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妻半成品 第一章 作者 : 银心

绝对不是这个人。

跟在服务生身后,逐步走向预订的餐桌位置时,便远远看到那个人,都还没沾到椅子,路曼妤心里就已经有了决定。

如果她必须结婚,在红毯尽头等待她、迎接她的,绝对不是眼前这个人。

倒不是男人本身有什么特别的问题。他不特别高、不特别帅、也不特别丑或矮,没有特别不修边幅、头发看上去不油腻、肩膀上没有头皮屑、就连举手投足也没有什么不对劲,就只是……

让人——至少是她——完全提不起劲罢了。

没Fu,她没有任何感觉。

所幸男人并不至于影响她的胃口,因此她仍然笑笑地坐下来,和介绍人以及这个男人一块儿吃饭,甚至说好等一下要一起去看电影。

一个月只要忍受这么一次,往后的日子就安宁了。

说起来,这比月月来潮的小红还容易搞定,如果正好餐点好吃、电影好看,啊,人生夫复何求呢!

「路小姐才二十八岁,为什么会想相亲结婚呢?」

「我本身从事外文小说翻译,长时间在家工作,比较少有机会认识其它人,如果想找适合的对象,除了相亲,似乎没有其它方法了。」路曼妤熟练地停顿一下,才又继续流畅地说道:「我妈妈认为,既然迟早都要嫁人的,倒不如趁年轻,早点开始找对象。」

瞧,必要的时候,她也能像正常人一样,说出正常人会说的话。

她对自己合宜的进退应对,满意到不行。

「真的呀,原来是外文翻译,难怪路小姐气质这么好,而且您大概是因为很少出门,才会连皮肤都这么白,您英文一定很强厚?」

「工作需要嘛,不得不加强罢了。」她面带微笑。

「多优雅的小姐,我们佳豪最欣赏像妳这样的女孩子了。」

身为介绍人的阿姨眉开眼笑,右手搭在佳豪手上,冲着她直笑。「对了,我们佳豪啊……」

开始滔滔不绝推销起来了。

没关系、没关系,那么接下来,这家餐厅什么东西好吃呢?

路曼妤偷偷将视线瞟向手边的菜单,捺着性子,等候长辈发言完毕。

愿赌就要服输嘛,这一丁点儿道德感,她起码还是有的。

说起赌博事件,大概是发生在去年二姊路曼舒的婚礼前夕。

那阵子,家里整天闹烘烘的,一辈子没见过几次面的亲戚,突然一个接一个冒出来,吵得她神经衰弱。

办喜事是很好啦,姊姊要嫁人她也很开心,可是……她还要翻译、赶交稿耶!一天到晚敲她房门、要她出来陪笑、跑腿买饮料、买水果是怎样?不知道工作一直被打断很烦吗?

在家工作也是工作,翻译可是一门专业,她不用一大早起床赶公车,不用打卡坐在办公室里,并不表示她的工作可以不被尊重。

婚礼前夕,她终于忍不住发火了,于是故意在老妈喊她的时候,打开房门,当着所有人的面,在门板上贴一张大大的「工作中,勿扰」的字条,接着转身回房,砰地一声关上门,继续奋斗。

连招呼都没打,客厅里的客人面面相觑,气氛霎时变得尴尬。

老妈当然气炸了。

没错,她让老妈很没面子,是的,她知道,而且非常清楚。

但那也是因为她再三抗议无效,才不得不使出的激烈手段啊!

结果——

等客人离去后,老妈竟然无预警的拔掉她的网络线。

「妈!」路曼妤简直快抓狂了,冲出房间大叫。没有网络,就等于砍掉她一只手,挖掉她一只眼,她没办法过日子啊!

「想想妳刚刚是什么态度!」于素莲冷着脸骂道:「客人来,打招呼是基本礼貌,叫妳跑腿运动是为妳好,整……年都关在房间里,不是打计算机就是缝娃娃,都不怕长褥疮喔!」

「我是在工作,而且是很重要又很赶的工作,雪特!」路曼妤额头上的青筋隐隐跳动。「还有,我为什么会长褥疮?」

「等妳二姊婚礼办完,妳下半辈子就只能窝在家里发霉了。」宅!

