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婚草莓男 第八章 作者 : 银心

好像作梦一样,一切都好不真实。

慕康睁着大大的眼睛,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路舒曼此刻就躺在他怀里,带着微笑睡得香甜,但却让他陷入极大的恐慌不安——

这个妖女!她说来就来,说走就能走,前一天郑重申明和他井水不犯河水,隔一天却又热情的爬上他的床,这翻脸像翻书一样快的女人,他怎么能这么轻易就相信她?

他没有安全感,再怎么紧紧拥抱着她,还是觉得随时会失去。

不行,他得想想办法——

天微亮,路曼舒缓缓睁开眼,美丽的唇角往上一勾,朝他灿烂一笑。

“现在几点了?上班时间到了吗?”

“还有一个半钟头。”慕康垂着两丸又深又浓的黑眼圈,紧绷着脸,盯着她的笑脸说。

她打着哈欠,模糊咕哝,“我该回去了,回家换套衣服再去上班。”

“曼舒……”慕康望着她,期期艾艾的。

“嗯?”

“你昨天说,只要我戒烟,就和我正式交往?”

“嗯啍。”她露出一抹微笑,点点头。

“认真的?”他怀疑的耸起两道浓眉。

“非常认真。”她忍着笑,捧起他的俊脸,柔声问:“你,会戒烟吧?”

“为什么要我戒烟?”慕康痛苦地扁扁嘴。

路曼舒笑眯了眼,说:“因为我不想生出畸形儿,也不想得肺癌啊!”

什么?她说她不想……生……生出畸型儿?不想得……肺癌?

那不就意味着……啧啧啧,这近乎许诺的暧昧言语,听在慕康耳里,简直宛如天籁,他不禁轻飘飘地叹息,头晕目眩的想着,这、这么说起来……

真的很有道理耶!

“我再也不抽烟了,我发誓。”

慕康将她密密实实地抱在怀里,陶醉地亲吻她的脸颊。

路曼舒注视他的目光带着疏离,耸耸肩说:“乖孩子,我要回家换衣服喽。”

“不要。”她干嘛又这么冷淡?

慕康又将她再次压在身下,享受她温暖柔女敕娇躯的同时,不免心生不安。“曼舒,就算在公司里公开我们的关系也不要紧吗?”

“不要紧。”她斩钉截铁地承诺。

之前和慕康的关系,令她觉得尴尬羞耻,是因为和他之间种种暧昧不清的情愫,她能够确定的仅有对彼此的渴望而已。

但现在她发觉自己已经爱上了她,两个人是真心相爱的,就算是上司和下属又何妨?男人和女人就是这样子的嘛!谁管得了这么多,看不下去的,不爽的,可以主动离职啊!啍!

“如果有人再说你跟老板上床……”

“我会以‘准老板娘’的身份下令开除那个人——”路曼舒蛮横地发下豪语,接着瞥他一眼,“怎么样?你同意吗?”

“OK,完全同意。”同意同意,举双手双脚赞同。慕康简直乐不可支,又笑说:“既然如此,我们干脆结婚吧,你觉得怎么样?”他更进一步诱惑她,“这样就可以直接用‘老板娘’的身份下令喔!”很爽吧!

“NO,”她直接摇头拒绝,“时候未到。”

“为什么?”他疑惑不已。

“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办法戒烟成功。”路曼舒直截了当。

“啊?”慕康闻言一愣。

“戒烟成功后再说。”她最受不了烟味了,与其在一起之后天天为抽烟的事争吵,然后悔不当初,不如一开始就先约定好。她对他没有别的要求,只要他不抽烟,加上节制饮酒——先从不抽烟做起吧!

“嗯?”他翻身从床上坐起,沉思起来。所以她现在的意思是,只要他戒烟,她就愿意和他结婚吗?

那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他相信人只要下定决心,绝对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

冯靖翔说,慕康是爱她的。

暗恋她很久很久了,只是难以启齿。

呵,如果冯靖翔说的是真的,那么爱上她,应该是件很倒霉的事吧。

她记得老姐曾说过她是个恋爱绝缘体,就算站在桃树下,被桃子砸中也没知觉,像她这么迟钝的女人,一辈子都难有桃花。

被人捧在手心里珍爱呵护是什么样的滋味,有人的眼神永远跟随她是什么样的感觉,这些都是她最近才体会到的。

幸好他暗恋她这么久,一直一直都没放弃过,呵。

“羽毛球日?谁订的?”

