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婚草莓男 第二章 作者 : 银心

真希望这辈子只要谈一次恋爱就好了。

路曼舒陷入有生以来最困难的抉择,她笑咪咪的来回看看坐在左右两旁的新同事,芳心大受震动。

啧啧,实在太诱人了,左边那个是笑容可掬的阳光型男江城浩;右边的是温柔稳重、黑眸像大海一样有吸力的吕定棋。真糟糕,到底要先吃……不对不对,是先教哪个好呢?

两个帅哥都让她带,总经理对她真是好哇,哇哈哈哈哈!

“你们以前都有业务经验吗?”

“我卖过房子。”江城浩先举手。

“我只在银行接触过信用卡业务。”吕定棋说。

“好,没关系,你们就跟着我,先熟悉公司的产品,然后听我怎么跟客户解说,我们比较少自己开发新客户——这方面多半由林副总和慕副总出马,至少目前的情形是这样!

“他们和新客户的关系建立起来后,通常就会交由底下的业务处理,我们的任务就是想办法掌握住客户,确实了解客户的需求,并把公司的产品推销出去,OK?”

亲切地讲解完毕。看看左边可爱的城浩,再瞧瞧右边迷人的定棋,两人不约而同的点点头,态度认真。

啊,美好的一天——

又要出差了,这次出国,至少得去半个月以上。

慕康无奈地从冯靖翔的办公室走出来,没办法,三个老板只有他单身,没有家累,又没有高龄八十的老女乃女乃要照顾,出国出差这种鸟事,自然多半落到他头上。

走在走道上时,他不经意瞟了路曼舒一眼——

她也笑得太灿烂了吧!

他不禁呆愣住,只见她一会儿停下来往左看,一会儿往右,两只眼睛色迷迷的,嘴巴快要裂到耳朵后面去了,而且她的表情看起来——好……

真不敢相信她是路曼舒,怎么?她没见过男人吗?

慕康垮下脸,想硬挤,却挤不出一丝笑意。此时,他突然觉得一阵天摇地动,只觉得脑袋昏沉沉的,五脏六腑似乎全部纠结在一起,很不舒服、很恶心……

一定是因为早上没吃早餐,就空腹灌下一大杯毒药的关系。

哼!他暗暗冷哼,继续走向自己的办公室,然而,每走一步,都像深陷泥泞沼泽般沉重——

一想到下礼拜就要出差了,唉……

挥不掉那股难以言喻的苦涩郁闷,烟……他的烟呢?翻遍抽屉到处找不到他早上刚买的烟,干!谁又把他的烟模走了?到底是谁?

肯定被某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给没收了,没办法,他只好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再买一包到公司附近的小公园抽——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撞见路曼舒。

他知道她午休时间通常不在办公室,还以为她都跟其它同事一起出去吃饭,没想到是自己一个人躲在这儿?

她拎着一盒寿司,走到树荫下坐下来,在膝盖上铺上纸巾,放好餐盒,把酱油和哇沙米倒进小碟子里,再拿出自备的环保筷,慢慢享用。

看她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笑盈盈的看着餐盒里的生鱼片,心满意足的,像是猫咪找到了鱼,连眼睛都笑弯了。

要不要过去跟她打招呼呢?

慕康犹豫了一会儿,便举步朝她走去,路曼舒不久便发现他接近,微微皱了下眉头,又看见他从口袋里模出烟和打火机,两道秀眉蹙得更深了。

不要紧,反正他早就习惯女职员们这副嘴脸。

慕康并没有因为她不高兴就改变方向,反而越走越快,故意走到她身边,厚脸皮的挨着她坐下。

“在吃饭啊!”

“废话,不然吃大便吗?”

“干么这么凶。”

“人家在吃饭,你偏要在我旁边抽烟,这样我头发会有烟味耶。”

“是吗?”他一听,故意把烟吐向她。就像小狗会在自己的地盘上撒尿一样,他也想在她身上留下属于他的气味。

路曼舒恶狠狠地瞪着他,一副想把他宰来吃的凶猛模样。慕康耸耸肩,毫不在乎,就算她现在跳起来痛殴他一顿,他也要这么做。

“你存心跟我过不去就对了。”王八蛋,她已经很忍让了,到底还想怎样?她再一次压下心中的怒意,低头吃着午餐,不再理会他。

对付疯子变态最好的方式,不是动怒反呛,而是彻彻底底的漠视“它”,这才是真正的回击,这是她和慕康打过无数次交道,吃过无数闷亏后,最深沉的体悟。

慕康果然没再说话,也不再故意把烟吐向她。

静静地过了半小时,路曼舒收拾好吃完的餐盒,站起身,准备把垃圾拿去丢。“您慢用。”敷衍地打了声招呼,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走人。

慕康脚下已经散落着五六个烟,但他手指还夹着一根正在燃烧的烟。

如果不趁现在抽个过瘾,回办公室就没机会了。

坐在这个位置,他正好能把她优雅的背影、走路的姿态、浑圆的臀部……尽收眼底。

从下礼拜开始,有半个月的时间看不到这么美好的景致,等他回来,她这个该不会把两只菜鸟都抓来吃了吧?

