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婚草莓男 第六章 作者 : 银心

没什么大不了,路曼舒没有出现以前,他一个人也过得好好的,这世上,哪有人非要另一个人不可呢?

慕康手插在西装裤的口袋里,吹着口哨,大步跨进公司。

“嗨,敏娅。”刚好经过会计部,慕康停下脚步,往最近的座位探去。“晚上有没有空啊?一起去看电影怎样?”

“跟我?”赖敏娅张大了嘴,同时抬起头,不敢相信地伸手指向自己。“干么找我?”拜托,还当着所有人的面邀约。

“一个人看电影无聊。”慕康理直气壮。

“我才不要。”赖敏娅懒洋洋地趴在办公桌上。

“真的吗?”慕康掏掏耳朵,仿佛想到什么,又说:“老大好像说过,跟我约会可以报公帐,一张电影票差不多三百,可乐、爆米花、零食两百,一顿晚餐……以我个人的饮食习惯,至少五百元起跳,加一加,总价超过一千喔!”

“我去、我去……”商品部的骆妍明立刻站起来招手,“看什么电影可以先商量吗?”

“可以。”慕康转过头,对她眨眨眼。

这会儿,赖敏娅又重新把脸抬起来,迟疑地打量着他,“你的意思是纯看电影、纯吃饭,没有附加的后续服务吗?”

“什么样的服务?”

“就是……男女约会啦、喝酒聊心事啦、开房间吹吹冷气啦、这样那样、做些伤风败俗的事?”

“纯伴游,看完电影就一拍两散,回家的交通费也可以跟我请款。”慕康翻翻白眼,没好气又补充道:“敢不经我同意爱上我,你们就死定了!”

哇哇哇,慕副总是怎么一回事啊?晚上竟然不留下来加班,工作倦怠啊?

所有人顿时一阵骚动,纷纷交头接耳……

如此说来,好像挺划算的耶!

“好吧,我答应。”赖敏娅立刻转变态度。

这下换骆妍明哇哇叫了,“嘿,我已经说我要去了耶。”

赖敏娅吐舌直笑,“慕副总约的又不是你。”

“怎么这样啊!”骆妍明气嘟嘟的。

慕康看了觉得好笑,朝她点点头说:“骆妍明,我欣赏你,从一开始我就注意到你对我一点邪念也没有,这个社会需要更多像你这种清纯率直的女孩,可惜我己经约了敏娅了,所以……你要不要排明天?”

“OK,我会打扮漂亮一点,让副总带出去有面子的。”骆妍明甜笑道。

“乖孩子。”慕康赞许地竖起大拇指。

“那……那我可不可以去?”不远的角落,业务部的湘宜也怯生生地举起手。

“还有谁要的,干脆把轮值表排一排,记得避开我出差的日子喔!”慕康爽快地大手一挥,“湘宜,麻烦你把表格做出来,帮忙登记一下。”

“是,慕副总。”湘宜甜滋滋地漾起满脸笑。

慕康摇摇头,大摇大摆地走回他的办公室。

啧啧,跟着他,有吃又有得玩,所以现在他变成“慕副总”了,以前动不动就慕康、慕康,没大没小的乱叫,这票女人还真现实耶!

“搞什么,把公司当作他私人后宫……”林绪尧脸颊一抽,双拳紧握,咯咯作响。

“好了,不要管他了,他爱怎样就怎样。”冯靖翔不以为意地笑笑,轻轻点了路曼舒的肩膀一下。“曼舒,过来一起开会,待会儿慕康就来了。”

“好。”路曼舒沉静地低着头,跟在总经理、林副总身后,一起进入总经理办公室。

她只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好了。

她和慕康己经结束了……不,其实根本没有开始过吧!