老妈满是嫌恶的嘴脸实在欺人太甚,路曼妤气得脸颊涨红,鼻孔喷着气,沉声道:「我才没有整……年关在房间里,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是我在打点的。」

宅,她宅,宅有什么不对?又不是杀人放火、偷拐抢骗。

她的工作就是外文小说翻译,不待在家里打计算机,要不然要干么!

她是在做正事,又不是为了玩在线游戏——好啦,闲暇时是会玩一下,但她又没有沉迷,而且该做的家事她都揽在身上了。

「去问问其它人是怎么过生活的,我算很有良心的宅女好吗!」

「我不需要妳把家里变成五星级饭店,有空的话,我倒宁愿妳多出去和人群接触,只要妳有本事交个男朋友,我就保证不再使唤妳。」

于素莲对小女儿的贡献毫不领情,冷哼了声,又说:「算我拜托妳了,千万别哪天猝死在房间里,陈尸半个月后才被发现,我不想因为这种事上新闻——我求求妳,不结婚没关系,至少谈个恋爱,过点像人的日子吧!就算妳想当蕾丝边,对象是女人也可以!」

以妈妈的立场,她对这个小女儿的要求算是很低的了吧?

路曼妤气坏了,鼓着双颊,连话都说不出来。

是怎样?年纪大了,不谈恋爱,懒得出去交朋友就不像人吗?谁规定的?她又没有碍到谁!

母女间交流的眼神几乎快杀死对方,无形的火花四处飞射。

老大路曼莹和老二路曼舒不禁面面相觑。

尤其是曼舒,她明天就要结婚耶,如果这个时候闹家变,那她明天的婚礼要怎么办?

「妈,好了啦,别再说了。」路曼舒挡在她们中间,阻断老妈和妹妹彼此厮杀的目光。

路曼妤极度不甘心,强忍着怒气,努力从齿缝里挤出话来,「如果有需要,我就会去做,问题是,我明明过得好好的,干么老逼我去做那些无谓的事!」

于素莲立刻反驳,「我怕等妳真正『有需要』的时候,已经退化到不晓得怎么跟人类相处了。」

「要不然来打赌好了!」路曼莹忽然笑盈盈地瞇起眼睛。

小赌怡情嘛,重要时刻「赌一把」,可是她们路家女人一贯的传统。

耶?

「赌什么?」

其余三个女人果然立刻被她的话吸引过去。

路曼莹侧头想了一想,才慢吞吞地说道:「明天婚礼上会有很多宾客,曼舒和妹夫的同事、老同学都会来,如果小妤有办法钓到男人跟她约会,就表示小妤有自己的办法,老妈也不必太过担心;但是,如果小妤整晚都钓不到男人,那……干脆提早相亲好了。」

噢,这样啊……

大伙儿妳看我、我看妳,最后纷纷转向路曼妤,就看她点不点头。

路曼妤,可是她们家赌性最坚强的喔!

路曼莹饶富兴味地朝小妹挑了挑眉,问:「怎么样?敢不敢赌啊?其实说真的,相亲也没什么嘛,我和曼舒都相亲过,就只是吃顿饭而已,如果不喜欢就拒绝,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小妤,妳也别太排斥,输了就……一个月相亲一次就好。」

「好吗?好吗?」于素莲闻言,大喜过望,期盼地看着小女儿。

路曼妤冷冷地扫视眼前的三个女人,特别是——

未来每天都要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老妈。

真糟糕,姊姊们都嫁人搬走了,以后家里就剩她们母女俩大眼瞪小眼。

若不适当的安抚老妈,她接下来的日子一定不好过。

「如果我接受,就马上把网络线还我?」路曼妤阴恻恻地瞪着老妈。

「可以。」于素莲点头。

「如果我赢了,就不要再吵我?」她不放心的再次确认。

「没问题,但如果妳输了……」于素莲的话只说了一半就停顿,眼波晶灿,闪烁着算计的光芒。

「绝对不会输的。」为了往后平静的生活。

路曼妤抱着必胜的决心,信誓旦旦的宣布——

结果隔天就输了。

那段愚蠢的回忆,至今她连想都懒得去想。事发到这个月为止,二姊结婚已经一年了,而她也正好相亲了十二次。

可能……她的红鸾星被宇宙黑洞吞噬了,已经不复存在了吧!