慕康的咆哮声又传来,路曼舒闻声,立刻抬起头,便看到不远处,骆妍明正搭着慕康的手臂闲聊。

骆妍明甜笑道:“总经理答应了喔,以后每个星期四下班后,大家一起去打羽毛球,场地费由公司出。”

“呿,女孩子的玩意——”慕康瞥了路曼舒一眼,正极力想把骆妍明推开。“拜托不要找我。”

“啊啊,副总要一起去才有意思嘛……”

骆妍明娇笑着,缠功一流,真可惜是个女同志,要不然肯定迷死一大票男人。

“羽毛球怎么会是女孩子的玩意,也有很多男生在打啊,那不然男生都打什么?”

“当然是小白球,要不至少也打网球。”慕康想了想,才说。

“那还不是一样——”骆妍明嘟着嘴,抱怨道。

“完全不一样,网球球拍比较粗,挥拍时比较爽——”

骆妍明不依地跺脚低叫,“网球才是短裙辣妹在打的,像莎拉波娃那样,网坛简直是年轻辣妹的天下。”

“是啊,还有短裙辣妹相陪。”慕康色迷迷地吹起口哨。

“相亲事件”之后,慕康和骆妍明之间的交情变得超、级、好,几乎无话不谈——大概是因为分享了彼此秘密的关系吧!

路曼舒微微一笑,故意抓起一迭活页夹起身,徐徐走到争执不休的两人身边,停下脚步,点了慕康的肩膀一下。

“一起去吧,我也想去。”她笑说。

“喔,好啊……”慕康的态度立刻变得深情温柔,痴痴望着她,好声好气的回道:“我也好久没运动了。”

路曼舒笑眯了眼,点点头离去。

“恶~”骆妍明双手揪住自己的脖子,快吐了。“慕副总,你很好笑耶!”

慕康回头邪邪冷笑起来,故意低头附在她耳边说:“嘿,想不想再跟我接吻看看?男人其实也不错啊,说不定试过之后,你就会爱上了,嗯?”

“下流!”骆妍明闻言,打了个寒颤,火冒三丈地扭头就走。“路协理怎么受得了你啊——”她忍不住喃喃抱怨,根本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午休时间,路曼舒走进慕康的办公室,反手关上门,锁好。

他看起很烦躁,嘴里叼着一根凉烟糖,双手在大腿上搓来搓去的,头发被他爬得乱七八糟的,领带也歪歪斜斜的,好可怜喔!

戒烟不是小事,多少男人戒了又抽,抽了又戒,反覆好几次,最后还是宣告失败。她对他很严厉,但,他却没有抱怨,全都忍了下来。

“你好像很难受……”她走到他身旁,捧起他长了新胡碴的脸庞,他眼里全是血丝,这是戒烟后一连失眠好几晚的结果。哎,该怎么办才好呢?“如果这么难过,放弃也可以啊!”她禁不住轻叹。

“说什么鬼话!”慕康扁起嘴,将她抱坐在自己大腿上,头抵着她的肩膀,闲起眼眸,紧锁的眉宇逐渐松开。

她心疼地模模他的发。

这个永远不会甜言蜜语的男人,是真心诚意爱着她的。

“那……让我来奖励你一下……”她将他推靠在椅背上,低头亲吻他的眉心、脸颊,一路吻到他的唇。

慕康松松揽着她的腰,享受着她的吻,疲倦的笑容里,透露出令人着迷的幸福。

“下班一起去买球拍吧!”她垂首埋入他肩头,她想,她要尽可能的帮助他,陪他多运动,多做点其它事来转移注意力。

他死都不愿意去戒烟门诊,坚持靠自己的力量就行了,希望是真的!她偷偷低笑,为了无聊的面子……男人呐!

◎◎◎

说长道短是人类的天性,公司里的八卦永不止息——

“有没有看到,慕副总和路协理坐同一台机,还有说有笑的?”阮文娟说到兴奋处,眼睛闪闪发出光芒。

一群女人打完羽毛球后,吱吱喳喳地走向化妆室,趁顶头上司都不在,立刻围聚在一起,八卦起来。

“是啊,他们不怕别人说闲话吗?”某人叹息道。

“谈恋爱为什么要怕?”骆妍明拉开化妆包,一边对着镜子补妆,一边恶声恶气地大声回呛,“他们是男女朋友没错啊!”