他喜欢跟其它女人瞎混是他家的事,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开会时,她小心翼翼避免和慕康视线相接;开完会,她用最快的速度逃回自己的办公室——抽屉里有几份婚友社的资料,她甚至把其中一家的报名表都填好了。她把它们全都拿出来重新检查一番,瞪着文宣上粉红色爱心,指尖竟然微微发颤。

她不想欺骗自己。

其实,有人等自己下班的感觉还不赖,被拥抱着的滋味也很好。

慕康真的教会她很多……关于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不只是上床,那些在深夜里的拥抱,细语绵绵直到天亮,她揉着他的头发大笑……所有的一切都很美好。

从前,爱情对她而言只是虚无的幻想,非必需品,可有可无。

但,现在她真的好想要一段稳固的感情。

结婚,她真的好想结婚。

◎◎◎

深夜。

冯靖翔提着一个塑料袋,匆匆推开办公室的门,从抽屉里取出一只方盒,又匆匆离开……接着,突然发现有双细长的美腿,直直躺在走道上。

凶杀案?不会吧!

冯靖翔屏息走上前,结果发现是路曼舒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走道尽头,背倚着玻璃墙,双腿伸得长长的,身边还放了一壶黑咖啡。呼~太好了,还活着。

吓了他一跳。

“你在这里啊?”他忍不住嘲笑自己的大惊小怪。

“总经理。”路曼舒发现是他,连忙起身。

“不,不要起来……”冯靖翔立刻阻止她,自己也坐下来,兴致勃勃地左右张望。“我从没试过用这种角度看公司——”说着,便从塑料袋里模出两罐啤酒,一罐递给她。“要不要喝一杯?”

“谢谢。”她默默接过啤酒,拉开拉环的同时,忽然忆起——

她开始练习喝酒,也是慕康教的。

他家里除了高档的洋酒,冰箱里最多的就是啤酒,有时候他会一口一口用嘴喂她喝,刚开始,她喝不到半杯就满脸通红,他就会开玩笑似的假扮成厂商,色迷迷的说:“路协理,再来一杯嘛!”趁机对她上下其手。

她最后常常不敌魔爪,惨遭“性侵”——

呵。

“你忘了东西,特地回来拿吗?”路曼舒食指绕着瓶口画图,慢条斯理地问。

“老婆的生日礼物,差点就忘记带走了。”冯靖翔掏出方盒,打开让她看,盒里躺着一条设计典雅的钻石项链。

“好漂亮哦!”她艳羡地噘起嘴,不晓得自己这辈子有没有福份,能从男人手中收到这么漂亮的礼物,他老婆今晚一定很开心。“那你快点回家啊!”

“我老婆刚刚打来说要加班,晚点我再去接她。”

“喔。”

两人顿时安静下来,在静悄悄的办公室里,显得格外尴尬。

冯靖翔拉开领带,率先开口,“慕康没有加班,感觉很奇怪吧?”往常这个时候,他办公室的灯都还亮着,偶尔还会出几声咆哮……他谈生意时,态度也很火爆,还把客户公司的柜台妹妹吓哭过。

路曼舒俏脸微沉,“大概去约会了吧,他真好笑。”

“他?很好笑吗?”冯靖翔意味深长地模模鼻子。

她勉强扯开嘴角,不情愿地说:“是啊,为什么不正正经经交个女朋友,搞什么约会排班表,你看到公告栏上贴者的那张表了吗?”

都排到下个月了,他的节目可多的呢,包括看电影、听演唱会、唱KTV、夜店跳舞、看歌剧……歌剧耶!他看得懂吗?

慕康说,除了买名牌,其余“活动支出”都算他的没关系,轮值表一下子就大爆满,老天爷,他简直疯了他。

冯靖翔哈哈大笑,不过笑归笑,还是免不了要为好朋友说几句话,“他其实很寂寞的,除了赚钱,什么嗜好也没有,也不喜欢出门找乐子,亲人都不在身边,朋友又一个个成家了,你想他下班回家能干什么呢?”慕康的爸妈都移民到美国了,只有一个妹妹,目前在加拿大念大学,以后也要去美国投靠父母。

“我以为他是因为工作太忙,没时间交女朋友才一直单身……”路曼舒责怪地瞪他一眼,“说起来,总经理也有责任不是吗?”

冯靖翔不敢苟同的猛摇头,为自己喊冤。

“不,赚钱只是人生的一部分,我没有要他把自己逼成这样,这是他自己选择的,我没吭声,只是不忍心连他的工作也抢走,你想想看,让他窝在家里当独居老人,你不觉得那样更残忍吗?”