回想过去那票仅有一面之缘的十一个男人,再加上眼前这一个,她内心连一丝丝轻微的小波动也没有。

恋爱?心动?交往?

不是至少该让她心跳跳快一点点才行吗?

这些男人对她而言,比床头的小熊维尼还不如,吸引力是零。

算了啦,她就当一个月交一次差,堵堵老妈的嘴,而且偶尔出门到餐厅吃个饭也不错,顺便比较一下专业厨师做出来的料理,和她自己煮的有何不同。

结束相亲行程,时间已是傍晚,她婉拒了男方的提议,坚持自己搭捷运回家,并且故意提前一站下车,想散散步,她踏着轻快的脚步走在人行道上,经过烘焙材料行时,打算顺便买些黑巧克力砖回家。

她非常喜欢手工饼干的浓郁香气,尤其是自己亲手做的,刚烤好的饼干,热呼呼的最好吃了。

她才刚拿起一块进口的纯巧克力,手机铃声骤响——

「喂?」

「呵呵呵……是我啦,范晓栖。」

「我知道,什么事?」路曼妤漫不经心的应着。

架子上多了好几款新口味的巧克力砖:有肉桂苦黑巧克力、香烤杏仁的、香鲜姜汁的、薄荷苦黑巧克力、还有一款粉红色的……哇哇哇,用来烤蛋糕、烤饼干会不会太奢侈?

她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住了,有些恍惚,一下瞪着手里拿着的,一下又依依不舍的望着架上的新品,好想通通买下来喔!但这个月已经花了不少钱,下一笔稿费又不晓得什么时候才会进来……

唉,一下子买这么多巧克力,真的好吗?

范晓栖的声音透着一丝古怪,像是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涩涩地说:「那个……我哥哥说想认识妳,想问问妳什么时候有空,可不可以出来见个面?」

嗯?晓栖的哥哥?

路曼妤脸颊微微一抽。莫名其妙,她跟高中死党的哥哥见面要干么?

「我今天才刚相亲——」

「我知道。」范晓栖长长叹了口气。「先说好,不是那种『认识』啦,我哥说他有事想找妳谈。」

是喔,互不认识的孤男寡女,有什么事好谈?路曼妤虽然不明白,却完全不想问原因。

她是无所谓啦,看在晓栖的份上,见见面没什么大不了的。

「OK,那就把妳哥安排在下个月好了,我待会儿回家后,会先Mail一份表格给妳,请妳哥填好再寄回来。」她顿了顿,再强调,「是我妈要看的,请详细填写,我收到后,会再和妳哥确定下个月的吃饭时间。」

手机那头传来范晓栖极其隐忍的吸气声,「欸,我已经说了,真的不是那种『认识』——」

「我知道,反正都要见面,就不能顺便帮我抵一次吗?」路曼妤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这个死党怎么这么不知变通?「我相亲相到有多烦,妳不是也很清楚吗?既然都要约出来了,大家互相帮忙嘛!」

「噢,所以妳的意思是,要我哥当相亲替死鬼?」范晓栖一愣,继而低笑起来,「OK,没问题,那我就跟我哥说了喔!」

「跟我吃顿饭死不了人的,什么鬼……挂了。」路曼妤收起手机,又再看了架上众多的巧克力砖一眼……

好……好吧,买了。

刚度过漫长的相亲日,她有资格更宠爱自己一点,而且巧克力砖算是消耗品,买了一定用得到,反正迟早都会吃完,到时候还不是得再买。

说服自己之后,她马上挑了三、四种口味,再顺便多拿了一瓶鲜奶油,接着满足地走向柜台。

光是抱着它们,幸福感就涌上心头……太棒了!

