咪咪摊开手。说实话,她真的很欣赏茉儿。

“所以……你也想证明什么吗?”徐硕飞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直勾勾地看着她,“你也想向孟修证明,没有他你也可以过得很好?”

她慢悠悠地喝了一口酒,感受酒液滑过喉咙。

“喝你的酒吧!”她发出银铃似的大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亮丽前妻最新章节 | 亮丽前妻全文阅读 | 亮丽前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