“唔……”她扁起嘴,无法辩驳。

也许吧,慕康这方面跟她差不多,明明不想谈恋爱,想好好冲刺事业,老妈硬是逼她提早下班去约会,她也会疯掉的。

“如果他有好对象,自然会把工作减少吧,可惜……”冯靖翔耸耸肩。

路曼舒哈哈干笑,“反正他开始约会了,搞不好真的能在公司里找到适合的对象——”

明明很好啊,只是……

她为什么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原来,真正一个人的时候,她还是会害怕。

在走去茶水间的路上,慕康办公室的灯明明关着,她还是忍不住频频盯着门看,好像还在期待他会从里面走出来。

不过,他走出来又如何?

是她自己决定不要跟上司偷偷模模来往的啊!

“慕康,是个很笨拙的男人。”

冯靖翔盯着她魂不守舍的模样,小心翼翼说道:“他不会说甜言蜜语,也不懂得表达自己的感情。这么说吧,他其实是感情上的草苺族,外表光鲜亮丽,可是在心爱的女人面前,轻轻一碰就坏了。他内心很脆弱,受到打击就很难再爬起来……糟了,我好像出卖他了。”

路曼舒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眼睛也笑弯了,冯靖翔温柔的看着她,也跟着笑。

“你们真是好朋友耶!”

“我们三个是读同一所幼儿园长大的。”冯靖翔挺起胸膛,像小男孩般得意的炫耀。

“什么?好离奇的关系喔!”她不禁大笑。

忍不住幻想他们排排坐在幼儿园可爱的小马桶上,你看我、我看你,一起说笑、一起大便的可爱小脸。如今长大了,却变成动不动就挤在办公室里边喝酒、边开会的伙伴。用“离奇”两个字来形容,实在不算过份耶。

“他其实是个恋家的男人,只是还没有属于自己的‘家’罢了。”冯靖翔说着,忽然倾身靠近她,表情贼兮兮地,“再告诉一个天大的秘密。”

“嗯嗯?”

路曼舒期待地竖直耳朵,不料——

冯靖翔居然这么说:“他暗恋你很久了,你都没知觉吗?”

“嘎——”她的嘴张成大大的o型,眼珠险些掉出来。

不……不可能吧,这种玩笑实在太……太……太……

冯靖翔注视她的眼神没有丝毫笑意,反倒显得有些尴尬苦恼。她就……呃,不由得深呼吸,一次又一次的深呼吸,胸口沉甸甸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些话实在不该由我开口,但,慕康拖了太多年,我了解他,他有可?”冯靖翔苦笑着,俊脸古怪地皱成一团。

“我……可是我……”啊啊啊啊啊,她真的很想大声抗议说:可是我不喜欢慕康啊!

只是,对着冯靖翔澄澈深邃、仿佛洞悉一切的双眼,她发现自己无论如何,就是无法说出那样绝情的话。呼……为什么呢?

◎◎◎

他到底在干什么!

慕康就着电影院厕所的水龙头,好好洗了个脸,抬起头,微微发青的日光灯照在他脸上,两丸深深的眼圈,双颊凹陷,脸色苍白又狼狈。他注视自己,脸上水珠一颗颗滴落在白色的亚曼尼衬衫上。

呵,流浪汉跟这身名牌实在很不相衬啊!

用手抹抹脸,转身走出男厕,骆妍明正在楼梯转角等他,发现他走来,俏脸立即升起一抹小心乞怜的笑容。

“慕康,你心情不好吗?”

“没有啊,怎么这么说?”

“噢,因为你这阵子怪怪的啊。”

“我只是想过得快乐一点,没别的意思。”慕康耸耸肩,事实上,他再也受不了每晚和路曼舒一起加班。那个狠心的女人,既然她能分就分,决绝的撇清,他也不想输给她。

“慕……慕副总……”骆妍明不停把玩着胸前一缕发丝,吞吞吐吐。

“嗯?有事?”慕康冷冷地打量她。

“跟你说一个秘密喔,其实我是女同志。”骆妍明看起来快哭了,上午开心挽着他的手臂,说要好好陪他约会的可爱女孩,这会儿不但哭哭啼啼的,还忽然变成蕾丝边。“对不起,副总,呜……”

“没关系啊——”慕康纳闷地搔搔头发,皱眉道:“我不会因为这样开除你的,好了,乖喔!”