男人怎么比得上一块香醇浓郁的巧克力呢?真不晓得老妈的脑子里都装些什么,老爱逼她去相无聊的亲。

走进家门,老妈正啃着土番石榴,一边看韩剧,侧头瞥了她一眼,随口问:「回来了?相亲怎么样?」

「就……一样。」路曼妤唇角微微上扬,拎着袋子往厨房走去。

故意挑在这个时间回家,就是看准老妈正忙着看韩剧,暂时没办法分心好好审问她,于是她把刚买的食材塞进快爆满的冰箱里,煮好红茶,拿着果酱,迅速溜回房间。

她要趁还没忘记之前,赶快寄E-Mail给范晓栖才行。

虽然不清楚她哥到底有什么贵事,但,想到自己截至目前为止,还有在联络的朋友差不多用五根手指头就可以数完,因此她万分珍惜。

老朋友是值得付出真心的,若有机会帮到她哥,她不会拒绝,只希望晓栖那天也能来,同学俩顺便聊聊天,那就更好了。

看来范晓栖刚好也在在线,因为她的Mail发出去不到五分钟,就马上收到回信了。

路曼妤随即点开收件匣,读取信件。

姓名:范晓铭。

年龄:30岁。

身高体重:178公分,72公斤。

学历:××大学企管系毕业。

职业:××网络公司行销部经理。

电话、地址:跟我们家小栖一样。

接着就是她妈妈规定要填的问卷了,内容包括:收入概况及未来的人生规划、兴趣、疾病、工作时间、工作内容、家庭成员、父母职业、有无房地产、车子、婚后收入分配……等等。

项目实在太繁杂了,路曼妤懒得看,干脆直接跳过。随信还附上一张图文件,她挪动鼠标点阅,霎时跳出一张神采飞扬的笑脸。

她最先注意到他的鼻子。

他的鼻梁像刀刻似的挺直,完美镶嵌在斯文秀气的瓜子脸上,水汪汪的眼睛又大又亮,下缘还有两弧迷人的卧蚕,至于嘴唇的颜色……简直像草莓冰淇淋一样粉女敕。

整个人看起来很干净、很清爽,穿着简单的黑色棉质T恤,牛仔裤,慢跑鞋,站在白色布幕前,笑容彷佛带着和煦春风。

天使如果是男性黄种人,大概就是长这个样子吧!

路曼妤忍不住把上身往前倾,凑近计算机屏幕,双眼紧盯着照片,过了一会儿,才慢条斯理的往后仰,背靠在椅背上,伸长手为自己倒了杯热腾腾的红茶,再加一匙的覆盆子果酱,慢慢搅拌。

这张照片……是真的吗?

她非常怀疑。

照片拍得太好了,男人太英俊,怎么看都像是时尚杂志里的图片,该不会是从网络上抓下来,某个偶像剧男演员的照片吧?

但再仔细一看,又觉得应该不是假的。

尤其那双勾魂夺魄的桃花眼,简直是从范晓栖脸上挖下来,再装到他脸上去的,兄妹就是兄妹,根本一模一样。

范晓栖怎么从来没提过,原来她哥哥是个美男子呢!

范晓铭?晓铭?晓铭?他父母怎么会帮他取这种名字?

好可爱,好像小学生的名字喔!想着想着,路曼妤的脑海中突然浮现一个综艺节目常见的桥段:小明在一次车祸中……(接着就是康康之类的综艺咖趴在地板上装可怜,呵呵呵。)

一转眼,茶杯空了,她再为自己斟一杯,搅着果酱,热呼呼地啜饮着。如此悠悠哉哉地喝掉一整壶红茶,望着照片上的那张笑脸,依然灿烂。

绝、对、不、能——让老妈发现这照片。

老妈每次只要看到帅哥的反应都很High,还是删了它吧,免得老妈太兴奋。

按下右键,将档案删除,然后把他的基本数据打印出来,这样一来,下个月老妈就不必到处帮她找相亲对象,她一定很开心。

利用列表机还在打印的一点空档,她拿起茶壶打算到厨房加热水,开门前不经意瞟了闹钟一眼。

哇,已经快一个钟头了,时间怎么过得那么快,刚刚她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啊?