不,她没这种胆量,“色大胆小”就是指她这种人。

一定不会的……是吧?

慕康若有所思地蹙起眉头,呆呆的望着她的背影发愣。

◎◎◎

“我终于找到值得下手的‘标地’了。”

一家人一起吃饭时,路曼舒忽然语出惊人。

大姐路曼莹震惊地瞪大眼睛,满脸崇拜的看着自己的妹妹。“标地?你要开始投资房市啊?”她知道这个妹妹很会赚、很有钱,工作这几年攒了不少,但没想到她出手这么豪气,直接把目标转向房地产!

路曼舒翻翻白眼,好吧,看来是她措辞有问题。

“不是,是我未来的结婚对象。”

“什么?!”

于素莲吓得倒抽一口气,筷子掉了也顾不得捡,连忙逼问二女儿,“是谁?是谁?什么样的对象?几岁?住哪?做什么的?你快说、快说……”

小妹路曼妤翻翻白眼,低头捡起妈妈的筷子,起身去换双新的给她。

干么这么大惊小怪?

路曼舒缓缓扫视全家人的表情,妈妈、大姐、小妹——有没有这么惊讶啊!

好啦,事情是这样的。

“公司最近来了两个男业务,未婚,没有女友,一个和我同年,一个大我一岁,长得非、常、帅,一个是阳光型的,一个是斯文型的,我决定从中挑一个下手,无论是谁,只要抓到一个,我就可以顺利摆月兑单身,并且在不久的将来,把自己嫁出去了。”报告完毕。

呃?就这样?

路曼莹停下筷子,给自己倒了杯梅酒,懒洋洋地挑着眉,“这种货色轮得到你吗?”

这个大妹,一点女人味也没有,平常不爱打扮也不懂得保养,一回到家,便换上休闲服,扎着个阿嬷包包头晃来晃去。“我记得你们公司竞争力还满强的。”她公司里什么样的女人都有,在这种强敌环伺的激烈竞争下,她一点胜算也没有。

路曼舒微微皱了下眉,勉强指出一点优势,“我有天时地利,因为他们俩都是我负责带的。”

“噢噢,恭喜了。”路曼莹随便地应和一声。

以她恋爱无数的经验来判断,曼舒她……

唉,算了,总是自己的亲妹妹,她就当良心发现,留点口德,乖乖闭上嘴,在内心寄予无限祝福就好。

“这是什么态度?”于素莲不悦地扳起老脸,推了大女儿的肩膀一把。“你妹妹身边难得出现好对象,你多少给点意见啊!”

“有啊,我说了恭喜了。”她无辜地眨眨眼。

“恭喜个头,我是叫你提点一下你妹妹,你以前不是交过很多男朋友吗?曼舒比较没经验,你教教她嘛!”

“恋爱要怎么教?”她没好气地呛声,“就是放胆去爱啊!”

向来沉默的路曼妤此时终于开口,“至少在外表方面……”呃,这样说二姐实在不太好,所以她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

路曼舒听见小的话,伸手拍拍她的肩膀表示感激。

没错,她正需要这样的协助,她很清楚自己的弱点在哪——

那就是,她完全不懂得打扮。

一辈子没看过时尚杂志,对逛百货公司一点兴趣也没有,什么保养品、化妆品,她一问三不知。事实上,她只有在必要的时候,基于礼貌会在脸上涂点粉、擦点口红,但仍旧顶着一头长直发行走江湖。

眼前她最需要拜师,拜一只翩翩飞舞的花蝴蝶为师。

“姐……你会帮我吧?”

“可是我好忙喔!”路曼莹的唇角泄出一丝笑容。

想想过去那段辛苦的岁月吧!

路曼舒从小到大敲过她多少次竹杠?明明自己有钱得要命,还一天到晚占她便宜,现在有求于她了吧!哈哈!她当然要趁机讨回来!

“今天刚好轮到我去大卖场补货……”她玩弄着自己的水晶艺术指甲,故意不把话说完。

“我来我来,通通交给我就好……”路曼舒立刻拍胸脯全包了。

有诚意,路曼莹满意地点点头,“好吧,你想来个大改造?”