“啊?真的吗?”赖敏娅眉毛一挑。

“真的。”骆妍明笃定地点头。

“你怎么知道?前阵子你不是才跟慕副总约会吗?”阮文娟不怀好意地斜眼打量,关于慕副总和骆妍明的传言也不少喔!呵。

“就是跟他约过会才知道,慕副总很爱路协理,他们是很认真的以结婚为前提在交往,拜托你们饶了他们吧——”骆妍明越说越激动,甚至悲愤地握起拳头,“真爱是无罪的。”

“哗——”阮文娟震惊地深吸一口气,试图消化这项最新八卦。

“不需要这么激动吧!”赖敏娅一头雾水地拍拍骆妍明的肩膀。

有没有那么严重?还“真爱无罪”勒!

骆妍明大大叹了口气,除了慕康和路曼舒,再也没有人能体会她的心情了。

其实真正可怜的人是她,她在她们这个圈子里才是最孤独的,公司里找不到半个同类,偏偏待遇又好到她舍不得走……呜,气死了!

路曼舒无奈地负手坐在马桶上。

这些女人真是的,要讲闲话也得先确定她人在哪里吧?急什么呢?

被八卦的当事人就这么开门出来,未免太不上道了,她只好安静的闭上嘴,在厕所里待久一点喽……

干脆来整理包包好了。

她把手提包搁在大腿上,逐一检视里面的内容物:化妆包、行事历、笔记本、手机、钥匙、维他命,还有……卫生棉?

路曼舒皱眉想了想,立刻抽出厚厚的行事历,摊开来往前翻。

她的小红、小红、小红……上次是什么时候来的呢?她的经期很乱,乱到她老搞不清楚,幸好她向来有记录,偶尔到妇科检查身体时,才回答得出来。可是……这次好像隔太久了吧?

一个月半,行事历上的纪录,她上次小红来,是在一个月半前左右。

通常,她因为工作太忙碌,熬夜太夸张时,小红偶尔会没来。

不一定是因为慕康吧?

路曼舒愣愣的想着,脸色不由得逐渐发白。

不会吧!太快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的女人早就走光了,化妆室里静悄悄的。

慕康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曼舒,你还在里面吗?”

“我马上出来。”路曼舒吓了一跳,包包差点掉在地上,她匆匆阖上行事历,收好包包冲出化妆室。

慕康见她魂不守舍,额头上渗着一层薄汗,不禁皱眉。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嗯。”她心慌意乱的点点头,“我想早点回家休息。”

“要不要去看医生?”慕康扶着她的手臂,快步移向停车场。

“不要,我想回家。”路曼舒闷闷地抿起嘴。回家后,她要立刻验验看,一切等结果出来再说。

他们明明有避孕啊!除了第一次是用事后丸,但之后的每一次,他都有戴套子啊,所以……应该不会这么准吧?

不行,太快了,她还没有计划到孩子,原本她是希望在二十八岁前找到对象,交往两年后结婚的,而孩子……天哪,她从未想过孩子的事,假如有了孩子……

老天爷!

想到这里,她立刻头痛欲裂,如果有了孩子,她的生活、原本拥有的一切,将会完全不同,而她居然毫无准备。不,这样不行。

慕康一路飞驰,迅速赶路回家。

看她沉默的坐在副驾驶座,手按着小腹,脸色发青,一句话也不说,这对他而言也是一种煎熬。

身体不舒服,打球的时候怎么不说呢?还是打完球,肚子才突然痛起来?

“真的不去医院?”他很不放心啊!

“不要,我要回家休息。”她虚弱地摇头。

到了公寓大门前,她一下车便马上赶慕康回去。

如果没事就好了,如果没事,她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慕康,她明白他正担心着她,可是……现在有比安抚他更重要的事。

等慕康一走开,她立刻冲往便利商店,买了验孕棒匆匆回家,看到妈妈和妹妹,招呼也来不及打,“呯”地一声就把自己关进厕所里。

到底是一条线?还是两条?一条?两条?

瞪着验孕棒上逐渐浮起的色条,路曼舒的手不断发抖,心脏几乎要跳出胸口——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诱婚草莓男最新章节 | 诱婚草莓男全文阅读 | 诱婚草莓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