好像……什么都没有耶!

她居然……居然盯着帅哥的照片,看了将近一个小时?

妈呀,翻译做不完了。

抱着茶壶,快步奔向厨房,沿途,路曼妤认命地叹了口气。

到了约定见面的那一天,出于某种奇特的心情,和经常被她忽略的礼仪,路曼妤特地从衣橱里挑了一件还算有女人味的洋装,出门前,甚至在裙襬喷上一点点香水。

因为……对方是高中同学的哥哥啊!

慎重其事,并没有什么不好。

她比范晓栖的哥哥还早抵达餐厅,才刚坐下来,把手提袋挂在椅背上,头上就响起一道略显沉厚,但还算悦耳的嗓音。

「路小姐吗?我是范晓铭。」

「喔,你好。」

路曼妤飞快地抬起头,随着他拉开椅子,坐到她对面的位置上,她的视线完全没有离开过他的脸——

他的长相很性格,不像照片里那么奶油白女敕,颊上有两道因为常常大笑而留下来的线条,胡子也刮得很干净。

她记得……他基本数据上写着是三十岁,但本人看起来却像只有二十五、六岁。西装革履,身材清瘦,很阳光、很斯文、眼神带着一股隐隐的锐利……这种男人,一定很受女孩子欢迎吧?

路曼妤不自在地动了动,此时正好服务生送上菜单、水杯,她赶紧趁机偷偷吸了一大口气。

「谢谢。」

范晓铭冲着女服务生亲切道谢,女服务生霎时眉开眼笑,转头踏着小碎步离去。

他没有多看那女服务生一眼。路曼妤注意到,尽管那个女服务生长得甜美可爱,他却毫无反应,举手投足自在且自信。

他应该早就习惯女孩子对他表现出好感了吧?

「突然约妳真的很冒昧,晓栖只答应帮我问问看,妳愿意出来真令我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会被拒绝呢!」

那双亮亮的大眼睛,认真诚挚地凝视着她,真是赏心悦目。

路曼妤出于礼貌回以微笑,「别客气,我们算是互相帮忙,反正我每个月总要约会一次的。」

「妳还这么年轻,伯母未免太心急了。」闻言,他立即适当的附和。

够了,客套话超过三句她就会开始不耐烦,她点点头,直截了当地问:「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

范晓铭忽然露出一抹像小男孩的炫目笑容,低头从他手边的公文包里一口气掏出好几个300克装的玻璃瓶。

路曼妤一眼就认出来那是她在大卖场买的,瓶身还贴有她手写的标签。

「前阵子小栖带了几瓶果酱回来。」他一边说,眼神真的散发着闪闪光彩,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我发誓,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果酱,问她要去哪里买,小栖说是好朋友送的,也就是说,是妳亲手做的。」

他拿着其中一只洗干净的瓶子,兴奋的说:「一共五瓶,我差不多一个礼拜就全部吃光了,到现在只要一想起那个味道,嘴巴还是馋得不得了。

「真不好意思,我虽然是男生,可是非常喜欢吃甜食,只要有一瓶果酱和一条吐司,我就可以吃好几天,就像『战地琴人』里那个犹太裔钢琴家华迪洛史匹曼,妳看过这部电影吗?我还记得他躲在阁楼里舌忝果酱的那一幕……妳知道吗,我完全可以体会那种心情,吃到妳做的果酱时,我的表情一定也是那样。」

呃,果酱?

路曼妤听了,脸颊蓦地有些发热,自己亲手做的果酱,被人用这么热情的语调称赞,还是生平第一遭。

每次姊姊们打开她辛苦熬煮的果酱,总是啧啧啧的嫌弃,「肥死人了。」接着就用食指伸进去挖一小坨放进嘴里,觉得味道还算满意就点点头,不满意就大肆批评一番。

果酱总是消耗得很快,而消耗得越快,姊姊们越是哀哀叫——

不爽就不要吃嘛!