“层级要再高一点,我要美人心机型的改造。”听到老姐愿意帮忙,路曼舒眼睛都亮了,炯炯有神看着她,认真且凝重,“我需要一天天慢慢的变美,让人不容易察觉出来的那种,我们公司竞争实在太激烈,太多人在虎视眈眈了,所以我不能做得太明显,你了解我的意思吧?”

很有策略嘛,不愧是超级女业务。

“OK是OK,不过……这工程实在太浩大了!”舒曼莹上下打量着大妹,心里不断盘算着可行性。

路舒曼双手合十,诚心的哀求,“亲爱的姐姐,我会做牛做马报答你的。”

“最好是真的。”

路曼莹偏头看了她一会儿,仿佛陷入沉思。

“可是……你打算怎么下手呢?你有这个胆子吗?”

路曼舒,二十七岁的正港原装货,从呱呱坠地以来,从未牵过十岁以上、六十岁以下男人的手。

她……真的有胆量倒追男人吗?

◎◎◎

啍!不要太小看她路曼舒,想当年她国小、国中、高中和大学,可都是全校第一名毕业的呢!

以前她不谈恋爱,是因为没有对象,也没有对谁动心过。出社会后,又觉得赚钱才是王道,女人一定要有钱、有能力、才会有尊严,所以感情也不是她努力的重心。

不过现在情势丕逼,她对自己在职场上的表现已经很有信心了,缺乏感情生活,反而成了她生命中的遗憾,本来她连婚友社的报台资料都填好了,熟料从天上一口气掉下个礼物,她干脆把报名费省下来,全心全意“对付”眼前的目标。

她就不信只是谈个恋爱,会比考托福或高考还难!

办公室里——

“城浩,哪里有问题吗?”一看见江城浩皱眉头,路曼舒立刻凑过去关心。

一番详细的解说后,果然换来帅哥炫烂夺目的笑容。“谢谢你,前辈。”

“这是应该的,拜托以后叫我曼舒,喊前辈会把我喊老的,不可以哟!”

她漾起一抹甜笑,转过头,又对另一个提议道:“定棋,你是开车来上班的吧?下午跟我一块去拜访客户,学我怎么和客户谈生意,我相信你很快就会上手了。”公务之余,顺便制造独处的机会。

呵呵呵,随便哪一个都好,快点爱上她吧,先表白的先赢喔!

慕康的嘴巴差点没歪掉。

她……她她她……居然挽着菜鸟的手臂,还笑得像花痴一样。什……什么拜访客户?去约会才是真的吧!

这女人会不会太饥渴了?带新人有必要带成这样吗?

公司一再强调不准有办公室恋情——除非是跟他!只有他!一定要跟他在一起才有豁免权——敢情她完全不吃这套是吧?

路曼舒进公司这几年来,从没给他什么好脸色,却对一个……不对,正确来说是两个刚来不到一星期的菜鸟这么和颜悦色,这教他情何以堪!

慕康魂不守舍的走着,前面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了,林绪尧走了出来,发现他像鬼一样轻飘飘的,脸色苍白,不禁皱眉,“需不需要来颗普拿疼?”

“我没事。”

“那快去开会啊!”

“喔。”

三个人从很久以前便开始着手计划,想挑战几个性质相近的业务,万一景气不佳,主业务无法维持时,公司还有其它备案。

为此,冯靖翔每天往来各大银行,和立法委员们开会周旋,积极争取资金,尽量可能把握政府推出的每一项补助方案,如今总算凑足银弹,付诸实现的时机终于到了。

冯靖翔和林绪尧热烈地交换意见,慕康却显得沉默许多,手上拿着威士忌慢慢啜饮着,手指下意识地敲打着桌面。

他应该专心一点,慕康心想。

然而千头万绪,不管他再怎么逼自己投入公事,总还是有一条敏感脆弱的神经,飘向办公室外的业务部,缠绕在某个让他牙痒痒的女人身上。

她到底在盘算什么?

她想对那两个菜鸟做什么?

这几天,她穿的高跟鞋变高了,唇蜜的颜色也换了,甚至还向女同事抱怨头发太长……她这些行为真的很奇怪,她不是会在乎这种事的人,如果他的推论没错,过几天她说不定就会换发型了。

她做事很有条理,不管决定任何事,都能按部就班、循序渐进达成目标,这也是公司器重她的原因,她太有潜力了,将来肯定是个在业界呼风唤雨的女强人。但,这次她的目标是什么呢?为了钓那两个菜鸟?

慕康撇撇嘴,暗暗冷笑一声。

啧,她看男人的眼未免太烂了吧!