干么跟他说这个啊,莫名其妙,他又没问她的性向。

“我完蛋了啦!副总,事情是这样的,我爸妈坚持要帮我相亲,我胡诌说我有男友了,没想到我爸妈不相信,这礼拜要上来台北住几天,顺便看看我的男友,呜,你说怎么办?”

眨着略带湿意的双眼,还用食指“ㄊㄨ”他的手臂。

“啊?”

明明是她自己的事,却来问他怎么办,不知怎的,慕康的心中忽然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茫茫瞪着她,“那……你说怎么办?”

“慕副总,你最近好像比较有闲情哦?”骆明妍双手合十,苦苦哀求,“可不可以拜托你假扮我的男朋友?”

“妈的。”慕康听完脸都绿了。

骆妍明腿一软,差点儿就要跪下来了,幸好慕康实时拖住她。

“求求你副总,我会一生一世、做牛做马报答你的——”

“干。”慕康简洁有力地咒骂一声,接着从裤子口袋里模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点燃后猛抽猛抽。

这年头啊,女人说的话还能相信吗?

一个是跟他上了床,忽然不爽就变脸跟他分手;一个是刻意打扮得娇滴滴的和他约会,现场再来个大变身……蕾丝边呢!吓死人了!

什么做牛做马?搞不好过两天就会呼他巴掌呢!

“你说你是女同志?只跟女人上床的女同志?”慕康忍下满腹鸟气,沉声问。

“嗯嗯。”骆妍明泪汪汪的连连点头。

“要是让我发现你骗我,我一定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你自动收拾包袱走人,别想跟我领什么遣散费!”慕康恶狠狠地威胁。

翌日。

骆妍明特地打扮一番,到公司楼下等啊等,终于等到慕康来上班。

“亲爱的——”她朝他飞奔而来,伸手攫住他手臂,甜笑说:“我爸妈可是很精的,所以我们提早练习吧!”

慕康睨了她一眼,没说什么,便和她一起搭电梯上楼。

“对了,这个送给你。”

“干么给我这个?”

慕康接过她硬塞给他的塑料瓶一看,男性综合维他命?

“你气色很不好哦,我爸妈看了会担心。”骆妍明耸耸肩。

“是喔。”慕康闷声道:“补品的话,我个人比较喜欢人参鸡汤。”

“我明天就买人参鸡精送你。”骆妍明赶紧的说。

“鸡汤和鸡精差远了。”慕康干笑着,没有真爱,心意就是有差。

他……他们?

慕副总和骆妍明居然打情骂俏地一起进公司耶,哗!

办公室一阵静默,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纷纷张大了嘴,说不出话。

在公司谈恋爱还这高调,好伤眼喔!

“亲爱的,中午一起吃饭哦!”

骆妍明笑得甜蜜,还在慕康脸颊上轻轻印上一吻。

“这什么鬼?”慕康瞪着骆妍明冷笑,玩这么大,那就别怪他……呵……“妍明宝贝,千万别太累喔!”说完,大掌握着她的后颈,结结实实吻上她的唇。

骆妍明惊愕的瞪大眼睛,俏脸霎时铁青。恶恶,臭男人……好恶心……

“好了,中午来我办公室找我。”慕康终于放开她,模模她的头,恶劣地朝她挤眉弄眼。她的嘴巴紧紧抿成一直线,看起来快吐了,呵呵呵,好夸张喔,他又没有伸舌头。

远远的、远远的,办公室远处一隅——

“这到底是什么情形?”林绪尧纳闷地皱起眉头。

冯靖翔尴尬地瞥了路曼舒一眼,只见她呆住了,整个人像化石般僵硬,看来应该受到不小的打击吧?

糟,头好昏,昨晚好像跟她说了不该说的话。

“算了算了,我懒得管了。”冯靖翔松了松领带,头也不回地离去。

随后,路曼舒默默退回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魂不守舍的坐下来。

他暗恋你很久了,你都没知觉吗?

就是这句话,让她昨晚失眠了一整夜,她真的以为……

她不禁掩着脸,咬着牙,气哭了。

骗人,都是骗人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诱婚草莓男最新章节 | 诱婚草莓男全文阅读 | 诱婚草莓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