她真的很讨厌那两个爱吃又爱嫌的姊姊(幸好她们这两年全嫁出去了)。老妈是没说什么,只不过常常「不告而取」,拿她刚做好的果酱送给客户,而且从来不会说声「谢谢」,或是补贴一下成本费。

「想吃的话,我再多做几瓶,请小栖拿回去就行了。」没想到有人如此赏识她的果酱,而且居然还为了这个特地约她出来。

真是的,这家伙实在太可爱了,害她多不好意思,脸都红了,只能手足无措地轻声说:「谢谢你。」

感觉真好,待会儿回家后,她愿意特地再为他多做几款搭配不同食材的果酱。

果酱除了配吐司的,泡茶用的,加奶酪吃的,拌色拉的,另外,她也熟知制成冰淇淋或冻饮之类的吃法。

看在范晓栖的哥哥如此识货、又长得这么可爱,要她定期送他吃都没问题,反正晓栖也可以一块儿分享,她是认真的唷!

「不……不是这样的,路小姐。」迷人的笑靥不断扩大,他热切地望着她,黑眸如火。「我……以前是网络行销公司的经理,因为公司内部发生一些事情,所以不得不离职,但,我深知网络市场的潜力……

「妳的果酱,在网络上卖一定会爆红!」他语出惊人,笃定的语气彷佛全世界都在他的掌握中。「如果妳不晓得怎么卖,没关系,我可以帮妳,妳只要负责研发口味、制作果酱,我来负责行销,我们可以连手打造一个专属于妳的手工果酱品牌——获利绝对可观。」

呃……嗯。

路曼妤默默盯着他,这下,她完全说不出话了。

如果眼前这个人不是范晓栖的哥哥,她一定会把他当成是诈骗集团,毫不迟疑的起身走人。

原来……他是想找她卖果酱。

她叹了口气,才一眨眼的时间,就让她对他的好感,飞快降至零分。

等她把送上来的玫瑰蛋糕吃完,熏衣草奶茶喝光,就差不多要结束这场会面,逛街去了。

出门前,她列了一张长长的购物清单,低头看看手表,还有好几个钟头,她必须在外面闲晃到老妈爱看的韩剧开演时再回家。

卖果酱?

呵呵呵呵呵,好好笑喔。

范晓铭心情愉快地步出餐厅,挥手并目送她逐渐远去的倩影。

原来他未来的合作伙伴,是个脾气倔强又有点古怪的宅女。

小美女一个,皮肤白皙到吓人,听说她一星期难得出门一趟,就算出门也只是为了采买生活用品,长期缺乏阳光的滋润,看起来有点儿病态,幸而那双水灵水灵的大眼,点亮了脸上的神采。

他以前就看过她和小栖的合照,今天也是带着满心期待而来。

她本人会是什么模样呢?会像照片里那样目空一切的放肆?还是像个提前迈入老年的小老太婆?

结果,她穿着素净的棉质上衣和过膝的吊带牛仔长裙,背着大大的斜背布包,好像刚从面包店或花店走出来的梦幻少女。

太好了,她的形象非常好,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乡村风格」吧?

很适合做为宣传果酱的装扮——虽然她并不想卖果酱,而且一发现他的意图,就露出非常隐忍的表情,竭力忍着想要逃之夭夭的欲望。

想到她脸色丕变的那一瞬间,他不禁玩味地浅笑。

这女孩根本藏不住情绪吧?

这样很好,他想,他一定有办法说服她的。

只要过了这关,之后要好好掌控她应该就不难了,他最喜欢这种没心眼的单纯女孩,就跟妹妹小栖一样。

他低头看看手表,离曼妤妈妈最近迷上的韩剧开演时间大约还有两个半小时,这段时间,路曼妤应该会在书店或大卖场逗留,他的时间还很充裕。

「退休的寿险保险员,会喜欢什么呢?」

他自顾自的低喃,举步往停车场走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贤妻半成品最新章节 | 贤妻半成品全文阅读 | 贤妻半成品TXT下载