“就从业务部几个经理里面挑一个升为协理吧!”冯靖翔倒靠在沙发椅上说道。

慕康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冯靖翔见状,起身帮他又斟了半杯,也顺便帮自己倒了一点点。“慕康,之后你要负责扩展新的业务,该找人接替你现在的工作了。”

林绪尧接口,“路曼舒怎么样?她反应很快,思虑周详,大部份的新人也是她带出来的,由她负责管理……慕康?你怎么一直在发呆?”

慕康耸耸肩,没有回答,倒是浓眉深锁。

“要接手我的工作,那她要常常加班到很晚。”

冯靖翔笑说:“我想她应该不会拒绝才对,越有挑战性的工作,她越积极,这对她来是很好的磨练,她也差不多是时候独当一面了。”

慕康疲倦地点点头,他若是工作狂一号,她无疑就是工作狂二号,没错,她不会拒绝的。

“如果她要接,就叫她把新人丢给别人带,跟我一起出差好了。”是啊是啊,把她和新人分开一点比较妥当,免得她饥不择食。

“她是你管的,你自己跟她说啊!”冯靖翔啼笑皆非的看着慕康。

慕康忍不住扮了个鬼脸,傻憨憨地搔搔头,就是啊,他真是个笨蛋!

林绪尧不经意地瞥他一眼,却发现慕康垂放在身侧的右手,不知何时已经捏成拳,抵着皮椅,用力到青筋暴露……

这是他陷入极大烦恼时才有的行为,他怎么了?

“那我先回办公室了。”慕康起身,眉宇间透出一抹藏不住的忧郁。

林绪尧不禁看呆了。

“我们增加一名股东,你觉得怎么样?”等慕康离开后,冯靖翔笑嘻嘻地问道。

“路曼舒吗?”林绪尧立刻回过神来。

“我们公司之所以成长得这么快,营业额几乎一年数倍,那是因为我们是用生命在干活。”冯靖翔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笑说:“你也明白我们的一切都押在这间公司了,公司就是我们的命,对慕康来说当然也一样。”

林绪尧直觉蹙起眉头。

“你想抓住路曼舒的心意我懂,可是给她股份?那对其他人要怎么交待?万一再有人升上来,一定也会心照要求。”

“不,我不打算直接给她股份。”

冯靖翔神秘地笑了起来,“我在想……一定还有别的方式,几乎不必付出任何代价的方式……”

◎◎◎

哇噢!

晴……晴……真是青天霹雳的好消息啊,呜……

“升协理?”路曼舒明明哭丧着脸,一双大眼却闪闪发光。

“公司要经营新业务,再不久我就要负责别的事业了,业务部事情太多,绪尧一个人忙不过来,我们需要找个有能力完全接替我的人。”

慕康沉默地注视着她,仔细留意她的反应——

她看起来,嗯……如丧考妣。

啍,跟她的人生规画不同是吧?

她的表情再一次证实了他先前的猜测:她八成想从外面那两只菜鸟选一只吃了,卯足了全力,心思都在他们身上。昨天还在猜测她近日八成会换发型,结果才满一天,她真的就把头发剪短了,有没有这么猴急啊……

嘴巴苦苦的,他早上什么也没吃,一滴水都没喝,甚至任凭路曼舒给他的爱心豆浆慢慢发酵,只要一想到她所有的努力都不是为了他,就令他苦涩莫名,那杯毒药似的豆浆,已安慰不了他的空虚,他就……更喝不下去了。

“怎么样?有兴趣吗?”慕康懒洋洋地问。

“我……我……”路曼舒艰难万分地吞咽口水。

呜,这样一来,快到手的“天鹅肉”不就越飞越远了吗?

老天爷啊,既然不给她吃,当初就不要把菜端上桌嘛!天秤的两端,一边是事业,一边是爱情,怎么办?怎么办?

男人嘛,路上放眼望去就是一大票,大不了有空再去婚友社报名喽!

她内心折磨翻搅,但其实早已有了答案,所有痛苦都来自深沉又无奈的不甘心——她好不甘心自己是个钱奴!

呜,完全无法抛开事业心。

“我……明天再回复你可以吗?”且容她大哭一场,明日再来奋战吧!

“嗯。”慕康落寞地点点头。

好奇怪,他为什么露出那样的表情呢?

路曼舒看着他,不禁怔忡了几秒,但随即挥去心中莫名的震动。

不,她没必要了解慕康的内心世界,反正他们只会有公事上的往来,一定要牢牢切记,他是个浑身烟臭,又爱找她麻烦的坏家伙!

一匹倒胃口的土狼!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诱婚草莓男最新章节 | 诱婚草莓男全文阅读 | 诱婚草莓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